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的身世之迷

武则天的身世,长期以来是一个谜。陈寅恪先生在《李唐武周先世事迹杂考》中已指出武则天之父武士 ○“其起家之始末皆不能详”(1),又在《武○与佛教》中指出武则天之母杨氏是“隋宗室观王雄弟始安侯达之女”(2)。 最近我在翻阅有关武则天身世的史料时,感觉武则天之父武士○的身世不明殆无疑问,但是,武则 天之母杨氏果真是隋宗室杨达的女儿吗?

杨达确实是隋宗室杨雄的弟弟,在《隋书》卷43有传。如果武则天之母杨氏确是杨达的女儿,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出身,本可以大张旗鼓地宣传,可是为什么在史书中却很少记载呢?我们看《旧唐书.后妃传》,凡后妃的出身,若可查知的话,均有记录,比如记唐高祖皇后窦氏,其母是周武帝的姐姐;唐太宗皇后长孙氏,其母是隋扬州刺史高敬德的女儿(3)。杨达任官至纳言,虽不如周武帝, 但却比扬州刺史高贵,如果武则天之母杨氏确是杨达的女儿,按常理,应该堂而皇之地写在史书上,但事实恰恰并非如此。查《旧唐书》卷6《则天皇后本纪》,只写其“父士○,隋大业末为鹰扬府队正”,不提其母;在卷183《外戚传》中也只说武士○ “又娶杨氏”,而不提这“杨氏”是隋宗室杨达的女儿。《新唐书》也同样,在卷76《后妃上.则天顺圣皇后武氏传》中,只说其父武士 “又娶杨氏”,不提这“杨氏”的出身。我们知道,当唐高宗要立武则天为皇后时,反对派的一个重要论据就是武则天出身微贱。如果武则天之母杨氏确是隋宗室杨达的女儿,这出身应该说就不是微贱了,那么唐高宗和武则天在当时为什么不大力宣传其母系的高贵出身呢?

武则天的出身,当时实际上已有定论。骆宾王就说她“地实寒微”(4)。 圣历元年(689)突厥默啜起兵,也说“我可汗当嫁天子儿,武氏小姓,门户不敌” (5)。武则天自己也知道她出身寒微,在这一问题上特别敏感, 不愿看到别人“卑我诸武”(6)。从这一心理状态出发, 结合在争立皇后时受反对派攻击的出身问题,我推测武则天在被立为皇后后,就开始编造她的出身了。可能由于父系一支不易编造,于是就只编造了母系的高贵出身。关于这一点,尚无确切史料证明,但似乎也有一点线索。《新唐书》卷76《后妃上.则天顺圣皇后武氏传》中说武则天在经过残酷斗争后被立为皇后,然后,“后乃制《外戚诫》献诸朝,解释讥噪”。我们要注意“讥噪”二字。也许是武则天被立为皇后后,朝廷上下不服,议论纷纷,讥讽者有之,喧噪者也有。为了平息这种场面,武则天就找了些文人,替她编出了出身经历,以《外戚诫》的形式公

布于众,对众人的疑问作出解释。到李峤作《攀龙台碑》,这个故事就编的比较圆满了。李峤在《攀龙台碑》中说:“时帝(指武则天之父武士○)先缺中闱,高祖亲为求偶,谓帝曰:隋纳言遂宁公杨达,才为英杰,地则膏腴,今有女贤明,可以辅德……于是特降纶言,俾成姻对。高祖自为帝婚主”(7)。这段碑文显然不真实,所以后之修史者都不予采用, 因此我们在新旧《唐书》、《资治通鉴》等史书关于唐高祖的事迹中,绝找不出有关这次主婚活动的任何记载。但是武则天及她的御用文人们仍在刻意宣传这一出身。新旧《唐书》 中有关武则天之母杨氏出于隋宗室杨达的记载总共只有二处。一处是《新唐书》卷 100《杨恭仁传》(参见《旧唐书》卷62父达之女。及临朝,武承嗣攸宁相继用事。后曰:要欲我家及外氏常一人为宰相。乃以(杨)执柔同中书门下三品”。武承嗣罢相是在如意(692)元年,武攸宁为相则在圣历(689)初年,都在武则天称帝之后,杨执柔为相更在其后。这时武则天编造的出身故事已经完善,所以虽然杨执柔本人极无足称,但仍要以这个“ 外家”为相,以显示她母族出身的可信。其用心显然在于宣传而不在授职。另一条

记载见《旧唐书》卷52《后妃传下.玄宗元献皇后杨氏传》(参见《新唐书》卷 76《后妃传上》)。《传》中说皇后杨氏“曾祖士达,隋纳言,天授中以则天母族,追封士达为郑王,赠太尉”。“天授(690)中”,武则天已为皇帝,因此这种所谓的“追封”也就具有了明显的宣传意义。我以为,以上两条史料显示的只是武则天编造身世以后的宣传,因此即使任杨执柔为相、以及追封杨达都是事实,也并不意味着武则天之母出身于隋宗室就是事实。

此外还有两个旁证。我们知道,隋宗室杨达应该有子女,也就是说如果武则天之母杨氏确实是杨达女儿的话,那她就应该有兄弟,而武则天成为皇后后,武则天似乎也应该宣传她的舅舅以及从兄弟们,并提高他们的职位(8)。 但是事实似乎仍然并非如此。周绍良主编的《唐代墓志汇编》收有一方《大唐故千牛岐州司户参军事杨君墓志铭并序》。志文说:“君讳口哲,华州华阴人也。……祖达,隋黄门、中书二侍郎,二(当作“工”)部、吏部二尚书,纳言,遂宁郡公,皇朝赠尚书左仆射。父则,邛州临邛县令,袭遂宁公……(君)上元二年十月廿日,殡于洛阳教业里”(9)。 这其中的“杨达”显然就是被认为是武则天之母杨氏父亲的那个“杨达”,而“杨则”就应该是武则天之母杨氏的兄弟、武则天的舅舅。但是墓志中完全没有明确提到他们和武则天以及武则天母族的关系。如果武则天之母杨氏确是杨达女儿、杨则姊妹的话,墓志为什么不提呢?而且作为武则天的母族,舅舅杨则只任到县令(还是偏远地区的县令),从兄弟杨口哲只任到州的司户参军,这与他们所具有的皇族亲戚的身份似乎也不大相配。或者,这竟是武则天怕他们说出事实真相,而有意对他们采取的一种处置方式(10)? 另一个旁证更属推测了。从《隋书》卷43《杨达传》中我们知道,作为隋宗室的杨达,是一个“有学行”的人。史称其“为人弘厚,有居度。杨素每言曰:有君子之貌,兼君子之心者,唯杨达耳”。武则天之母杨氏若果真是杨达的女儿,理应也是敦厚知礼的人。但是我们看她的言行,却完全不是这样:为了复仇,她可以逼杀武士○前妻的儿子,这不能算是敦厚;为贪美色,她可以与自己的外孙子贺兰敏之私通,这也不能说是知礼。就是她的三个女儿,除小女早死外,次女武则天私生活之乱为众所周知,而长女在丈夫死后,也是“及其女以后故出入禁中,皆得幸于上”(11)的。甚至连她的外孙子贺兰敏之、外孙女太平公主在婚姻和性生活上也是非常的自由和随便。虽然这种自由是唐代初期的风气,但尤以武氏家族最为显著。我想这或许就与武则天父系母系家族背景有很大的关系。从这个角度看,武则天之母杨氏不像出身于“有学行”的隋代宗室,也就是说不像是杨达的女儿。

我推测武则天之母杨氏可能就是与武士○生活在同一地域或即生活在今山西地区的一个出身寒微的女子。所以当武则天被立为皇后、还没有编造她母族身世时, 就本能地封她母亲为“代国夫人”。只是后来可能觉得这样容易暴露其母出身的事实真相,才又找了个不含地域色彩的词汇,封她的母亲为“荣国夫人”了(12)。

以上所论推测的成分很大,但自以为还算是对正史《武则天纪、传》中不提其母杨氏出身的一种解释吧。欢迎各位方家批评指正。


注释:

(1)、《金明馆丛稿二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10月,275页。

(2)、同上,145页。

(3)、《旧唐书》卷51《后妃传上》。

(4)、《骆临海集》卷10《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

(5)、《资治通鉴》卷206则天后圣历元年八月条。

(6)、《资治通鉴》卷206则天后久视元年正月条。

(7)、《全唐文》卷249。

(8)、比如唐高宗废后王氏的舅舅,职位就很高。从《旧唐书》卷77《柳○传》可知,王皇后的舅舅柳 自王氏成为李治的妃子后就开始高升,从中书舍人拜兵部侍郎,又拜中书侍郎,直至中书令,比下文提到的所谓武则天的“舅舅”职位要高 得多了。 (9)、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11月,上册604页。

(10)、墓志不言杨口哲是怎么死的。不说他“终于××”, 只说他“殡于××”

,这也很可怀疑。

(11)、《资治通鉴》卷201高宗乾封元年八月条。

(12)、当然,这杨氏也可能是一位生活在长安地区的出身寒微的女子,或者即是

与杨达家有着某种关系的侍女、乐妓之类。


注释:

(1)、《金明馆丛稿二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10月,275页。

(2)、同上,145页。

(3)、《旧唐书》卷51《后妃传上》。

(4)、《骆临海集》卷10《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

(5)、《资治通鉴》卷206则天后圣历元年八月条。

(6)、《资治通鉴》卷206则天后久视元年正月条。

(7)、《全唐文》卷249。

(8)、比如唐高宗废后王氏的舅舅,职位就很高。从《旧唐书》卷77《柳○传》可知,王皇后的舅舅柳 自王氏成为李治的妃子后就开始高升,从中书舍人拜兵部侍郎,又拜中书侍郎,直至中书令,比下文提到的所谓武则天的“舅舅”职位要高 得多了。

(9)、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11月,上册604页。

(10)、墓志不言杨口哲是怎么死的。不说他“终于××”, 只说他“殡于××”

,这也很可怀疑。

(11)、《资治通鉴》卷201高宗乾封元年八月条。

(12)、当然,这杨氏也可能是一位生活在长安地区的出身寒微的女子,或者即是

与杨达家有着某种关系的侍女、乐妓之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