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厮够胆,到部队偷东西被逮个正着[第一军团]

英勇顽强 收藏 52 20175
导读:[center]那厮够胆,到部队偷东西被逮个正着 ——团长抓小偷的故事[/center] 因为每年有十来天休假,去年,我们四个要好的朋友一商量,干脆这么着吧,来一趟军营之旅。 我们四人中,我、小叶、小陈是当过兵的,老舒没有当过,但很想见识一下军营是什么样子的,于是一合计:去部队。 又因我当兵时的部队太遥远,所以就不在此次旅行的计划之列了。于是我们的目标确定:先到小陈曾服役的部队,再到小叶曾服役的部队。 就这样,我们出发了。回部队的感觉真好,每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那厮够胆,到部队偷东西被逮个正着

——团长抓小偷的故事



因为每年有十来天休假,去年,我们四个要好的朋友一商量,干脆这么着吧,来一趟军营之旅。


我们四人中,我、小叶、小陈是当过兵的,老舒没有当过,但很想见识一下军营是什么样子的,于是一合计:去部队。


又因我当兵时的部队太遥远,所以就不在此次旅行的计划之列了。于是我们的目标确定:先到小陈曾服役的部队,再到小叶曾服役的部队。


就这样,我们出发了。回部队的感觉真好,每到一处,我们都受到热情的接待。最后一站,我们到了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平吉堡。小叶在见过了他的老乡后,特意提出要回老连队去看看。于是我们一行到了他的老连队。连队还是那个连队,可早已物是人非,好在连长、指导员听我们说明来意后,非常热情的接待了我们。虽然同连长刚刚认识,但小叶仍有说不完的话,大家一时谈得很热烈,不知不觉中,开饭时间到了。


来者是客,连长指导员一定要私人掏腰包给我们办一顿招待,离部队两公里就有一家不错的餐馆,他们就建议我们到那里吃饭。可是,我们四人同时拒绝了连长指导员的好意。但连长指导员那副热情,一副不可拒绝的样子。最后,众人一致决定由我来作这个主。由于在一众之中,我是当兵最早的一个,所以大家在争不出结果的情况下,把决定权交给了我这个所谓的老兵,我也就当仁不让的作出了决定:吃连队伙食。


说实话,多年没有吃过部队伙食了,我们三个当过兵的是真的想再回味回味,老舒从来没吃过部队伙食,当然也想感受感受。就这样,连长、指导员拗不过我们,只得同意下来。


听着连队开饭前的歌声,我们仿佛又回到了那热火朝天的激情岁月,心里那种感受就甭提了。


饭菜上来了,哇,居然有鱼有肉还有鸡。我们可不想得到特殊照顾,可抬眼望去,每一个班的桌子上,摆的都是同样的饭菜,这下我们可有感叹可发了。连长指导员主动为我们介绍了现在连队的伙食状况,说这一餐,也就是平常的一餐而已,丝毫没有特殊的成分。


由此,我不禁想起了当年当兵时的伙食状况,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呀。想当初,我们全团的伙食都是一个样:早晚面食,中餐米饭。就说那面食的质量吧,真是不敢恭维,我们新兵第一次吃馒头,就由于新兵班长提醒不及时,一个新兵伸手就去笼屉抓馒头,不料那馒头是刚下灶的,很烫,那个新兵一下抓在手里,又一时负痛,条件反射之下,一甩手就将馒头射了出去,刚好结结实实的粘在了白色的墙上。原以为这样的伙食只是一顿,不料,一吃就是三个月,又以为只有新兵三个月会这样,哪知,下连后一吃就是三年。每顿四菜一汤的标准是这样的,一汤:清汤玉米糊糊,因玉米存放年久,所以玉米糊糊味道略带苦涩,或者干脆就是蒸馒头的下脚水放点香菜,又或者是中午煮米后的米汤。四菜呢,是一小碟咸菜、一小碟炒芹菜、一小碟炒胡萝卜、再一小碟炒大白菜或者炒土豆或者炒茄子什么的。总之,三年之内没见过炒肉丝肉片。中午吃米饭,然而那米据说是存放了十多年的老米,煮过之后是不会粘锅的,而且米粒和米粒之间也粘不到一起,是散的,当然这种米也就不会煮出来吃着软和了,于是大家就吃硬米饭吧。而吃饭是有讲究的,懂不起的人就吃不上饱饭:当行军锅抬出来后,你用特大号的碗松松的打大半碗饭,千万记得不可打满了,而且一定要松松的。这样,你就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把这碗饭给洗白了。然后,再盛第二碗时,你就可以结结实实的按紧,而且要盛满高耸耸的一碗,这会你就可以慢慢的吃,虽然这时已经没有菜来佐饭了,可不管怎样,还有米汤不是。如果新兵不知道的,先狠狠地盛了高耸耸一满碗,任你再用狼咽之势、虎吞之法,吃完后你也就只能瞪着眼睛看着光光的锅子了。这就是时下流行的一种扑克牌玩法,叫干瞪眼。


很难想象,这样的伙食我还津津有味地吃了满满三年。


曾经还记得,新兵刚到部队,已是凌晨两点过,新兵连长一定要让炊事班给我们“加餐”,于是我们坐在饭堂,享受了唯一一次老兵盛饭的待遇。在昏暗的灯光下,每人前面有一碗汤,金黄金黄的,我用鼻子了闻就知道是清汤玉米糊,可我临桌的藏族老乡却不知道,因为在暗黄的灯光下,他把那碗糊看成了一碗面上飘着油面子的鸡汤,于是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一下就喝了一大口,当玉米糊从碗里流向他口里的同时,两行清泪已不知不觉从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记得有一次,我的一个二连老乡老万回团里来。他是我团狼山弹药点的班长,已经半个月没有闻到油星味了,特意到团里来为弹药点的同志们搞点荤菜回去,可那时每个连队的伙食都是由团服务中心定量供给的,他们一次就把一个月的肉吃光了,就不可能再额外供给他们了。所以,服务中心没有答应他的请求,明确表示没有肉可供应他们。


终于等到服务中心下班了。老万班长早看到库房里有半边冻得好好的猪肉,大概也就100来斤的样子。他四下瞧瞧没人,几下就拧开了服务中心的库房铁锁,扛起半边猪肉,飞也似的溜出了服务中心,向团招待所后面的小路奔去。


也怪老万运气不好,刚走出招待所的范围,正好遇上团长那天中午没事要到各营去巡巡。一眼就瞅见了老万。


这件事在我们团传为喜剧,被能说会道的战友一渲染,就越发精彩了,可我没有那些战友说出来精彩,只能凭记忆依稀记得,当然写出来就更不精彩了。


团长:喂!那个兵!


老万一回头:妈妈呀!团长!


于是老万把猪往肩上一抖,抓结实了,往坡下一溜烟跑了。


团长见这个兵还不停下,还往外跑,不禁高叫:站住。边喊边撒开脚丫追下去。


老万一看团长追来了,哪顾得了那么多,便使劲跑起来。可是,刚跑完一个上坡,就是一个下坡,老万一个晃悠,一骨碌滚在地上。爬起来,老万仍不忘那半边猪,猛地抓住一提溜,又上了肩。


要说这老万,可有一股子蛮力,扛着百十斤的猪肉跑起来还是那么快,而且步子迈得很大,只想几下子把团长甩开。据团长的通讯员后来讲,老万跑过的地方,居然被他刮起了一股灰尘。


就这样,一个兵在前跑,一个团长在后追。


可是,这出团长抓小偷的剧本身就不平等。你老万再大的力气,再能跑,毕竟身上还扛着百十来斤呢,而且团长也是个能跑的。看看绕着部队跑了大半圈,团长离老万是越来越近了,这时大概也追出一公里左右了,老万一看,这家伙,再不丢掉猪肉,今天无论如何是跑不脱的了,于是,干脆把半边猪肉往路边草里一扔,起开大步准备失踪。


哈哈,没想到戏剧性的一幕还在后头。团长在后边大喊:别跑了,我认得你是二连弹药点的班长。这团长记性还真好,去弹药点检查一次就把个老万给记住了。


老万一个急刹,反正跑了也白跑,都被认出来了,还跑个啥。停下来,跟着团长,乖乖的把半边猪肉扛回了服务中心。这一停下来,才发现,老万的头跑得热气腾腾,而靠近后衣领处的头发上,还结满了冰碴子。


后来还是二连连长亲自把老万给领回去的。也许因为老万偷猪肉是为了给弹药点的战士改善生活的缘由,老万最后没有受到处分。


如今想起这件事情来,仍是感慨万分。现在我还常想,如果当初老万没有被团长发现,那半边猪肉老万会用什么办法弄到几十公里以外的狼山弹药点呢。


再想想今天部队的伙食,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不知比当年要好上多少倍了。


时代在进步。部队的条件也在改善,就连军装,也经过了两次改进,军衔也不再是我们那时的样子,唯有不变的,是军人的使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