中华帝国 正文 第七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10 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由于措施得当,新文化搅起的风波渐渐平息了。整个社会舆论逐渐倒向新文化,也就是天书一方,这主要归功于宣传的力量;其次是没有对旧文化全盘否定,允许继续学习,继续尊崇孔子,还立儒家学派为国学,给了儒生们一个喘息的空间,不至于太过被动,一下子接受不了;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同儒生们的辩论,大大开阔了人们的眼界,当场做的一些实验又极大的吸引了人们的兴趣。因此,新文化逐渐被大多数人所接受,许多儒生都开始改行,家长们也要求自己的孩子开始学习天书。 刘海宁开始布置翻印现代的书籍,制出了繁体字和简体字的对照表,颁行天下(简体字大家比较容易接受)。同时,又让几位专家开始编写初级的物理化学课本,这些都是后话。 祭祀后的第三天下午,刘海宁正和冯军、高峰几个商议事情(他们几个也都住在一起)。卫兵来报,有个自称木龙的人要求见汉王。刘海宁想了半天,突然想到,诸葛明不是说过有个间谍组织,头目就是这个叫木龙的吗?于是连忙让人给请进来。 一个三十多岁的人随着卫兵走了进来,他长的平淡无奇,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大众脸,如果不注意,恐怕就是见上三面四面也不会记得他长的什么模样。 虽然没有人向他介绍刘海宁,他还是首先就冲刘海宁单腿跪下:“参见汉王!” 刘海宁连忙扶起他:“木先生请起,久闻先生大名,一向无缘见面,今日一见,不胜欣慰!” 木龙倒是让刘海宁给弄的楞了一下,因为他的工作是搞这些见不得人的间谍工作,许多自认为是正人君子的人根本就瞧不起他。他们认为他搞的是阴谋诡计,是小人行经,这与几千年传下的君子观念大相径庭。而且,明王朝严密的特务统治,使人们对搞间谍的人没有好感。就是诸葛明,也是因为他有一次及时的通风报信保住了当时正在集会的几位头领的时候,才对他另眼相看的,而且对他也不是那么热络。他不明白,天命所授的汉王为什么会对他这么好,转念一想,人家汉王大人有大量,只不过是对自己客气而已,哪会真看的起自己这专搞阴谋诡计的小人呢? 刘海宁其实早就想见这个木龙,根据同诸葛明的谈话,他知道诸葛明对此人虽然重视,但很瞧不起他。自己正好可以收买此人,利用他来为自己服务,以逐渐的摆脱诸葛明忠义会势力的影响。因此他决定对症下药,用知遇之恩来感动他。 他接着就紧握住木龙的手说:“本王想聘请先生做我大汉的国家安全部尚书,主管国内的安全工作。这个职位本王已经虚位以待,专等先生了。本王还想建立一个秘谍组织,名称就借用木龙兄(越来越亲近了,由先生改称兄了)的名字,称作木龙,专门搜集各类情报。不知木兄意下如何?” 旁边的那几位纷纷向我们的汉王放出佩服的眼光,还真行,是块做政治家的料。 木龙的鼻子一酸,双眼刹那间被一层雾气给笼罩了,他普通一声跪下,哽咽着说:“木龙誓死以效汉王!” 其他人一看,纷纷偷偷冲刘海宁打手势,表示祝贺。刘海宁连忙扶起木龙说:“木龙兄实在是见外了,你肯帮助本王,就是给本王的莫大帮助啊!” 伍子方连忙说道:“木龙兄,不知夤夜赶来,有何见教?” 木龙一听,一下子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来。他看了看四周的人,询问的看了刘海宁一眼,刘海宁明白他的意思:“木兄尽管放心,都是自家弟兄,心腹之人。” 木龙撕开自己的衣襟,从里面拿出一迭纸来:“这是湖广、江西、云贵、湖南等地十三家反明会社表示支持汉王的书信。” 刘海宁吃了一惊:“我们才刚刚开始,怎么会这么快就让这些人知道了?” 木龙说道:“很早以前,为了忠义会的将来的反明活动,我就开始注意同其他各家的联系,诸葛头目也表示赞同,只是对此不太热心。(刘海宁想,原来如此,才跑到我这里来)我和其他各家的联系都是采用飞鸽传书,因此消息传递的非常快。最近,我把我们忠义会效忠汉王,和汉王的神异向他们做了通报。最近,有十三家的头目表示愿意与我们合作,并表示愿意听从汉王的指挥。其他还有二十多家举棋不定,湖广还有几家支持八大王(指张献忠,他自称八大王)和罗汝才的。” 刘海宁接过那些书信,开始仔细的翻看。 伍子方问道:“这么多的势力,谁的势力最大?” 木龙看了他一眼,伍子方连忙做了自我介绍,木龙恭敬的说道:“回大人,投靠我们的十三家里势力较大的是荆州的关公会、大理的天龙会、岳阳的洞庭兄弟会,都有近万徒众。没有投靠我们的有支持八大王的朝天会、支持罗汝才的三才帮,还有中立的江西袁州的黄龙会。但是他们头目的威望都比不上泸州桃园会会首林润,他是一个愤世疾俗的文人,不喜程朱理学,只喜欢一些旁门左道,好牟利之术。为人足智多谋,好急人之所难,同一些大商人关系很好,在百姓中的威望非常的高。” “好!”刘海宁击掌道,“对于这个什么桃园会的林润,我们可以礼聘他出山做我们的商务司司长。如果此人真的有本事的话,我们在经济方面的问题应该没有问题了,希望他能够名实相副。对于那十三家的问题,你可以全权去处理,告诉他们可以按照贡献赏给官职,贡献不大,但有能力的同样可以给个高官。那三个势力较大的帮会的会首不妨都给他们个师长去做做。” 刘海宁他们又和木龙详细策划了下一步该如何去应付各路龙蛇。同时,还讨论了情报网的建立,情报的收集、传递以及情报人员的吸收、待遇和牺牲者的善后工作。还向他传授了一些现代已经通行的情报知识和技巧,把个木龙给整的一楞一楞的,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一直讨论了两个时辰,才把各项事情安排妥当。送走了木龙,天已经黑下来了,月亮已经升的老高了。 冯军伸了个懒腰:“我的妈呀,累死我了,这两天可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原想当官很威风,没想到竟然这么麻烦,真难为那些人去争着当官了。” 高峰也打了个呵欠,用手揉揉发涩的眼睛:“在其位,谋其政嘛。我更惨,那帮遗老遗少们哭着喊着的闹事,恨不得吃了我们。又不能打,又不能骂,你说这关我兵部尚书什么事?” “还没你的事!”冯军瞪了他一眼,“要不是你那什么天书的馊主意,我们至于这么样吗?” “这怎么能怪我呢?你说该怎么去解决文化问题?”高峰反驳道。 “你………” “行了,行了!吵什么?还能再重新来一次吗?再说,长痛不如短痛,这样也好。”刘海宁制止了两个扬起脖子的公鸡,“大家都挺累的,赶紧回去睡吧,老冯注意一下,你现在可是掌握近万近卫军的卫戍司令了,安全问题一定要搞好。” “放心吧,弟兄们都轮班给支着呢!再说,还有老洪(洪查)那将近三万人拱卫着,保证万无一失。” “他最近也挺忙的,又要布置巩固新占领的地区,又要招募、训练新兵,还得布置安全工作、接收各地传来的军情。累的够戗!”伍子方说道。 “这可本来是你兵部的活啊!”冯军斜睨着高峰说,“不去干正事,倒净想着睡觉!” “启禀汉王,洪将军到!”卫兵报告。 “吆喝!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古乐笑道。 “真是经不住念叨!”冯军嘟囔道。 第四师师长洪查急火火的走了进来,简单的行了个军礼:“有新的战报了!” 大家立即被他给提起了兴趣:“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好坏参半,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当然先听好消息了,先来个好的,提提神,这样才有精力去应付坏的。”冯军嚷道。 “好消息是,北路我军已经占领朝天关、七盘关;东路我军已经占领夔州,夔门关已经在我军的掌握之下,我军已经开始准备攻打南津关,以期占领巴东;进攻重庆的两路军,据住巫、万、归诸山,自上而下发动攻击,击溃了监军万元吉和秦良玉之子马祥翼的近两万明军,杀死了万元吉,俘虏了马祥翼,重庆知府捧印出降。” 刘海宁皱了皱眉头:“两万多敌人?还占有重庆这座山城,据说还有大炮,而我军只有两个旅不到一万人,是我们的战斗力太强,还是敌人的战斗力太弱?” “我们虽然只有两个旅,但是这两个旅不断的吸收明朝降军、各路反明义军还有流民,现在已经有将近三万人了。而明军在四川的主力其实就是被我们在青城一战中给击溃的那帮人,重庆只有老弱病卒不到两万。这里面值得依靠的是那矮子里面拔高,选出的三千较强壮的,号称精兵十万,(冯军插了一句:“我说怎么官兵动辄能出动百万大军呢,原来全是虚数。”)另外还有马祥翼的七千土兵。那三千精兵受万元吉的指挥,为装门面,又调了一万弱兵凑数。万元吉的兵守在竹菌坪,马祥翼的兵守在黄泥洼。我军第三师第二旅的万余大军猛攻竹菌坪,没想到秦祥翼得到了消息,已经带了他的土兵在那儿候着。我军初战失利,损失了两千多人,第二旅旅长高世权(忠义会成员)战死。幸亏该旅副旅长是我们一排三班的班副李明涛,他及时稳住了阵脚,用步枪敲掉了万元吉,引起了敌人的慌乱。这时第一师第三旅也赶到了,两下一夹击,马祥翼独力难回天,就被我们击败了。我们俘虏了秦祥翼和六千土兵,还有近七千的官兵。” “擒贼先擒王,李明涛这手干的漂亮!”高峰赞道。 “这就是你说的好消息和坏消息?”冯军问道。 “坏消息还在后头呢!”洪查叹了口气,“南路军的情况非常不妙!” “怎么了?不是说南路是最容易对付的一路吗?”李天成问道。 “按理说应该这样,而南路军的进展也的确非常顺利,一路直打到了金沙江边,但是师长周铁龙率领的主力在遵义州的娄山关遇伏,损失了四千多人,周铁龙战死,现在由第一旅旅长赵春龙(原三连一排三班班长)暂时指挥,副师长王聪正星夜赶往遵义,主持大局。” “遵义州?那不是贵州的地盘吗?”杜方程问道。 “在明朝的时候,他属于四川管辖。”伍子方回答说,他翻开诸葛明给的四川要冲集,“遵义,北有龙岩山。其东为定军山,又有大楼山,上有太平关,亦曰楼山关。又东有乌江,源自贵州水西,即涪陵江上源,中有九接滩,其南有乌江关。又东南有仁江,东有湘江、洪江,皆流合於乌江。又西南有落闽水,东有乐安水,亦俱流入焉。又东南有河度关。西南有老君关。又东有三度关。西有落濛关。西北有崖门关、黑水关。北有海龙囤,有白石口隘。好家伙,这可是一个难对付的地区。我们伟大的共产党在那里取得了胜利转折,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过这一关?” “我们的先辈们能,我们为什么不能?”冯军喊道。 “我们要想继续进兵西南,占领遵义,就必须拿下娄山关,”伍子方拿出了地图,指点着地图说道,“娄山关虽然地势险要,但是自明中叶以来,有好几次农民起义军曾在这里大败官军。清初,李定国统大西军攻下娄山关,旌麾南指,横扫西南;咸丰年间,桐梓县杨隆喜举旗造反,攻破此关,直逼遵义府;清末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一部也曾攻下娄山关,所向披靡……” “得了,”冯军插嘴道,“你别讲古了,就谈谈我们该怎样去办吧?遵义我知道好象红军的一个什么参谋长就牺牲在那里。可不是什么容易攻的地儿。” “是红三军团的邓萍。对于遵义我们可以数路并进,一路从娄山关猛攻,攻下最好,攻不下的话,我们也可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一路从自习水经仁怀,从西面偷袭遵义;一路从正安到绥阳,从东面攻击。这样我们就可以攻下遵义了,而且还可以直下贵阳,完全占领贵州。” “好,你就具体去安排一下吧,注意和诸葛明去协调一下,把情报也通知他。”刘海宁表示赞同,他又对杜方程说,“我们的武器到底能不能尽快制造出来?看来我们需要有现代化的武器来装备我们的军队了。” 杜方程向上推推眼镜说:“我们几个研究了一下,又和那些工匠们了解了现在的冶金技术。应该说我们现在的冶金技术比西方要先进的多,因为我们已经有了焦碳炼铁的技术,而西方起码要等到一百多年以后才行。我们可以利用水力把生铁中的碳和其他杂质除掉,同时加入一些别的金属,以增强其坚硬程度。但短期内要造出非常坚硬的钢材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决定从火药下手,我们决定制造爆炸力较弱的无烟火药,只要能制出硝酸和硫酸即可。这样我们可以制出比较简单的武器,这在这个年代也是非常强大的了。而且,我们可以制造手榴弹、还可以制造有来复线的后膛炮。这些最起码也得一个月的时间。” 古乐补充道:“我们还可以制造蒸汽机、玻璃、望远镜、罐头,也可以用硫磺制造火柴………” 刘海宁摆了摆手:“现在最重要的是武器!没有武器,一切免谈,你说的这些等武器有了眉目,再去办吧!” 李天成说:“尽快占领江西,那里的钨可是制造切削工具的原料,我们要大规模制造武器,就必须有更多的车床。” “我会布置他们尽快占领钨矿的,”刘海宁说,“老高,我记得这时是不是有了《天工开物》和《农政全书》了?” “对啊!肯定有了。” “那你就尽快派人把这两本书搞到手,适当修改以后,当作科普教材。” “是。” “还有一个问题你忽视了!”高峰说。 “什么问题?” “这两本书的作者去世大概都不超过二十年,在我们的知识产权的保护范围之内。” “太好了!”刘海宁高兴的说,“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宣传知识产权!” 这时卫兵来报,蜀王府来人了。 冯军说道:“今天晚上还挺热闹的,可是都来了。” 刘海宁连忙说:“快请!” 不大一会儿,一个矮个子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冲在场的做了个罗圈躬:“大明蜀王府内总管朱威参见汉王和诸位大人。” (高峰悄悄对冯军说:“怎么叫猪尾?不叫猪头?”) 刘海宁说道:“免礼,请坐吧!” 大家都坐了下来,侍从的卫兵端上了茶水。 刘海宁问:“不知蜀王有何见教?主意打定了没有?” 那人连忙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刘海宁,用一种刻意压低的声音说:“这是我家王爷的回信,都在信里面。” 刘海宁这才看清了他的容貌,吓了一跳,他虽然穿了一身男装,但那秀丽脱俗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个西贝货,肯定是个女的。 刘海宁接过了信,仔细看了看,大意是:只要大明不亡,蜀王就是明的臣子,因此恕不能臣服汉王,杀剐随便。如果汉王放一条生路,那么还请留他们住在王府,以后找到新的地方后,再迁居。也就是不再回明朝统治区了,理由是世代居蜀,而且身为藩王却不能保住领地,实在无颜面见皇帝云云。 刘海宁明白蜀王的意思,身为明王室成员,是不允许他背叛他的国家的,但他也不愿意回到那个腐朽透顶的社会中去。 刘海宁顺手把信递给伍子方,冲正在喝茶的那位女使者说:“姑娘……” “噗!咳咳!”那位西贝货一口茶全吐了出来,一着急,先前可以伪装的声音原形毕露了,“什么姑娘,我是男人!” “噗!”冯军的一口茶也全部给吐了出来,吐了正和他悄悄拌嘴的高峰一脸。 还男人呢!不看模样,单听那黄莺出谷般的声音吧,地球人都知道,——是个女的,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刘海宁楞了一下,一见这位“男人”小脸通红,连忙赔笑道:“啊,先生,蜀王 的意思本王明白了,请转告蜀王,只要他不搞对我大汉不利的举动,蜀王可以一直居住在他的王府里。当然,也可以自称蜀王,我汉政府不予干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