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欣欣然作品 死在土匪枪下的总司令 顾品珍

死在土匪枪下的总司令 顾品珍

欣欣然出品

文/无聊的一夜

先BS下自己,典型的“标题党”。不过,死在土匪枪口下的总司令,也确有其人,他便是时任北伐军云南总司令 顾品珍。

顾品珍是昆明人,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第六期,曾积极参与云南的“重九起义”,到护国反袁时期,顾品珍已是独挡一面的大将。鏖战泸州,喋血棉花坡, 顾品珍指挥所部接连击败了北洋军 曹琨、张敬尧部,创下了极响亮的“名号”,朱德元帅当时就是 顾品珍麾下的团长。

为出征北伐, 顾品珍任命 金汉鼎代理滇军总司令一职, 金汉鼎是 顾品珍的得力干将,也是顾在云南陆军讲武堂时的学生。金当时的军职是 迤南剿匪指挥官,所部驻扎在通海。在滇军中 金汉鼎与 朱德、耿金钟、项铣并称四大金刚, 以骁勇善战著称。在川南一带还曾流传着 “叶[荃]甩手,黄[毓成]毛瑟, 朱[德]金[汉鼎]支队惹不得的民谣” 。

按说,打仗是个苦差事,派个嫡系将领代劳也无不可啊,顾为何放着安逸日子不过,却要 “专力疆场,躬亲前敌”?这个是有原因的,顾品珍是老同盟会员,有一定的革命觉悟,因而积极响应 孙中山先生 出师北伐的号召。再则,顾品珍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自己就是靠“陈桥”兵变,才黄袍加的身,派别人领军出征,不放心呐!虽说老唐被赶到了香港闲居,可这老哥哥一刻也不消停。明里革命口号喊得震天响, 暗地里时时筹划搞武装复辟。这老哥哥是属蜈蚣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得不防啊!这回以“北伐”的名义出征,顺势收了他在柳州的四千大兵以绝后患,省的他整日上蹿下跳的穷折腾。还有,精锐现役部队大部分都要随驾出征。另外,象 杨蓁,范石生这几个不安分的主,也得带在身边看着,以免生事。

实际上,在驱唐行动中,第八军军长 叶荃出力最大。叶荃先在寻甸密谋反唐 ,却被部下告了密。叶 唐先是在杨林板桥大战一场,好汉难敌双拳,挡不住唐继尧人多势众, 叶荃且战且退。接着双方在澄江又是好一场厮杀, 叶部战败溃退 引得 唐继尧清巢而出,省城空虚,顾品珍这才趁机捡了个“漏”。唐继尧被赶走后,顾品珍以滇军总司令的名义 总揽滇省军民政务,从而取代了唐在云南的统治地位。

驱唐成功,叶荃本该分一杯羮。叶荃老成持重,资格老,口碑亦好。最重要的是,叶荃的老本都拼完了,成了光杆司令,当个挂名的代理总司令那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出人意料, 顾品珍搬出了已闭门谢客淡出政坛很多年的滇军老将 罗佩金。 罗佩金是 顾品珍的老上司,曾当过 蔡锷的参谋总长,后任四川督军,资历威望自然无人能及。驱唐功臣 叶荃到被晾在了一边。本钱没了,自然也就没了话语权,失意之下,叶荃便去了 革命圣地广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为了一纸任命书,这后院又燃起了大火,史料中称:“杨蓁不服”!

要说这 杨蓁也是个大有来头的人物,在云南陆军讲武堂,杨蓁和 朱德,范石生还有 金汉鼎都是同班同学。杨蓁发迹的较早,15年护国讨袁时期 杨蓁任支队长,金汉鼎只是其属下的小连长。金汉鼎岁数也小了好几岁,加之出道较晚,职务递升的也晚些。虽是英雄少年,不过和 杨蓁一比较,还是有点差距的。相比 金汉鼎,杨蓁是很有优越感的。杨蓁算得上是滇军中的实力派将领,所辖第三旅兵强马壮,是顾部的头号主力。在驱唐行动中 杨蓁也是主谋之一。 这次人事调整,昔日小弟反倒成了自个的顶头上司,杨蓁自然不服。

顾品珍和 金汉鼎差不多在同时接到密报说“杨蓁意图不轨”。密报中称:杨蓁所部不住营房却驻扎在城门楼上,所部炮兵则入住在八省会馆,正对着五华山[省政府驻地]。这个事态就相当严重了! 一旦 杨蓁铤而走险,后果将不堪设想。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经过一番紧急磋商,在 金汉鼎就职典礼的晚宴上,杨蓁被当场扣押。

金汉鼎任命独立团团长 杨希闵接任 杨蓁的第三旅旅长一职,杨蓁所部闻知旅长被扣押立时哗变,昆明城刹那间乱成了一锅粥。顾,金二人安抚善后少不得又要大费一番周折。大军还未开拔,就出了这场大乱子,士气不免为之沮丧。

话说 唐继尧身在粤港心在滇,唐继尧何许人也,顾品珍这点小九九岂能瞒过他的双眼。眼瞅着拖延下去时局对己不利,更加紧了对滇军旧部的分化利诱。 得知顾部内乱,唐继尧夜以继日赶赴广西梧州、柳州。唐纠合了旧部 胡若愚、李友勋,诱引 杨益谦部, 收买土匪 吴学显, 拼凑了近两万人马。人马虽不算多, 排场可不小,唐军共编成了四个军。唐继尧以 李友勋为第一军军长,田锺谷为第二军军长,胡若愚为第三军军长,杨益谦为第四军军长,兵分二路,浩浩荡荡杀向云南。

谁知节外生枝,唐军在回滇途中,军纪涣散,引得民怨沸腾,百姓群起攻之。唐部后卫部队遭广西自治军伏击,悍将 李友勋竟被当场击毙, 第一军溃败。出师未捷,唐部便折损了一员大将,这就让 顾品珍更有理由藐视唐军:虚张声势,唐军不过尔尔。

自峙装备精良训练有素, 滇军在西南一惯强横。这次阴沟里翻船,竟然栽在地方民团手里,这个面子丢得也忒大了。滇 桂虽是近邻,动起刀子可一向都不手软。滇军吃了这个大亏后,岂甘罢休,便时时寻思要找回这个场子。在稍后的24年 滇 桂又狠狠地干了一仗。折损兵马无数,却谁也奈何不了谁。旧恨未销又添新仇,这冤结的可就愈发的深了。

顾品珍先是判断 唐部将由贵州 黄草坝方向回滇,便命 范石生所部在滇黔桂交界处之江底一带构筑防御工事。孰料,唐部声东击西,由广西方向直入滇境之广南,并直趋开化。唐虚晃一枪,顾的“马其诺防线”便成了摆设。 仓促间,顾品珍亲率 杨池生的步兵二团到宜良,设指挥部于路南天生关 鹅毛寨。2月24日,指挥部遭到 吴学显匪部的袭击,激战中顾部参谋长 姜梅龄战死,警卫人员伤亡殆尽,顾上马冲出重围,当他到天生桥时,脚受重伤跌下马来, 顾品珍遭土匪当场枪杀, 终年39岁。[有资料曾说, 顾品珍是在剿匪中阵亡的。这说法有误, 清剿土匪竟要劳动堂堂总司令亲自挥戈上阵,那还要师 旅 团长们干什么吃]

回首 唐 顾之争中,因轻敌,顾自始至终都没拿出一套有效的 “应急预案”。再加上内部倾轧指挥失当,更有将领拥兵自重拒不赴援,以至功败垂成。 借助了 吴学显的“土匪奇袭“,唐继尧得以咸鱼大翻身,再握权杖,重登五华山。套用某经典台词便是: 我 唐继尧又回来了!

自古骄兵必败,“漫不经心”让 顾品珍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真是:壮志未酬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沾襟 。英雄,本该有英雄的死法。一代名将没 死在护国 护法的战场上,却倒在了名不见经传的山旮旯里,让后人唏嘘不已。

“两个洋芋辞旧岁,一棵白菜迎新春”,顾品珍的清廉有口皆碑,顾不光自个清廉,还要求部下们都向他本人看齐。这下,那些个局座,处座,科座们不干了。 当官不能捞油水,不如回家卖红薯! 左一个清廉,右一个清廉,那叫咱们都喝西北风去。不能作威作福,不能中饱私囊,这官做的也甚是无趣。干部们牢骚满腹,怪话连天,着实怀念起唐时代的“无拘无束”。

顾品珍上台伊始便顺应民情,下令清剿土匪。21年3月,云南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剿匪运动,唐继尧时代收编的几支土匪武装首当其冲 ,都在被清理的行列中。 相比 吴学显,杨天福这土匪更有名气。该“名匪”曾绑架外国人做人质, 迫使 唐继尧接纳他们的“投诚”,杨天福和 吴学显先后都被招了安。 吴,杨 分别被委任为第一、二游击支队队长,“游击队”驻扎在昆明近郊 干海子。“游击队员们”吃上了“皇粮”,却依然匪性不改。套上了狗皮服,带上了大盖帽,盘剥起老百姓愈发的“有理有据”。老百姓恨极了土匪,云南方言中“死砍头呢”,就是老百姓咒骂土匪不得好死的专用语。

清剿原招安土匪这原本很机密的事,在行动时却出了岔子。原来,剿匪司令官 杨蓁属下有一团级干部和匪首 吴学显关系暧昧,暗中通风报信。结果,杨天福被 杀,吴学显则逃脱了。 跑了就跑了呗,总算还杀了个 杨天福,这样,对上对下也都算是有了交代。吴学显侥幸漏网, 咋看仅是一桩普通的“涉黑交易”,却为 顾品珍之死埋下了伏笔。

身为一省之长,顾品珍何尝不想大展宏图,一尝夙愿。也曾有“高人”献上“开诚布公,休养生息” 八字治滇箴言。但顾接手的已经是一副千疮百孔的烂摊子, 种种弊端绝非一朝一夕就能革除。 不下个三年五载的苦功夫,是难以有所改观的。有人形容当时的云南是 “匪盗充斥,农工辍业,米珠薪贵,十室九空”,老百姓苦不堪言。 顾品珍在主政期间,休兵息民,力除积弊,严惩贪污和行贿等腐败行为,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虽然只是短暂的一年多点时间,已然给老百姓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可惜 “天妒英才” !

顾品珍之死纯属意外,有人戏称:不经意间,云南的历史竟然在 吴学显这个土匪的手上转了个弯。 顾家后人曾做了一首诗来缅怀顾品珍:忆昔护国时,大风起飞扬, 金戈映日冷, 铁马踏月寒, 一剑南天指, 九州正气昂, 热血男儿魂, 长伴彩云南。。。。。。


本文内容于 2009-1-23 11:15:37 被无聊的一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