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二章 两军对峙 2、强盗逻辑

菊月箫人 收藏 13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2

龟田正雄走出指挥部,伸伸腰,仰脸看了看破碎在林间枝桠缝隙里的一块一块细小的天空。天空很蓝,蓝得像一块块晶莹的蓝水晶,满挂在枝桠有缝隙的地方,似乎有风一吹就要叮叮作响的样子。

蓝水晶下,穿过树叶缝隙的少许的几缕阳光像一节节或长或短的荧光棒斜斜地安安静静地倚放在昏暗的林子中,荧光棒四周,雾气蒸腾,袅袅娜娜,柔弱无骨。

“我要把这里的一切带走,我要把这里的一切带走!用我的鲜血甚至生命把这里的一切都带走,都带走!都带走!!我要守住这里,必须要守住这里,必须守住中国的后门,掐断中国的生命通道,紧紧掐住能给中国注入新鲜血液的这根唯一的血管,紧紧掐住!紧紧掐住!对,紧紧掐住!等到自己的同伙征服病怏怏的中国后——他妈的英国人还能回到缅甸继续他的殖民统治吗?见鬼去吧,英国懦夫!到那时,这里的一切不都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了吗?大东亚共荣不就是指日可待了吗?一切想从这里打通滇缅公路并通过滇缅公路给中国输送增援物质的企图都是妄想——不管你是谁,即使你是美国也罢!都是妄想!”龟田正雄下意识的握紧腰间的战刀,像深夜闯进别人房间的不速之客,看见主人满屋的奇珍异宝,强烈占有的欲望之火烧得他浑身发烫。是的,虽然以他现有的能力不能带走,但至少他必须守住这一切。

野性的不羁的血流在他的全身熊熊地燃烧,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放开脚步朝着铃木佐佐中队构筑工事的地方走去。

铃木佐佐大队长看到阴沉着脸迎面走来的龟田正雄马上停止了对一个士兵的训斥,脖子一折,低下头:

“大佐阁下,二大队正在修筑工事,请指示!”

“这是怎么回事?铃木君。”龟田正雄指着一个捂着脸的士兵说。

“大佐阁下,他的消极怠工,大放厥词,诋毁天皇的圣战,扰乱军心的有!已被我狠狠的教训。”

“八嘎——” 龟田正雄点了点头,走近那个士兵。

“你的刚才说了什么?跟我的说说!”

那个士兵立起身来嗨了一声,就战战兢兢,木讷讷地一语不发了。嘴角流着血,鼻子也流着血,脸上还有红红的掌印,裤腿上漆着一层厚厚的泥浆。

“大佐阁下,他刚才说跟另外一个士兵嘀咕着:天皇为什么要发动这场战争,我们很需要这场战争吗?还说没有粮,没有援兵,这不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吗?——正好被我听见!所以我就…...”

“八嘎——他在跟谁说?”

“喏,你看,那就是!”铃木佐佐指着一个正在主堡中铲土的士兵说。

“叫他上来!”

那个士兵放下手中的铲子,翻上泥坑,诚惶诚恐地走过来。

“他说过那样的话吗?你的说说!”

“是的,大佐阁下,他确实说过。”

“哟西!你的干活的继续!”龟田正雄很不耐烦地挥挥手。

“是的,大佐阁下!”

龟田正雄虽然凶狠毒辣,但他实在不想在士兵面前对铃木佐佐惩罚士兵的手段发表什么见解,因为刚才被他残暴体罚过的士兵发的牢骚不可以不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部队面临的残酷现实——部队的给养确实是一件令人头疼的大事。因为山路崎岖,自己所率大队的几百号人枪的供给,只能靠马队从于邦出发,穿过密林羊道一点点驮运进来,但仍是杯水车薪,捉襟见肘。我们真的需要这场战争吗?我们真的能赢得这样战争吗?想到自己也曾偶尔有这个疑惑在脑海中冻结,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一阵凉嗖嗖的冷气蹿遍全身。但他暗自庆幸有老父亲在临别时再三叮咛的殷殷期望和语重心长的谆谆教诲这道遥远而依稀的光芒为自己注入的些许暖意融化坚冰。父亲的话,言犹在耳:你爷爷在临终的时候交代我一定要把这把军刀交给你,这把战刀在你爷爷的手中立下了赫赫战功,我们龟田家可以倾家荡产,可以沦为街头乞丐,但绝不能丢失天皇圣物,要让天皇圣物永远世代相传!你就要离开像母亲一样的离开日本,远赴远东作战,孩子,现在我把它传给你,你拿着它,它会赐予你力量、勇气和信心。记住,它是千千万万大和民族的灵魂铸成的,你一定要用你的勇气、智慧、热血甚至生命捍卫大和民族的精神和尊严。

龟田正雄像一根浸湿了的枯树枝被火烘干了水汽,慢慢达到了着火点。

“哟西——现在我来回答你的问题,你看行吗?大日本帝国的新勇士!”龟田正雄提了提着这个士兵鲜红的一个星也没有的领章,浑浊的眼里发出闪闪的寒光,像一只发现了猎物的秃鹰似的。

“我们——需要这场战争!是需要!懂吗?是需要战争,不是喜欢战争!你们的明白?”龟田正雄差不多贴近了这个士兵的脸,用鹰隼一样的眼光逼视着他,似乎想让人相信并且还找不出什么理由来怀疑他的话。

这个士兵身材很单调,看上去二十四五的样子,五官匀称,和谐有致地搭配在一张俊秀的脸上,军装略微宽松,显得有些浪费布料。总而言之,你怎么也无法把他跟想象中身板结实、目光坚毅、威严魁梧的军人联系在一起。他哪里见过这个阵势?惶恐得不知所言,只是一味机械僵硬地站立着,不时从紧闭的嘴唇里抽出嗨嗨的应答声,条件反射一般。

龟田正雄的慷慨激昂里混合着怒不可遏,以至于嘴唇哆嗦,胡子也跟着颤抖,像一只被激怒的鬣狗,呲咧着牙,竖起全身的毛。

“是的,大佐阁下,我们确实很需要这场战争。我相信我们也一定能赢得这场战争。”铃木佐佐见风使舵,随声附和。

“你们以为大和民族喜欢战争吗?嗯?错了!错了!大错特错了!大和民族喜欢的是宁静,是宁静!是的,喜欢宁静!”

龟田正雄手舞足蹈,脸上宛如有顽劣的马儿拖着缰绳东拉西扯,拉得他那一张上宽下窄的驴脸整个儿变了形,神情激愤,不可遏止。读者完全可以大胆的想象——就即使是龟田正雄的亲生父母在他面前,想要通过他那张变形的脸辨认出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他们自己的儿子的这个希望都几乎为零。

龟田正雄继续喷射着污浊的臭水,说道:“我们大和民族喜欢的是和平,是和平!喜欢在自己的土地上耕种收获,无忧无虑地生活。可造物主厚此薄彼——他们支那人凭什么就能拥有广袤富饶的土地?凭什么苛刻我们大和民族,让我们可怜巴巴地蜷缩在一个汪洋大海之中的小岛上?我一万万大和民族的子孙如何发展?我们难以生存!我们难以发展!你们的明白?明白吗?明白吗?大和民族要发展,要生存,必须要向最近的大陆架发展!往哪里发展?那就是中国!请你们记住这个让大日本勇士们魂绕梦牵(垂涎欲滴)的词语——中国!

龟田正雄像过足了烟瘾的吸毒者,还沉浸在毒素的刺激后的虚幻境界里,神情异常激奋。

“这就注定了华夏民族是我们大和民族世世代代的敌人,是的!是世世代代!我们必须无情地不惜代价地征服华夏民族,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摧枯拉朽,给愚昧的华夏民族注入大和民族的这股新鲜的充满活力的血液,实现大东亚共荣,领导他们像大和民族一样走向富强,走向昌盛!”

龟田正雄,活脱脱的一个劣等的蹩脚的愚蠢而又狡诈的演说者,正企图用他的忘乎所以来证明他荒谬言论之正确,张牙舞爪得意忘形地作掩耳盗铃之状——捂上自己的耳朵别人就听不见铃声了?——龟田正雄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拔出了军刀:

“这把军刀是明治天皇授予我爷爷龟田犬子的,它在他手中立下了赫赫战功。请注意,这不是镔铁所铸,这是一万万大和民族的灵魂凝成的。看着它,我们就像背靠富士山,背靠日本海,我们一定会战无不胜!天皇万岁——天皇万岁——”龟田正雄像一只跑进别人菜园的公鸡,被粗粝的沙石击中之后扑扇着翅膀,惊恐万分,色厉内荏的喔喔叫着。

“天皇万岁——天皇万岁——”就近的十来个士兵听到龟田正雄的叫声,如梦初醒,恍然大悟,慌乱丢下手中的工具,如同被鬼魂附身,中魔一般,无一例外都伸直满是泥土的双手在空中活塞似的上下推动,无异于不约而同的癫痫发作或者集体中风。

缅北的密林里发出阵阵“豺狼”的嚎叫声……

清朗的天空中三两只乌鸦低空盘旋,呱——呱——呱的声音不时从林子外传来,不绝入耳,在山谷飘来荡去,凄厉撩人。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