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全国“一号大案”侦破纪实

e网 收藏 5 201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8年5月29日,对(陕西)府谷县来说是一个黑色的日子,震惊全国的“5.29”特大持枪抢劫杀人案在这里发生。一时间,传言四起,人心惶惶。位于黄河之滨的小小府谷县城,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5个月零四天后,案件成功侦破,压在群众心头的阴影顿时烟消云散。


据陕西日报报道,11月25日,陕北的冬天尽管已到零下3度,但当“5.29”案件三名主犯被公安民警押解回来时,府谷县城万人空巷,人们敲锣打鼓,拍手叫好。目睹此情此景,一直亲自参加指挥侦破此案的榆林市公安局局长秦康健感慨地说:“只要众志成城,天大的案子也能破。”


全国“一号大案”


2008年5月29日上午,陕北高原的阳光显得格外灿烂,有着煤海之称的府谷显得忙碌而有序,可是,就在这种忙碌有序中,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却打乱了这种格局:有人蒙面打死了两个人,抢走了200万元现金。


这一惊天动地的讯息,迅速传遍全县,传到榆林,传到西安,传到北京。


5月29日上午9时30分,府谷县新民镇中六焦化厂职工张艶表、史学晓按照厂领导的安排,从县城工商银行一次性提取了200万元现金,整整装了一个麻袋。开着“英菲尼迪”越野车向厂里驶去。10时30分,当两人行驶在县城附近的孤山沈焉煤检站下行车道时,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突然强行超越,将他们逼停。4名蒙面男子从桑塔纳轿车迅速出来,拉开越野车车门,两名蒙面男子一个手持长筒猎枪,一个手持左轮手枪,对着张艶表和史学晓二话没说,“砰砰”两枪,张艶表和史学晓还没有作出反应,就倒在枪口下。4名歹徒抬起一麻袋200万元现金,慌慌张张扔进自己的车里,调头仓皇而逃,瞬间就消失在滚滚车流中。前后,用了不到4分钟。


5个小时过去了,一直没有等到回音的史建军,此时还远在200多公里外的内蒙古鄂尔多斯。“他们怎么还没把钱取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史建军预感情况不妙,立即打电话给厂里,让他们赶快寻找。下午2时多,厂里职工在孤山沈焉煤检站附近发现停靠在路边的越野车,打开车门一看,只见张艶表、史学晓满脸是血,倒在座位上,人已僵硬。


“赶快报案!”


接到报案的府谷警方,迅速赶到现场。


这是一起全国罕见的暴力凶杀案件,4名歹徒在光天化日之下,持枪杀人,抢劫巨款。手段之残忍,性质之恶劣,令人发指。案情迅速层层上报。


第一时间,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陕西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宋洪武等领导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全力破案。 第一时间,省公安厅厅长王锐、副厅长白少康,榆林市委书记李金柱、市长胡志强都做出最快反应,要求不惜一切代价,侦破此案。


第一时间,榆林市公安局局长秦康健率领一个精干侦破队伍,即赴府谷,抽调全市100多名经验丰富的民警组成“5.29”专案组,在公安部和省公安厅刑侦专家的指导下,开始立案侦查。


第一时间,府谷县公安局在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从发案现场到各交通要道,展开布控。


第一时间,“5.29”案件被公安部列为全国一号大案,挂牌督办。

科技强警显神威

“5.29”案件,令许多民警颇感棘手,有的甚至私下议论:“这起案件很难破。犯罪分子没有留下活口,现场没有遗留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目击证人也描述不清。由于发现较晚,从发案到报案中间有近6个小时空档。”


经过警方大力摸排,唯一有价值的线索就是一辆无牌照黑色桑塔纳轿车。


据11位目击证人讲述,当时,他们有的以为是在拍惊险电视剧,有的人以为是拦车讨债闹纠纷,都没太注意整个过程。唯一看到的就是一辆无牌照黑色桑塔纳轿车。


在摸排中专案组也了解到,5月29日上午11时多,也就是案发后一个多小时,与府谷一桥相隔的山西省保德县在例行盘查中,发现有一辆从府谷开来的无牌照黑色桑塔纳车强行闯关。


找到这辆无牌照黑色桑塔纳车,就打开了破案的突破口,然而利用传统手段要找到嫌疑车辆,无疑于大海捞针。


去过府谷的人都知道,府谷位于榆林东北,距榆林市有200多公里,北接内蒙古鄂尔多斯大草原,南与山西保德县隔黄河相望。黄河从府谷穿境而过,在流经府谷的80多公里范围内,通往保德的跨河公路大桥就有三座。随着神府煤炭资源的开发,大小煤矿遍及府谷,多达百座,吸引了众多外地客商,县城8万人,外来人口就占到了一半。


要在三省交界,交通便利,人流复杂的府谷,找到这辆黑色桑塔纳轿车谈何容易。曾任安康市公安局局长、主办过邱兴华大案的秦康健,案发后,他在案发的神府公路上先后作了6次测算,发现这里车流密集,每隔一秒,就有一辆车通过。在这样的复杂路况下,要找到逃逸的车辆几乎不可能。


专案组经过研究,调整思路,果断提出了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全力寻找嫌疑车辆。


府谷转龙湾收费站是从案发现场通往山西保德的必经之地,专案组调取了案发当天的录像,结果令人振奋,当天10时12分,一辆黑色无牌照桑塔纳车曾尾随受害人驾驶的越野车,13分钟后,该车又从该收费站返回往山西保德县方向驶去。专案组经过反复测算,从作案时间及路线看,这辆黑色桑塔纳轿车符合作案条件,确有重大嫌疑。


更令人激动的是,这辆嫌疑车辆的部分特征和疑犯特征,在科技力量下初露马脚。


顺着这条线索,备受鼓舞的专案民警立即行动,短短几天,他们就远赴山西、河南、河北、内蒙古等地,协调各方力量,将5月28日前后各收费站记录下来的影像资料全部调取。


府谷县公安局局长秦小军说:“工作量之大常人难以想像,仅山西就调取了境内全部80多个收费站的信息。当时,山西交通部门怕我们带去的硬盘有病毒,规定每个硬盘只能用一次,不允许硬盘重复使用。我们每到一个地方,第一件事就是去买硬盘。曾经一度将府谷县境内的硬盘全部买空,光这笔费用就花了20多万元。”


当时,专案组共复制了7万小时的影像资料,初步测算要从1000多万辆车中排查出这辆嫌疑车辆。正是利用高科技手段截取的7万小时资料,加上民警们锲而不舍的精神,案件取得突破。


6月17日中午11时多,与往常一样,专案组民警魏海飞正在查看从山西忻州收费站送回来的影像资料。突然,他看到电脑上记录显示,5月28日13时57分,一辆挂有晋KBB566的黑色桑塔纳在忻州收费站经过。


如果稍微粗心,这辆车的影像可能就一晃而过,因为嫌疑车是辆无车牌的黑色桑塔纳。但就是一瞬间,魏海飞发现这辆车,除车牌处,其他特征与嫌疑车辆很相似,车前右侧雾灯发黑,驾驶员衣着为条形T恤,车内放置的物件也一模一样。


在反复核对了30多遍后,魏海飞确认,这辆挂有晋KBB566的车,正是警方要找的嫌疑车辆。当天,经过专案组反复查看,终于确定了这辆嫌疑车辆。


随后,其他监测组也传来消息,5月28日这辆车还从太原市北郊的尖草坪收费站进入大运高速(山西大同至运城)。在通过收费站时,驾车人将车辆靠前,使收费员无法看清车牌照。当收费员怀疑其为无牌照车辆时,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一名戴墨镜、手持饮料的男子快速走下车,到车头处查看,确认牌照完好后上车离去。


就是在这一瞬间,犯罪分子外貌特征终于被记录下来。警方立即利用高科技手段,迅速描绘出嫌犯画像,使嫌犯首次暴露在警方的视野之中。


借用高科技所查到的情况,专案组迅速确定了排查的重点区域及路线,即:沿山西祁县和太原向阳镇四周全力清查,继续加大对山西——府谷沿线的摸排,同时主攻方向也确立为以车找人和以人找人。


此后,5月28日即犯罪分子作案前一天的行踪,完全被警方掌握,山西向阳镇、祁县,他们走在哪里,警方目光就跟在哪里。


警力有限 民力无穷


警力有限,民力无穷。在侦破案件中,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配合和参与,也增添了民警们破案的信心和决心。办案民警说:“没有群众支持,没有网民的参与,没有社会各界的协助,仅凭公安机关的力量,案子很难侦破。”


在5个月侦破中,公安机关在全国各家网站及媒体的支持下,向外发布了3000多万条信息,吸引了32万热心网民参与破案,共收到来自全国各地有价值的信息近千条。


在确定了犯罪嫌疑人的外貌特征后,广州日报、太原日报、腾讯网、华商网联结全国各大媒体、网站向全国数千万受众,不间断滚动播出信息。在府谷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府谷警方的悬赏金额,也由20万元增加到50万元,创全国之最。府谷警方印制了10万份悬赏通告,最远的贴到广州、深圳和东北三省。


歹徒张宏怀曾在腾讯网上看到印有同伙彭德华影像的悬赏通告,吓得几天不敢出门。得知消息的彭德华,每天出门都戴着草帽,戴着墨镜,犹如惊弓之鸟,终日惶惶不安。


府谷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巍说:“当时,悬赏通告上留的手机号,就是我的。通告一发出,我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不到两个月,光话费用去了2.3万元,社会各界反馈上来的大量有价值的线索,缩短了我们办案的时间和成本。”


不破“5.29”,绝不收兵


“不破‘5.29’,绝不收兵”,这是发案之时,参战民警对社会的郑重承诺。


然而,承诺的背后,却是民警们超出常人的付出与艰辛。 为了侦破“5.29”大案,榆林市公安局提出了:举全警之力,誓破此案的铮铮誓言。在158天的日日夜夜里,参战民警们足迹遍布全国15个省和100个地级以上城市,200多个县区,300多个乡镇村组,行程20多万公里。府谷县公安局300多名民警和辅警,自案发至破获,没有休息过一天,尤其是到外省的100多名专案组民警更是艰辛有加,没有休息过一天。家里老人病了,顾不上;孩子高考,顾不上;自己病了,也顾不上,所有的付出只为了一个信念,那就是早日破案。


榆林市公安局长秦康健身先士卒,自6月17日带队赴山西后,整整35天,一直奔波在山西,一直奔波在破案一线。用他的话说:“‘5.29’不破,我上对不起头上的警徽,下对不起养育我们的人民群众。再苦再累,都无所谓。”他的一个笔记本里,密密匝匝记满了各种破案信息。榆林市公安局副局长袁郡在整个案件的侦破期间,一直忍受着病痛折磨,但他对每一条线索和每个疑点都亲力亲为,用他的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条线索,一个疑点都不能放过。”


今年3月才履任的府谷县公安局局长秦小军,158天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没有回家看望过一次父母和家人,他说,案发后,他走在府谷街上都不敢抬头,作为一个新任公安局长,遇到这样一个惊天大案,他只有全力以赴,抓到凶手,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站立在府谷的大地上。为此,在抓捕凶手时,他不顾疑犯手持枪支,随时可能有射击的危险,第一个冲在前面,破门而入。


今年30岁的府谷县公安局民警魏海飞,案发后第二天,就专门负责查看从收费站调取的影像。自案发后,他几乎没回过一次家,每天除了上厕所、睡觉,就是一直盯着电脑反复查看录像。硬是在几十万辆车中,找到嫌疑车辆。以前只有200度近视的他,十多天的工夫视力就急骤下降,不到一个多月,视力就已降到500度了。他说:“只要案子破了,眼睛近视了也值。”


府谷县公安局民警杨力,办案期间,老父亲遭遇车祸,至今还没有解除病危。几个月来,他强忍着悲痛,没有请过一天假,一直坚持在一线。


……


11月2日,经过5个月的艰苦奋战,在专案组确定的重点区域山西省灵石县,案件有了重大突破:当地男子张宏怀有重大作案嫌疑,突然不明不白一下子“发财”啦。他出手阔绰,还新买了一辆小轿车。11月3日晚,在山西警方的大力配合下,专案组在灵石县将张宏怀抓获归案。


一听说是陕西的警察,尤其是榆林市和府谷县的警察,张宏怀当场就瘫软在地,彻底交待了他伙同灵石县的彭德华、赵国强、尤文强等人驾车持枪杀人抢劫的犯罪事实。


11月6日,在灵石县英武乡嫌疑人张宏怀家里,作案用的猎枪和手枪也被查获。


11月10日,办案民警不顾疲劳,搭乘飞机,在福建警方配合下,在泉州把落脚不久的彭德华在睡梦中擒获。看着从天而降的民警,彭德华说:“我准备天一亮,就从泉州继续外逃,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快。”


11月16日,在强大的压力面前,赵国强在其过28岁生日时,投案自首。


至此,除尤文强外,三名嫌疑人全部抓获。


“5.29”这起惊动全国警方的特大案件历时158天终于成功告破。12月1日亲自指挥“5.29”大案侦破的省公安厅厅长王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起案件是今年以来全国发生的最大一起案件,震惊全国,列为公安部头号督办案件。尽管压力很大,但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下,在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的参与配合下,在全省公安民警尤其是榆林公安民警的全力参战下,克难攻坚,一举拿下此案,它说明一个道理,法网恢恢,犯罪分子胆敢以身试法,终究要受到法律严惩。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