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家人30年风云起落 住四合院老宅保持低调——猛抽毛左、极左分子的耳光

儿子要飞天 收藏 31 1621
导读:中新社北京十一月二十五日电 题:三十年风云起落 邓家亲情不变   中新社记者 德永健   十一月十一日,当现任中国政协副主席、时任中国残联主席的邓朴方向残联全国大会作报告时,他与自己的父亲、中共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核心邓小平“相遇”了。   “党和国家历来关心残疾人,重视残疾人工作和发展残疾人事业……邓小平同志满怀深情地指出,中国需要改进对残疾人的服务……”坐在轮椅上的邓朴方在报告中说。此时,中国改革开放即将年满三十年,被公认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小平逝世已逾十一年。   三

中新社北京十一月二十五日电 题:三十年风云起落 邓家亲情不变


中新社记者 德永健


十一月十一日,当现任中国政协副主席、时任中国残联主席的邓朴方向残联全国大会作报告时,他与自己的父亲、中共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核心邓小平“相遇”了。




“党和国家历来关心残疾人,重视残疾人工作和发展残疾人事业……邓小平同志满怀深情地指出,中国需要改进对残疾人的服务……”坐在轮椅上的邓朴方在报告中说。此时,中国改革开放即将年满三十年,被公认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小平逝世已逾十一年。


三十八年前,邓朴方第一次坐在轮椅上与父亲面对面相遇。“文革”期间,邓小平被批为中国“第二号走资派”,邓家子女就此卷入政治风暴的漩涡中心,其中邓朴方的境遇最为惨烈。一九六八年,遭受红卫兵造反组织折磨的邓朴方坠楼摔伤,在红卫兵的阻挠下未能及时就医,致使自腰以下半身不遂。


邓朴方曾回忆,经过反复争取才得相遇的父子见面时相顾无言,但作为儿子,他心里“也许淌的是泪,也许淌的是血”。在下放地江西,邓小平为儿子洗澡、翻身,组织全家人帮忙把邓朴方抬进洗澡间,在蒸腾的雾气中为他擦胸搓背。


二000年,邓小平小女儿邓榕写出《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一书。邓榕在该书出版之际表示,虽然“文革”时处境艰难,但邓家人彼此间的关爱不减,而“这对我们很重要,对父亲更重要”。有研究者曾说,家庭亲情是支撑邓小平的精神支柱之一,邓小平之所以能成为外界眼中“永远打不倒的小个子”,与邓家这个团结友爱的大家庭不无关系。


一九七八年底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改革开放大幕,中国现代化建设就此展开。在政坛“三起三落”的邓小平成为中共第二代党内领袖。面对政治地位擢升可能带给子女的影响,“文革”时与家人相濡以沫、对待子女非常民主的邓小平严肃地把全家召集起来谈话,中心议题是要家人“夹着尾巴做人”。


邓小平大女儿邓林忆及,当时邓小平谈到邓家孩子要谨慎,名不要出得太大,要夹着尾巴做人,而且强调“要守法,不要脱离国家的法律范围,真要到那个时候,我也不会帮你们”。尽管由于邓小平晚年听力衰退,小女儿邓榕充当“耳朵”,参与和见证了许多影响中国和世界的重大历史时刻,如第一次南巡、中英谈判等,但邓家人始终恪守着见证者的“本分”,与政治保持着距离。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邓小平辞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职务后正式退休,在北京景山后街一栋灰墙灰瓦的院落中安享晚年,含饴弄孙。虽然远离中南海,但邓小平并未收起关注国家建设的目光。一九九二年初,在中国农历春节即将来临之际,喜欢与家人在一起的邓小平决定携全家南下,展开事后提速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进程的九二南巡,邓家人因此成为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全程亲历者。


南巡之中,邓小平连番说出“发展才是硬道理”、“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等后被世人熟知的经典讲话,但邓林在回首这段往事时表示,晚年邓小平话并不多,但“到节(点)上他该说的一定说”。


她提及,邓小平在南巡中最激动的一次是在深圳。当时在从深圳坐船到珠海的途中,时年八十八岁的邓小平整整讲了一个钟头,即便家人考虑到他年事已高劝他停一停,但情绪非常激动的邓小平刚停下又开始讲,推动中国改革开放加速挺进的迫切心情可见一斑。


九二南巡可算集中展示了晚年邓小平对时局的看法,全程陪同的子女无疑为理解这段历史提供了非同一般的“私密视角”,他们的讲述也为旁人了解邓小平晚年心路历程提供了可资参考的史料。二00四年,在邓小平诞辰一百周年之际,邓家最常向外界发言的邓林和邓榕将各自著作改编,合作出版了《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


如今,邓家长女邓林在中国画领域画笔不辍,长子邓朴方在十一月残联全国大会上不再连任主席,而是以中国政协副主席的身份当选为残联名誉主席,曾任中国科技部副部长的二女儿邓楠现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党组书记,小女儿邓榕现任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副会长,致力于中国民间外交领域。


在过往接受媒体采访时,身为家中“老大”的邓林曾不止一次地表示,邓小平对子女的教育“遵循的是给他们本事,教育他们成才,多少不在乎,能养活自己就行”。“当然我爸爸也说过这样的话,就是我们家的人没有大出息,也有中出息,有小出息,我们也是按照这个做的。”邓林说。


在失去“老爷子”之后十一年来,这个大家庭更加珍惜天伦亲情。邓榕曾经透露,一大家子仍然像父亲生前那样,住在四合院老宅里,聚在母亲身边承欢。每位家庭成员都刻意保持着低调,只在父亲的公开纪念活动上才由家里民主推举一位出面,而这样的“任务”大部分都由画家身份的大姐邓林承当。(完)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