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 永失我爱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7.html


方天勇与刘二宝出院的前一天,副班长靳立春和连队的指导员一起来医院了,自从赵大富牺牲后,靳立春便接任了班长。他们二人是代表连队,来看望所有负伤的战士。指导员把伤员都集中到了一个病房,给大家讲了一些鼓励与表扬的话以外,还讲让全体负伤的战士要服从组织分配,通过这次战斗以后,每名同志都要面临调换工作岗位,要求战士们不管到哪一个工作岗位,都要干一行爱一行,听从新领导的指挥。

自从上次连长黄国强来过之后,还在养伤的侦察连战士们,便都知道了连队换了新连长,所以面对今天指导员讲这些话,战士们都以为指导是提前告诉大家,回连后要支持新连长的工作。靳立春黑着脸站在一边,他通过战士们的表情,知道大家并没有真正的听懂指导员的意思。

靳立春临走的时候,悄悄的把方天勇拉到了一边。小声说:“你的伤怎么样了?”

在方天勇的眼里,他感觉靳立春这个人总是有点清高,特别是在在军事方面,除了班长赵大富以外,他一般人看不上眼的。方天勇被靳立春拉到一边,见他这样关心自己,忙说:“谢谢班副,我的伤基本上算是养好了,昨天医生告诉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噢,那,刚才指导员的话听懂了吗?”靳立春又问。

方天勇忙说:“听懂了,我们回到连队以后,要配合好新连长的工作,服从组织分配……”

“停住吧。”靳立春打断了方天勇的话,白了方天勇一眼,说:“赵大富这么器重的兵,我以为会聪明些,原来一样也是个糊涂蛋。出门看天进门看脸,就算是不听指导员的话,你看他的脸色还看不出来吗。服从组织分配,一个小小的侦察连有什么可分配的,现在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一句,你,还有其他的伤员,都已经被侦察连淘汰了,淘汰的意思你懂吗,也就是说你们受过重伤,身体素质不在适合侦察连的高强度训练。”

方天勇听懂了靳立春的话,心里象是被按了一块抹布,一时找不出合适的话来交谈。

靳立春看方天勇没有任何反应,又说:“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还没有听懂吗?”

方天勇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你是这些伤员当中,第一个知道的,指导员今天来其实他就是想告诉你们真相的,可是他看到你们,有些说不出口。你自己多保重吧。”靳立春说完伸手拍了一下方天勇的肩膀,往前紧跑了几步追上了已经走远的指导员。

刘二宝走到方天勇的身边,然后又转回大方脑袋来看着靳立春的背影,说:“哥,这个靳黑子又和你说什么了,我瞅着他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我就心烦。”

方天勇没说话转身就往回走,刘二宝紧走了几步又问:“哥,你怎么了?”

“我没事,回去吧。”方天勇淡淡的说。刘二宝再没说什么,跟在了他的身后。方天勇看到另外几名伤员,在说笑与打闹着往回走,他心里苦苦的轻叹了口气,看来别的伤员战友此时还没有意识到,已经被侦察连拒之门外,自己真的是第一个知道。新兵训练结束就在侦察连工作,将近一年的时间,一年不短也不算长。其实离开就离开吧,反正现在关爱自己的班长赵大富也不在了。虽然方天勇在心里这样默默的安慰自己,可是还是止不住鼻子有些发酸,他往前紧走了几步,忙把头低下了。

第二天早上吃完了早饭,刘二宝去医院财务室开伙食关系,方天勇在屋里收拾物品。这时燕子护士走进来,把一个用花手绢包起的布包放到方天勇的床上。

“燕子护士,这是?”方天勇看了碎花的手绢,抬起头来问。

“嘻……听说你要走了,我特意向食堂要了几个鸡蛋煮熟了给你,带着路上吃吧。”燕子笑着说。

方天勇忙说:“燕子护士,这……太谢谢你了,我的伤都好了,我……”

还没等方天勇说完,燕子走过来就把包着鸡蛋的花手绢,放到了方天勇的手提包里。然后说:“你是我所负责的病号,关心你是应该的,再说了,你走的路还有些远。”

方天勇愣了一下儿,说:“路有些远?师直侦察连就在县城边上,绕过几条街就一了,应该不算远的,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我要去另外的地方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