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


那邪灵法王知道荷锄书生武功十分得了,他也不敢怠慢。两人当下就过了五十余回合,居然不分胜负。那个十一唯人在边上看得着急,他大喊道:“十四你们快上去杀掉这个怪人!趁他们两人比武,你们从背后上啊!”

那个十四哥手持一支长矛,想要从背后向荷锄书生刺去,却听到洗胡沙道:“十四哥,万万不可!如果你杀了这个怪人,我们的三王爷命不保啊!”

听洗胡沙大喊,十四哥连忙停下手来,他不解问道:“这是为何?”

“这个怪人用独门点穴的手段点了我们三王爷的死穴,只有他自己可以解开穴道,如果你杀了他,我们三王爷命将休矣!”洗胡沙道。

听了洗胡沙这番话,十一唯人心中大惊,他冲着邪灵法王喊道:“国师,不要打了,你就干脆认输好了,让他解开我的穴道把人带走吧!”

邪灵法王却不答话,一招更狠似一招向荷锄书生攻击,而那荷锄书生却轻描淡写化解邪灵法王那些千钧之力的狠招。两人武功各有所长,荷锄书生以内力深厚却又身形灵活见长,而那邪灵法王却是第十层龙象般若功护体不易受伤,再加上他力大无穷,双方一时难见分晓。

听十一唯人喊话,邪灵法王也不搭理。却见洗胡沙一个箭步到十一唯人面前跪下道:“三王爷,两大高手对决,最怕的就是您让他主动认输,那样他很丢人的。如果国师和着怪人若是战过几百回合之后再败,却虽败犹荣,起码是说明两人武功相当,也不至于丢脸。”

十一唯人无奈,只好耐着性子看那两人对决。两人已经打了一百多个回合,还是未能分出胜负。周围的人看得都呆住,齐声叫好。

两人又是战了两百多回合,邪灵法王被荷锄书生击中的次数明显多于邪灵法王击中荷锄书生的次数,不过由于邪灵法王龙象般若功护体,事实上至今为止双方打的是一个平手。那邪灵法王只觉得对手深厚的功力越发醇厚,而自己却渐渐有点不支。他知道如果自己能一掌击中对手要害,那能使对手受创,自己就能取胜,否则拖下去,自己必败无疑。想到此处,邪灵法王故意卖了一个破绽,在自己胸口露出一大块等那荷锄书生一掌打进去,他还是可以承受那一掌然后同时向荷锄书生胸口一掌,这本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不过邪灵法王如果和荷锄书生对击中要害,那么还是邪灵法王能取胜。

那荷锄书生看出邪灵法王的意思,他并没有上当一掌打过去,而是虚晃一掌,那一掌并没有真正打向邪灵法王,只出了一半马上就收回。邪灵法王还以为荷锄书生上当,一掌打向自己,他当即就是一掌打出,却碰上荷锄书生刚好收回掌力,化掌为爪,一把抓住邪灵法王的手臂只用力一拉。邪灵法王那一掌有千钧之力,这掌打出时才发现被荷锄书生抓住手臂拉动,当下他心中一惊要收回掌力,却已经来不及,荷锄书生脚下一用力,绊了邪灵法王一脚,邪灵法王站立不稳要趴下又被荷锄书生一膝盖顶上去,那一击正中邪灵法王的鼻子。即使邪灵法王龙象般若功再强,以柔软的鼻子和坚硬的膝盖骨碰撞,哪里能撞得过?那一撞,令他整个脑袋“嗡”一下就黑掉,整个眼前眼冒金星。

还没等邪灵法王反应过来,荷锄书生又乘机一掌拍在邪灵法王背上,这一掌就把邪灵法王打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见到师父取胜,没有姓名高兴的大喊道:“师父赢了!师父赢了!”

那个枪通条大喊道:“大侠,快废掉这个恶僧的武功!”

却听荷锄书生道:“此人有这般武功,也是苦练三十余年才有此等功力,我若废了他武功还不如杀了他。今天只是比武,我又不想杀人!”说完,他对邪灵法王一拱手道:“大师承让了!”

邪灵法王爬起来,吐了一口鲜血,他缓过劲来,对荷锄书生道:“你赢了,我绝不食言,人你可以带走,也请你解开我们三王爷的穴道。”

荷锄书生纵身一跃,一下就出现在十一唯人面前,往他背上一拍道:“好了,我解开你的穴道了,你让我把人带走。”

十一唯人哪里还敢说个不字?他连连点头道:“国师都说了,人让你带走,你们可以走了!”

“多谢三王爷!”荷锄书生一拱手道。然后他走到没有姓名他们六人面前道:“我们走吧!”

十四哥还想带兵拦住荷锄书生他们,却被邪灵法王喝住:“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放他们过去!”于是那十四哥无奈的放过荷锄书生他们。

等到荷锄书生他们走远,十一唯人对邪灵法王道:“快,你快带兵追上前!有洗胡沙、十四哥他们几个高手在,你可以把他们全部杀掉!”

“三王爷!恕我不能这样做!我邪灵法王如果出尔反尔,以后在江湖上不是为人所不耻?不过三王爷你放心好了!这次那个昭勇将军损兵折将,襄阳城的兵力被我们一下就消灭一大半,那个昭勇将军回去后,他也守不住襄阳!”邪灵法王道。

十一唯人道:“国师说得是!现在襄阳城内只剩下都督的两万五千人马,我看他们如何抵挡得住我们十四万大军!给我传令,明日就攻城!”

洗胡沙问道:“三王爷,可是我们的四王爷在他们手里,如果昭勇将军用四王爷为质,我们又如何攻城?”

十一唯人一把拉过洗胡沙,在他耳边道:“如果他们用四王爷为质,那最好不过了!我就要让老四死!他死了,我距离皇位又近了一步!”

洗胡沙大惊失色,他没有想到这个十一唯人居然如此心狠手辣。

再说那昭勇将军手下三万三千人马全军覆没,只剩下他和枪通条等六个人回到襄阳城,到了城下,荷锄书生对昭勇将军他们拱手告辞,在告辞前,荷锄书生对没有姓名道:“没有姓名,你以后不要一看到女人就连自己是什么人都忘记了,你记得,一定要好好修行你的先天功,如果你能有为师的七层功力,我想今天即使没有为师来救你,你也可以脱身!”

“师父,今天怎么那么巧,被您给赶上了?”没有姓名问道。

荷锄书生回答道:“这不是巧,我前一段时间一直在襄阳,只不过我没有露面而已。方才见昭勇将军中计,你们几个岌岌可危,我才出手救了你们!好了,不说了,为师告辞!”说完他纵身一跃,施展轻功飞奔而去,只一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昭勇将军回到城内之后,他心中十分不快:这一出征,三万三千大军全军覆没,自己手里只剩下他留在城里的两千人马,现在不要说抢都督的功劳,只怕和他叫板的资格都没有了。不过,他突然想到:有了!自己不是抓住了金国四皇子吗?这个功劳可比折损三万三千大军的罪要大得多!如果把金国四皇子押送回临安的话,那么皇上龙颜大悦,说不定给自己一个一品大将军也难说!想到此处,他对枪通条道:“走,我们去看看那个被关押的金国四皇子!”

昭勇将军和枪通条,拥有小叶一起往关押人犯的监牢走去,走到监牢门口,却见到地上躺了一地的尸体,他再看时,只见那个龙之戒也躺在地上,手捂住腹部伤口,那伤口还在不停流血。昭勇将军见状大惊失色道:“龙兄弟,这是怎么一回事?”

龙之戒有气没力的说:“将军,末将该死啊!末将没有看好那个金国四皇子,让他被人劫走了!”

听说金国四皇子被人劫走了,昭勇将军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吐在地上,眼前一黑摇晃了两下一头栽倒在地上。

等到昭勇将军醒来的时候,只见拥有小叶坐在自己床边,正在用毛巾给自己擦脸。昭勇将军不由得心中一暖和,他一把抓住拥有小叶的纤纤细手,说:“小叶,你对我真的太好了!”拥有小叶连忙抽回手去,低声对昭勇将军说:“将军,你不要这样,你伤病还没有好,又因为火气攻心,一下就昏迷过去,你好好养病吧。”

昭勇将军问道:“我昏迷了多久了?”

拥有小叶道:“将军,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

昭勇将军大惊:“我竟然昏迷了三天三夜!也不知道现在外面如何?到底是什么人救走那个金国四皇子的?”

拥有小叶回曰:“外面金兵正在攻城,都督率兵死守。而至于救走金国四皇子的,据说是高山之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