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滏阳 第二章 11、柳黑子被人围攻了

东风几度 收藏 6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0.html[/size][/URL] 卢沟桥事变的消息传到了开禾,带来这个消息的是卢克俭童年好友杨鹤龄。杨鹤龄原在西北军任营长,部队打散了,他带着几个部下回到了家乡。 这个消息在开禾并未引起多大震动,大多数人觉得北平打得再热闹,也不会蔓延到开禾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小地方。再说了,这年月打仗也是常有的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0.html


卢沟桥事变的消息传到了开禾,带来这个消息的是卢克俭童年好友杨鹤龄。杨鹤龄原在西北军任营长,部队打散了,他带着几个部下回到了家乡。

这个消息在开禾并未引起多大震动,大多数人觉得北平打得再热闹,也不会蔓延到开禾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小地方。再说了,这年月打仗也是常有的事,没几个人把这当回事。

卢克俭的反应是既兴奋又忐忑。兴奋的是已经忍受了多年的中国终于显露出了血性,挺直脊梁开始反击了,无论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这条沉睡的巨龙已经睁开了双眼;忐忑的是,他仿佛已经听到了日本人越来越近的铁蹄声,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踏上开禾这片土地。果真如此谁来保全开禾?中央军,保安团,还是这支刚刚诞生如婴儿般脆弱的商团?也许都是螳臂当车,他很清楚日本人的剽悍。

任何担忧都徒劳无用,唯一能做的是尽快提升商团的战斗力。商团是热热闹闹的成立了,卢克俭也如愿以偿成了团长,上任后他才发现,带一支部队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商团的团丁不是来自各商家的伙计,就是整天和锄头打交道的土生土长的农民,除了自己,其他人还都是第一次摸到枪,枪栓都拉不开,更别提什么战斗技能。每天的操练更像赶大集过庙会,不是张三说家里有事不来了,就是李四说掌柜家里活儿忙得请几天假。就是能坚持来的,迟到也是家常便饭。

卢克俭非常郁闷,当初觉得柳黑子的忠义军是一群乌合之众,但人家毕竟真刀真枪实战过,而自己的商团更像是一群在戏台上舞刀弄枪的唱戏的。书到用时方恨少,尽管兵法之类的书他读了不少,但现在都用不上。卢克俭很后悔,从日本回来时应该带些《步兵操典》之类的书,即使买不到,当时还是有条件搞到手的。

下了很大功夫,商团才算有了点样子,但卢克俭知道,没内行人帮忙单凭自己摸索,想让商团有多高的战斗力无疑于痴人说梦。倒是请了保安团的几名军官过来帮忙训练,可效果让卢克俭很不满意,毕竟保安团的素质也高不到哪去。

杨鹤龄和几名西北军老兵的到来,对卢克俭来说无疑是及时雨。跟商会的几个理事沟通之后,杨鹤龄被任命为商团的副团长,杨鹤龄带来的几个人也被安插到各个中队,成了商团的骨干和中坚,各项训练逐渐步入正轨。卢克俭跟团丁们一起当学生,每天摸爬滚打,军事技能提高得很快。

让卢克俭堵心的是,随着杨鹤龄加入商团,许多有头脸的人也想把自己的人安插进来,商团不得不接受了几个不想要却不得不要的人。其中有县长的大舅子、警察局长的侄子,还有几个商会理事的子侄们。这些公子哥还得安排个差不多的职务,训练吃不得半点苦,牢骚却发也发不完,更可怕的是带坏了商团的风气,绝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杨鹤龄对此很有意见,几次想“撂摊子”,卢克俭安慰之余秘授机宜——朝狠处练,朝死处练,让这帮家伙知难而退!这一招还真管用,没几天几个公子哥就骂着娘打道回府了。

这天,卢克俭和杨鹤龄刚刚带队从训练场回来,一进门就见保安团长谢兰科和副团长王德喜在客厅坐着,正和卢翰章一起喝茶。

“克俭老弟回来了!辛苦辛苦!都等你老半天了。”谢兰科打着招呼。

卢克俭和杨鹤龄坐下,卢克俭说:“让谢团长久等了,找克俭有事?”

谢兰科哈哈大笑:“当然有事,还是好事!正跟卢老爷子说着呢!德喜,你说说!”

王德喜双眼放光:“卢老弟,咱们报仇雪恨的机会来了!柳黑子这兔崽子犯了众怒,几股杆子合伙想收拾他,现在打得热闹的很!咱们正好那个什么相争、渔翁得利,干他一下子,也出口恶气。”

谢兰科笑着呵斥:“我说王德喜,不会拽词儿就别丢人现眼!那叫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王德喜涎着脸巴结:“团长说的对,鹤蚌相争,就是那个意思。”

听到这个消息,卢克俭心里一沉。如果真是遭到了几股土匪合攻,保安团和商团再乘火打劫,柳黑子的情况将相当凶险。尽管自己曾被柳黑子劫持,还被中途抢枪,但他对柳黑子却生不出怨恨,相反却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更何况,如今身处险境的还有柳雪梅,那个多次救自己的姑娘。

卢克俭沉吟不语,杨鹤龄却很兴奋:“克俭,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一来可以报夺枪之仇,二来可以检验一下咱们商团的训练效果,我看该干他一下子!”

见卢克俭他们回来了,卢翰章向谢兰科告辞:“打仗的事我不懂,你们好好合计!”说罢起身出屋。

卢克俭还在低头沉思。谢兰科着急了:“我说克俭,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等他们狗咬狗打累了,咱们保安团和商团再出手,这买卖保准只赚不赔!你是不是怕招惹了好几股土匪,以后商团的日子不好过?不用怕,咱们来个一战定乾坤,把这几股杆子一起收拾了,以后开禾就太平了!”

卢克俭心里暗笑,保安团加上商团不过300来人,而围攻塔楼的至少得有千儿八百土匪,再加上柳黑头的四、五百人,想一网打尽等于说胡话。但是击溃这帮土匪解塔楼之围还是可能的。

众人盯着卢克俭,等着他答话。卢克俭心中拿定主意,却欲擒故纵:“协助政府剿匪,是商团分内之事,责无旁贷。但一见刀兵必有伤亡,逢此中日战争已开、国难当头之际,尽管对方是匪但毕竟是中国人,现在窝里斗削弱的是我们中国人的力量。这是其一。其二,同时收拾几股土匪,我们有多大把握?如何出击,何时出击,怎样统一指挥,都需要认真盘算。”

谢兰科信心十足,仿佛已经看见了立功受奖的情景:“这不是问题。打日本人自然有国军负责,凭我们保安团和商团也打不过人家,我们的职责所在还是维持一方平安。至于如何作战,这样好了,商团实力不错,杨团长也久经沙场,经验丰富,保安团和商团就由克俭你和杨团长统一指挥!克俭老弟你给个痛快话,行不行?”

这正是卢克俭心中盼望的,只有这样才方便救助柳黑子。于是卢克俭答道:“就这样说定了!克俭和商团一定竭尽全力,力求全歼匪帮!”

送走谢兰科和王德喜,卢克俭对杨鹤龄说:“鹤龄,这毕竟是商团的第一仗,咱们得合计清楚了再出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