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军百万战俘死亡之谜

阿克斯尼 收藏 34 22687

所谓历史研究,就是和形形色色的骗子,形形色色的虚假材料打交道的工作,从中去伪存真也就成为其基本工作任务。而在纷繁复杂的史料中,经过检验的数据资料照理是最为客观和真实的,但考证不严或者引用不慎,一样会出错误。举个例子,现在国内众多书籍和网站都宣称中国在抗日战争中死亡了3500万人,为了这个数字还很闹了几段公案。但遗憾的是,1995年我国官方虽然公布了3500万的数字,但同时也明确其中死亡者为1800万到2000万,其余为伤者。而在1985年,我国官方数字则为2100万(死亡1000万到1200万)。对85版数字和95版数字的差异,官方有过多种版本的解释,其中常见的一种是:85版数字没有包括东北地区的数字,而95版包括了。

近些年,历史学界各种数据也是层出不穷,有些很快就得到认可。有些则引起了轩然大波,闹得争议无数。詹姆士巴克切的《其他的损失》一书中列举的数据就属于后一种情况。该书宣称,在二战结束前后,在所谓"解放"欧洲大陆的美国军队的战俘营里,有接近一百万德国武装部队战俘由于饥饿和美军的故意虐待而死亡。

这个数字在西方历史学界引起的震动可想而知,因为按照今天已经被大多数西方历史学家接受的观点,即使在被他们描绘为"邪恶帝国"的苏联战俘营里,全部380多万(战时被俘250万)德国战俘中也只有50万人左右死亡,其中363343人的身份在1999年得到了最终确认。如今在自由的,民主的,人权的,而且还富的流油的"伟大美国解放者"的"人道主义战俘营"里,在据说非常之"阳光",非常之亲切,损失相对也非之小的(在欧洲大陆,美军连同非战斗死亡,一共死亡了15万人),和德国人也谈不上什么仇恨的美国大兵手中,被虐待致死者居然在百万以上。更令他们感到难堪的是,在战后西方的历史著作中,美国人的"人道主义战俘营"曾经吸引了大批东线德军。德国军人"宁可向美国人投降,也不做俄国俘虏"的口号更曾经是西方卫道士津津乐道的话题。而巴克切的著作却使这一切神话如同膨胀到极致的大泡沫般消失了。极具讽刺意味的另一个情况是,残暴的纳粹们对他们的美国日耳曼兄弟可要人道的多。在全部9万多名被德军俘虏的美国军人中,死亡者只有1684人而已,但仅有的几次德军屠杀美军战俘事件,却在西方史料中被反复炒作。

对巴克切的数字提出肯定或者质疑的论文大量出笼。但无论这些论文的作者同意或者否定巴切克的具体数据与否,他们最终也不得不承认如下事实:"美国人曾经像纳粹分子那样残忍地对待德国战俘"。

虐待俘虏的缘起还要从那个近日来被众多媒体热炒的诺曼底登陆说起。在美国军队于1944年6月6日发起对西欧的这次入侵之前,落入西方军队手中的德国俘虏数字还不算太多,在美国本土一共只拘押了135796人(不包括日本人和意大利人)。但在诺曼底登陆后,随着德国武装部队在东西两线的全面崩溃,大批德军在战场被俘。另一方面,由于某些德国将军们的别有用心,以及大多数德国军人对于西方,尤其是美国人可能对他们予以优待的幻想,在西线,特别在战争结束前后,有大批德军主动向美英军队投降。甚至不少东线德军也穿越战线,寻求西方的庇护。按照盟军最高司令部俘获德军人数的每日报告累计,从1944年6月12日到1945年5月18日,共有5480367人落入西方军队手中,这个数字当中还不包括在地中海战区被俘和投降的德国武装部队成员。有数据认为,总共有7856600德国军人成为西方军队的俘虏,其中约250余万人落入英联邦军队之手,还有约520万人则落入美国人手中。德国俘虏中的大部分是在战争结束前后主动投降的。(数字仅供参考)

如此众多的德国战俘,如何对待他们自然成为西方军队首脑们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根据1929年7月27日签订的日内瓦战俘待遇公约第三部《在俘》的相关规定,俘虏应该被关押在卫生且气候适宜的地区,战俘所居住的房屋或营棚应符合拘留国安置自身部队的相同卫生条件,战俘的口粮在量和质方面应与拘留国部队相同。美国、英国、德国均在战前签署,加入并批准了该公约


笔者从来就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在现实的战争中,战争一方给予战俘和其自身武装部队同等的待遇在很多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但给予对方战俘维持生存的基本生活资料,不加以杀戮和虐待,却是日内瓦公约签字国最基本的义务。应当说,英国人倒是基本按照日内瓦公约对待俘虏:德国战俘在饮食,住宿等基本生活条件方面和英军享有的条件基本一致,而且还可以和家人通信,红十字会对战俘营的定期访问也没有遭到禁止。

但当时担任欧洲盟军最高统帅部司令,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艾森豪威尔将军对保守的英国人那套循规蹈矩的做法大大地不以为然。这位美国人决心让欧洲人好好领教领教美国的战俘"新思维"。为此,在1945年4月,艾森豪威尔提出如下建议,"德国的战俘可分成两种类型:第一种,投降的战俘。第二种,缴了械的敌对武装力量。第一类人可按日内瓦战俘公约处理。第二类人,则仍旧按敌对武装力量处理。"换句话说,第二类人变成了不能享受战俘待遇的缴了械的敌对武装力量。按照艾森豪威尔的这种解释,这些德国人就算杀掉也无不可。

对于艾森豪威尔这种"新思维"的由来,很多人都解释为在被解放的纳粹集中营里的所见所闻对他的强烈刺激。但纳粹集中营的死者并没有多少是美国人,美德之间的民族矛盾似乎也没有大到非要对敌方战俘刻意虐待的程度。德国人对待美国战俘的态度也无助于解释艾森豪威尔的这个举措。

在笔者看来,对这一举措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优越感"。美国从来就是一个民族优越感过分强烈的国家。在这个号称"平等"的、"各民族大熔炉"的国度里,不同民族、种族的人们被严格区分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不为众人所知的是,作为极端种族思想宣扬者的纳粹头子希特勒,对美国的种族格局就曾经大加赞赏,甚至引为楷模。唯一令他不满的是,在美国,有钱的犹太人也被纳入了上层种族,美国人的拜金主义是出身在欧洲的希特勒无法释怀的东西。

种族主义当然不能够完全解释美国的"战俘新思维"。事实上,日耳曼人在美国同样处于统治地位。但当艾森豪威尔走进尸横遍地的纳粹集中营后,一种新的极端优越感,即意识形态极端优越感产生了:我们来自"民主、自由、博爱"的美国,而这里是残暴的纳粹统治的地方,我们在意识形态上高于他们,我们比他们优越。他们是畜牲,我们才是高级的人类。人类对于畜牲,自然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这种在种族优越感基础上产生的意识形态优越感最终产生的结果,套用一位美国越战老兵的话来说,就是:"除了美国人之外,其他的人全都不是人"。在优越感膨胀到极致的美国人眼里,不仅残暴的纳粹主义,甚至只要是和美国不同的意识形态、文明形态,就统统都是邪恶的。而用最邪恶的方法去对付那些所谓的"邪恶",自然就是天经地义的了。德国战俘成为了这种优越感的首批受害者。

艾森豪威尔的建议很快得到了落实。到了1945年8月,也就是欧洲战争结束后大约3个月,几乎所有的德国战俘都变成了".缴了械的敌对武装力量"。保守的英国人无法适应"人权维护者"的这套"新思维",美国人只好自行其是。于是,在1945年5月还被国际红十字会的材料认为是除受伤者外,健康状况良好的绝大多数德国战俘,很快就变成了垂死的饿殍。

后来一个美军战俘营卫兵在他的《艾森豪威尔的死亡战俘营》一文中,回忆了在莱茵河附近的一座关押德军的战俘营中的见闻:5万多名德国俘虏被带刺的铁丝网圈在无遮无掩的野地上,他们被迫在潮湿多雨而且寒冷的天气里,在泥地上睡觉。吃的饱饱的美国士兵眼看着德国人吃着用野草做成的汤,同时在没有厕所的情况下,像畜牲一样在自己的粪便中睡觉,然后开始慢慢地悲惨死去。当有些美国士兵将食物扔过铁丝网后,美国军官们甚至威胁要枪毙这些"不守纪律"的战友和部下。而当德国妇女们向铁丝网那边的德军战俘们投掷食物时,美国军官则玩起了真格的:一直把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完才肯罢手,他们把这叫做"打靶训练"。纳粹德军在东部战线对付苏联战俘和敢于向他们提供食物的苏联平民的手段,美国军人无师自通的全会了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