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都习惯在悲伤的旋律下,静静读阅无关风月、无关人生的文字。掩饰,我只说是一种心情,一种孤寂与苍凉。笔淡淡的连过那么多的故事,轻轻地诉说着杳不可寻的曾经与未来。于是,想到了逃避,逃避过去的每个殷红过处,逃避对点滴的不可名状。有人说:逃避只是一种人生态度,并不是人生。我说:逃避是一种人生,一种在两条平行的轨迹上偏倒而驰的分支。但前提只是不可触摸,不可碰撞。或许,那只是自圆其说的托词吧!

文字,很淡然,却承载了一切不淡然的故事,茫茫然荡过二十几个春秋,依然是用文字书写的连续,还能继续。不得不去说服自己用另一种眼神去解释偶然与平常的故事。

其实,真的只愿用故事两个淡淡的字眼去传递来来往往、回回复复的东西。或许,这一刻本身并不具备故事的素点,却还是不愿意去欺骗自己,让自己的心情有点阳光,然后微笑。不明白的还有微笑,即使我如何如何的去强迫自己去记录微笑,去解释微笑,依然的实难微笑。

她曾经对我说:每次见到我,你要嘴角上扬45度,这样才礼貌。下一刻,我将这段对话遗忘,因为,那时的嘴角已非今日的心境了,上扬与弧度的距离,不再是可以逾越的高度。直到此刻,我学会逃避,才明白,我所希翼的是来自何方的微笑,于是,更要逃避,因为,我已将曾经遗忘,却偶尔的还能记忆,还能回忆,还能在每一片偶尔飘落的枫叶下微笑,我还在一直欺骗,欺骗关于众多的期许,关于问题的理解,用平实与花俏的文字去掩饰,去推辞,可是,我明白,这真的只是我一种存于阳光下,任其吹晒的唯一,我会倍感珍惜。

旋律返返复复的重播一个故事,还记得那烟雨飘茫的夏日,用近似哭泣的心力去书写一个那时的记忆。如今看来是如何的幼稚,那页泛蓝的日记去印证雨水的痕迹。渐渐的长大,失去了真的很多,却也明白这是再也无法回首的东西,任我在每一个悲伤的夜里孤自悲情,去眺望有关寂寞的苍穹与孤寂。

文字的故事,故事下的文字,飞扬的旋律,旋律在飞扬。一点一滴把众多故事传递、演说,然后轻轻的落于心底,积压却不成多,静静地聆听,把人生的每一片乐章演化为曲谱上的节点,任时光演义、弹奏,而我只有把自己抽离,以一种淡漠的心境去观赏,去评论,但绝不演绎。也许,纷繁复杂只是困扰自由的根本吧!也许,我一直说服不了的只是自己,那个沉寂唯一旋律的自己。

摊开自己的掌心,去摸索那传说中的路线,一一丈量,却总也无法计算出距离的深度,当故事离去,当文字消逝,当旋律淡离,当生命蜕变,我,那两个真实虚假的我,还能流浪,还会书写吗?

本文内容于 2008-12-3 7:51:28 被sdzzzhl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