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鬼子都不留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赌局

yantianlai252012 收藏 38 10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7.html[/size][/URL] 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了,八路军的四个醉猫才醒了过来。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严骏,赵刚是不好意思尴尬地笑笑,嘴里是一连声的道歉。李云龙这小子则是嘴里不停的说:“不好意思啊,严团长,咱八路军穷啊,过年还吃不上一顿饺子,哈哈,见笑了见笑了。待会儿咱们边吃边喝边聊,呵呵。”看着这副无赖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7.html


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了,八路军的四个醉猫才醒了过来。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严骏,赵刚是不好意思尴尬地笑笑,嘴里是一连声的道歉。李云龙这小子则是嘴里不停的说:“不好意思啊,严团长,咱八路军穷啊,过年还吃不上一顿饺子,哈哈,见笑了见笑了。待会儿咱们边吃边喝边聊,呵呵。”看着这副无赖相,严骏是苦笑而赵刚则是直对李云龙瞪眼。

洗过了,吃过了,喝过了,也该谈谈正事儿了,于是乎两方的人再次坐在了作战室,一边是严骏、傅龙朝、王东波,八路军方面则是李云龙、赵刚、魏和尚以及张大彪。

“李团长一行远来鞍马劳顿,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各位海涵啊。”严骏是主人,首先开口了。

李云龙这小子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严司令客气了不是,你这都快成地主老财资本家了,你要是招待不周那啥时候你到我们那里去,让你见识见识我们八路军的待客之道,能够上一碗面条那还得是发财了的时候。呵呵”

众人都笑了起来,八路军的苦日子在座得各位都很清楚,虽然现在还能够拿到一部分国民政府的钱粮枪弹等物资补给,但也是僧多粥少。

“好了,闲言少叙,言归正传。李团长你这次来该不会是看上我这里食堂得伙食了吧?”严骏开着玩笑把话引向了主题。

“什么鸡巴团长团长的叫得别扭,这样我呢叫你严老弟,你呢叫我李兄,这样亲近些不是。反正我比你严老弟大几岁你也不会吃亏。”不管严骏同意不同意,就成了老弟了。

严骏一笑,说道:“也好,恭敬不如从命。请云龙兄直说吧,这次前来有何贵干?”

李云龙刚要说话,却被赵刚用眼色止住了。他接过话头说道:“严司令,傅参谋长,是这样的。我们受上级的派遣,来这里开展敌后抗日战争,上级把这一带划为了我们团的防区。其目的是为了对日军的战争后方进行有力打击,配合国军的正面抗战。”

好厉害的赵刚,只几句话就把自己弄的妾身不明了。严骏假装低头沉思片刻,抬头说道:“原来是这样,我们非常欢迎贵军……”

身边的傅龙朝一听,马上打断严骏,说道:“司令,这怎么行?”

严骏向他摆了摆手,接着说道:“但是有几个问题不知赵政委考虑过没有?”

赵刚问道:“有什么问题?”

严骏笑了笑回答道:“当初国民政府在鬼子来的时候跑了,这里呢就成了沦陷区。国民政府可以不要这里,但我们得要啊,毕竟这是我们的土地。所以我们成立了民众抗日保国军,来保卫我们自己的家乡,保护我们的父老乡亲不受小鬼子欺凌。我们清除了根据地内欺压老百姓的土豪恶霸,铲除了汉奸,把他们的土地分给了老百姓,他们的浮财我们拿了出来作为我们的军费。我们自己成立了抗日民主政府,来领导老百姓帮助老百姓,不向老百姓收一分钱一斤粮,反而还要对生活困苦的老百姓给与补贴。老百姓帮我们做事,我们还要发给工钱。我们从老百姓手上买粮买菜什么的,给的价格远远高于当前的行情。贵军来了,执行什么样的政策?给养如何解决?老百姓能支持你们吗?”

李云龙赵刚等一听可是傻眼了,八路军穷啊,粮草补给全靠打土豪地主的缴获和从当地老百姓那里征收,严骏他们执行了这种政策,他们就算来了,也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持啊。

赵刚愣了一下,说道:“抗击外敌入侵,是每个中国人的责任。我们是八路军,是隶属于国民政府的正规军,政府既然把这一片划作了我们的防区,我们就有权力在这里驻扎,也有义务保护这一片土地不受小鬼子的侵略。我想,道理只要讲清楚了,老百姓还是会支持我们的。”

严骏听赵刚这样一说,脸色稍稍一变,看了看傅龙朝,没有说话。

傅龙朝霍地战了起来,说道:“是啊,你们是正规军,我们说白了就是地方民防武装,杂牌的。但是,小鬼子来的时候,你们正规军在哪里?”

李云龙“啪”的一拍桌子,厉声说道:“你们以为老子不想打鬼子啊,可他娘的那时候老子还在被追着屁股打呢。”

严骏一看要僵,忙拍了拍傅龙朝让他坐下,赵刚也把李云龙拉回座位上坐下。

“各位都消消气。”严骏心里暗笑,说道:“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们现在控制的地盘不过就是这方圆两百里左右,这周围还有很多很大的地方没有抗日武装,我们的父老兄弟还在小鬼子的铁蹄下受苦受难。我们帮你们打下一片地盘来,由你么自己控制,作为你们的防区,就紧挨着我们的地盘。以后我们还可以互相配合,互相协作,共同打鬼子。当然,因为我们占据了你们的防区,为了你们好向上面交代,我们给你们提供一部分枪械作为补偿。你们觉得如何?”

赵刚听了严骏的建议,这明显与总部的要求不符,但想了想还是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建议,实际上也是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了,向李云龙望了一眼。

李云龙这小子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早把刚才的不快丢一边去了,眉开眼笑地说道“哈哈,还是严老弟财大气粗啊。不知你打算给我们什么补偿?”

“五百条步枪,子弹一万发。机枪八挺,子弹四千发。重机枪一挺,子弹三千发。掷弹筒十具,迫击炮五门,炮弹一百发。这是我们能拿出来的最大限度。”

赵刚一听,吃了一惊,乖乖,这可是一个加强营的装备啊,这也太大手笔了吧。他可是知道,那个时候的八路军每夺取一挺机枪,差不多就得付出一个班战士生命的代价,重机枪那至少得付出一个排的代价。至于迫击炮什么得,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不行不行,老子这么大的防区,就值这点?”李云龙也是听得心花怒放,但却表现出了十足的贪婪。

“云龙兄要是不同意那就算了,我们也没有办法。”严骏早就摸透了这家伙的心理,一点也不想再让步。

“那不行,再加两挺重机枪,两门步兵炮,子弹也要加。我们还可以考虑。”好不容易逮住一个冤大头,李云龙这家伙狮子大开口。

严骏低头踱了几步,抬头说道:“可以,我们从我们自己用的装备里面给你们匀一些出来。但我有条件。”

李云龙、赵刚几乎同时问道:“什么条件?”

“你们得凭本事拿走。”

“怎么说?”

“我们这杂牌军想让李团长和赵政委指点一二,我们也学习学习,只要你们能赢了我们,就可以带走全部装备。如果你们输了,装备也可以带走,但得答应我另外一个条件。”严骏说出了和傅龙朝他们商量得结果,实际上今天谈判中的一切都是趁李云龙他们沉醉后商量好,不过说实话,要说服傅龙朝他们严骏是费了不少口舌。

“严老弟,你就别婆婆妈妈的了行不行,有什么条件直说。”李云龙急得直瞪眼。

“我要向李团长借一个人。”

李云龙、赵刚以及和尚、张大彪都愣了:“借人?”

严骏好整以暇得喝了口茶,说道:“对,借一个人,只借三个月,三个月后还给你们。”

“借谁?”李云龙疑惑地问道。

“借谁我先不说,但肯定不是你云龙兄,我们这庙太小,可留不住你这尊真神。你就说同不同意吧?难不成你这正规军还怕被我们比下去。”

“老子怕个鸟,比就比。”严骏早就知道这家伙受不了激,他那一套亮剑的说法自己可是熟悉的很呐。

“好,那就一言为定。赵政委怎么说?”严骏看向了赵刚,这事如果赵刚不点头,李云龙还真做不了主。

赵刚低头想了想,用一个人来换这么多的装备,何况只有三个月,无论如何这是一笔合算的买卖,便抬头看着严骏说道:“既然李团长都同意了,我也同意。”

李云龙则被激得涨红了脸,他娘的,老子两万五千里长征都走过来了,经过了多少大山大水,还能在你这小水沟里翻了船?你一个小小的地方武装杂牌民防武装,不过就是走了狗屎运杀了几个小鬼子,就敢跟老子叫板?当下唾沫星子四溅地大声说道:“你说吧,怎么比?”

“我们是军人,当然是比军事技能了。参谋长,你来介绍一下比赛的规则吧。”

李云龙、赵刚一听才知道,得,敢情人家早准备好了,挖好了坑,就等自己往下跳呢。

傅龙朝站起来说道:“比赛是这样的,总共分为五场,哪一方面先赢了三场,就算获胜。比赛的科目有:第一项,负重三十公斤,二十公里越野;第二项,步枪固定靶精度射击;第三项,手枪移动靶速射;第四项,徒手格斗;第五项,小组战术对抗。”

听完傅龙朝的比赛项目介绍,李云龙死死看了一眼严峻,说道:“没有问题,但是要加两项,总共七场。加一项步枪刺杀格斗,再加一项投弹比赛。”

严骏也知道,李云龙加的这两项是八路军立足的本钱,当下也说道:“好,我同意。参谋长,你去安排一下,下午我们和友军切磋。”

(注:八路军曾经在延安以及其它地方曾经开展大范围的投弹训练,训练要求从一开始的四十米增加到了后来的六十米甚至七十米,达到标准的投弹手被称作是“贺龙”投弹手。)

下午,保国军和八路军的比武正式开始,不限制参加比武的人员,也就是说,严峻和李云龙他们都可以参加。闻讯而来的保国军、民兵和当地村民把训练场围的严严实实。

第一场,负重越野,八路军出场的是张大彪,保国军出场的是狼牙一个叫石锁的队员。前半程张大彪遥遥领先,但后半程却被石锁给反超了,超过他的时候还故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兄弟,你加油。”当被激得血性大发得张大彪跌跌撞撞跑到终点得时候,石锁早已经在和一班弟兄在嘻嘻哈哈说笑呢。保国军胜了第一项。

第二场,步枪精度射击,八路军由赵刚亲自出马,严峻则派出了一营一连的神枪手小李子。结果是赵刚十发子弹九十四环,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成绩了,就在李云龙认为一定可以拿下这一场的时候,小李子慢慢悠悠地打出了一个九十八环。第二场又是保国军胜了。

接下来本来应该比的是手枪移动靶速射,但李云龙说什么也要调整比赛顺序,只好调整为了步枪刺杀格斗。八路军派上的是独立团的第一刺杀高手魏和尚,傅龙朝则安排三营的一个战士出战。两人经过十多个回合紧张刺激的格斗后,魏和尚的木枪捅到了对手的屁股上,对手木枪的枪托部位也捣在了和尚的肩膀上,最后裁定双方打平。

接下来亲自出战的李云龙在手枪移动靶速射中输给了夏振宇,手榴弹投弹比赛中又是八路军的一个警卫员输给了二营派出的一个投弹手。

本来按照约定,胜负已分,比赛可以结束了,但早已经被激怒的李云龙说什么也要继续比下去,严峻无奈只得命令比赛继续。

徒手格斗比赛,八路军再次派魏和尚出战,出人意料的是保国军的女管家严玉居然主动要求出战,这才让傅龙朝、夏振宇甚至严峻才又突然记起来,这个严部长以前好象也是一个经过严格训练的精锐战士,只是现在不参加战斗行动了而已。魏和尚说什么都不干,说是好男不跟女斗,赢了不光彩输了更丢人。最后架不住严玉的言语撩拨,硬着头皮应战,让所有人大跌眼睛的是,你闪我挪你进我退拳来脚往没几下,魏和尚生生被严玉给一掌切在了脖子上,紧接着一个背后反剪给制住趴在了地上。这也难怪,魏和尚虽然出身少林,一身的好武艺,但严峻传授给严玉的那是经过了多少人改进融合了多少人经验的格斗术,没有一丝花架子,讲究的是一招制敌,魏和尚在轻敌之下一个不小心愣是被制住了。

(有点夸张了啊,主要是这一段时间偶尔看看“武林大会”这个电视节目,那些所谓的武林高手表现简直一塌糊涂,不禁没有一点美感,和地痞流氓打架差不多。所以这里就派严玉这个小女子,收拾收拾魏和尚这个少林高手,意淫而已啊。呵呵)

进行了六场比赛,八路军是输了五场平了一场,一场没赢。李云龙赵刚等一开始还充满了必胜的信念结果越往下看,脸色也变得是越难看。

“云龙兄,这最后一场还比吗?”看台上的严峻转头问李云龙。

“比,他娘的,干什么不比,老子就不信了,一场赢不了。”

“好,好,好,继续比。云龙兄,你看这样行不,我呢派一个班,你呢就派你的警卫排,进行战术对抗。只有你能赢了这一局,就算你都赢了,你看如何?”严骏继续刺激着李云龙。

“你他娘的少在这里卖乖,老子不领这个情,老子丢不起那人,你也派一个排进行对抗。输了老子认输。”

“既然云龙兄有此豪情,那我当然接着了。夏振宇,派狼牙的第三中队陪友军进行战术对抗。”严峻见这家伙死鸭子嘴硬,本来想留点面子,现在却下定决心要彻底把他欺负到底了。

“是,大队长。”严玉回答着就转身去安排。

最后的比赛毫无悬念,经过地狱般艰苦训练又有严峻现代战术武装的狼牙根本没有给李云龙的警卫排任何机会,稀里糊涂之中就全军覆没了。


“说吧,严老弟,你要借谁?愿赌服输,老子不是输不起的人。”丢人丢到了家,黑着一张脸的李云龙回到严峻的指挥室就要告辞,被严峻拉住了才好象记起来似乎还有条件。

“赵刚,赵政委,我要借的就是赵政委。”严峻一字一顿的说道。

“什么?”这是李云龙。

“什么,借我?”这是赵刚。

“什么,借赵政委?”这是魏和尚和张大彪。

严峻一点也不理会他们的反应,说道:“对,没错,我要借的就是赵政委。借三个月,这可是你们答应了的。”

李云龙是彻底傻眼了。严峻说了不借他李云龙,可没说不借赵刚啊。他要借赵刚干什么?


“他要借赵刚干什么?”

八路军上级收到李云龙从严峻那里发来的电报,也在问同样的问题。

“这人家在电报里说的很清楚,人家的抗日民主政府缺乏干部,人家要聘请赵刚做顾问三个月,为他们培训政工干部,协助他们做好根据地建设工作。还来了个约法三章,只准讲爱国主义,不准讲共产主义;可以发展党员,但不可以在部队和民兵里面发展;只谈全面合作抗击日本侵略者,不可以讲国共分裂之类的不利于团结抗日的东西。这个严峻不简单呐。”旁边的政委看着电报说道。

“那这事怎么办,答应还是不答应?”

“不答应行吗?这是李云龙打赌输了的条件。何况人家只借三个月,还给了整整一个加强营的装备,还答应协助独立团开辟根据地,还答应以后配合作战。”

“那就回电答应吧,李云龙这小子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他,这兵是怎么带的,七场比赛居然来了个六负一平。”

“呵呵,看这小子以后尾巴还能翘上天去。不过这严骏队伍也忒厉害点了,有机会我倒是想见识见识。”

“是啊,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打下了这么大一片地方。民兵的装备居然比我们正规军的都强,战士每个月能拿到一块大洋的军饷,军属可以得到十个大洋的奖励,战士伤亡了家人还能够得到二十个大洋的抚恤,不要老百姓的一分钱一斤粮,老百姓帮忙干活还要付工钱,甚至还反过来贴补穷困的老百姓,这也太没谱了。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他那个诗怎么写来着?”

“万里长城十亿兵,国耻岂待儿孙平。愿提十万虎狼旅,跃马扬鞭入东京。借我虎贲,扬我国威,旌麾指处,所向披靡,钢刀所向,倭奴授首。逆我中华龙鳞者,虽远必诛。”

“真是好诗,好大的气魄啊。”


面对赵刚同样的疑问,严骏回到道:“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是觉得老百姓太苦了。如果我们还要从他们那里收钱收粮,由他们养着我们的话,他们的日子会更苦。再说了,我们不是国民政府的正规军,也没有资格去向老百姓收取军费。”

“严司令真是英雄。”

“我不是英雄,我的战士们才是英雄,你们八路军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还在坚持打鬼子,也是英雄。赵政委,我已经派出了一个狼牙中队和一营,带着答应给你们的物资去协助李团长打地盘了,到时候缴获的粮食枪支弹药我们都不要,金银珠宝古玩字画什么的我们只要一半,我答应的事情都已经兑现了。至于我借用你的事情我已经给你讲的很清楚了,你们上级也已经回电同意了。我希望赵政委能够全力协助我们。”

“我一定尽力,也不会做违反我们约定的事情。”

“好,我相信。小夏,你派一个狼牙小队这三个月中就做赵政委的警卫班,二十四小时戒备,必须保证赵政委的绝对安全。”

“是,大队长,你就放心吧。”夏振宇回答道。

严峻又转向王东波道:“东波,这几个月你要全力配合赵政委的工作,把我们根据地建设的地基打牢靠了。他需要什么你要提供什么,地方上没有的,可以直接找严部长要。”

“好的,司令。”王东波回答道。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