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推波助澜 投机革命 五、顺水人情

elbt 收藏 1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size][/URL] 上世的史书告诉我:1927年9月6日,准备9月9日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毛老大,在湖南浏阳张家坊乡被民团团丁当嫌疑分子抓住,团丁当即取走他的雨伞和脱去他的鞋子,准备送到民团总部后下毒手,机智的毛老大以几十块大洋贿赂押送团丁得以脱险,当时离民团总部只有几百米而已,太险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

上世的史书告诉我:1927年9月6日,准备9月9日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毛老大,在湖南浏阳张家坊乡被民团团丁当嫌疑分子抓住,团丁当即取走他的雨伞和脱去他的鞋子,准备送到民团总部后下毒手,机智的毛老大以几十块大洋贿赂押送团丁得以脱险,当时离民团总部只有几百米而已,太险了,我必须为毛老大的脱险上一道保险。

1927年9月5日,两个中央特别巡员到达了浏阳的民团总部,亮明身份后。民团的冯阿元团长,热情的接待我俩,生怕怠慢了我俩。一边接待我们,一边猛拍两位年轻少校的马屁。为了让他停下他让我肉麻的举动,我只好说他防区的治安很好,要让他继续努力,但是不要毫无根据的杀人,我一定会为他在他上司面前美言美言。这位冯团长一听这话,心花怒放。

当晚的洗尘宴,浏阳有特色的菜都可劲的上,都撑不下了,桌上还有很多菜。

睡觉时,那冯团长竟然非要我们两人一人一间房间。搞到我俩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不久,答案有了,每间房被硬塞进了一具个年轻的女子。我什么都明白了,当下不禁恨起那个冯团长来,这个家伙竟然想把我俩的贞操终结在这个地方!进入我房间的女子不止的发抖,显然她不是自愿来的。经过与她交谈,知道她和另外一个是姐妹两个,家人是农会会员,都被杀害了,民团把她们捉了来,原来是准备卖给青楼的,这下塞了给我和陈华山,那个冯团长干这事应不是第一次了。我安抚住那个女子,把陈少校叫了过来,告诉了他我这边的情况,问他想怎样。他说:“我也问过进入我房间的女子了,情况与你这边的这位说的一样。”我说:“陈少校,你走桃花运了。”“我说郝少校,这个时候你能不能不开玩笑。”“是吗!”我对他说:“那些事是不能干的,但这俩姐妹也走不掉,既然碰上了,我们就做件好事吧!”当下,把那两姐妹叫到一起,两个小姑娘一个十七岁,一个十六岁,都很惊恐的看着两个“坏人”。我说:“你们放心,我们不会怎么样你们的,现在让你们走你们也走不了,这样吧,后天我带你们去上海,对外就说你们是我们收的丫环,怎么样?”那两个小姑娘想:反抗是没有用的,看这两个也不象是什么坏人,以后死总好过现在死。就对我们说:“只要你们不那个我们,我们愿意做你的奴婢。”“那你们两个今晚睡一间房,我们睡另一间房,明天天亮前你们一个到一间房间以瞒过民团的人,对了,还没问你们叫什么名字呢”“我是姐姐,叫钟朝霞,妹妹叫彩霞。”她两姐妹在我们离开后,很小心的检查了一遍房间的门窗,其实,我两位要是那种人的话,这些门窗又能起起什么作用呢?外围放哨兼保护我们的团丁,离得远远的,生怕打扰了我和陈少校的雅兴。所以我们计划的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第二天,我给了放哨的团丁每人一个大洋,说他们辛苦了。又给了冯团长100大洋(两个巡视员一路巡来,也捞了不少钱了,100块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说那两女子很不错,我们都喜欢,要带回去做丫环,冯团长事情办的很好。冯团长忙不迭的说:“只要长官喜欢,只管带走。”我吩咐冯团长不要吓着了那两个女子,也不要饿着她们,给她们送点好吃的和衣服。冯团长得了钱,高兴的让手下人去办。吃过早饭,我让冯团长派了两名团丁给我们带路,说要出去转转,这点小事,冯团长立马照办。两名团丁,一个叫陈大狗,一个叫刘小可。各背着一支汉阳造步枪,成为我和陈华山的临时跟班。问明了团丁往来张家坊的常走道路后,出钱让团丁买了一些烧肉,让他们带着,慢吞吞的往张家坊方向踱去。

路上不时有零散的人经过,但都不是我的目标。走出几里地左右,就见到六个民团团丁押着五个人从对面走过来。当那伙人走到身边的时候,我让陈大狗拦下那伙人,表明了身份后。问他们是从那来的,带队的一个团丁小头目说:“报告长官,我们从张家坊那抓住了几个嫌疑分子,现正往团部送。”我对那个小团目说:“弟兄们辛苦了,如果每一个人都象你们这样尽忠职责,不愁匪患不灭”。我让他们休息一下,又叫刘小可把带的肉慰问这几个押送团丁,他们走得又饿又累,说了声谢谢长官就不客气地分吃起来。我则逐个审视被押送的人。排在最后一个长头发的,正是毛老大,他也认出来了,我偷偷对他做了个不要声张的动作。对着那伙团丁发火:“你们这班瞎了眼的,抓嫌疑犯怎么把我表哥抓来了。”你个小头目一听,赶紧说:“对不起,怪我们不长眼,我们放。”“我表哥可是要赶回家成亲的,他的鞋子和雨伞呢?这两样东西他可是不离身的”“对不起,长官,扔了”“你们都过来,看谁的鞋子适合我表哥穿。我给他一块大洋”有一个幸运的团丁,以他的鞋子换了一块大洋,他很是高兴,一块大洋可以买几双鞋了。我给了在场的所有团丁每人一块大洋,让那伙团丁把其它人押走,只留下毛老大。陈大狗上前对我说:“好险呀!那些人押回团部都是要马上枪决的,这些天,杀了不少了。”陈大狗又对毛老大说:“长官表哥,你运气真好,碰到了长官表弟,这阵子没事就呆在家里吧。”我对陈大狗和刘小可说:“你们先回去,我有话和我表哥说。”两跟班不敢回去,只是离得远远的。我对毛老大说:“怎么这么不小心,你还有路费吧!”他拍了拍口袋,里面传来大洋碰撞的响声。我说:“此去路上,若再有麻烦,就报我的名字,我现在是中央特别巡视员,估计他们得买我的帐,你就说你是我表哥李德胜。”毛老大警惕的离去了。陈华山没有认出毛老大。也没有问我,这些年,他已经做到不该知道的不问,该让他知道的我自然会告诉他。

招呼了陈大狗和刘小可后,我们一起往民团总部走,刚走到民团总部附近,就听得一阵枪声,陈大狗解释说:“这是在枪决刚刚押回来的那几个嫌疑分子。”我心里不由得一阵后怕。

次日早上,带上那两姐妹,告别冯团长,就踏上回上海的路,冯团长还派人送了好远。

有特别巡视员的招牌,一路无惊无险的回到上海。家人见我俩带回两个小姑娘,都是一脸,我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才免除他们的担心。我为各人做了介绍,把大哥赶到三哥那住,让这两姐妹住在一间房间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