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那些堕落的日子 第一部分 蜕变 都是酒精惹的祸(3)

您拨的号码是空号 收藏 3 1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size][/URL] 谭子庚回到家躺在床上,全身酸痛的要命,脑子也昏沉沉的。经过这一次教训,谭子庚总算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孤身在外,凡事都得悠着点,特别是在广州城中村里,三教九流混居其中,稍微不慎就会惹祸上身。真是血的代价啊,谭子庚胡思乱想着睡了过去。 这一觉谭子庚一直睡到下午四点多,不是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


谭子庚回到家躺在床上,全身酸痛的要命,脑子也昏沉沉的。经过这一次教训,谭子庚总算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孤身在外,凡事都得悠着点,特别是在广州城中村里,三教九流混居其中,稍微不慎就会惹祸上身。真是血的代价啊,谭子庚胡思乱想着睡了过去。

这一觉谭子庚一直睡到下午四点多,不是给闹钟闹醒的,而是被夕晒给照醒来的。谭子庚所住的这栋楼,是东西朝向,不论是上午还是下午,总是能被阳光穿透。所以,时间一长,谭子庚都能根据房间里太阳光照射的情况估计出大概的时间。

在这期间,小女人上来敲过几次门,可惜谭子庚睡得跟猪一样,自然无法听到,当然,也错过了一顿丰盛的午餐。谭子庚醒来后,感觉好像好了一点,不过双手好像还是不能大范围的活动。他起身上了个厕所,胡乱的洗了把脸,准备出门找点东西吃,顺便去附近的斜亨手机城买台二手的手机。之所以去斜亨,这是广州比较出名的私营手机连锁店,一来服务比那些移动营业厅的好,二来种类也多,挑选的余地也大,不像有些移动营业厅里,稀稀拉拉的摆着几款廉价手机,就跟刚闹了旱灾的稻田一样。路过四楼的时候,谭子庚特意走的很小心,生怕小女人突然开门出来,这次他运气还算不坏,特别是出楼梯的时候碰到了小女人的老公,更是让谭子庚心里庆幸不已。要不是自己一念之下坚持回自己的房间,只怕今天就尴尬了,同时也更坚定了谭子庚要和小女人了断这层暧昧关系的想法。

走出小巷子,横过新港路,谭子庚来到斜亨手机城。手机城里正在做活动,热情的礼仪迎上来询问谭子庚是不是想买手机,谭子庚连连摆手说不买,自己只是过来看看。对于这样的贴身服务,谭子庚有些不太习惯。在广州呆的这段时间里,谭子庚深深的体会到,一个人的热情应该是适度的、有所保留的。记得有一回,谭子庚在街上瞎逛的时候,看到一个单身的女人正在向保安问路,而保安不知道,于是便好心的凑上前去询问对方要去哪里。谭子庚本是想帮对方一把,可没想到对方竟然连退了几步,用一种不信任的眼神看了看他,没搭理他反而像避瘟神一样地快速离开了。这让谭子庚很受打击,心想自己长得不像坏人啊,从此心里便有了对热情的另一种看法。

谭子庚在手机城里晃悠了半天,买了一台和原来几乎一模一样的手机,把手机卡放了进去。开机后,谭子庚看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一个是老妈打来的,一个是小沐打来的,还有几个未知的号码。谭子庚先给小沐回了个电话,小沐问他现在身体怎么样,说郑晓明今天有找过他。谭子庚问什么事,小沐又在那边犹犹豫豫地没说。随便又聊了几句,谭子庚挂了电话又给老妈打了过去。照例的,老妈在电话里询问他在广州工作怎么样,身体怎么样,有没女朋友等等。面对老妈的关心,谭子庚实在是无法招架,只能“老老实实”的告诉她自己在这么一切都好,不要担心,还拍着胸脯说过年的时候一定会给她带一个漂亮媳妇回去。

挂了电话,谭子庚找了个地方随便吃了点东西,吃完看了下时间还早,抬脚便朝上渡路走去。这条路上有好几家休闲中心,谭子庚去过其中的一家,里面提供的按摩服务还不错,技师的手艺也很到位,谭子庚昨天给人扁的全身酸痛,很想让那里的技师给他好好捏捏。

到了上度路已是华灯初放,谭子庚从上度路的这头走到那头,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自己上次去的那家休闲中心,无奈之下只得随便找了一家进去。这家休闲中心刚刚开门,人不多,谭子庚在前台问了下价,中式按摩30元,泰式按摩40元,心想价格还比较实惠。本来准备做泰式,可是谭子庚又怕自己现在的身子承受不了那翻江倒海的动作,最后要了个中式按摩。

服务生把谭子庚带到一个包间里,问谭子庚有没有熟悉的技师,谭子庚摇摇头说没有,让他帮忙推荐一个靓的、技术好的。也许是这时客人不多的缘故,服务生的效率很高,很快就领来了一个年轻的美女。谭子庚看了看,这个美女大约十八九岁,看起来很清纯,身材脸蛋都还不错,于是便点头示意就这个了。

按摩的过程中,谭子庚得知这位美女叫阿珍,哈尔滨人,刚来广州不久。阿珍的手法不错,力度控制地很好,穴位也拿捏的恰到好处,很快谭子庚就全身放松了,闭着眼睛舒服的躺在按摩床上,任由阿珍在身上漫游推拿。先是头部按摩,然后上身,接着是下半身的腿部按摩,再是背部。一个钟下来,谭子庚感觉酸痛减轻了不少,活力又好像回来了,于是又加了一个钟。不过这一次,阿珍的手法跟之前的有所不同,先是为谭子庚做了足底穴位按摩,做腿部按摩的时候,阿珍的双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不时的碰触到谭子庚的敏感部位。谭子庚哪里经得起这般抚弄,很快就支起了帐篷。阿珍见了不由得痴痴笑了起来,笑的时候性感的胸部也随着颤动不已,谭子庚看得眼睛发直。

“阿珍,你可别挑逗我啊。”谭子庚有些尴尬,“你们是不是都喜欢这样挑逗客人的啊?”

阿珍看了看谭子庚,故意伸手在他的敏感部位又轻轻拨弄了一下:“人家哪有啊,是你自己的问题,你看,这里都鼓起来了。哼,不老实。”谭子庚给她这么一拨弄,舒服地差点叫出声来,说:“你不刺激他,他怎么会起来呢?”

“我哪有啊,你是不是想要了?要不要我帮你一下?”阿珍看着谭子庚,轻轻地用手在上面抚摸起来。

“怎么个帮法呀?”谭子庚给她倒腾的要撑不住了,呼吸急促起来,一把将阿珍抱在了胸前。

阿珍没怎么挣扎,她一边用胸部摩擦着谭子庚勃起的部位,一边吃吃地笑着说:“你是想人家用手帮你打飞机呢,还是想让人家的小妹妹满足你呢?”说完故意露出深深的乳沟,谭子庚差点喷血,那一对家伙绝对有36C!

谭子庚没想到阿珍会这么直接,迅速在脑海里回想了一遍,以前在长沙的时候虽说去过几次休闲中心,但可从来没有这样的服务啊,咋这广州与长沙不一样呢?这会不会是色诱啊?谭子庚脑子里一激灵,欲火开始消退。他看了看阿珍,又指了指自己身上的伤,有些无奈地说:“阿珍,你看我,全身都是伤,没法做啊,你不想我全身伤口‘噗噗’爆裂而亡吧?”

“怎么,你跟人打架了?”阿珍靠在谭子庚身上,关切的问道,手依旧在动着,只是不再抚弄谭子庚的关键部位。

谭子庚长吁了一口气,说:“是啊,昨天给人揍的不行啊。”

“你块头这么大,谁敢欺负你呀?”

“唉,因为我长的善良嘛,所以经常给人欺负了,你看,你刚才不就在欺负我么?”说完,谭子庚顺势在阿珍的胸脯上摸了一把,好有弹性。

“谁欺负你啦,你看你,好不老实呢。”阿珍微微挣扎了一下,任由谭子庚把手放在自己胸脯上。谭子庚也没敢再动,他怕自己一时控制不住又牵动伤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