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不属于美国人,而属于中国人

taozhaqi 收藏 1 24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图;


志愿军沿着崎岖泥泞的道路追击敌人





前言

本文是景观妙趣在编辑上传《夜话上甘岭》时,翻阅整理相关抗美援朝战争文章,阅读后心得体会之一。


感悟上甘岭前指,原15军45师政委聂济峰将军在《夜话上甘岭》中的一段精彩论述:

“美国最恼火的,就是我们军队的作战不按照战斗条令跟他打,也就是不按照正规战的办法打。比如我们打运动战的时候,就是搞穿插——迂回穿插;我夜间就揍你;我就跟你打近战。这些个在《操典》上没有,在外国军队的经验里也没有。”

将军所言,奠定了这篇心得体会的主题思想——山姆大叔所云:


“阿蒂美斯(希腊神话中的月亮女神-博主),站在中国一边,月亮不属于美国人,而属于中国人。”






“由一个人和月亮决定了一次大规模作战的地点和时间,这在历史上还是破题第一遭。”美国海军少校弗兰克·艾梅森在《朝鲜战斗报告》一文中这样写道。



1950年9月15日的月夜,正是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策划了朝鲜汉城海港仁川的两栖登陆。其因是缘于月亮支配着潮水的涨落。


“要在仁川实施任何登陆,都必须选在涨潮到最高或接近最高的时候。坦克登陆舰须在潮水高达28呎时才能驶过泥滩输送人员装备在选定的滩头登陆……”



由于这些限制的结果,每一个月中潮水涨至29呎的日子大约只有3至4天。这样,在军事历史上便第一次由月亮决定了进攻的日子。

麦克阿瑟将军有着登陆作战的丰富经验。在太平洋战争中,指挥过大大小小11次登陆战役,美国人授予殊荣,称之为“远东通”。



仁川登陆,使美国人冲昏了头脑,狂妄地认为“太阳是属于美国的,月亮也是属于美国的”。




然而,这一神话却被抗美援朝战场上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彻底粉碎了。

人们可曾记得,中国人民志愿军正是披星戴月,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正是披星戴月,把联合国军赶到三八线以南。



难怪美国记者把志愿军的夜战称之为“月夜攻势”。


的的确确,夜晚是属于志愿军的天下,月亮是志愿军的天然保护色和忠实的伙伴。




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以劣势装备战胜高度现代化的敌人,充分发扬了我军善于近战夜战的优势。志愿军的作战基本上采取了夜战。这种夜战不仅用于战术范围,而且发展到战役规模,贯穿着抗美援朝战争的全过程,形成了抗美援朝战争中作战的特点之一。



即:进攻通常在白天准备,黄昏出动,一般是利用一两个夜间,从战役上大胆实施穿插迂回,割裂敌战役布势后,再用几个夜间在战术上分割包围,各个歼敌,完成战役任务;防御时,主要是利用夜间实施反冲击,歼灭敌人,恢复阵地,并组织增援和补给,增强防御力量。




朝鲜战场的经验证明,夜间作战是劣势装备的军队战胜优势装备之敌的有效方法之一。



让山姆大叔“见月伤心”的较量——云山战斗

1950年9月15日,骄狂的麦克阿瑟指挥美军越过清川江向中朝边境方向疯狂冒进。10月31日,美骑兵第1师进抵朝鲜北部的交通枢纽---云山地区。然而,美军做梦都没有想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敌进我进中,白天隐蔽,夜晚强行军。以这种方式,艰苦急行军10天,神兵天降般地布防于云山周围的深山密林中,形成了对云山的严密包围。




联合国军司令马修·李奇微评述云山战斗:“迅猛而突然的打击接踵而至,以至于很多部队还未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打垮了。”“战斗持续了一整夜,不仅发生近战,其激烈程度是以往战争中所没有的。”




云山战斗,我军首次以劣势装备歼灭了具有现代化装备的美骑兵第1师第8团之大部及南朝鲜第1师第12团一部,打击了号称"王牌军"的美骑兵第1师的嚣张气焰。




对中国军队来说,云山之战是与美军的初次交战。尽管对美军的战术特点和作战能力并不十分了解,但还是取得了圆满的成功,其主要原因是他们忠实地执行了毛泽东的十大军事原则,对孤立分散的美军集中了绝对优势的兵力进行包围,并积极勇敢地实施了夜间白刃战。




让山姆大叔“见月伤心”的较量——高阳之战

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中,我军突破临津江(三八线)后,敌全线溃退我军乘胜追击。陆军第149师奉命向法院里、高阳、汉城方向追歼逃敌。1950年1月3日于高阳突破美军防御阵地(第二道防线),在佛弥地抓住英军。该师先后投入3个步兵营,与敌先后参战的6个机械化营(其中1个加强营)激战22小时,全歼敌2个营及1个连,重创3个营,击溃1个加强营。此战斗在朝鲜战场创造了三个首次,即首次以少胜多;首次成营建制歼灭英军;首次以步兵歼灭集群坦克。




高阳之战,志愿军149师发挥了我军夜战、近战之长。一是利用夜暗掩护战斗行动果断迅速。强渡临津江天险追上逃敌,夺占高阳打乱敌逃跑计划,强攻195.3高地扼住敌逃跑的咽喉,这一系列果断迅速的战斗行动均在夜间实施。二是利用夜战避敌之长击敌之短。整个高阳战斗我军在兵力兵器上处于劣势,利用夜间与敌纠缠到一起短兵相接,敌人的飞机大炮就用不上了,而一旦失去了优势火力的掩护,敌人精神上就垮掉了。三是不怕牺牲近战歼敌。实战证明,夜战、近战可减少伤亡。149师在高阳战斗22个小时中,夜间伤亡人数不到白天的四分之一。




让山姆大叔“见月伤心”的较量——横城反击战

1951年2月11日,横城反击战打响。当日17时,中朝军队6个军(志愿军第39、第40、第42、第66及人民军第3、第5军团)以迂回穿插战术,向横城地区突出之敌发起进攻。中朝军队在夜间利用敌军间隙大胆穿插,给横城之敌以沉重打击。经激战,歼灭韩8师全部三个团、美2师一个营、美韩军四个炮兵营和韩第3、第5师各一部,共12000余人,其中俘虏7800余人(大部分是韩军),是朝鲜战争中俘虏韩军最多的一次战斗。




敌军幸存者中一位下士战后回忆当时的情景:

“中国人在凌晨两点向我们扑过来。那地方到处枪林弹雨。中国人打倒了最前面那辆车上的司机,整个一列车队都停止不前了。人人手忙脚乱,只要一个人倒下,中国人马上就来抢走他的武器。有人喊叫道:‘这里有一个!’我就开了火,但那只是一棵树。有人又喊道:“我们从这里冲出去!‘我晕头转向,好像整个世界在我的脚下爆炸了。真是血流遍野。当时我知道我完蛋了……”




在横城反击战中,创造了中国军队在朝鲜战争中一个师在一次战斗中歼敌最多、缴获最多的纪录。




让山姆大叔“见月伤心”的较量——上甘岭战役

在仅仅两个连的阵地,3.7平方公里的面积上,双方投入10万兵力,异常艰苦,异常激烈、异常残酷地搏斗了43天之久。联军白天攻,志愿军夜晚反,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发挥空中及炮火优势,志愿军则发挥夜战特长,即使联合国军“把白天变成黑夜,把黑夜变成白昼,也没能改变它在上甘岭惨败的命运。”




参加上甘岭战役的15军45师老兵张计发回忆:“在我经历过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近百次战斗中,上甘岭战役是最残酷、最激烈的一仗!”10月14日到达上甘岭第一天晚上的战斗就触目惊心。


“我们连上阵地时是160多人,一晚上冲锋战斗到凌晨5时,全连80多人伤亡,但躺下了不下400个敌人。




“美军有三个师加一个空降团,还有伪二师、伪九师等一共7万兵力,我们只有2万多;他们105毫米口径大炮有600多门,我们最大炮的只有85毫米口径,60多门。43天的战役里,敌方出动了3000多次群架飞机轰炸和200多辆坦克袭击。




“对方装备好,希望迅速拿下上甘岭好让机械化部队直接插上,我们则需发挥‘夜战’、‘近战’优势,要做的就是把上甘岭坚守住!


“第一阶段的争夺战持续了8天,我们消灭敌人8000多人,第二阶段则是坚守坑道,因为兵力大、炮火重,我们拼不过就打防御战,守了十多个昼夜,白天休息恢复体力,晚上天黑就冲锋出去,扔手榴弹、手雷,用冲锋枪袭击,他们飞机出动我们再撤!




“战士们一冲上去根本不愿下来,但上级命令必须撤!


“在那次战斗中,我们打退了敌人23次进攻后,进入坑道又坚守了24个昼夜。”


经过多次打拼,最终赢得了胜利。




面对战场实况,克拉克将军在所著《从多瑙河到鸭绿江》,以及《总结韩战的得失》两本书中分别写道:

“我和其他许多将领都为防御战的限制所激怒,而尤以范佛里特为甚。他时常提出在狭小区域作有限攻击的计划,除非是极少数的情况外,我一直反对,因为假使我们得不到全猪的话,何必去牺牲人力呢。但是无论如何,我还是允许了’铁三角战役’(即范佛里特的’摊牌作战’-博主)。此役在1952年10月14日开始。




“原来的计划是两营人——一营属美七师,一营属韩二师——占据两个分开约2200码的坚强据点,这两个目标——三角山在左(即597.9高地-博主),鹬脊山在右(即537.7高地北山-博主)——给敌人一个窃察,我们在昆华河各后部情形的最好观察站,并且让敌人用炮兵来骚扰我们的主要补给线。支援我们步兵攻击的是16个炮兵营,将近有280门的150厘米到8口径的大炮,数百架次战斗轰炸机亦准备作最大的支援。有关的地面指挥官估计此役约需5天时日,并且只要付出约200名伤亡的代价。




“在攻击的那天,步兵增加到4个营,每两个营攻击一个目标,兵力总共将近4000人。

“未想到最初只是一个限制目标的攻击,后来竟成了联军一年来最猛烈的战争—— 一个冷酷的、保存面子的狠命攻击。在这次攻击中,两边都在对方得到暂时胜利时,投入更多的部队。共军顽强而出色的争夺着,并且虽然没有我们这么多炮兵支援却不败退。猛烈的战争持续了14天之久,并间歇地又拖了一个月,我们夺回了珍妮罗素山——实际上只是三角山的一角——并且占领了鹬脊山的一半(按:岂有一半?该山头共编8号阵地,敌人只占7、8号两个表面阵地-博主),我们除了应得的比例外,还遭了8000名的伤亡(按:实际是25000多人-博主),敌人至少损失了12000名(按:实际是11529人-博主),但我认为这还是一次不成功的战役。”

……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让山姆大叔“见月伤心”的较量——还有雪马里围歼战、清川江围歼战、金城战役等等著名的战斗。




志愿军本着“有什么枪打什么仗,对什么敌人打什么仗,在什么地方打什么仗”的辩证唯物主义精神,在战略部署上注重研究战争的新特点,在运动战的实践中提出了一系列新的作战指导原则。



志愿军强调近战、夜战、打小歼灭战和零敲牛皮糖,常常会在黄昏或夜间发起进攻,集中优势兵力于第一个夜间突破敌人的防御,并穿插到敌人的纵深,断其退路,动摇其布势,以利于从战术上分割包围,各个歼敌。




彭德怀曾强调指出:“在敌我装备悬殊的条件下,我军应力求夜战(但在渗人敌人纵深,或迂回敌后,或疏散的追击溃敌的条件下,白日作战仍是可能和必要的)。”


在夜战已将敌布势打乱,敌我交错,敌航空兵不易支援或天候不利于敌航空兵活动时,我军仍可以坚持白天作战,以保持攻击的连续性,这样才能较好地扩大战果,发展胜利。




志愿军的夜战近战让美军吃够了苦头。美国记者大肆渲染志愿军的“月色攻势”。一些美军官兵在成为志愿军俘虏时,仍然不知所措地解释着:“我们都是白天打仗,晚上是休息时间啊!难道你们不休息?”




美国陆军学校讲义谈到《美军在朝鲜战争中的几个最重要的教训》时,“第二条就是不善于进行夜间战斗”。




当年战场上不可一世的美军提起“月色攻势”,心中就忐忑不安,他们与志愿军的较量,吃尽了“月色攻势”的苦头,因此,这些不可一世狂傲的美国侵略者也不得不承认:




“阿蒂美斯,站在中国一边,月亮不属于美国人,而属于中国人。”




图:


战士们利用夜暗狠狠地打击敌人





本文内容于 2008-12-3 9:19:04 被taozhaqi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