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就当是救了条狗

那个石头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第二十九章 就当是救了条狗

那是在哪里呢,好象是在一个叫做恶石沟的地方,对的,就是那个对方。满山遍地的乱石,让人一踩上去,割得脚板生疼。连马儿也不愿意放开脚步奔跑,一个个小心翼翼地迈着碎布,在石头缝子中间落脚。

那支马家军的骑兵跟了他们快三天了,总算是没有再出现了,那个是两个红军战士的功劳,应该是他们把敌人引开了的。也不知道他们安全地摆脱了敌人的追击没有。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连老虎也不想说话,只是在刘江的身边默默地赶路,偶尔嘴里发出“格老子,什么鸟地方!”的不满。

这个队伍已经有四十来好人了,清一色的骑在马上。只是那小云和长娥的骑马技术还不太高,总是需要其他人时不时地帮忙拉拉缰绳。

一个负责探路的战士策马过来了,“支队长,支队长,前面发现了情况,马顺叫你过去看看!”然后又回转马头给刘江带路。

“支队长”这个称呼是刘江发明的,那个时候,他们四十多个人把个马家军的军马场给端了,缴获了好多的军马,个个让人看着就眼红。那个看守军马场的小头目倒也硬朗,身上中了几刀都还没有死,嘴里还在询问:“你们是哪咯山头的?”他是想知道刘江他们的匪号。刘江顺口就回答他:“红军西征军东归支队,老子就是支队长刘小江!到了阎王殿里小鬼问起来,你狗日的记住了哈!”老虎不满意刘江的罗嗦,一马刀那那个家伙劈成了两段,搞得刘江一身血糊铃铛的。不过这个“红军西征军东归支队”的名称大家都一致通过了,而且还真的把刘江叫上了“支队长”-----老虎例外,他个狗日的就是嫉妒!

前面的战士没有骑在马上,在地上围成了个圈子,好象是还在议论着圈子里面的什么东西样的。球哦,这些人啊,就是狗日不晓得纪律!说了好多遍了,不论什么时候,要注意警戒,随时保持战斗状态。可现在看看,都象是群没有长大的乡下后生,唧唧歪歪的!不行,还要让老虎好好地训训他们!

分开围观的人,刘江也看到了他们刚才所发现的情况:一个人,一个军人,一个穿戴着仿德国党卫队军装的军人,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嘴唇感咧开着,两只无神的眼睛半开半闭,脸色还有着些乞求的神情望着大步过来的刘江。刘江身后传来老虎的声音“格老子,还以前啥子鸡巴情况啊,不就是个刮民党嘛,弄死了就行了!”然后声音又消失了,他没有兴趣过来凑这个热闹,跑前面探路去了。

“救。。。救救我,我是正正规军。。。”那个鸟人看来是要死了,连情形都弄不清楚了,老子们是红军,就专门跟你的正规军对着干的!几个战士轰地笑了起来,一个还学着那个人的强调:“俺。。。俺。。俺们是红军,救你,老子不是成了方脑壳?!”怎么后半截不学了呢?!日哦!

“走、走走,走开,都走远点,该干啥干啥去!别狗日的象是苍蝇样的嗡嗡嗡乱叫!”刘江把那帮战士撵走了,有什么好看的嘛!

那个狗日的老虎又窜过来了,“我说,有啥好东西啊?你娃不能独吞哦!”翻身下了马,手中的马刀在太阳光下闪着光,让人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小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到的刘江身边,她总是这样,总是贴着刘江,这也不奇怪哈,美女嘛,都喜欢和当官的在一起,而且刘江这个官看上去还那么的英俊潇洒!

“他。。那个人还是活的!”她哆嗦着“老虎要弄死他啊?”

那是当然,老虎当然要把自己所能看到的不论是马家的还是蒋家的GMD都要弄死了才算数,有时候他个狗日的就是个噬血狂加虐待狂,刘江就看到过他把一个落单的家伙四肢斩断了的。

“那个人。。那个人好可怜啊!”小云这是怎么啦,怎么可怜起敌人来了啊,“他,他的样子好象,好象我的哥哥。。。”小丫头哆嗦着把话说完了,然后拿着她那双期盼的眼睛看着刘江。啥意思?难道是让我把这个家伙放了,甚至还要给他治疗治疗?

球哦!有病哦!刘江没有搭理,转身走开了,他也不知道那个老虎要怎么个玩法,不过眼不见心不烦,别搞得老子一会吃不下东西。

“支队长,支队长。。。。刘大哥。。”小云怎么有追过来了,啥子鸟事情嘛?刘江有些烦躁了。

“那个人,刘大哥能不能放过他,我一看到他就想起了我的哥哥,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还活着吗?”小丫头的眼眶居然有眼泪就要滴下来了“求求你啦,就放过他吧?救救他,就当是、就当是救了。。条狗。”小丫头啊,你的心怎么能够这样善良呢?怎么能够对着敌人发起善心了来了哦!

被纠缠了好一阵子,那小云都哭上了,算了算了,怕了你!刘江是这个德行,比怕女人闹、就怕女人哭,女人一哭,啥子办法都没有。“好!好!好!救!日个先人板板哦!就当是救了条狗!还真拿你没有办法!”

带着急切的要救人的小云,刘江回到那个地方,那个老虎狗日的也是的,就不能动手快点吗?你娃还在研究那个人的枪干什么啊?

“算了!老虎,就饶了他!别弄了!”刘江给老虎丢下一句吩咐,小云已经过去了,把那个人扶着口到一块石头上,准备动手救人了!

“你今天发烧了啊?这个人还救?”老虎相当的不满,手中的马刀在空中虚劈了一下,“这个可是个刮民党哦!”

说服老虎不动手砍人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都搬了出来,还可营营众生借有灵性、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等等等等道理都弄出来,把个老虎弄得烦躁了,“格老子,你娃太鸡巴烦了!比老子村子里的教书先生还烦!!”还很很地盯了那人一眼,转身走了-----当然把那把手枪也私下贪污了。“救!救个铲花,浪费,还是一刀砍了爽快!”

救这样,那个人被救了过来,然后才知道他原来是个团长,是在前天带着一个排的人要去西宁,说是奉命督导马家军去的,在不远处遇到了一股红军,他被打伤了,一个人躲藏到这里来的。

。。。。。。。。

“兄弟,来来来,哥哥再敬你一杯!”这里是武汉的一家酒楼,一群GMD军官围着刘江在酒楼上狂吃海喝的。按照刘旅长的话说,那是为刘江接风洗尘。

刘江是放开了肚子吃啊,要知道,这些东西都好长时间没有吃到过了!比说吃,在延安那个穷山僻壤的地方,见都不可能见得到--------洋澄湖的大闸蟹、新鲜的大龙虾、还有那鱿鱼、海参,操啊!那好象是几百年前才吃过样的!

酒嘛,那就不要喝多了,还是敞开肚皮整吃的才是正经事!一转眼功夫,一盘海虾被熟练地剥客、蘸酱,进了刘江的肚子,爽,这个日子过得才叫爽嘛!要是再有点小日本的芥辣,那吃起来就更好味道了!

“来来来来,大家都吃哈,都敞开肚子整!”刘江把筷子在桌子上方虚点几下,“这个是老子的刘大哥请客,尽管弄哈!”

刘远天张着大嘴,他是被刘江的吃相给吓着了:“这个人,有几个月没有吃过东西了啊?!不行,自己也要动吃了,慢了桌上的好东西就要被弄光了!”放下酒杯,刘大旅长也加入了扫荡的行列来。

“这个洋澄湖的大闸蟹,最好的吃法就是蒸蟹。挑选个大、肢体全、活力强的阳澄湖大闸蟹,放在清水里洗净,用绳或草把大闸蟹的两个夹子和八条腿扎紧成团状,入锅隔水蒸熟。”刘江一边吃着以便个边上的人介绍着,“也可以放在水里煮熟。下锅时可放一些生姜、紫苏、黄酒、食盐与之同煮,可以避寒去腥。食用时配上自己精心调制的酱汁和黄酒,既能调味驱腥,又能完全吊出阳澄湖大闸蟹的美味来。”

刘旅长也对这个螃蟹感兴趣,“咋,这样弄不地道?”

“一般化了,反正没有我以前吃的那种特别的味道。那味道,是沁人心脾、让人几日仍意犹未尽啊!”把手往餐布上一抹,又拿起个龙虾腿子,“这个玩意啊,弄好了,特别好吃呢!还有些不同的做法,比如搞成香辣蟹,嘿!那滋味,保管你吃了一次还想吃下次!”刘江想起那香辣蟹的味道,不由得啧啧嘴,“那才是美味呢!”

。。。。

一天工夫不到,戴主任收到了汇报:“刀鞘,喜好吃食,对饮食有特别的研究。应该是到过浙江和江苏地区。为人豪爽,无甚心计!谈吐用语大方得体,应是受到过高等级教育。”

更多精彩,尽在"原文小说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