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枪的女人 第三章 野战 第三章 野战1

芳草人家 收藏 9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size][/URL] 一群赤身裸体的鬼子兵挥舞着雪亮亮的刺刀在后面追赶着、喊叫着、狂笑着,麦草跑啊,跑啊,胸口沉闷得像压上了千斤重的大石头,喘不上气来,汗水顺着头发滴滴答答往下淌,开始是她一个人,后来在李跑小屋前惨死的两个姑娘也在前面奔跑和哭喊、尖叫。宽敞敞的鬲河横在脚下,前面没有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


一群赤身裸体的鬼子兵挥舞着雪亮亮的刺刀在后面追赶着、喊叫着、狂笑着,麦草跑啊,跑啊,胸口沉闷得像压上了千斤重的大石头,喘不上气来,汗水顺着头发滴滴答答往下淌,开始是她一个人,后来在李跑小屋前惨死的两个姑娘也在前面奔跑和哭喊、尖叫。宽敞敞的鬲河横在脚下,前面没有路了,鬼子兵把刺刀刺了过来,十寸、八寸、六寸……麦草纵身跳进了鬲河,她的身子像片羽毛在水面上漂浮鼓荡。

恍恍惚惚中有个男人将她捞了起来,放到了一张油腻腻的木板床上,李跑,这个男人是李跑,将一头横七竖八的蓬草在麦草眼前舞动摇摆。李跑呲着黄牙压了过来,麦草使劲挣扎着,歇斯底里地骂着,“李跑,你个畜牲,滚开,不要弄脏我,不要。”她的嘴被李跑溢满哈喇子的大嘴堵住吞噬,麦草要窒息了。她的手摸到了一个凉凉的东西,弯的,她的手碰在上面疼了一下,是一把刀。“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个畜牲,杀,杀,杀!”麦草把刀挥起来朝着李跑没头没脸地砍了下去,李跑停止了扭动咕咚栽了下去,一团团血喷在空中,像一簇簇燃烧的火焰。

“麦草,麦草。”

大汗淋漓中麦草睁开双眼,模糊中看到武一林和王乐泉等人围在自己面前,她又无力地把眼睛闭上。

“麦草,你醒了。”

麦草点点头,露出一丝苦笑。

“你中了子弹,流血过多,现在身体非常虚弱,幸好你被及时送回来把子弹取了出来,总算没有性命危险了。”武一林站在床前看到麦草醒过来高兴异常。

“我这是在哪里?我还没死?”麦草发出微弱的声音。

“你当然没死,我们把你救回王家坟了,这里是我们华云支队的新家,很安全。”

麦草动了下疼得要裂开的脑袋,努力回想着发生的事情,“‘油包四’,‘油包四’给杀了没有?”

“‘油包四’没有死,不过被土匪刘大夯砍下了一条腿,那天战斗太过激烈,敌我双方都死伤不小。”王乐泉在一边答道。

“你原来是在女扮男装,这段时间竟把我们都给骗了。”武一林带着嗔怪的语气说。

“我?你们已经……”麦草语塞了。

武一林望着有些尴尬的麦草,一下子想到了什么,赶紧把话茬岔开,“你呀真是命大的,你说说你从鬼门关走过几回了吧。”

“我是想死,可老天爷总是不让我死。”麦草神情惨淡地躲开武一林的目光,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恶梦中的一些情景还未让她从心惊胆战的惧怕惊悸中逃脱出来。

“为了救你,你爹变好了,跪在院子里喊着让救你,还给我们提供了重要的线索。麦草,你知道神一刀是给谁杀的吗?”

麦草摇摇头,想到父亲麦联心里又是一片酸涩。

“是特务胡鹞子干的,咱们在他家治伤的那天夜里就给胡鹞子抓到村外乱树林子里杀了。”

麦草难过地摇了摇头,“等我伤好了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他胡鹞子,他没几天活头了。”

“神一刀死得太可惜了,可惜了他的医术那样好,又积极支持抗日,唉,也怪我没有早料到胡鹞子会下毒手,早些把他们转移出来就好了。”武一林难过地自责着。

“胡鹞子他们利用特务组织,秘密杀害了好多抗日群众,这次牛家烟馆一战削弱了特务队的力量,我们要一鼓作气把他的特务队剿灭掉。”

“对,乐泉,我也是这个想法,我看要不咱们成立一个除奸团吧,专门对付胡鹞子的特务队。”

“除奸团也算我一个。”

“怎么,这回你肯加入进来了?”武一林一听一下子来了兴致。

“嗯,这回我要第一个加入,你们不批也得批。”麦草的眼里涌上了泪花,她抿嘴一笑把眼泪给逼了回去,声音有些哽咽。

“哈哈,还是那老脾气。热烈欢迎麦草同志的加入,我们队伍又增添了一名能杀能闯的勇将。”武一林和王乐泉对望着开心地笑了起来,不知为什么武一林的眼角竟也湿润了,这个命运凄惨而又顽强正义的姑娘深深打动了他。

“报告,报告支队长,报告政委,有新情况。”一个队员跑进来喊道。

“讲。”

“报告队长,据可靠情报,鬼子要在几天后对板打营一带进行全歼式拉网。试图将那里所有的抗日组织一网打尽,鬼子宪兵队队长高桥雷二亲自带军指挥。”

“三天后,我们的枪弹和药品正好运到。好,我们就跟鬼子再来个大战,这次可以充分利用王家坟的优势了,你说呢,乐泉?”

“对,鬼子在大烟馆吃了个亏,又找不到我们的踪影有些恼了,就拿百姓和咱们的抗日力量开刀,咱正想杀杀他们出气呢,他们倒等不及先动手了。”

“传令下去,三天内所有的队员除有任务的外减少外出,一律窝在穴里养精蓄锐,准备迎接新的战斗。”

“是。”队员答应一声打了一个敬礼跑了出去。

王家坟是王寨庄王氏家族的坟茔地,占地几十亩,周围是一片荒郊乱野。随着华云支队队伍的不断壮大和敌人破坏活动的频繁发生,队长武一林和政委王乐泉为了保障队伍有个更好的隐身地点,经过多次考察深思熟虑后决定在王家坟制造假穴藏身,使游击队于神出鬼没中狠狠地打击敌人。

所谓假穴就是在无数座真坟的一侧地面下挖好可藏匿近千人的“大穴”,里面有几百张地铺,地铺上铺上厚厚的麦秸、秫秸还有玉米衣,躺上去很舒服。地面上再筑上假坟,植上柏树、杂草,坟包上覆盖上一层草皮,跟真坟一模一样。假穴的洞口朝南,可以透进阳光,再在洞口栽上杂草,可以很好地将洞口防伪起来。假坟不只为部分队员提供灵活隐蔽的藏身地点,还有一个重要用途,就是给伤员养伤提供一个安全清静的“休养院”,很多伤员藏在老乡家里养伤不仅让乡亲们提心吊胆、伤员得不到及时治疗,还会因为泄密伤员随时被抓走,或坐牢或被杀。王家坟假墓建成后很多伤员得到了及时地安置和治愈,假墓成了战区后方的一个流动医院。麦草就是第一批受伤后在墓穴里养伤的队员中的一个。

这天艳阳高照,板打营集市上熙熙攘攘的人流来来往往着,小贩们不时扯开嗓子叫卖几声,可一双双眼睛总是警惕地东瞧瞧西望望,小心翼翼地看护着自己摊子上的东西。

板打营集镇离鬼子据点只有一里来远的路,鬼子伪军经常在集镇上抢夺看中的东西,不要说给钱,小贩们给得慢了就会挨枪托子。

郝书成头戴一顶草帽,身穿一件白色汗衫嘴里哼着小曲晃晃悠悠地来到一个芝麻糖饼摊前。

“卖饼啦,卖饼啦,这位兄弟要糖饼吗?我的糖饼可是这板打营集镇上卖得最好的一家,不信您看这颜色,看这芝麻,保您吃到嘴里酥香可口,怎么样,来两个尝尝吧。”一个枣红脸膛的粗壮汉子拿起一个糖饼在郝书成眼前比划着。

“看这饼的颜色倒不错,就不知道价钱公不公道,多少钱一个?”郝书成把卖饼的汉子迅速打量一番。

汉子把四个手指在郝书成眼前连着伸了两次,眼睛瞅瞅郝书成又瞧瞧来往的行人。

郝书成会意地一笑,把手伸出去飞快地比划了一个八字,随手把两个手指一捻啪地打了一个响指,“好,来四个,带回家给老婆孩子打打牙祭。”

“我们村的两个村民已经同意加入,你晚上可以来给他们举行仪式,地点还是在马七叔家。”汉子一边用油纸包好四个糖饼一边低低的声音说。

“好,晚上一定去。”说完郝书成把一个大洋啪啦一声放在饼簸箩里,接过糖饼揣进怀里急匆匆地混进人流不见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