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显示7家企业给付陈水扁家30亿新台币

狼烟007 收藏 0 37
导读:[size=16]特侦组侦办陈水扁家族贪渎案,在企业界自白协助下,特侦组已顺利解开扁家出纳陈镇慧随身碟内的金钱数字与对应事件的关联性,并找出扁家藏金图的六大拼图。据了解,扁家在“一次金改”与“二次金改”期间,至少有7家参与金改的企业界大老板付出30亿元。除了已知的中信辜家、元大马家之外,至少还有5家金融业大老板已被特侦组调查。特侦组担心业者可能提前湮灭行贿扁家的有关证据,将提早发动调查“二次金改”弊案。   回顾   “二次金改”弊案   陈水扁“执政”时期打的最大主意就是公营银行。他于2004年10月

特侦组侦办陈水扁家族贪渎案,在企业界自白协助下,特侦组已顺利解开扁家出纳陈镇慧随身碟内的金钱数字与对应事件的关联性,并找出扁家藏金图的六大拼图。据了解,扁家在“一次金改”与“二次金改”期间,至少有7家参与金改的企业界大老板付出30亿元。除了已知的中信辜家、元大马家之外,至少还有5家金融业大老板已被特侦组调查。特侦组担心业者可能提前湮灭行贿扁家的有关证据,将提早发动调查“二次金改”弊案。 回顾

“二次金改”弊案

陈水扁“执政”时期打的最大主意就是公营银行。他于2004年10月决定“二次金改”,将把金控银行减半,把公营金控贱卖给民营金控。他决定“二次金改”后即邀集民营金控公司,释放出这个消息,并明示或暗示必须支付相当的政治献金做为交换。于是中信辜家支付上亿而并购了兆丰金,元大马家则付了2亿吞并了复华金……。这是一种贱卖公产而收受献金贿赂的手法。

声音

“这几天很冷,扁家的人终于把手从别人口袋放回自己口袋了。”—— 岛内流传的笑话

最少3亿

金融业献金分3个等级

特侦组调查金融业对扁家政治献金案,主要依据是陈镇慧的随身碟资料,以及前中信金副董事长辜仲谅和其他企业界人士所提供的资讯进行交叉比对。目前特侦组是以前“总统府副秘书长”马永成与前兆丰金控董事长郑深池为核心对象,就陈水扁连任后的“二次金改”部分进行调查,第二阶段再调查扁家在“一次金改”收钱的部分。

据特侦组约谈企业界人士所汇整的资讯显示,送扁家30亿的金融业家族,除了已知的中信辜家、元大马家之外,还有5家未曝光,包括2家寿险,2家银行,和1家票券公司,金额方面分为10亿,5亿和3亿等3个等级。目前所知以中信辜家“奉献”最多,同时还有一个著名金融家族的献金略低于中信辜家;第二级以5亿元为门槛,至少有一家寿险业大股东已被调查;第三等级为3亿元,这也是企业界在金融合并案中,寻求扁家支持的基本起跳门槛。有一位女性企业界人士传出曾捐给玉山官邸1亿元,却未能如其所愿。

台大法律系毕业的陈水扁本身的财经知识有限,他不太可能独自端出那套完全违反市场法则,外界一片反弹,却可以让他从中获取巨额利益的“二次金融改革”方案,一定有人在协助他操盘,教他怎么做。这个人是谁,应该很快就会浮现。

外传在陈水扁推动“二次金改”时,幕僚马永成就是核心中的核心,只有他点头才有机会进入官邸,直到陈致中2007年学成返台,马永成影响力才逐渐消失,因此只要能突破马永成的心防,将是左右案情的关键。

狡兔3窟

扁家至少2处金库未曝光

目前特侦组已掌握6块扁家藏金图,第一块是瑞士7亿元始末。第二块,则是扁家在日本的洗钱与投资线索,在中信辜家大少辜仲谅返台投案后,已提供给特侦组。扁家第三块藏金拼图,则在世贸联谊社副董事长杜丽萍供出帮扁嫂自国泰世华银行载走7.4亿元至元大后,特侦组已清楚掌握其流向。

除此之外,最后3块藏金图线索有2块于扁家重臣与友人身上,据了解,其中一人曾任民进党执政时的官股事业负责人,另一名则是扁家的医界友人。

据了解,办案人员从陈镇慧及吴景茂、陈俊英夫妻、辜仲谅等人的供词,及日前秘密传讯相关金控业者后发现,扁家金库犹如“狡兔三窟

”,除了将“国务机要费”、企业行贿部分款项,透过人头户汇往海外帐户,再辗转汇流到陈致中、黄睿靓在瑞士开立的帐户外,单二次金改

部分,吴淑珍利用金控公司金融理财专业,还就近将名为献金的贿款交由业者协助“理财”,目前至少还有2座金库尚未浮出台面。

特侦组计划在扁案第一波起诉前,提前调查涉案金控公司,加速侦办进度。

名嘴曝料

陈水扁要帕劳高层协助开户

特侦组侦办扁家洗钱案,元大证券董事杜丽萍坦承受吴淑珍之托,从国泰世华银行搬运7.4亿现金到元大,这笔巨款目前下落不明,特侦组怀疑陈水扁可能利用2006年出访帕劳与瑙鲁职务之便,将巨款运至海外。资深媒体人黄光芹1日透露,据帕劳重要情资显示,陈水扁抵达后曾向高层要求在当地开户、汇款。

名嘴黄光芹1日政论节目中表示,据帕劳当地高层的可靠情资显示,2006年9月陈水扁与“空军一号”甫到帕劳,随即向当地政府要求开户汇款。她强调,会循此模式只有两种可能,一为机密“外交”,另则为海外洗钱,陈水扁如果要采“外交邮包”方式,“外交部”一定会有纪录,但如今却“盲点”重重,她怀疑松山基地指挥部被利用,成为协助扁家海外洗钱的帮凶。

由于外传7.4亿现金是被变换成美钞运出境,资深媒体人黄创夏表示,由于变换大批美钞的“中央银行”一定会有纪录,特侦组要查绝对查得出来。他也强调,松山基地指挥部碍于“元首”权威,不敢过问运载皮箱的内容物,恐成扁家海外洗钱的帮凶,使得“空军一号”成为洗钱专机,甚至连吴淑珍的大批珠宝,也很有可能被运送藏匿在海外。

资深社会记者刘骏耀表示,其实海外洗钱最困难的部份,就在于要如何把钱运出去,由于扁家的海外洗钱巨款是搭乘“总统专机”,就连

“国安局”都可能因“总统”一句“个人隐私”的推托之词,而放弃检查的责任,只要运送当地政府不严查,“空军一号”的海外洗钱模式对扁家来说,简直易如反掌且神不知、鬼不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