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检讨中途岛之战 zt

朱湘儿 收藏 23 12983

提到中途岛海战,无论是美国人,还是日本人,都在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尤其是日本人,他们自始至终都在寻找失败的原因。


美国著名海军历史学家塞缪尔·E·莫里森教授,把美军在中途岛海战的胜利称为“情报的胜利”。日本的一些学者和二战老兵,完全同意这个观点,美军提前发现日本的攻击计划,是日本失利最主要和最直接的原因,这是毋庸置疑的。




兵力过于分散




在日本人的眼中,中途岛海战有几个方面的失误和教训:


第一是情报工作糟糕。直到战斗前夕,日本大本营仍然错误地估计了形势,通知开赴战场的日本部队,美国特混舰队正在所罗门地区作战,似乎是在暗示敌方并没有发觉日本部队有即将进攻中途岛的意图。联合舰队的情报工作也好不到哪里。从5月30日到6月1日,尽管联合舰队司令部注意到夏威夷地区敌人异常活跃,无法认定这是敌方在作准备,从而未对南云的部队及时发出警告。


第二是作战计划有错误,海军的兵力部署不当。作战计划的决策者们,沿用过去最为得意的一着——“分散部署兵力”,如今,成为致命的败笔。联合舰队没有把日本部队编成一支空前庞大的机动部队,而是采取分散兵力的办法,结果,各个部队的兵力都显得比较薄弱。


兵力过于分散,对于陆、海、空作战,都是一种基本的战术弱点。当时,南云的航空母舰部队在中途岛西北;山本五十六的战列舰主力在后面300海里处;近藤的部队在中途岛的南面和西南;粟田的直接支援部队,或从南面或从西南接近中途岛。


如此分散的部署,对整个战役来说,显得十分荒唐。


正是这一弱点,给美军歼灭南云部队创造了条件。因为其他日本部队离得很远,根本无法发挥作用。南云的航空母舰一旦被歼,日本方面兵力过于分散的弱点,便会使日军几乎完全丧失战斗力。与此相反,美方部队的部署非常得当,自始至终都很集中,不论是攻击,还是防御,最大限度地让兵力集中起来。


一个参加过中途岛海战的日本老兵说:“如果采取集中兵力的办法,让山本五十六的主力和南云部队一起行动,由山本五十六的几艘战列舰掩护航空母舰,兵力就会大大加强。战列舰和护航舰的巨大火力,将会击退许多来袭的敌机。此外,山本五十六还能直接控制战局。他之所以不能驾驭局势,就是因为距离太远,如果好好地使用战列舰,完全可以发挥真正的作用和威力。”




南云指挥失误




战斗的双方都会犯错误,胜利属于犯错误较少的一方。在日本人看来,当时的计划犯了两个错误,一个是兵力过于分散,另一个则是没有把重点放在作战的中心目标上——歼灭美军的舰队。即便如此,如果在战术指挥上不犯错误,可以肯定地说,不会败得如此之惨。


南云海军中将犯的错误最多,主要有3个:


第一,空袭中途岛的那天清晨,他没有作出充分搜索的部署。如果早一点进行双向搜索,有可能发现还没有被察觉的敌特混舰队,这样,南云就可以先发制人,不至于被动挨打。


第二,他采用把舰载飞机分成第一攻击波和第二攻击波的方法。每次攻击波,都是自4艘航空母舰上按比例抽调出来的飞机编成,而不是由两艘航空母舰的飞机编成第一攻击波,另外两艘航空母舰的飞机编成第二主攻击波。虽然同时使用4艘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可以缩短飞机起飞和回收的时间,可一旦遭到敌机攻击,损失必然惨重,那时,4艘航空母舰全都忙得不可开交,不能马上让自己的飞机起飞。同时,在这个时间内,意味着机动部队不能对敌航空母舰发动攻击。


倘若南云只从两艘航空母舰上派出飞机去空袭中途岛,让另外两艘航空母舰的飞机待机,以备万一,他就不至于在战斗的紧要关头,发现自己的手脚其实早被束缚住了。




第三,当他发现敌特混舰队中有一艘航空母舰后,没有立即派出全部飞机进攻。也许这是最严重的错误。不管这些飞机装备的炸药是否合适,即使没有战斗机的掩护,也应该出动。虽然风险很大,总比飞机在甲板上摆着,手忙脚乱地加油和更换弹药时,遭到敌舰载机的攻击要安全。


南云难道能指望敌人在自己最不堪一击的时刻放弃进攻吗?他没有派出已经停在甲板上的飞机,前去轰炸美军舰队,主要是不愿冒险,因为飞机上装的是炸弹,而不是鱼雷,也没有战斗机掩护。他做出的选择,使自己的轰炸机被美军歼灭,直至连反击一下,以挽回损失的能力都化为乌有。




胜利冲昏头脑




面对这一严峻形势,山本五十六是否也有错误呢?当时,他有理由相信,美军有两艘航空母舰已被“飞龙号”的飞机击伤,其中有一艘在日军飞机的轰炸下沉没。就是说,美军只剩一艘航空母舰,还没有受到损伤,再没有别的航空母舰可以投入战斗,而山本五十六在北方还有角田第二机动部队两艘未遭损伤的航空母舰,他的部队和近藤部队还有“瑞风号”和“风翔号”两艘航空母舰。他恢复了一度停止的阿留申群岛作战,而不是命令角田部队南下加入攻击中途岛的部队,并将“瑞风号”和“风翔号”航空母舰和角田的两艘航空母舰加在一起,组成两支新的实力仍然相当可观的机动部队。山本五十六的目的就是,企图在阿留申群岛取得战果,以冲淡中途岛遭受的惨败。


在指挥安排上,中途岛海战也有严重错误,这是日本海军的传统,作战时,司令长官要亲临前线。山本五十六总是把自己的大将旗挂在“大和号”上,开到海上,以鼓舞作战部队士气。


显然,这种陈旧的观念,并不符合现代海上战争的要求。司令长官应了解全局,并能对其统率的全军通报情况和控制局面,而美国人是认识和理解这个问题的。因此,尼米兹海军上将的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在战争期间,始终建在岸上,最初是在珍珠港,后来迁到关岛。如果日本的联合舰队司令部设在岸上,最好设在交通和情报中心——东京,使用无线电可以不受限制,如果这样,山本五十六不仅能把最新的战局发展情况和敌情通告给部队,而且可以牢牢地控制战局。


从日本很多学者和老兵的回忆录以及著作上,我们可以看到,日本人对二战时期自己那种狂妄自大的心态还是有所了解的。他们认为,从“满洲事变”到1941年12月,日本除对弱敌取得轻易的胜利外,没有别的经验。


发动太平洋战争的时候,日本有些担心。开战后的头几个月,日本接连获得大胜,它和别的国家一样感到意外,最初对战事的担心很快消失了。在继续挺进的时候,国内的人民和前方的士兵欢欣鼓舞,没过多久,他们不再把敌人作战和抵抗能力放在眼里。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人产生了一种轻敌的傲慢态度。


直到中途岛海战,这种心理上的狂妄自大,已经渗透到作战部队官兵的思想和行动中。这种过分自负的毛病,就被恰如其分地称为“胜利狂”,它的流毒极广,在计划和执行中途岛作战的人员中都存在。


人们有理由相信,中途岛的作战计划,完全是根据日本人想像美国人大概会怎样做,而不是根据美国人可能怎样做或者有能力怎样做而制订出来的。




日本老兵在回忆录中写道:“进行舰队决战是我方追求的目标,达到这个目标的办法是攻敌要害。如果敌人不出来保卫中途岛,我们也可以把该岛和北面的阿留申群岛几处基地,据为我方的前哨140据点。这样,我方的防御圈可以延伸,我们可以沿夏威夷一线推进,直到敌人最后被迫出来决战为止;可是,敌人的行动并未像我们预料的一样。不光是联合舰队这样盲目,军令部发言人在一次中途岛作战陆海军联席会议上也宣称:‘在这次作战中,我们最担心的是敌人不愿和我们的舰队交锋,不肯从基地出来作战。’这种狂妄自大、对敌人的过低估计,是再愚蠢不过的。我们总是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可以做到出其不意,我们的计划不会泄露。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