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安行之醉卧花舫

ywbo 收藏 85 201
导读:[B]水狩和小宝在长安大盐枭骨哲为主以及的十几名家叮的拱卫下,漫步于青楼酒肆林立、灯火通明、熙来攘往的龙华大街上。路上的马车多了起来,车内隐传燕语莺声,显是有美偕行,春色暗藏。 水狩与小宝初来长安,趣盎然地浏览着.这批家丁显然很有默契,没有一刻不护在关键位置,组成着严密的保护网,显然是经过训练的.长安真不愧是卧虎藏龙,一群默默无名的家叮也有如此的身手. 漫步间,此时最热闹的一段大街告尽,众人又转向清水河去。水狩和小宝见目的地不是其中的一所青褛,大为失望。 他们听人就听得多了,以前色狼谷的前辈正是好此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水狩和小宝在长安大盐枭骨哲为主以及的十几名家叮的拱卫下,漫步于青楼酒肆林立、灯火通明、熙来攘往的龙华大街上。路上的马车多了起来,车内隐传燕语莺声,显是有美偕行,春色暗藏。

水狩与小宝初来长安,趣盎然地浏览着.这批家丁显然很有默契,没有一刻不护在关键位置,组成着严密的保护网,显然是经过训练的.长安真不愧是卧虎藏龙,一群默默无名的家叮也有如此的身手.

漫步间,此时最热闹的一段大街告尽,众人又转向清水河去。水狩和小宝见目的地不是其中的一所青褛,大为失望。

他们听人就听得多了,以前色狼谷的前辈正是好此道的常客,每次来长安遇有艳色,回到色狼谷总会绘影绘声述说一番,听得众人心猿意马。所以今次来长安,二人早打定主意到青楼醉卧花丛,好偿多年愿望。现在骨哲又过门不入,失望之情,可想而知。

这时他们来到清水河畔,宽阔的河面上,泊了十多艘大小花舫,其中一艘竟有两层之高,灯火辉煌,可是却没有像其它花舫般传出丝竹琴韵、猜拳斗酒的热闹声音。

二人心中大喜,在骨哲带领下鱼贯走上泊在岸旁的几艘小艇,在河间左穿右插,最后停在那最豪华的花舫旁。

登上花舫后,一位极具姿色、风韵迷人的少妇率着两名仆人迎了上来。

少妇热情加火地向骨哲打着招呼道:“骨哲大老板终于来了,奴家的小妹们不知等得多心焦呢!”

骨哲呵呵一笑,转身介绍小宝.水狩道“这两位都是区区重要的生意伙伴,花姑定要悉心伺候,明白了吗?”

花姑的眼在二人身上打了个转,立时眉开眼笑,曲意逢迎.

水狩见只是这鸨婆便长得如此标致惹火,其它小姐可想而知,心中乐翻了天。

花姑此时兴奋地道:“二位定是贵人多福,前天刚有人送了两个北方的小闺女来我们忘忧阁,还未曾正式招呼过客人,今晚奴家就安排她们来侍候二位大爷。”

小宝呵呵大笑道:“花姑还真是善解人意。”

水狩打趣道:“小宝你也不是善解人衣吗,嘿嘿。”

众人顿时一阵哄笑.

花姑亲热地挤到水狩和小宝间,挽起两人,两边豪乳分压在两人手臂处,领着两人步进舱里,登上二楼的大花厅。

骨哲吩咐了一下,要家丁们都留在了甲板上,也跟着走了上去。

花厅里灯火通明,极尽奢华,临窗处放了一张大圆桌,腾空了大片地方,看来是作歌舞等娱宾节目之用。

几名娇俏的丫环分立厅门两旁,为他们三人脱去披风外衣。

厅的四角均燃着了莫名的檀香,室内香风阵阵,温暖如春。

花姑亲切地招呼三人坐下,

当她服侍水狩坐下时,凑到水狩耳旁低声道“公子真是个伟男子。”

水狩心中大爽,趁小宝骨哲两人忙于以热巾抹脸时,手脚哪还忍的住,探手便到花姑的隆臀上狠狠捏了一把。

花姑飞他一个媚眼,转身去招呼小宝。

水狩心中狂叫,天啊!原来花舫如此精,以后有机会定要常来,

在花姑安排下,他们三人分散坐在圆桌四周,每人身旁都有两个空位子,令人想到左拥右抱,偎红倚翠之乐。

骨哲隔桌向二人笑道:“二位初来长安,可尽情享乐,一切花消都由区区包了。”

水狩事实上正囊中羞涩,喜道:“那在下不客气了。”顺手一把扯着花姑,笑道:“花姑给我坐在身旁,让我们说说心事话儿。”

花姑“啊哟”一声,媚态横生笑道:“怎么行哪,奴家早就从良了呢!”话虽如此说,却命人立即在水狩身旁多加一张椅子,任谁都看出她对水狩千万个愿意,

女侍穿花蝴蝶般来来去去,奉上美酒佳肴,一时如入众香之国,不知人间何世。

当桌子上名酒佳肴满满摆上一桌时,只有最俏丽的三名丫环留下来,候命一旁。

忽地管弦丝竹之音响起,一队女乐师拿着各种乐器,由侧门走了入来,坐在一角细心吹奏,俏脸作出各种诱人表情,仙乐飘飘,音韵悠扬。

小宝和骨哲看得开怀大笑,不住鼓掌叫好。

水狩的心思反而倒全花在身边的花姑上了,反映倒没那么激烈.

花姑半边身挨在水狩身上,小嘴凑在他耳旁娇声道:“公子真坏,刚才竟当众捏奴家。”

水狩心神一荡,侧头看去,见她媚眼如丝,忍不往亲了她一下嘴儿。

花姑现出颠倒迷醉的神色,身子一软,靠在他身上,像水狩这种浪荡不羁的人物,她还是第一次遇上。

骨哲看着看着,忽然陷入了沉思里,不知有什么心事。

侧门再开,六名盛装美女踏着轻快的步子、来到席前载歌载舞,演出各种曼妙无伦的舞姿,

众女年不过二八,均中上之姿,岂是铁血飘香楼那些胭脂俗粉所能比的,看得小宝.水狩口涎直流,估计就算有刀子架在脖子上,二人今晚也要在这好好享乐一翻。

一曲舞罢,在三人叫好声中,众女精灵般飘入席里,一时衣香鬓影,娇声软语里,小宝大晕其浪,只记得侍候自已的两女分叫春红和夏绿,其它便半个都忘了。

众女连连劝酒,一番调笑后.骨哲向花姑打了个眼色,花姑捏了水狩大腿一把后,才站起来,告罪退了出去。

片刻花姑便带了两位美丽的女孩子转了回来,都是不施脂粉,却无减其清丽之色,含羞来到席前站定。

花姑道:“左边穿黄衣的叫小蝶,另一个叫小芳,二位看看这两个姑娘可否入眼。”

小宝立时双目放光,在两女身上巡视起来。

水狩当然也瞪大眼睛,往两女望去,饱餐秀色。

两女绝不超过十七岁,青春焕发,身材丰满婀娜,肤白如雪,容颜俏秀。

小宝看着犹豫了一下,向水狩含笑道:“水狩你先选。”

水狩哈哈大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就选小蝶吧”

小蝶欣然含羞点头致意。

花姑娇笑着领两女去了。

片刻花姑婀娜多姿又走了进来,拍拍手叫道:“姑娘们,赶紧准备去!”

众女娇笑着站起来出厅去了。

乐声扬起。

春红夏绿六女再由侧门踏着舞步走了出来。

小宝心中大叫真要命!

原来众女全换上了仅可遮掩重要部位的抹胸和小胯,外披薄如蝉翼的纱衣,手中拿着两把羽扇,一时粉臂玉腿,乳波臀浪,纤幼的小蛮腰,妙相纷呈。众女动作整齐,舞姿曼妙,羽扇忽掩忽露间,香艳诱人至极点。

水狩看得目定口呆,口涎直流时,骨哲凑过来低声道:“在下想请二位办一件事。”

水狩一震醒来,顾不得听众女介乎叫床和歌唱间的动人歌声,道:“定当尽力而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