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将为国生

怒血 收藏 2 44

那双曾经拔剑的手,也已经横纹纵叠,失去了往昔的力量。

墙头上的那把秋水剑,沉闷的耷拉着,看不出那就是曾经名扬海域、十步杀一人的名剑秋水了。

或许,时间真的沉淀了太多,就连将军也已经忘了自己从了几年军,打了几年仗。零星的,只有偶尔经过门前的部下拜访,才能让将军记起,曾几何时,他身披银甲,手持秋水,在海域内斩兵夺旗,血染疆场的画面,只是这种场景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而当初那片洒热血、去头颅的疆场,如今也已经是平静如初,人潮涌动,繁华似锦,没有了往昔的动荡与血腥,偶尔的,村角的老人还会在饭后闲时,谈论当初那名白甲将领,率兵搏杀,血流成河的场面。可惜,村里的年轻人,早已习惯了安逸,不愿意去听长辈们讲从前的故事,只在乎谁家的姑娘漂亮,谁家的房子够大。

终于,将军被渐渐的淡忘了,大家只记得有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喜欢在每日太阳西下的时候漫步于河堤,来回的踱步,没有人能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唯一的,不到十米长的河堤,他总是需要走上一个时辰,将军真的是老了,就连来看他的部下,都这么想:是啊,十六岁从军,到现在六十岁的军旅生涯,就算是盔甲压也得压的老态龙钟了,又何况将军的左膝上那个在临海苦辘中被射中的箭伤,那个在威海战役中为救部下而砍伤的刀痕。。。将军的部下,总是对将军的伤痕如数家珍,只是,将军老得什么也听不见了,那些陈年旧事都像是过眼云烟,失去了本初的痕迹。

依然的,将军爱喝茶,不是碧螺春,也不是深山毛尖,只是很普通的村前粗茶,有点苦、有点涩,可是将军却乐此不疲,他总是有事没事一个人坐在秋水剑下的那方文案下,独自品味,有人问,味道怎样,将军总是说,很甜。

那一年,烽火重新燃起,平静多少年的安逸,换来的是节节的败退,屠杀的村落,血染的江河,演绎了一场生死考验的戏,只不过,很真实,也很残忍。往昔的歌舞升平渐渐被刀枪剑影所取代,曾经的繁花似锦也让破碎不堪而代替,而举国上下,却没有一位将军敢上马领兵,去征战沙场,毕竟,安逸太久便会沉寂、沦落。当战火重燃的消息传入将军的耳朵时,已经是深冬了,雪下的很大,大的连血液都已凝固,冰雪覆盖。那天,将军还是和往常一样一个人在那方秋水下,独自品尝,门突然开了,拥进一群将领,他们拜倒在将军脚下,坚硬的盔甲撞击着下方的台阶,发出熙熙的声响。将军被惊动了,一眼就看到了将领们身上的血迹,僵硬的腿似乎灵活了许多,一下子站了起来,惊诧的问道:是不是敌贼又来了?将领无言以对,只是沉默。

将军,似乎明白了,转过身去,吃力的拿下那把尘封许久的秋水长剑,一一擦拭,然后慢慢的拔出,那抹绝美的闪动瞬间晃了所有将领的眼,唯一的,大家只看到了那剑上的四个大字:将为国生。

“既然来了,那么就杀吧”。将军似乎又回到了从前,金戈铁马,飞骑纵横。

那一夜,大家又看到了那名白甲将领,白袍银甲,秋水依人,只不过,白了的,还有那鬓斑白与长髯。

本文内容于 2008-12-3 7:35:37 被sdzzzhl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