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六章 武汉会战中的川军 三,长江北岸王赞绪二十九集团军(二)

何允中 收藏 0 2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size][/URL] 六月的一天,一个神神密密的晚上,唐毅同组织干事将王赞绪带到成都市将军衙门后面的一个小会议室举行入社手续。这里是中央各军校的毕业生调查处。在会议室里,王赞绪在组织干事的指导下亲自填了入社申请表,史良自称代表社长作监督。王赞绪在司仪的口令下,先向委员长的正面标准像三鞠躬,然后朗朗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六月的一天,一个神神密密的晚上,唐毅同组织干事将王赞绪带到成都市将军衙门后面的一个小会议室举行入社手续。这里是中央各军校的毕业生调查处。在会议室里,王赞绪在组织干事的指导下亲自填了入社申请表,史良自称代表社长作监督。王赞绪在司仪的口令下,先向委员长的正面标准像三鞠躬,然后朗朗上口,跟读誓词:“余以至诚,绝对服从总裁,实行三民主义,严守组织秘密,遵守组织纪律,如稍有违犯,愿受最严厉制裁。”宣誓完毕,史良又代表社长训话。一小时候后,手续结束,大家尽欢而散。王赞绪心中喜悦,踌蹰满志,自以为已经成了天子肱股重臣。

其实,事情还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原来在两周前,事情已见眉目,史良兴冲冲地将吸收王赞绪入社的事电告总社总书记康泽。没想到竟如迎头淋了一盆冷水,康泽不仅不同意,还指责成都社区无事生非、处理不当!因为这个时候,委员长已决定成立三民主义青年团,撤消复兴社,而且已通知将复兴社的文件移交青年团接管。一个即将撤消的组织如何能吸收新的成员?更何况复兴社早有规定,凡吸收重要人员和上层将领入社,必须由委员长亲自批准。成都社区这一自行其事的举动,不仅没有得到委员长的批准,就是在康泽那里都通不过。就在王赞绪宣誓前的一些日子,康泽还多次来电反对吸收他入社。不过,史良的话已出口,成都社区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持自行其是地为王赞绪办了入社手续。王赞绪成了“假社员”,闹了一个大笑话。当然,这一切都把王赞绪和唐毅蒙在鼓里。

这样,成都社区一下子成了骑虎难下之势,左右为难。连入社的事都批不准,更不用说当初一口担保为王赞绪活动真除、去掉“代”字的豪言壮语。史良他们这个二级组织,又根本没有资格直接向社长进言,凡事都必须通过康泽才能转达一些意见。一伙人急急忙忙,商量来商量去,只好推史良飞汉口进行活动,并向康泽疏通,多作解释,首先得争取康泽改口。

没想到史良见到康泽,不但没有疏通好,反遭一顿臭骂。康泽怒气冲天,对史良大加责难,说简直是胡作非为,应受纪律处分。弄得史良进退惟谷,无可奈何。如果就这样悻悻回去,又如何能向社区和王赞绪交得了账?正在一筹莫展之际,突然灵机一动,想起了国民党元老邵力子。邵力子德高望重,素为委员长所敬重,大凡有重要的事情,常向这位元老讨教。目前正值抗战之关键时期,大后方的事自然关系重大,不妨去向邵力子讨教,请求他为这件事说项。

带着试一试的心情,史良找到了邵力子。他把四川的情况和王赞绪入社的事情原原本本、清清楚楚地说了一番。又加油添醋地强调王赞绪忠实可靠,忠于党国,保证无问题。邵力子仔细听完,果然心动,当即当着史良的面向蒋介石打电话。完了又叫史良在家等候,自己又亲自坐上汽车专程到官邸去见蒋介石。不到一个小时,兴冲冲地跑回来,带着史良又再次见蒋。史良又把刚才的话再次陈明一番,强调王赞绪如何积极入社,如何保证忠于领袖、忠实可靠。没想到真是阎王易求,小鬼难缠。委员长听完史良的一番说辞之后,干干脆脆地说:“好的,可以。只要你们有把握,就照这样决定。”并立即叫来侍从室主任俞济时,嘱咐立即电召王赞绪来汉口。演完这一幕,史良才算心里有了底,重重地出了一口长气。

当天晚上,王赞绪得到召电,声色同俱欣喜若狂。第三天即飞来汉口,史良同康泽到机场迎接。王赞绪不知其中懊妙,还以为是复兴社帮的忙,对康泽大表好感,亲热备至,康泽也就嘻嘻哈哈,乐得了一个顺水人情。

第二天,康泽带王纘绪去见了委员长。王赞绪果然得到真除,取消了主席前面的“代”字,作了真正的四川省主席。在委员长官邸里,王赞绪受宠若惊的脸上泛着红光,惟惟诺诺,毕躬毕敬地听完委员长的训示,信誓旦旦地保证尽快由副总司令许绍宗将二十九集团军调往前线。这时,大家也就明白,原来委员长玩的是以“省主席”换“集团军”的把戏。不过,王赞绪既已得到真除,其它的也就不在乎了。

在王赞绪还没有得到真除之前,其地位不感稳固,同省内的实力派人物还保持着一种同舟共济的恣态。每天都和这些人一起聚会商量各种应对措施。众人也感到王赞绪总比张群好,对他虽不满意,但还暂能接受。当委员长来电召时,王也假意征求大家意见,邓锡侯、刘文辉和潘文华还联名向委员长保荐王的真除。

但是,王赞绪也没能在省主席的位子坐上多久。他当了省一把手后,委员长立即宣布改组四川省政府,王赞绪也立刻同原来的川系势力划清界线,一边倒在委员长一边。原先占据要津的人员,包括邓汉祥在内,通通地被他炒了鱿鱼。连潘文华的一些亲信也都被请走。原来刘湘经过“七训”培养出来的人员基本被撤换一新。对于四川复兴社和康泽推荐的黄埔生等人员,一概照用。甚至连不久前王、邓、潘和刘文辉等同龙云结盟对抗蒋介石的事也被他合盘托出,躬手密报了委员长。没想到他的这封密电又被潘文华的电台破获,被大白于天下。王赞绪这种一边倒和毫不留情面的作法惹得四川省内势力怨气冲天,成了众矢之的。他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找来张澜求教。

张澜对他说:“为政之要,在于爱民简政,节省开支,严惩贪污。多一官员,多一贪污,苦了百姓。现农村遍处骂道:‘从正(政)不如从良(粮),从良不如当娼(仓管员),当娼不入下乡(乡长),听了叫人啼笑皆非。你在承乱之后更好求治,抓住机会,把川政搞好,让老百姓松口气。”

于是王赞绪发布新政,减免税赋、惩治贪腐。也一度得到人民好评。但他积怨太深,这两件“政绩工程”远不能扭转局面。首先是邓汉祥和一帮人同他较真,然后是潘文华与他誓不两立,后来又鼓动起留在省内的七名师长联名闹事,把军队带到成都附近示威,通电反王。就是在前线作战的二十九集团军官兵也因他久不到职而不满。这时,隔岸观火的委员长看见火候已到,或者本身就有委员长的人在暗中操弄,于是在一九三九年九月,把王召到重庆,笑嘻嘻地对他说:“嘿嘿,志易兄,你还是到前方去把你的部队整顿一下。我先在四川代理一段时间的省主席,这个,这个,你再回来。”王赞绪内外交困,万般无奈,委员长要亲自戴这个头衔,哪里还敢有半个“不”字?只得卸下省主席的帽子,到前线去了。恰是这样,反倒造就了他一生中最为可圈可点经历,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写出了辉煌的篇章。而四川省也出现了以委员长为省主席的怪现象。委员长“代”了没多久,省主席的位子转了一个圈,依然按先前的预案交给了时任重庆行营主任的张群。这是后话了。


王赞绪作了省主席和二十九集团军总司令后,把自己的嫡系四十四军和原刘湘的七十六军组合起来,报准由七十六军军长许绍宗为集团军副总司令,率领集团军沿长江水路奔赴战场。


这时,在二十九集团军的新兵队伍里又出现了一桩让国人莫不振奋激动送子从军的新闻故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