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七卷 马来半岛 第三十六章节 天降伞兵(中)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1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机舱内,伞兵们正在最后一次检查载车空投装具,这已经不是第15空降军第一次实战空降了。在之前的对日作战中,第15空降军曾多次的实施过这种战车载人空降。 坐在液压减震座椅上的第15空降军军长-李维少将深深地吸了口气,扣好了战车防护盔的扣带。无论在哪一次的作战中,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机舱内,伞兵们正在最后一次检查载车空投装具,这已经不是第15空降军第一次实战空降了。在之前的对日作战中,第15空降军曾多次的实施过这种战车载人空降。

坐在液压减震座椅上的第15空降军军长-李维少将深深地吸了口气,扣好了战车防护盔的扣带。无论在哪一次的作战中,将军都和第一批的伞兵们在一起。这是空降部队的规矩。就是到了一向讲求军官靠后指挥作战的美军中,在第82空降师,师指挥部也永远和自己的士兵们在一起。这就是空降兵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够抱紧成一团的原因。

有人说是“天杀的空降兵”,还有人说是“空降部队天生就是被包围的”,无论是不是斯皮尔伯格监制的那部《兄弟连》带给人们的认识,总之‘漫天伞花不浪漫’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的确是不浪漫,任何一次空降作战都是那样的残酷和血腥。

几乎每一个国家的伞兵都没有什么不同,他们都是骄傲与勇敢极具在一身的无畏者。美国第101空降师有过突出部战役时,在巴斯托涅的无惧让他们成了那勇敢者的化身。

而1999年6月12日俄罗斯第76近卫空降切尔尼科夫红旗师在科索沃抢占普里什蒂纳机场的那次行动更是成就了俄罗斯空降兵的大名。

但人们更加记住的是第二次车臣战争中,第76近卫空降切尔尼科夫红旗师-第104契尔赫斯基空降团在乌鲁斯-克尔特山东南方的那场血战。当时,该团2营第6连与团侦察排在776高地坚决阻击车臣叛军的退逃。3天3夜的苦战,96名空降兵与2500多名叛军就那样厮杀着。包括营长-叶夫秋欣中校,第104近卫空降团-弗拉基米尔团长的爱子-侦察排排长阿列克谢伊-瓦拉别耶夫上尉在内的所有人几乎全部牺牲。

当受重伤的叶夫秋欣中校命令炮兵校正员向指挥部呼叫“向我开炮”的时候,空降兵的应用无惧在这一刻升华了。当叛军冲进俄罗斯伞兵最后的阵地时,迎接他们的是被引爆的炸药。当第104近卫空降团指挥部下令火力覆盖776高地,用排山倒海般的炮兵火力将776高地炸成了一片火海的时候,人们记住了勇敢者的名字‘空降兵’。

李维少将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呢?车臣战争的时候,他也是中国军方赴俄观战团的一员,对于俄罗斯同行的英勇,将军有着再清楚不过的认识。不过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李维将军都可以自豪的说出来“第15空降军不比世界上任何一支同行差。”

将军自然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来,毕竟第15空降军的前身-陆军第15军的金字招牌便是在上甘岭战役中打出来的。试问一下,谁还能比第15军更具有钢筋铁骨,更具有无惧本色?

“三分钟跳伞准备!”骤然跳亮的红色准备灯让所有的空降兵们的心都提了起来。这就这是准备空降的信号灯。李维将军勉强笑了笑,虽然是无数次的跳伞,不止一次的在枪林弹雨之中跃身跳下飞机,可是这次将军还是觉得有些紧张。

“全体准备!”跳伞长拍着肩膀,示意伞兵们检查一下自己的伞具。

“菜菜,待会儿你跟在我的后面!”胡成都帮菜菜仔细检查了下伞具之后,很认真的说到。

“知道了班长,笨拙的向前走了两步,菜菜跟在胡成都的身后,将跳伞钩挂钩在滑轨上。

“刘大阳,下去后注意照顾好菜菜!”胡成都生怕跳伞的过程中,和菜菜在空中失散,很不放心的又叮嘱了下胡成都。“注意照顾新同志,知道吗?”胡成都说到。

“大胡,你啰嗦不啰嗦啊,这次是低跳低开,你只要叮嘱好鼻涕虫别忘记开伞就是了。”刘大阳很是不耐烦的说到“只要他记得开伞,在你身旁跳,还落你身旁。”

“操,大阳,你当是扔的个面粉袋啊,哪里跳,还落哪里!”机枪手老汪笑骂到。

“刘老兵,放心了,我记得呢,不要忘记开伞!”菜菜有些腼腆的说道。

“记得这个就好了。”刘大阳笑道“我跟你说啊,菜菜,190米,转眼的功夫,知道吗?千万要记得开伞,否则可真成跳楼的了。吧嗒,摔得跟个烂番茄似的。”

刘大阳叮嘱着菜菜“你要是歇菜了,我这个狙击手可是没有了搭档了,所以为了我,你可千万要记得开伞知道吧。记得不许哭鼻子,奶奶的,你脸上的油彩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劲头才给你画好的,哭花了可就不好看了。”刘大阳龇牙咧嘴的笑道。

“放屁,就你这操行!”机枪手老汪骂到“你把菜菜整个画了个京剧脸谱,还有脸说?”

“不懂了吧。这叫艺术!”刘大阳嘿嘿的笑道。这时运输机的尾舱门缓缓打开,阳光和冷风顿时的涌了进来。“菜菜别怕,到时候记得开伞就是了,你也不是第一次跳伞了。”刘大阳说着拉下了头盔上的风镜,龇了呲牙“哟吼,老子我就要来了!”

舱门处的跳伞长冲着站在第一个位置上的3排长-储有春少尉点了点头,翘起了大拇指。

嘀,刺耳的尖叫声中,跳伞准备灯的红色骤然熄灭,取而代之的是绿色的跳伞灯。

“跳,跳,跳!”跳伞长拍了拍储有春排长的肩膀,大声的吼道。

排在第一位的3排长深吸一口气,微微躬身,疾步前冲两步,跃身跳出了机舱。

“走,走,走!”在跳伞长急促的喊声中,伞兵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跳出了运输机。

“菜菜,记住了,要打开伞!”胡成都再次叮嘱了下菜菜,跃身跳出了飞机。

“加油,菜菜,下去了就好了。”跳伞长的眼睛在风镜之后充满着灼热的期待之彩。

似乎感觉到了跳伞长那在自己肩头拍了拍的意味,菜菜用力的点了点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如同往常跳伞训练样的快冲两步,跃出了运-10那膀大腰圆的机身。

舒展开四肢,如同一个大字形展开在天空之中。菜菜看着四下里,哦,多么壮观的一幕啊,数十架甚至是更多的运输机黑压压的铺满了天空,无数的洁白伞花绽开在这蓝天之间。偶尔有些菲律宾人的防空火力绽放在天空中,爆发出点点的黑色烟团。

天空中的那些护航的战斗轰炸机立刻扑身下去,机翼下火光一闪,无控火箭弹铺天盖地的倾泻下去,直炸得地面上火光四起。菲律宾人的防空火力顿时的哑巴了。

“菜菜,打开伞具,打开伞具!”耳麦里传来了班长的呼喊声。“菜菜,你想死啊!”这是刘老兵气急败坏的吼声。菜菜一定神,呀,大地就在眼前了。190米的高度跳伞实在只是短短的瞬间,伞兵刚刚离开飞机,转眼便是到了地面了。

一拉降落伞拉环,嘭,熟悉的伞花绽放声,菜菜顿时感到了肩头被猛然的上提。降落伞打开的很是正常,短短的两秒钟,借助着降落伞的作用力,下落的势能顿时被抵消了。猛然之间脚底重重地传来了一阵撞击力,本能的一个前跑,好,着地了。谢天谢地。

菜菜迅速的摆脱了伞具,抛开扯动着自己的降落伞,从身后甩出95式自动步枪,向着远处腾起蓝色烟雾的地点跑去。那是8连的集结地。翠绿的草地上满是被抛弃的伞具和奔跑的空降兵,哇,这就是战争么,比演习帅多了。菜菜嘀咕着。

战车的空投高度要稍稍高一点,大概在500米左右的高度。随着战车沿着滑轨向尾舱门滑去,李维少将的心也几乎提到了嗓子口。这种感觉真是糟糕头了。虽然装有多顶伞降着陆系统和新型液压气动悬挂装置,可以保证伞兵战车和车组乘员同时随车伞降,可是每一次伞降的时候,战车车组乘员们还是感觉到有些紧张。这种滋味真是糟糕透了。

猛然之间,战车坠了下去,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那种离开飞机时的悬空感。他奶奶的,坐着几十吨重的铁疙瘩,从几百米的高度上坠下来,是个人都感到害怕,要说不怕,那简直就是屁话。李维少将甚至能够感觉到身旁的战车手颤抖的感觉。尽管他很想给自己的战士鼓气,可是将军这会儿也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了,那些话语就堵在嗓子眼里,怎么也出不来。

“军长,我们顺利着陆了!”电台里传来了空降45师师长-颜夕源大校的声音,颜师长是随战车2排伞降的。猛然之间,嘭嘭嘭,头顶上传来了降落伞打开的声音。沉重的战车在天空中做自由下落时候的悬空感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数个巨大的伞花上提时的作用力。

奎松城内的菲律宾第4步兵师的士兵们简直是目瞪口呆。上帝啊,这算什么。看着那些舒展在天空中的伞花,还有那些挂载着装甲车的多顶巨大的降落伞。这些中国人疯了吗,这样低的高度上跳伞,该死的,这和跳楼有什么差别。上帝啊,中国人的伞兵真是厉害。

随着近地时,减震装置的反推作用力,战车顺利的着陆。嘭嘭嘭,一阵急促的轻微机械松扣声,固定着战车的液压气动悬挂装置的钢板底扣全部打开,这辆ZBD-2000空降步兵战车迅速的冲下悬挂平台。李维将军抓起送话器“全体注意,以连为单位,迅速完成集结。”

几十个挂悬在伞具下的巨大箱子在空中飘飘荡荡着,刚刚落地而下,伞兵们便是围了上去,打开箱体,一辆辆98式火力突击车、LYT-2021伞兵机动车赫然在其内。甚至还有轻便的迫击炮系统和各类补给弹药。数次伞降作战的经验,使得中国空降兵早就摸索出了一套重型装备伞降的经验。人车共投、人车分离、物资补给等多种空投方式早已经过了实战的考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