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书评:『B社会Ⅱ神木令 』9

woshi3suo 收藏 8 219
导读:『B社会Ⅱ神木令 』作者:三条 铁血书库链接:[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25/]http://book.tiexue.net/Book/14425/[/URL] 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要制定规矩使人事物有序运转,非得要有让人信服的能力而不可为。从小规矩到大规矩的制定,没有不是这样的。小地方小规矩,可以由道德威望较高的人来制定,只要人们愿意遵守,那么就可以维持下去。大地方大规矩,人多分歧多,非要争个道德高下,一万年也没有结果。所以便要换一种方式,最强者说了算

『B社会Ⅱ神木令 』作者:三条 铁血书库链接:http://book.tiexue.net/Book/14425/

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要制定规矩使人事物有序运转,非得要有让人信服的能力而不可为。从小规矩到大规矩的制定,没有不是这样的。小地方小规矩,可以由道德威望较高的人来制定,只要人们愿意遵守,那么就可以维持下去。大地方大规矩,人多分歧多,非要争个道德高下,一万年也没有结果。所以便要换一种方式,最强者说了算。

[办事人]候选人之一的甦文,在取得[和胜义]实际掌权人尚则义的支持之前,在所有人的眼中都只是一个性格温顺只会埋头做事的公道人。他竞选的口号很简单,为了社图的利益。社团好就是大家好。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但他不能够马上给出实际的,眼前的好处,而且,他的这个目标,在大家看来也未必就真的会实现。所以众多的区领导人都对他进行了冷处理。而廖添则不一样,他没有说竞选成功之后社团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也没有说当选之后各地区的福利如何。但他明码给出了实惠,正正经经地用实惠向各地区购买选票。而且这一举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反感,相反,大家都愿意接受这一种交易,答应帮忙。没有好处,哪怕再出色,别人也会再三考虑。但是如果有好处,又稍微有点实力,大家就愿意倾向那一方了。廖添花费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制造了这一次选举的优势。这是潜规则:给钱——办事。

如果按照这样下去,胜负毫无悬念。

但是,甦文出于[和胜义]实权者的考虑,被内定为下一届的[办事人]。当他得到了最高权力的许可之后,便马上开始得心应手地实施策划已久的纵横计略,分化瓦解了另一位候选人廖添在社团内经营已久的支持势力。这里面不光包含了谈话的艺术、利益的分配和对人事的把握,最重要的是,他得到了实力的保障。实力可以支撑他跳过廖添需要花费大量时间、金钱制造的优势,完成以前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这也是一条规则,有权好办事。但这个权,必须得是至高无上的权,不可动摇的权。这个能够掌握所有关系人的生杀荣辱的权,便是实力。实力最强者说了算,这又是一条规则,而且是决定规则的规则。无论在什么制度下的社会,任何时候,生存都是第一位的,利益永远被理性者排在生存之后。所以,即便甦文不能马上给出之前没有支持他的地区领导人任何利益,他们也只能够选择服从。

甦文掌握了这条潜规则,所以他取胜了。而另一个人,也掌握了这条潜规则,所以他也获利了——李克义。

在数段有关[神木令]的模糊描写之后,这根代表了[和胜义]最高权威的令牌便被人劫走了。直到大局已定,又必须出现的关键时候,它由李克义带了出来。而且是带到了最需要,也最能够发挥[神木令]权威的人面前。

甦文当然深知这根令牌所带来的双刃效果。虽说[办事人]一位已经拿下,但如果这根代表了[和胜义]百年权威的令牌落到了对头或者第三者的手里,将会给他的前途带来不可预测的祸害。现在李克义送上了门来,虽说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但总算是处在了可以控制的状态。李克义作为北浦区的副职,急需有人支持以求在[和胜义]内更进一步。这一点甦文猜中了,他更知道,李克义在这个时侯,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敢把[神木令]截下来作为一个交换,自然也有他的把握。此时的甦文没有因为手中的权力而膨胀得失去理智,他要让李克义配合地交出[神木令],就必须给他一个很好的价钱。但这终究不是一件合法合理的买卖,甚至在B社会里面也是违规的。为了避免后患,还必须定出一个使双方都满意的合理过程来。

“以后可以出去和别人说,你是我干儿子。谁敢动你,就是和我这个[办事人]过不去。这两年我作主,你就是北浦区的领导人。什么时候你也想出来选,我全力支持你。”

普通人之间,就算年纪有别,指定别人作为自己的干儿子,谁会受得了这份侮辱?但甦文和李克义都知道,这个干儿子,包含了重大的利益内涵。既是做了干父子,那么日后便是在同一条船上,一荣俱荣。这次的[神木令]事件也能断绝了两个人的后顾之忧。比起如此重大的利益,一个名份又算得了什么呢?

但这个协定却不是公平的。甦文一口便钉死了这个‘价钱’,使得李克义不能再开出比这个再高的要价;另一方面如果李克义不认这个名份,那就是和[办事人]作对,和整个社团作对,甦文没有[神木令]照样是[办事人],但李克义如果不交出来却在香港再没有安身之地。李克义虽然可以拼着命不要把令牌给别家,但自己最保险的一份利益却落空了,风险也成倍增长。面对这样的形势,李克义也没有第二个选择,只得答应。这里面没有个人感情,没有人格原则,只有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是决定规则的规则决定的,即实力最强者说了算。


本文内容于 2008-12-3 8:42:56 被woshi3suo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