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九十二章 弥勒之乱(十五)

gaoyu19840128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URL]   眼见对方老大冲来迎战,罗士信不禁心中暗喜,若是擒下这老东西,还怕他们不肯交出长孙无垢吗。 欣喜的功夫,两人已经杀到近前,就见那老者将手中银闪闪的囚龙精钢枪猛地一抖,罗士信眼前立时分现出枪锋无数,寒星点点,银光皪皪,泼水而不能入。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一看这老东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眼见对方老大冲来迎战,罗士信不禁心中暗喜,若是擒下这老东西,还怕他们不肯交出长孙无垢吗。

欣喜的功夫,两人已经杀到近前,就见那老者将手中银闪闪的囚龙精钢枪猛地一抖,罗士信眼前立时分现出枪锋无数,寒星点点,银光皪皪,泼水而不能入。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一看这老东西抖出的枪花,罗士信就知道今天遇到了高手。

罗士信丝毫不敢大意,眼见刺将过来的万点枪锋几乎覆盖了自己的整个上半身,他知道躲闪招架都非上策,若想破其招,惟有以攻为守,以比他更快的速度出枪,迫使这老东西主动变招。

想是慢的,可他手上的动作却不曾停顿,在白髯老者的亮银精钢枪距离自己还有半尺的时候,罗士信的玄铁霸王枪已经好似黑色闪电般刺进了老者的万点枪花之中,目标直取老者胸膛。

罗士信的爆发力是不能以人类的标准来衡量的,他这一枪的初速度几乎能够与离弦而出的箭矢相媲,而力道更是可以穿钢透石,被刺中者根本是毫无生机。

当然罗士信并没有真的打算干掉这老家伙,他只是想逼其变招。因为,不论那老者的枪式都多花哨,其枪速却要慢于自己的霸王枪,所以对于自己的攻击他只能闪避,或是回枪来架,不过若是那样,罗士信就有机会将他生擒活捉。

然而出乎罗士信意料的是,这白髯老者身子虽然被逼做出了闪避的动作,可手上的攻势却不受影响,反而更加凌厉。只见老者的身子在马上微微一侧,毫厘之差躲过了罗士信的迅猛一击,同时将自己的枪式由万花乱点变为螺旋直入,一杆囚龙精钢枪好似突然变作了一条银蛇,盘旋缠绕着玄铁霸王枪直刺向罗士信的哽嗓咽喉。

这一下真把罗士信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要是刺上了,今天自己的小命就算交代在这儿了。想要抽枪格挡,可自己的大枪已经被那老东西的囚龙枪给缠住了,哪里还能从容的撤回来,而且就算现在抽出了大枪,再行招架也是来不及的。情急之下,罗士信只得将身子向后仰倒,后脑勺贴到了马屁股上,这才躲过白髯老者的致命一击!

白髯老者此时也在后怕,其实他也是好悬命丧当场,罗士信刚刚那迅雷一击的速度实在太过骇人,好在老者一生戎马沙场,几乎全凭着感觉才勉强避开了罗士信那一枪。

这一切都仅仅发生在擦马而过的瞬间,一个照面的功夫两人就攻守数易,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对决,失之毫厘,就是生死之异。

两人错马而过,不由得都重新打量起对方来,心中都是惊叹不已,不过两者的出发点却是不同。罗士信是愁,对方有这么一个难缠的老东西,自己想要救出小姑娘长孙无垢,怕是没那么容易了。而那老者却是感到惋惜不已,心中很是遗憾,如此出类拔萃的一员小将,怎么就明珠暗投了呢?!

轰隆隆——

哗哗——

一声惊天响雷,打破了场上那诡秘的寂静,豆大的雨点随之倾泻而下,雨中的两人就这样相互对视着,谁也不愿意第一个出手。在双方都相互有所忌惮的情况下,那谈判就成了解决矛盾的最好途径。

“好功夫!小伙子年纪轻轻就有这样一身本事,难得啊难得!小伙子可否听老夫一劝,切莫再助纣为虐,早些回头是岸吧!”

“我他娘助谁为虐了?!算了,我也不与你啰嗦,我且问你,你们是不是在北面的柳树庄截得一位闭月羞花的小姑娘,大约十三四岁年纪?!”

那老者闻言淡淡一笑,应道:

“不错!只不知你想怎样呢?”

老东西,承认就好,老子今天就算拼了性命,也要把垢儿救出来!想到此处,罗士信冷冷一笑,威胁道:

“把那姑娘交给我,如若不然,哼哼...”

“我要是不交,你又能怎样?!”,老者不屑一笑,反问道。

“你找死!”,罗士信闻言恼羞成怒,一催胯下追风,挺枪又冲了上来。

老者嘴角微微一撇,双目寒芒一闪,一催胯下白驹,抖枪也冲了上去。

电闪云涌下、狂风暴雨中,这一老一少,就似那出水蛟龙遇到下山猛虎,咆哮着缠斗在一起。老者就是那天之蛟龙,枪法惊奇诡异、变化万千;少年即为那地之猛虎,枪势威猛刚烈、雄天霸地。

龙吟虎啸一发时,风起云涌,天地惊变!

转眼间,两人已经斗过了二十回合,可还是没能分出上下高低。

“年轻人能有如此的武艺修为,当真难得啊!”,又是一个照面过去,白髯老者勒马驻足,由衷赞叹道。

“老人家能有你这样的气力,也很难得!”

罗士信也是真心叹服,这老东西看起来怎么也得有六十了,对于自己的怪力罗士信是清楚的,可他在与罗士信缠斗之余,竟然还能硬接上两枪,这怎能不让罗士信惊叹!

“孩子,听老夫一劝,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呢!”

白髯老者实在太欣赏眼前这黑脸少年了,自从出道以来,能在自己面前走上二十回合还依然立着的,这少年是第一个。老人家终生无子,见到如此出众的少年郎,心中怎能不喜欢,所以他才这样苦口婆心的规劝道。

“应该回头是岸的人是你吧,那小姑娘虽然美丽,可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就算有那心也没那力了不是,还是把她还给我吧!”,罗士信语带哭腔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小娃娃,老夫好心规劝于你,那是怜惜你小小年纪就有这样一身的好本事,却不是怕了你!既然你给脸不要脸,休怪老夫枪下无情了!”

罗士信心里急啊,在这儿又耽误了半天,可到现在连长孙无垢的衣服边儿还没见到,焦急过度,这厮说话也没了谱,本意是想哀求老者放人,没想到却把老东西给惹毛了。

“报——”

白髯老者恼怒之下,就要上来拼命。可还等他冲起来,远处突然奔来一骑,那骑士来到老者跟前翻身下马,单膝跪禀道:

“报王爷,大事不好,我等护送长孙小姐回军营,半路遇到一股乱军,九太保命小人过来求援!”

“什么?!他们此刻身在何处?”,白髯老者闻言惊问道。

“九太保和长孙小姐等人被困在西面红土坡....”,那骑士向西面指了指,道。

“驾!”

那骑士的话罗士信听得清清楚楚,虽然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有一点他清楚,就是小美女现在身处危险之中,正等着自己去拯救她!所以罗士信还未等那老者有所动作,一催座下追风,掉转马头向西边冲了过去。

“儿郎们,随我来!驾!”,白髯老者向旁边众骑士一招手,尾随着追了上去。

“驾——”

“哈——”

“驾——”

.................

向西猛跑出二里多地,就见前方有一处红土小山,其实与其说是小山,倒不如说是一座大点儿的红土坡。罗士信耳力过人,还未去到近前,就已经清楚的听见土坡之后一阵阵的厮杀声。若是猜的不错,此处就应该是传说中的红土坡,小美女很可能就被困在在那土坡之后。目标就在眼前,罗士信催马催得更急,一阵风一样冲上土坡坡顶。

红土坡的另一侧果然有两伙人正在奋力厮杀,明显人多势众的一方皆是一身黄衣黄服,头裹黄巾。这身套装是弥勒乱军最鲜明的标志,再看他们的大旗,上面写的不是“弥勒”,就是“承天”,一切再清楚不过了,今天碰到弥勒教正规军了。

另一方是一队官军,紫服披甲,手中制式兵器,虽人少势微,然斗志却昂扬勇武,无不以一敌多。罗士信一看就知道,这应该就是大隋官军之中的精锐了,因为扶风原有守备的战力绝对达不到这个程度。

他们孰胜孰负罗士信不感兴趣,他现在关心的只有小美女长孙无垢。居高临下,罗士信一双虎目在战场中微微扫了扫,耶稣佛祖老天爷,可终于找到观音婢这个小心肝儿了,就见这小丫头儿此刻正身处战场的中心地带,身旁有七八个人护着,其中还有三个江府侍卫。

看见了小美女,罗士信这颗悬着的心终于算放下了,当然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毕竟小丫头儿还在乱军之中,当务之急是先要把她弄出来。

嗖——嗖——嗖——嗖

罗士信弯弓搭箭先干掉四个意图冲击长孙无垢护卫圈的弥勒教徒,挂弓摘枪,然后一拉缰绳,将神驹追风扯得人立而起,长鸣不止。他这是在提醒胯下战友:这次,我们真要上沙场了!然后罗士信一举手中大枪,向乱军中的小美人高声呼喊道:

“垢儿莫怕,哥哥来也!”




注:请大家尽量不要将本书中的人物与隋唐演义或是说唐中的人物做对比,隋主沉浮或许会与那两者有许多出入之处,不过既然是故事,就不要太较真,当然大的事件上作者会尽可能尊重史实,不会在真正的历史问题上误导大家。

再说一句,隋唐演义和说唐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是虚构杜撰的,比如罗成,历史上是不存在此人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