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电风云 第二部 沉睡者 第四章 荆轲刺秦

走过冰山 收藏 0 1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2.html[/size][/URL] 1941年4月2日这天,南京的老百姓就感觉到了一丝异常,并不是因为头顶的骄阳如火给人带来这样的错觉,而是因日军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让一切都显得不同寻常。 几乎是在一个中午,一大批身着便服,神色警惕的人出现在了南京的大街小巷,三五成群,不时地拦住他们觉得可疑的路人,用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2.html


1941年4月2日这天,南京的老百姓就感觉到了一丝异常,并不是因为头顶的骄阳如火给人带来这样的错觉,而是因日军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让一切都显得不同寻常。

几乎是在一个中午,一大批身着便服,神色警惕的人出现在了南京的大街小巷,三五成群,不时地拦住他们觉得可疑的路人,用一张照片进行着比对。看到这些一脸凶神恶煞的人,胆儿小的,当时就吓得尿了裤子。

这些人敢如此地肆无忌惮地拦截路人,全因他们皆有个称呼——“21”号特工。这些人正奉他们的日本主子的命令,在搜捕一个重庆分子。

提起这个“21号”特工组织,南京的老百姓是闻之色变,在南京你可以不知道七十六号,但绝不能不知道“21”号。“21”号之所以在南京比在幕后实际控制的七十六号还出名,全因“21”号的负责人“马王爷”——马啸天,在街头巷尾的传说中,马啸天是一个爱生吃人肉,更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至于马啸天是否真地吃过人肉,没有人去关心,但他双手沾满抗日志士的鲜血,和吃人肉何异?

远的不说,就说让南京老百姓记忆犹新的“两黄刺汪”案,马啸天是如何对待两名抗日志士,那简直是令人毛骨悚然。按说,将人荒郊野外里枪决了也就算了,还要作践人的遗体,将其肢解之后,丢在野地里喂野狗。这种作为,很显然犯了众怒,但在南京的老百姓只能是敢怒不敢言,所能做的,就是暂时将这种仇恨压在心里,等到某一天,再跟这个马某人算总账。


马啸天知道南京的老百姓有多恨他,他也知道从来甘愿为奴,为虎作伥之辈,都很难有好下场。所以他活得很累,也活得提心吊胆,整天都处在精神高度紧张之中。稍微有任何风吹动,他都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

按说,既然日子过得这么不舒坦,作孽事就少做吧?但他已经欲罢不能了,上得贼船容易,下船就难了。从叛节的那天起,他就只能选择一条道走到黑,将自己绑在日本主子的战车上了。

也是从那天起,他也上了军统刺杀的黑名单,据说赏金都开到了1万光洋,把他摆在了和李轶群等价的位置上。知道自己的人头值这个价,还真让他有点“受宠若惊”。

所以,他选择了深居简出,事事小心。

还真应了那句话,越小心,就越容易出事。想起当时的情景,还真他妈的险啊!

就在三天前的夜里,军统南京区暗杀行动队队长强一虎潜回了南京。不但买通了他的一个警卫大队分队长刘良,还跟那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商议好,在今日中午“21”号聚餐时,往他的酒里下氰化物,让他死得稀里糊涂!

如果不是今日他肚子不舒服,那会拒绝喝酒,估计这会早就见真阎王去了。

要说刘良那狗东西,还真的是沉不住气啊!换其他人,一次行刺不成功,早就立刻找借口逃之夭夭了。刘良居然会不知死活地继续劝酒,还鼓动其他人向他敬酒,他也确实碍于很多人的面子,端起了酒杯,本想用唇沾一下酒杯边缘,意思下,找机会将酒泼掉就是了。偏偏刘良这时竟然神色慌张起来,这很自然地就引起了他的疑心。

他不动声色地将酒杯送到了唇边,却不用唇碰酒杯,悄悄地将酒倒在了另一只手拿着的餐巾上。

刘良看他喝下酒后,居然表现出一种如释重负的神情,这里面要没鬼,就是他马啸天神经有问题了。他立刻丢掉餐巾,喝令手下的人将刘良控制了起来。刘良在猝不及防之下,没做什么反抗,就被制服了。

聚餐变成了三堂会审,刘良当时就撂了,不但供出了幕后主使是强一虎,还供出了强一虎的下落和联络方式。

说起强一虎,马啸天和他还真的是老对手了。

强一虎是陕西西安人,枪法好,武艺高强,曾因立功受过戴笠的表彰。1937年南京沦陷后,强一虎先在忠义救国军江北行动总队担任十八大队副大队长,后调入军统南京区,接受南京区区长钱维民的领导。钱维民任命强一虎为南京区的暗杀行动队队长,主要负责在南京的暗杀工作。

强一虎组织了军统人员对日寇汉奸的多次刺杀,在南京沦陷区造成了不小的恐慌,让在南京的大大小小汉奸一时人人自危。为了自保,汉奸们抱成一团,由日本人出钱,他们出人展开了对强一虎的追捕。但强一虎胆大心细,神出鬼没,多次安全地逃脱了追捕。

这样来无踪去无影,可以如侠客一般,在他睡梦中,出现在他床前,取他首级的传奇人物。马啸天怎不恨得牙痒痒的?

所以,在马啸天听到强一虎这个名字时,立刻大喜过望,将“21”号的特工全部撒了出去,前去捉拿强一虎。

当他带人气喘吁吁地赶到南京夫子庙状元境强一虎下榻的那家旅社时,却扑了一空,强一虎却不在。

当他手下的人检查了强一虎住过的房间之后,发现了一大堆有价值的东西,这中间包括有强一虎所领导的暗杀行动队成员的名单。这让马啸天如获至宝,立刻让手下的人按图索骥,同样是一无所获。

就如此放弃吧?马啸天非常地不心甘,所以他立刻将这个情况,汇报给了他的日本主子,并请求他的日本主子派出日本宪兵协助,想来个打草惊蛇,让强一虎跳自动暴露出来。


对马啸天这个请求,高桥大佐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并拉下脸面给和他一向不合日军宪兵司令藤田少将打了一个电话求助。在对待军统暗杀特工这件事上,藤田少将表现出了少有的大度。派出了所有的宪兵协助特高课的行动。

放下电话后,高桥大佐立刻召集了手下所有的人,并对他们做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讲话。

“掘って3尺、南京城を底にひっくり返るのは上に向かって、強一虎のこの卑劣な暗殺者を捕まえます。私達はきっとこの憎らしい支那人を首を斬って見せしめにして、あれらの罪のない人の死んでしまう帝国関東軍の勇士の天にまします霊に安心してもらいます!(就是挖地三尺,把南京城翻个底朝天,也要将强一虎这个卑鄙的暗杀者抓获。我们一定要将这个可恶的支那人斩首示众,以告慰那些无辜死去的帝国关东军勇士的在天之灵!)”

如他所愿那样,部下的士气被立刻激发了起来,精神百倍地出发去执行任务了。

等部下一走,高桥大佐却陷入了一片愁云之中。

当着部下的面,他不得不说上述的那番话。然而事实上,关东军士兵失踪案,其实是个无头案,究竟是何方人士所为,特高课内部其实一直没有定论。

为了破案,他曾问计于林若远,凭心而论,林若远的计策好是好,但却非常花时间。如果耐心地调查,假以时日,不难找出幕后的真凶。而且还要有一个先决目的,前提却是钱维民现在还没死!

让高桥大佐倍感遗憾的是,钱维民早就变成了一抷黄土'下所埋的枯骨了!


钱维民在被捕后的一个星期内,就向“21”号出卖了昔日的部下,算是递了一份投名状。但被钱维民出卖的部下,又在同时出卖了钱维民。

在南京刚被攻克之初,钱维民曾化妆混入国际红十字会及国际难民委员会在城西宁海路、山西路一带地区设立的难民区,调查难民情况,收集整理日军疯狂杀害屠杀南京军民和强暴妇女的滔天罪行,并拍摄过许多施暴现场的照片,又将这些资料分批送往当时将汉口作为临时驻地的国民政府。

而国民政府又将这些资料向全世界公布,一时舆论大哗,国际上的谴责之声如潮水般向日本涌来。这些铁证,让日军的残暴被公诸于众,日军虽然百般狡辩抵赖,却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作恶犯罪之后的日军是很心虚,极力想对全世界掩盖他们制造的野蛮兽行。

而钱维民恰恰一个活生生的证人,既然他知道太多秘密,日军宪兵司令藤田少将只能将他灭口了。

所以钱维民死了,而且他也绝不会想到,他在死后连个“烈士”之名都捞不到。

在关键时刻,他没有拿捏不住自己,屈服于马啸天的引诱,既可怜,又可悲!


但在钱维民死之前。为了活命,曾向高桥大佐供述,说关东军士兵失踪案,可能与强一虎有莫大的关系,这也就是高桥大佐为什么会向林若远讨要计策之初,为什么还会那么自信满满地下结论是何人所为!

当他兜了一个圈子后,关东军士兵失踪案虽有所减少,但还是时有发生,而绑架者手法反而更加隐秘了,连一个目击证人都不会有。伤神啊!假如今天抓住强一虎后,绑架就不再发生,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了。但高桥大佐用脚趾头想这事,都是不可能的,他或许是单线条思维的人,但他不傻!

本想找几个高级同僚来探讨一下,但高桥大佐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他颇有自知之明,半路出家搞特工工作,真的是难为他了,只怕他想要探讨的问题刚提出来,其他那几个本来就心怀不满的家伙肯定会趁机误导他的思路。

干这活,可真累呀!

但他也不是无人可探讨,林若远就是一个!

不过,林若远那种若即若离的态度,让高桥大佐一直都吃不准,也猜不透。虽说林若远会提供非常好的点子,但他毕竟是支那人呀!

而事实上,高桥大佐又离不开林若远的主意了,自林若远出现在他的眼前后,简直是天降神兵,省了他不少的事。

按照马啸天的那套办法,能抓住强一虎,那真的是该烧高香了!

高桥大佐也不会把希望放在马啸天那里,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给林若远打了电话,一来是从林若远那里得到查关东军士兵失踪的案件的办法,二来可以得到如何逮住强一虎的方案。

如他所愿,林若远同意了和他见面,但却不是林若远到高桥大佐的办公室,而是高桥大佐前往林若在南京东郊的一套宅子里。那里不是私宅,据说是周明海委托林若远搞的一个秘密据点,目的只有一个,全力以赴对付李轶群。

等高桥大佐赶到那里,林若远正在宅子的院子里晒太阳,说是晒,太阳伞一遮,就只剩庇荫而眠了。高桥也不跟林若远客气,直接就在林若远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林先生、あなた本当に良い興味!天気はこのように温めて、あなたはまた外でひなたぼっこをします。(林先生,你可真是好兴致呀!天气这么热,你还在外面晒太阳。)”高桥觉得自己也有了一丝幽默的特质。

“高橋大佐、あなたはいいえもひなたぼっこをしていますか?(高桥大佐,你不也在晒太阳吗?)”林若远对高桥的那种自以为是的幽默并不感冒。

咬文嚼字不是高桥的强项,所以他干脆开门见山,“話はなるほどねこのように言います!私は今日林先生を訪問しに来て、林先生を再度が私のために入れ知恵したいことで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啊!我今天前来拜访林先生,是想让林先生再次为我出谋划策啊!)”

“言うようにしましょう!(讲吧!)”林若远一点客气之意都没有。

“え!林先生、事はこのようにで、その重慶の分子、強一虎はまた南京で現れて、どのように彼を自らようやく跳び出すことができますか?(哦!林先生,事情是这样,那个重庆分子,强一虎又在南京现身了,如何才能让他自动跳出来呢?)”提起强一虎,高桥就很着急,如果他能抓住强一虎,一直以来都成悬案的关东军士兵失踪案,或许就能迎刃而解了。

“誰が強一虎ですか?(谁是强一虎啊?)”林若远一脸的狐疑。

“国民党特務組織の南京区がチームのリーダーを暗殺するのです!(就是军统南京区暗杀队队长呀!)”高桥满脸的质疑,以林若远的消息之灵通,还会不知道强一虎是谁,打死他都不相信,但高桥大佐所看到的情况是,林若远是真正地不知情。

林若远拍了下脑门,狐疑的神情变成了一脸恍然大悟,看到高桥的眼里,却又成了林若远在装傻。

“彼の出現の目的は何ですか?このような人、とても重要な事ではありませんて、簡単に決して動静を暴露することができ(ありえ)なくて、彼をつかみたいならば、とても難度の1件の事があることがあります!(他出现的目的是什么?这样的人,不为非常重要的事,绝不会轻易暴露行藏,要想抓他,有很有难度的一件事!)”林若远的面色凝重,那神情好像是在真心地替高桥想办法。

“彼は馬嘯天を暗殺しにくるのです!(他是来刺杀马啸天!)”高桥很简单明了地说了原因,在这个事上,林若远仅仅是一个局外人而已。强一虎涉及到钱维民被处死的事,那是重大机密,他是没权利告诉林若远太多的原因。

“これは更にやりにくいですか?荊軻は秦を刺します!この典故はあなたは聞いたことがあるべきでしょうか?(这还不好办?荆轲刺秦!这个典故你该听说过吧?)”林若远的问话很奇怪。

高桥点了点头,同时也屏住了呼吸,听林若远说下文。

“暗殺者はかねてから目的に達しないでやめないので、だからあなたは適切にただおとりのえさを放つだけであることをすぐしかし必要とします!馬嘯天は1つの悪くないおとりのえさです!(刺客历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所以你只需要适当地放出诱饵即可!马啸天就是一个不错的诱饵!)”

高桥由衷地对林若远伸出了大拇指,他算是叹服林若远的心思之深,反应之快了。

得计之后,高桥带着千恩万谢的表情走了。


手臂上传来阵痛提醒着马啸天,就在两分钟之前,要不是部下及时开枪还击,他差点就命丧于强一虎的枪口之下了。

高桥拿他当诱饵的结果,也有一定的收获,抓住了让他一直想抓的人。。

等法医官勘验马啸天的伤情之后,得出一个结论,造成马啸天受伤的原因,是被另一支枪,一种高级的狙击步枪。法医官认为强一虎不是杀手,真正地杀手是另外一个人。

但等法医官近一步地查验马啸天的伤口后,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子弹只是轻微地擦掉了点皮。再看其他同时被杀死的人,使用高级狙击步枪的人,枪枪击中眉心。要说真正的杀手枪法有问题的人,尽管拿自己的脑袋去试试。

法医官向当时保护马啸天的特工询问之后,结合死去的人站立的位置,法医官得出了最后的结论,杀手的目的不在刺杀马啸天,而在掩护强一虎安全撤退。枪击马啸天的目的只有一个,制造足够多的混乱。开枪的人明显是个老手,拿捏得非常有分寸。让人纳闷的是,同样是老手的强一虎,居然会不领情,仍然拼了命要干掉马啸天,导致了最后的结局。

同样也在现场的高桥大佐,看过法医官提交的勘验报告和结论后,面色苍白,好悬!如果让那个强一虎逃逸,只怕他也会被强一虎莫名其妙地把头割了去。

中国古代有荆柯刺秦的先例,如果杀手和强一虎是一路的,在强一虎是荆轲,一击不中的情况下,使用狙击步枪的杀手,应该扮演的是秦舞阳的角色,作为强一虎的后手,完成对马啸天的刺杀。作为一个弹无虚发的狙击手,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只用枪弹给马啸天擦破点皮了事?

法医官的结论是正确的,狙击手是为了掩护强一虎撤退,而强一虎没有领情。

这个结论,高桥大佐认可了,但他新的疑问又来了,杀手怎会知道马啸天是诱饵?知道这事的人并不太多哦。知道的人,不超过4个人,马啸天、林若远、藤田少将、他高桥大佐。

还没容他多想,他就知道是谁泄密了,居然是马啸天这头猪。

因为马啸天正在呵斥手下的人,说他们来埋伏之前,为什么要拖沓?这人多嘴多,什么都可能发生!马啸天不死,真是老天开恩了,高桥大佐看马啸天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说实话,如果不是看在李轶群的份上,他真想一刀劈了这个家伙。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