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肉搜索”令老外大开眼界

在中国网络上大显神威的“人肉搜索”已经名扬海外。美国《***科学箴言报》(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11月28日刊登该福特(Peter Ford)从北京发出的专题报道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中国的“人肉搜索者”——他们的是公民行动分子,还是网络暴民?

有些人说,网络上的“人肉搜索引擎”是正义之师手中的利器,可以用来打击犯罪分子。另一些人则认为,“人肉搜索”简直就是让暴民充当义务警察,通过侵犯个人隐私的手段,挑选出任何人予以公开诽谤、羞辱。


不管怎么说,“人肉搜索引擎”都是中国互联网上怪异的玩意儿。它由公民驱动,以网上博客为基地,猎取所谓不受欢迎的人。这个月最新的受害者是一名政府官员——交通部属下深圳海事局原党组书记林嘉祥。他涉嫌引诱少女,并因此失去了工作。事发后他的姓名、住址、电话号码、工作地点等资料,都被贴上了约有2.5亿用户浏览的中文网页。他的涉嫌控罪,成为无数侮辱性博客邮件的内容。


可能有人认为,林先生必须受到惩罚,尤其因为警方拒绝指控他,认为他只是酒后失态。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中国女留学生王千源,在今年3月校内支持藏独的学生,和反藏独的中国留学生发生争执时,企图从中斡旋。但人肉搜索迅速发现了中国国内她父母的住家地址,结果她家门前被泼上了屎尿。


一旦像王千源、林嘉祥那样,行为引起了互联网聊天室的注意,很快就有照片被贴到网上,会被人根据照片指认出来。认识他们的人随即创造出有关他们两人的“人肉搜索引擎”,开始将两人的种种个人详细资料广泛张贴到网络上。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互联网使用者,所以不乏业余侦探随时准备加入人肉搜索猎取行动。由于聊天室是唯一的公共空间,中国公民在那里可以真正自由地匿名表达看法,所以这些聊天室已经成为对许多问题表达强烈意见的论坛。


上海复旦大学的社会学者于海(Yu Hai音译)说:“这是中国的传统。人们喜欢把事情道德化,加上传统的传媒是政府的喉舌,于是互联网成为普通人发泄感受的最方便管道。”


总之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干,不仅由于可以隐瞒身份,而且也因为在中国仍然没有保护个人隐私权的法律。北京清华大学“互联网行为研究所”副主任李序(Li Xu译音)说,“没有可以实际操作的稳固法律机制”,来规管互联网的使用。


一个名叫王飞(Wang Fei音译)的男子发现自己成为人肉搜索引擎的猎物,于是提出了中国第一宗针对互联网的诉讼案。他指控有关的网页对他进行诽谤。去年他的妻子自杀后,日记被妻子的姐姐贴上网,内容对王先生和一位女同事的关系有所怀疑。于是网上博客纷纷谴责王先生,指他导致妻子自杀。


有段网上留言说:“你将下地狱,受到无数诅咒”。还有一条留言,给他扣上“禽兽”、“渣滓”的大帽子。网上的侮辱蔓延到他的实际生活中。他的律师张延丰(Zhang Yanfeng音译)说,有人在他的门上涂了“以血还血”的字样。他和亲人遭到无数狂怒的电话轰炸。他和被指称的情妇一起,双双被工作的广告公司解雇。


律师张延丰说:“这些网页登出的东西,对王先生构成侮辱、诽谤,完全不真实,损害了他的名誉,侵犯了他的隐私。他正在为伤害、精神损失、失去收入等,对有关的网络公司提出诉讼。”他说,这起诉讼已经经过了9个月,可能要到明年春天才会开庭。因为法官和专家证人之间,对案件的看法“分歧很大”。


在法庭必须解决的问题中,对手机号码、身份证号码、居住地址等,是否属于个人隐私,缺乏清晰的法律解释。法官还必须考虑,遥远的网页管理者负有何种法律义务,要为他们网页上贴出的东西负责,以及如何平衡言论自由和保护私隐权两方面的利益。


今年较早前《中国青年报》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将近80%的人认为,“人肉搜索引擎”应当受到规管,65%的人认为,“人肉搜索引擎”侵犯了人们的隐私。


李序说,困境在于“如果允许言论恣意妄为,不受监管,那就会侵犯隐私权。但如果过分规限公民自我表达的能力,那么互联网将失去其本质和吸引力”。


“亚太网络资讯法律研究所”主任刘德良(Liu Deliang音译)表示,制定过于严格保护个人隐私权的立法,可能会保护贪官污吏逃过应得的惩罚。


他说:“普通人没有强势的权力监督政府官员的一举一动,或者控制无处不在的贪污。于是他们使用互联网来监控。‘人肉搜索引擎’是中性的技术,既能用来做好事,也可以用来做坏事。但是必须在公共利益和个人隐私利益之间求得平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