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之剑 第一卷 第一次较量 第三章

jiangjun851219 收藏 20 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1.html[/size][/URL] 第一次较量(3) 虽然是在初夏,可北方的深夜中却给人一种无情的恐惧感。在这个城市里不管从什么方向什么角度来看,总是漆黑一片,不时的可以听到几声狗叫和日本人军人喊口令的声音,再没别的了。日本人在这个城市已经呆了几年了,可是这里不管是什么都在倒退,甚至比不上国民党在这一地区统治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1.html


虽然是在初夏,可北方的深夜中却给人一种无情的恐惧感。在这个城市里不管从什么方什么角度来看,总是漆黑一片,不时的可以听到几声狗叫和日本人军人喊口令的声音,再没别的了。日本人在这个城市已经呆了几年了,可是这里不管是什么都在倒退,甚至比不上国民党在这一地区统治的时候。白天城里还挺热闹的,只是一到晚上,一个恐怖的大网就降临在这个城市里。

马一鸣晚上没吃什么东西,他吃不下。一个人进了屋子换了件很普通的短衫,脚上仍然穿的千层底。走路没白天那么笨重,倒有点轻盈的感觉。手里好象揣着什么东西,出了门进了杂货店旁边的那个胡同,不知道那里去了。仅仅给段老板和保民留下句你们什么地方也别去,他们都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看马一鸣。段老板心理有些不是滋味,觉得这些天马一鸣有些苍老了一些。

马一鸣出去以后,保民觉得心里很烦,一个人在黑呼呼的房子里看着模糊不清的天花板。总感觉到一个身影在自己跟前晃动,不知不觉中一排泪珠流了下来。可是他马上擦干了眼泪,咬了咬嘴唇,穿上了自己那件打有厚厚补丁的黑色外套,不知从枕头底下逃出什么东西一个人出去了。路上有点泥,坑坑洼洼的,不是很平整。保民是一个爱干净的人,虽然什么都看不清楚,但是自己却能感觉到自己那双干净的布鞋已经沾上了一层泥。一切都显的那么安静,没有一点声音,只能听到脚踩在泥土里发出滋滋的声音。保民以前也曾在这么晚出来过,甚至执行任务杀人,他从来没有怕过,可是今晚却觉得总有人跟着自己,让自己心理有些怕。


宪兵队不象别的地方那样,这个地方总是最热闹的。一天24小时都能够听到各种夹杂着疼痛的呻吟。王军奇一个人还是在那发呆,只是现在自己呆的屋子不是刚进来时候的那间了。在那个屋子里,他总是觉得后面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好象自己做什么想什么别人都知道的一样。本来以为武田中佐对自己已经失去耐性,不敢去提任何要求,可还没有等自己提出,武田看到他的眼睛总是红红的便马上给他换了一个比较安逸的环境。这个屋子虽比不上日本军官住的豪华,但是已经不错了对他这样的犯人。屋子里有个书架,上面摆满了很多日本军人的资料,桌子椅子甚至纸笔都有,房子也刚刚装饰了,被子都是新的,王军奇农民出生,从小到大都没在这样的房子里住过,他已经觉得很满意了,甚至有一些对武田的感激之情。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想不到自己的同志已经认为自己做了叛徒。王军奇内心的绝望已经开始在超越自己的信仰。在幽暗的蜡烛下能看到他鬓角的几根白头发。

“王先生,我们合作吧?他们已经放弃你了,不是吗?”王军奇对这个声音已经再熟悉不过了,每天总是同样的话重复着,可是王军奇却没觉得厌烦,反而觉得这些成为了自己的本钱。这次他表现和和平时不太一样,王军奇脸上有了笑容,表情没那么严肃,给人以从容的感觉。

“谢谢中佐阁下抬爱,虽然他们放弃了我,可是我不会放弃自己的信仰的。”话说完后脸色有点微红,他是一个说谎就上脸的人,哪怕是在给自己的敌人说谎。

“好,我喜欢你这样的人,我也有自己的信仰,只是现在你的信仰应该服从我的信仰。”话音虽然柔和可还是能感觉到一些炮火的味道。王军奇没有说什么,手有点抖,嘴角抽搐着,身体僵硬的站着,他觉得自己不该说谎。

嘭一声,门关住了,只有蜡烛的光焰在房子里摇曳着。此时一双眼睛盯着王军奇,王军奇觉得自己后背冰冷冰冷的。他慢慢的坐到了椅子上,神情有些恍惚,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手放在什么地方合适。

“王军奇,还我哥哥。”

冰冷的枪管已经顶在了王军奇的太阳穴上。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已经站在了王军奇身后,王军奇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来的这个人是谁,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要杀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他的哥哥?仅仅是因为自己可能成为叛徒吗?想到这里王军奇觉得有些可笑,他带着讽刺的声音说着。

“保民,你们副队长让你来杀我的?我觉得不可能吧,应该是你自作主张的。”

笑声虽然很低有一种被故意压低的感觉,可王军奇这样的态度着实让身后这个人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王军奇竟然认识自己,有一种莫名的后怕,脊背上一股寒流死的东西直冲自己的大脑。保民有些慌张,说话有些迟钝。

“你这个叛徒,我不杀你,我们队长也会杀你。”王军奇依然带着笑意。可是保民突然觉得好象一个满身带血的人走在了自己的身边,在抓着自己的手,血液染了自己衣服一样,他怕了。他想杀了王军奇可是又不敢,脸色煞白,额头上渗出了一些汗,头皮感觉麻麻的,身子有些不听使唤,自己想动动可是腿根本抬不起来。保民没有再说话,他不想呆在这了不想看着这个人。外面的一声惊叫,保民回过了神,转身消失了。

桌子上一滩湿湿的,王军奇嘴角微微上仰可是牙齿紧紧的咬在了一起,在蜡烛的照耀下,脸颊红突突的,有一种亮晶晶的感觉,手抓着椅子的扶手,只是屋子里发出一声声低低的呜咽声。

保民一个人在回杂货店的路上,失神落魄的样子,好几次差点掉到水窝里。保民见段老板在屋子里焦急的走来走去,进了店门看保民没有说了话,段老板问他的时候他也没任何反应。老段觉得有些不祥之兆,可自己却说不出来,心里骂自己乌鸦嘴。

一个浑厚的声音随之跟了进来。段老板一看高兴的不得了,马一鸣回来了,他不象刚才走的时候心事重重的,而是很高兴的样子,脸上堆满了笑容,只是衣服上有个口子,裤子上也是很多泥,嘴唇也裂开了。段老板看到他这样知道马一鸣肯定是高兴的在泥里摔倒了,转身忙倒了杯水,马一鸣二话没有说,一饮而尽。可当马一鸣喝水的时候老段才看到马一鸣的手上都是血,他只是看了看马一鸣再没说什么。他很想知道这个晚上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也知道马一鸣不会告诉自己,因为到目前为止他都不知道马一鸣的职务任务,他只知道上级要他们配合马一鸣。

马一鸣回到和保民一起住的那个屋子。看到保民已经睡着,又出来。其实保民没有睡着,他也听到了马一鸣回来了。他心理有些担心,怕马一鸣知道自己刚才的一切,可是他也清楚这些是瞒不过马一鸣的,他了解马一鸣的能耐。

“老段,这些天打搅你了,呵呵”声音中夹杂着兴奋。老段只是笑笑,马一鸣继续道,说出了自己今晚所收获到的。刚才又见了一些底下同志,虽然现在王军奇的事情让他很头疼,可是刚刚听到一个好消息,却让他感觉到自己又活过来的感觉。一个连队的日军竟然不知生死的跑到太行根据地扫荡,结果全军覆没了,只是现在整个消息日本人一直封锁着,所以大家一直听不到罢了。当他还没有将自己听到的这些事情完全告诉老段的时候,老段已经站起来了,老段虽然平时表现的很稳重,可是当遇到高兴的事情他更象个小孩子,和马一鸣有点象。老段手抓着头发挠着,另一个手脱了自己的布鞋摸着自己的脚后跟,衣服敞开着,肚子都快露了出来。两个人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在一个被卧的时候。

聊着聊着,老段也不知怎么的就说出了在马一鸣刚走后保民也出去了,可当自己说出后,有些后悔了,他觉得自己不该说,说不定保民是去执行马一鸣给的什么任务了,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怕这个“活阎王”,他很了解马一鸣的脾气,虽然关系不错,可是马一鸣为了原则性的东西可以和任何人发脾气甚至打人的,脾气很躁的。他没敢正眼看马一鸣,斜着眼睛偷偷的看着,象个犯了错误的孩子。可是大出老段所料,马一鸣没有发脾气,只是呆了一会,他开始想起很多事情来,觉得在自己心里的那个疙瘩在慢慢的解开。

马一鸣和老段打了声招呼,勉强着笑容回去睡觉了,他有点累,需要休息,同时他更需要缕缕自己的思路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总是让他觉得怪怪的。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