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崛起 第二部 黑夜流星 十二节 迷雾

楚啻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size][/URL] “我们去什么地方?”寒冰在后面躺下了,问道。 “游乐场!”安娜叫嚷着,也不管德丽丝还没有回答。 “也可以啊,”德丽丝笑着说:“今天是周末,难得大家放松一下。” 跑车一路飞驰,很快就到了游乐场。 安娜一有玩的,就跟疯了似的,又蹦又跳,什么都要玩一下,大呼小叫一阵之后,又拉寒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


“我们去什么地方?”寒冰在后面躺下了,问道。

“游乐场!”安娜叫嚷着,也不管德丽丝还没有回答。

“也可以啊,”德丽丝笑着说:“今天是周末,难得大家放松一下。”

跑车一路飞驰,很快就到了游乐场。

安娜一有玩的,就跟疯了似的,又蹦又跳,什么都要玩一下,大呼小叫一阵之后,又拉寒冰玩过山车。

寒冰笑着说:“我有恐高症,不能玩这个。”

“真的?”安娜看着寒冰总觉得他在撒谎。

“真的。”寒冰一脸诚实。

“那好吧。德丽丝,我们去玩。”

德丽丝也笑着说:“我胆子小,不敢去。”

“去吧。”安娜拉着她说:“玩过一次就不怕了。”

德丽丝笑着摇头。

“那好吧,”安娜遗憾地说:“我自己去吧。”

“玩得开心点。”寒冰笑笑说。

安娜像只小兔子样跑过去了。

“安娜真是可爱。”德丽丝望着安娜的背影说。

“总算把这个可爱的家伙支使走了。”寒冰伸个懒腰。

“这么说,你希望和我单独相处了?”德丽丝像是不经意地问道。

寒冰一怔,这时才发现,女人真是很狡黠的。转眼望去,德丽丝有些羞涩地笑了笑。

看样子自己在这件事情上,自己是越陷越深了呢。毕竟西方人在情感的事情上没有东方人那么含蓄,德丽丝顾及到自己的身份还是有所保留,但是一旦……

寒冰晃了晃头。心想,我又在乱想了。

“喂……”安娜在飞驰而过的过山车上向他们招手。

寒冰和德丽丝也笑着向她挥手。

“我知道中国人总是喜欢使用暗示、隐晦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你们称之为‘含蓄’。”德丽丝忽然说:“但是我们不同,冰,你知道吗?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

这一“突然袭击”弄得寒冰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不过,本着兵法中“避实就虚”的原则,寒冰笑着说:“我们今天是出来休闲的,不讨论这个问题好吗?”

“好吧。”德丽丝微微眯起眼睛,似乎看出来寒冰的尴尬和不安。

没过一会儿,安娜从过山车上下来了,带着一脸兴奋:“你们不去真是太可惜了,这么刺激。”

“玩得很开心?”寒冰微笑着说。

“是啊,好久没这么开心地过了。”安娜仍然兴奋不已:“接着我们去哪?”

“去休息一下吧。”德丽丝说:“在这不远的地方我有个别墅,不过很长时间没去了,早想回去去看看了,一直没时间。今天正好可以一起去。”

“你的私人别墅?”安娜叫着:“走吧……”

说完拉着德丽丝就走。

“怎么没人征求我的意见?”寒冰虽然嘴上说不满,但是还是跟着上了车。

仍然和来的时候一样,安娜坐在了前面,寒冰在后面躺下了。

跑车又开动了。

走了没一会的路,安娜突然心血来潮:“德丽丝,把车让我来开一会吧。”

德丽丝摇头说:“这段公路是不允许停车的。”

安娜说:“不停就不停嘛,来,让我过来试试。”

说着就抢方向盘。

跑车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几乎撞向边上的栏杆。德丽丝慌忙拉方向盘,跑车才转过身来。

正躺在后坐上的寒冰从坐上摔了下来,爬起来就质问:“你们在干什么!”

安娜仍不悔改,还在和德丽丝抢方向盘。

跑车就像喝醉酒了一样,东一摇西一晃,差点越过双黄线和迎面的汽车撞上了。

“别胡闹了。”寒冰好不容易在站稳,忙把安娜拉开。

跑车却渐渐慢了下来。

“怎么回事?”寒冰纳闷。

“我也不知道。”回答。

寒冰下车看了一下,原来是轮胎没气了。

“有备用轮胎吗?”

“后备箱。”

寒冰把车推到边上,然后取千斤顶、下轮胎、换胎。

“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个手艺。”安娜边给他递工具边说。

“那当然了,咱是坦克兵出身。”寒冰弄得一手都是黑油:“不就是没有履带嘛,小意思。”

“幸亏有你。”安娜说。

“你还说呢,要不是你捣乱,哪来这么多麻烦。”寒冰用沾满机油的手把安娜的脸一捧,弄得她一脸黑油。

“你干什么!”安娜追着寒冰痛打。

“哎呀!”德丽丝突然叫了一声:“那是我的车。”

“什么车?”寒冰忙停止和安娜的嬉闹。

“那辆。”德丽丝指着一辆原去的奔驰。

“你确定没有认错?”寒冰说。

“不可能认错。我的视力很好,看得很清楚,车牌号不会记错的。”

德丽丝跳上了汽车,发动了汽车。

“喂,还有一颗螺丝……”

寒冰还没把话说完,又兴奋起来的安娜把他推上了车。

“走哇!去抓偷车贼!”安娜叫嚷着。

德丽丝熟练地松刹车,踩油门,跑车飞快地冲了出去。

前面那辆车上了立交桥拐弯。

“恩?那是去别墅的路。”德丽丝惊讶的说。

“那不正好!追!”安娜正是满脑子热血沸腾的时候。

跑车转了几个玩,随着奔驰车进了林间小道。

突然间,跑车“砰”地一声停下了,随后车的底盘猛地向下一沉,整个车身都为之一震。

正在三个人都纳闷之际,就见到一只车轮不紧不慢地悠悠向前滚去。原来刚才寒冰的螺丝还没上紧,现在一个急转,车轮就掉下来了。

“你怎么修车的。”安娜气呼呼地说。

“我刚才说了还有螺丝没上的。”寒冰说着举起满是机油的手,一只被弄得花斑斑的螺丝在反射的太阳光。

“怎么会这样……”安娜颇为沮丧。

“这里到我的别墅已经不远了。”德丽丝说:“大概不到一英里。”

“走过去也行。不过你的车怎么办?”

“回头我叫人来拖走。”德丽丝说。

三人便沿路一直走去。

“那就是你的别墅?”寒冰指着一座城堡样的房子问。这房子说是别墅,还真的像是个中世纪的城堡。

“是的。”

“真是大啊。”安娜感叹。

“看!我的车!”德丽丝叫道。

果然,那辆奔驰车停在院子里。

“呵,这帮小偷,居然在你家门口行窃,真不知死活。”安娜已经在摩拳擦掌了。

“回来。”寒冰把这个不长脑子的硕士研究生拖了回来。

“干什么?”

“门口有放风的。”寒冰说,“从他们布置岗哨的位置就可以知道,他们接受过专业训练。”

“不是一般的盗贼?”德丽丝也十分惊讶。

“可能是某个职业犯罪团伙,也可能是某国的秘密警察,或者是军人。”寒冰说。

“军人做小偷?”安娜觉得不可理喻。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进去看看。”寒冰说:“半小时不回来,你们马上报警。”

“我也去,”安娜说:“给你帮忙。”

“人越多越麻烦。”寒冰悄悄地向别墅潜了进去。

在门口把风的有三个人,不过他们似乎都很警觉,不住地四下观望,寒冰知道他们必定是有丰富经验的老手,所以不敢冒险,找了好一阵,才找到他们眼限的死角,钻了进去。

从大门进去太危险,寒冰进了院子之后,绕到一条水泥管道的后面,然后顺着管道爬到了三楼。三楼一个窗口打开着,寒冰双手抓紧窗口,用力一纵就钻了进去,然后轻轻落下。

房间里很整洁,不象是抢劫过。

寒冰悄悄走到门边,拉开了门,顺着走廊向下走去。

走廊上传来脚步声,寒冰慌忙回去,打开了一扇门,纵身钻了进去,掩上门,然后仔细倾听外面的人说话。

外面人说的语言,寒冰居然一个字也没听懂,发音很奇怪,既不像中国的音节,也不像欧美的发音。和阿拉伯语也不像……寒冰觉得奇怪了,不可能是哪个不知名的小国家会派人到德国来捣乱啊。

寒冰环顾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房间,看了下时间,柏林时间下午2点了。这时,隔壁房间里似乎传来了声音。

这时听清楚了,是英语。

隐约听见有个女人说:“我们应该放弃这里的行动了,我相信柏林已经没有所谓的实验室了。”

另一个人说:“毕竟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们还是等将军来了之后再决定吧。”

前一个人说的是标准美式英语,一般来说,把英文说得这么标准反而不是美国人,应该是个东方人。

另一个人的声音带有阿拉伯语的味道,再加上搀杂了一些不伦不类的阿拉伯语单词,结合寒冰学过的一些语言学知识,立即判断出了这个人是个土耳其人。

他们说话提到的“实验室”立即引起了寒冰的兴趣,忙张着耳朵仔细听。

“这次来参与调查的有中国军方的人。”又一个声音说话了:“中国人讲究谋略,‘虚者实之’,‘实者虚之’,我赞成早川的说法,我们留在柏林是浪费时间。”

听到这个声音,寒冰心中猛一震。戢云!这是戢云的声音!寒冰来德国之前专门找到了一些录有他讲话的磁带,自己绝对不可能听错。而另一个人,他说的“早川”……“早川夜”!寒冰立即把事情联想起来了。

这帮人,就是1985年前没有任何资料十年间突然在各个国家崛起,然后又突然失踪的人。

就像是秋天的迷雾一样,一旦雾散,原来局势如此明了。

这些人根本就是属于一个组织,这个组织拥有空间技术,现在,又是他们在竭力消灭落到其他国家手中的技术。

好多以前想不明白的事情,突然之间豁然开朗。

原来,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