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五卷 广南》 二 公主的心思3

mulinsen444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7.html[/size][/URL] 严蕊这时才发觉这位公主确实落落大方,见识不凡,不是寻常的女子,心中也不禁由衷对她生出敬意。想到:也只有像这位公主这样的人材,才能和杨炎相配。只可惜现在两人的婚事却己经取消了。想到这里,心中不禁黯然。 这时赵倩笑吟吟道:“好了,我要问的也问了,严姑娘要说的也都说了,那么我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7.html


严蕊这时才发觉这位公主确实落落大方,见识不凡,不是寻常的女子,心中也不禁由衷对她生出敬意。想到:也只有像这位公主这样的人材,才能和杨炎相配。只可惜现在两人的婚事却己经取消了。想到这里,心中不禁黯然。


这时赵倩笑吟吟道:“好了,我要问的也问了,严姑娘要说的也都说了,那么我就先告辞了。改天有空我在来探望严姑娘的伤病。”说着又向严蕊施了一礼,转身向门外走去。流苏赶忙起身,送她出去。



家里发生的事情杨炎自然一无所知,这时他正随着谢元卿的商队一路向南进发。重新整队出发以后,商队一行又走了近两个时辰,只到太阳落山,终于翻过黄嘿岭,到达祁阳县。


祁阳县是一个中县,没有大的店辅。于是谢元卿使人找了一个大庄园借宿一夜。众人安定以后,谢元卿立即叫人安排烧火做饭,安排酒食。商队的人员都感激杨炎制服强盗,才救了整个商队的思情,对他侍候得十分殷勤。


不多时,饭以做好。虽然是借的别人的炉灶,也摆下了一桌比较丰盛的酒菜。谢元卿立即请杨炎入席,推他坐上座。杨炎枘力推辞,终于还是让谢元卿做了主座,杨炎坐客座,又请了自己的妻子,妹子,刘管事,张管事和阿里做陪。


席间众人一边吃喝,一边闲谈,杨炎道:“不知谢员外这次带商队是去广州做什么生意。”


谢元卿道:“在下祖籍婺州,世代都是以海外经商为主。只是到了在下掌管了家里的生意时才开始在大宋的内地开拓经商,因此才在临安开了一座酒楼。不过也没有放弃海外的生意。这一次我们的货物都是运往广州市泊司装船,然后卖到海外去的。而且在静江府中还有在下的一个商号,在那里还有一批货肠,一并运走。”


杨炎在临安时也常见杭州湾的港口中有大量海外的货船到来,运来的有高丽的人参、麝香、虎皮、镙钿、东瀛的沙金、水银、硫磺、木材等物。因此问道:“谢员外为何不从临安的市泊司出海,非要千里迢迢赶到广州出海。”


谢元卿道:“临安市泊司的海船主要是对东瀛、高丽、流求等地。而在下的生意主要是在南洋一带的三佛齐、阖(一个门,里面一个者)婆、蒲瑞、麻逸、蒲甘、真腊等地以及西洋的大食、天竺、锡兰诸国。这些地方由广州出海要近得多。”


杨炎对这些海边的地方到颇有兴趣,道:“这些地方谢员外都去过吗?”


谢元卿微笑道:“说来到是惭愧,这些地方在下可是一个也没雄。刘管事和张管事年轻的时候到是弪常押船出海,去过不少地方。不过我们之中经历最广的可要算是阿里了。”


阿里笑道:“这可不是我出言不逊,只怕这天下可以去的地方我都去过了。”


谢元卿也呆了一呆,这才道:“阿里,不是‘出言不逊’,应该是口出狂言吧。”


阿里也怔了一怔,不好意思的笑道:“你们的汉语实在太复杂了,反正我就是这个意思。我是你们所说的黑衣大食人,我家是白达(巴克达)的一个贵族家庭,世代都热衷于出外经商,其实也就是冒险。我从十三岁时起,就跟着家族的商队四处走动,二十多年里几乎去遍了所有可以去的地方。”


杨炎道:“阿里,你都去过那些地方。”


阿里到是十分建谈,听杨炎这么一问,便滔滔不绝的说起了自己的经历。“十三岁时,我就随家里人一齐到欧巴罗大陆经商。”


杨炎道:“欧巴罗大陆?那是什么地方?”


谢元卿道:“听说那还是在大食更向西的地方。”


阿里点点头道:“这一次外出,沿途到达伊斯坦布尔、雅典、斯巴达、罗马、佛罗伦萨、威尼斯、高卢等地一共经过了七年才回到白达。两年之后,我又随一个商队沿海路出发,沿途经过遏根陀,默伽猎,锡兰,注辇,南毗,故临,三佛齐等国,经过三年才从泉州蹬岸到达大宋。那一次我在大宋呆了三年多,还学会了汉语。三年以后又乘船返回白达。”


杨炎道:“那么你这一次是第二次来大宋呢?”


阿里道:“我回到白达以后,过了一年又有一支商队要从陆路出发,沿唐代的丝绸之路来大宋。因此我又跟着他们一道沿途经过波斯、花刺子模、西辽、西夏到达大宋的四川,然后沿长江一直东下,到达了临安,在临安才认识了谢东家,这一次跟他到广州。”


杨炎道:“这一次你是要从广州走海路回去吗?”


阿里摇摇头道:“不,我还打算在大宋呆上几年,你们中国的地方太大了,我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这一次到了广州,我帮谢东家联系去大食的船队,让他们蹬船出发。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可以拿到我的扳酬,继续我的旅行。”


杨炎的心中也不禁撼慨万分,这天下是何等之大,在大宋以外的地方,竟还有如此众多的国家。有些甚至是自己闻所未闻的。阿里的经历果然是丰富多彩得很。


阿里道:“其实大宋是我游历过的世界上最大,最富裕,最繁华的国家。在我的家乡,每一个人都对东方的国家感兴趣。我打算走遍大宋的各个地方,然后把我所看到的,听到的,全部记录下来,然后回到我的家乡以后,写成一本书,让我们大食族人,以及我的子孙后代可以通过我的书了解东方的世界。这样一来我也可以永垂不朽了。”


谢元卿苦笑道更正道:“应该是‘流苏百世’吧。”


杨炎也不禁笑了起来,道:“你为什么不在大宋写一本介绍大食以及你去过的其他地方和国家的书呢?这样也可以让我们宋人了解你们的国家和文化,那么你同样在大宋也可以流芳百世了。”


阿里听了,呆了一呆,兴奋地道:“杨,这真是一个好主意,我怎公就没有想到呢?不过我只会说汉语,可不丢写汉字。这个怎么办?”


杨炎道:“这个也简单啊,你说,找一个人帮你写不就行了吗?”


阿里点点头道:“杨,你说的办法不错,却么我现在就可以开始了。”他转头对谢元卿道:“谢东家,我在大宋只有你这一朋友,你可以找个人帮我代笔吗?”


谢元卿苦笑道:“这可不大好找,我手底下的人虽然多,但真正能读书写字的人可没有几个,连个帐房先生都请不到,更别说找人帮你写书了。”


杨炎到有些奇柽,道:“谢员外,你身家巨富,怎么会连个帐房先生都请不到呢?”


谢元卿叹了一口气道:“士农工商,商一向为四民之末,现在的读书人不是愁着参加科举金榜提名,就是吟诗作赋,除非是实在没有出路了,否则谁会愿意给我们这样的商人做帐房先生。不瞒你说,我当初也是连考了四五年,连个举人都没有考上,才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也就死了心跟着家父经商了。那时候就是从帐房先圭开始做起。后来我接管了家里的生意,怎么也请不到一个满意的帐房先生。好在我妹子芷认识几个字,这几年都是她帮我的。一但她要是出嫁了,可就真不好办了。”


同桌的谢元秋脸色微红,只是笑了笑,并不说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