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里的鬼故事

宋海峰 收藏 8 397
导读: 自杀   一个同学在大理当兵,于是几个朋友就一起去参加他的丧礼,到了他家才从他爸爸那里知道,原来我那个朋友是自杀死的,一听到这我们几个人都表示很不敢相信, 因为他实在不像是个会自杀的人,他爸爸也说,部队中把他送回来时,说没有发现任何遗书,只说他是自杀就走人了,他爸爸当然也很不相信,于是就在当天请了一个请魂的,当时有另几个朋友在场,只看见那个人一直抖,一直哭著叫爸,他爸爸也问了几个问题,他也都一一回答无误,才证实真的就是我那个朋友,接著他爸爸就一直骂他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要丢下家里的人一个人走,我那个朋


自杀

一个同学在大理当兵,于是几个朋友就一起去参加他的丧礼,到了他家才从他爸爸那里知道,原来我那个朋友是自杀死的,一听到这我们几个人都表示很不敢相信, 因为他实在不像是个会自杀的人,他爸爸也说,部队中把他送回来时,说没有发现任何遗书,只说他是自杀就走人了,他爸爸当然也很不相信,于是就在当天请了一个请魂的,当时有另几个朋友在场,只看见那个人一直抖,一直哭著叫爸,他爸爸也问了几个问题,他也都一一回答无误,才证实真的就是我那个朋友,接著他爸爸就一直骂他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要丢下家里的人一个人走,我那个朋友就它哭著说他不是自杀的,他是逼不得已的,他爸爸就问他为什么,他说那一天晚上,他一个人站岗,突然背后吹来一阵阵的冷风,他想回头,可是却动不了,他很明白自己的神智很清楚,接著他看到自己的手动了,他心里开始感到可怕,因为那种感觉是动的虽然是自己的手,感觉却是别人的手在动,接著,他看到那支手(自己的手)慢慢拉枪栓,他想动却动不了,他想叫却叫不出来,渐渐的那支手把枪对准了自己的喉咙,他看到那支手慢慢的扣下板机............

然后那个请魂的人就倒在地上一直抖,他爸爸听完只是一直哭,我们几个朋友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就各自走了,但却在我心中留下一大疑问!

麻栗坡陵园的口令声

不知大家知不知道在云南德宏州麻栗县麻栗坡烈士陵园这个地方,很多在云南当兵的人都知道,这个陵园埋的全是在越战中牺牲的战士,全陵园有999个坟墓,其实80%是一些衣冠冢,只有极少的一部分埋的是烈士的尸骨,因为大多数的战士在战后连遗体都都找不到,只能用衣服来代替的。

在刚入伍的时候,因为我们部队离麻栗县只有200多公里,所以每年的新兵结束后,都要到那里去瞻仰烈士,接受教育,并在那是举行授衔仪式(授衔后,你就是一名真正的军人了)。在参观的时候,心里不知有什么感觉,反正眼里是湿湿的,心里酸酸的。烈士们跟我们差不多,大多是十七、八岁的样子,最小的一个只有十五岁,在遗照里,他们幼稚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我只能用“灿烂”两个字形容)。

就在那里,就听当地部队的老兵们讲的故事,而且这个故事很多在云南当兵的人都听过:陵园就紧挨在一个部队(这个部队是我们邻师下面的一个步兵团)旁边,在陵园大门口,每天24小时都有该团的卫兵执勤,而每到有月亮的晚上,大家就会听到陵园里面传来“1--2--3--4,立正、稍息”等下操的口令声,而且是很多人的口令声,很整齐,很雄壮,而进去一看,什么也没有,差不多要持续近1个小时,营区里很多人都听见了,最初卫兵们很害怕,但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习惯了。听一些老兵们说,这是的烈士们死了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军人,还在继续操练。

而驻在当地的部队的战友们,经常用这个故事来互相勉励自己,所以该团的军事素质是我们全军第一的。并且这个团还是整个成都军区的“标兵团”。

听完这个故事,我只想说一句:“烈士们万岁,中国军人万岁”!

卖米线的老大爷

这个故事是听我过去的班长讲的,那是发生在某地的603高地吧!

故事就是在那发生的.去过那里的人应该都看过一个废弃的岗哨吧.

以前那边本来有人看守的,后来因为闹鬼,所以才撤走的.

时间大概是深夜一二点吧,站岗的卫兵觉得肚子饿,但也没东西吃,又饿又冷,嘴里便骂道:“干XX,那么晚还叫人站哨,真是的,又没有人会来这,站啥哨嘛“!

但骂归骂,还是要站呀!两个人就互相站一小时,站著站著,忽然听到远远的地方传来声音:“卖米线喔”!声音听起来很苍老的感觉,好像是一位老人叫卖的声音,声音很小,但因为是深夜,所以听的还算清楚.

“喂!喂!别睡啦,有人卖米线也!我们赶快去买“,说著两人就兴匆匆跑过去,看到一位老大爷手提著篮子,推着推车,那里面装的就是米线吧!两人心里都这么想,也没怀疑为什么深夜有人跑到荒郊野地去卖米线。

“老大爷,买两碗米线,肚子好饿喔“!其中一人这样说.“好,你等一下,马上好“,老伯开口说话,但声音是那么凉.“老大爷,快点啦,我肚子好饿“,两人有点不耐烦了,频频催老大爷快一点.只见老大爷把篮子放下,两人正觉得奇怪时,老大爷突然将手放在脖子上,将头搬开,往颈子里面伸,拉出一些东西,天啊! 这哪是米线啊,根本就是绿花花的大肠,而且还在滴血哩!

两个卫兵吓得拔腿就跑,连枪都不要,死命往连队上冲,口里不断喊著“救命啊“,整个高地都听得到,偶尔传来老大爷阴冷的笑声“嘿...嘿...嘿...,年轻人,别走得太快......“,

两人回到连队上跟连长说,从此那个岗哨没人敢站,慢慢就废弃不用了......

吊扇

这是我新训时的事情,有一次我很晚还没睡,我们一屋的人都在聊天,我和老朱想去WC,回来时我想回班里睡觉,可老朱说先去6班看他老乡,我们进去后聊了一会,刚出没多远,就听有人在叫,我们也没理会,因为大部分人在宿舍里聊天,我们以为他们在闹。就回班里睡觉了.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了。刷牙时碰到老朱的老乡,就问他怎麽回事,他当时脸都白了,说我们走后就看到有一团黄色的光,他们没怎麽想,可那光切进来了,象一个人影,在吊扇那晃。他们就叫,然后排长过来了,那影就一点一点淡了。

我就一直想知道这事为甚麽,有一天晚上,排长拉我们晚上出来唱歌,修息时我问排长,他问我是哪个屋,我说是6班,他楞了一下,说去年有一个新兵晚上去上WC,那孩子睡上层,回来时被吊扇把头刮掉了,然后经常就有这种事发生,不过习惯了也就没什么了!!!1

云南某军营

那年我在带新兵,新兵结训时,弟兄们要求班长讲出有关营区的鬼话,现在我讲一个:

有一年在营区附近帮助老乡干农活时,正值夏日,天气严热,所以当地女孩子都穿的满露的;那些“性欲”比较强的弟兄,看了那么多的冰淇霖,当然会忍不住。就那么刚好,让那位弟兄看到一位身著红衣的女子,身材姣好、长得也不错,就把那女子拖到营区后面的游泳池,“先*后杀”,当然后来凶手已伏法了,可是营区从那时开始,经常有人看见身著红衣的女子在营区走著走着,并可以听到女子的哭声。

真实的亲身经历∶我的新兵连是在云南昆明大板桥,当时刚进去的时候就有班长偷偷告诉我们住在同一寝室的人说,去年有个新兵因为身体很虚弱,经常躺在床上冒冷汗、身体剧烈发抖,所以部队出操上课尤其是野外教练时,他都留守在寝室不用出去操课,结果有一天野外教练一整个上午回来时,发现那个新兵面色发黑,死在自己床上,以後那床有点不太平静。後来发现那个新兵再入伍之前就已有施打毒品的习惯,之前的行为是毒瘾发作吧。

当时我们硬要那个班长透露是哪张床,但是他打死也不肯讲,说是不能有空床铺,而他只要一说出是哪一张床就铁定没人要去那里睡。於是大家战战兢兢谁也不晓得是谁睡到那张床,就这样混了一个多月却也相安无事,到了要结训的前一天晚上,班长表示大家明天要结训了,要聊天的不要聊太晚,意思很明显就是摆烂了,於是大家三五成群的聊天、吃东西、吱吱喳喳聊到了半夜,大约零时左右,一些聊得累了的人都睡著了,因为聊得晚的关系,几乎都没有搭蚊帐。我和下铺床的战友还在继续聊天,却听到隔壁床发出「格格」的响声,当时我们都躺著在聊天,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当时寝室的床是上下铺的两张并在一起,也就是每一『块』床就是左、右两边各有上下铺的样子,结果我们刚好聊到一位刚下老连队的兵。

当时的老兵人是已经提早下部队去了,也就是说隔壁床现在应该是只有一个人在睡觉了,我们往旁边看了一下,没错,「格格」声音是那张床传来的,但唯一剩下的那个同学是在上铺,那声音听起来像是他冷得躺在床上发抖似的,於是我爬上自己的上铺去看看,但却发现那个人睡得好好的,棉被也踢掉了,额头还冒汗哩!根本没在发抖。

就在我看著隔壁那个熟睡的同学的时候,隔壁床就在我的眼前轻轻抖了起来,「格格.......」连吊在床边的毛巾也很明显的抖动著,但我自己的床却一动也不动,室内也没有风,更何况有风也不会摆得这么厉害呀,怎么会......我爬到下铺去跟他们说这个情形,另一个同学也爬上去看个究竟,在他爬上去的期间隔壁床一直震动著,而且越来越大声.......当他脸色铁青的爬下来时,我们三个人已吓得说不出话来,棉被抱了就往旁边的空床位跑,就这样一夜几乎都没睡好。隔天我们问睡在那张床的人昨天有什么感觉,他却说睡得很好,後来我们背起大背包要出发了,离开寝室前那个班长来了一趟,我们几个便小声的问他,「班长,你说的床,是不是......那张...」我们用下巴指了指隔壁床,结果他只说「你们也看到啦?出去不要乱说」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这使得我们更加相信那就是那个毒瘾者的那张床........有网友遇过同样的事吗?

说一个我们部队的事情!我是在嘉定当的炮兵!在去射阳打靶的时候我们睡的营房是那种很旧平房!然后我们刚进去的时候更本不怕!因为以前我们都在奉贤的靶场打靶!

那天晚上我们刚进去也没有注意大家聊天!聊到很晚,大概在12点的时候我们听到门外有人走动!我们没在意以为是我们连别的排的战友去上厕所,可以过了一会听到我们后窗有人在敲木鱼!汗~~~

然后我们排长带着我们一个班去看了!奇怪的是我们在走出门的时候声音还在!可是我们走到后窗的时候用手电照的时候根本没有人!

然后大家都回去睡了!可是我们回去没多久那个声音又来了!很奇怪!于是我们排长把灯开着!叫两个人站岗!(妈的,谁那么大胆子啊!)后来站了会声音没有了排长也就叫他们回来了!就这样过了一晚上!第二天听那里的老乡说那里死过一对母子!母亲是死在我们的那个厕所的!(这个等等说!)儿子就死在离厕所不远的地方!离我们营房很近!当时我们没有在意!可是当天晚上怪事又来了!我们都听到一个小孩子在哭!而且哭的很伤心!边哭还在叫妈妈!!哎!!真残!我们当时也没有怎么害怕!可以就是这样有一个战友有了鬼压床!第二天我们叫老乡给我想办法!他们也不知道弄了什么第三天没事了!反正我们每天早上都要去打靶!厕所的事情以后告诉你们!

军中鬼事之浴室篇

相信网友中有不少己经有当过兵,相信您也或多或少听过军中的灵异事件,但是听过总没有实际遇过那么紧张刺激;或许有人会说自己从入伍到退伍,什么事也没遇见过,根本不相信,可是偏偏在我当兵的地方灵异事件特别多,尤其在我们整个坦克旅参加全军大演习时,全营区只剩下一个营留守的时候,三不五时就给您来闹闹,增添一下气氛,让您不会忘记它的存在,叫您对它心存敬畏。

我服役的地方是昆明的一个非常偏僻的乡下,以营区为中心,目光所及之处全是云南特有的红土,离最近的寨子都要开车十分钟以上,交通又不方便;营区的营房全是是破破的水泥房,浴室是大澡堂,厕所在浴室隔壁,寝室离浴室要走三分钟路程,生活条件不好,人员稀少,尤其部队参加演习时,您经过时会以为这个营区已经无人员驻守,空荡荡的,废话太多,我们进入主题吧!

事件发生时间是九十三年的夏天,由于人员较少,平均一天要站四班卫兵,休假时更要站两小时休息三小时或更少休息时间,相当的累。白天又有公差勤务,因此每个人大喊吃不消;我当时是中士炮长,连上军官只有连长跟副连长,排长全去支援演习了,因此我们班长要轮流担任值班员,负责全连弟兄的卫兵勤务与生活作息,必要时还得站岗,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事件的主角是一位刚下部队三个月的二等兵,做事较为糊涂,因此他的绰号叫两光,是东北兵,身材倒不十分高大,中等的样子,特喜欢抽烟,高中毕业後就来当兵了。

话说两光刚下零晨一点的卫兵,就跟班长说要去洗澡,然后就急急忙忙的拿者盥洗用具跑去洗澡了。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还没有回来,因此班长来找我报告说:“两光去洗澡,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还没回来哪!”

我急急忙忙的穿上衣服,拿者手电筒就往浴室方向跑去;在浴室外面隐约听到水声及交谈声,透过浴室破烂的大门中的一个小孔看过去,发现两光一个人自己坐在带去的脸盆上跟人交谈者,不时听到三字经及笑声,那样子就像有人在跟他讲话,只是看不到另一个人罢了。顿时想到以前退伍的老兵曾说过,新兵下部队第一件事就是要跟新兵警告夜晚超过十二点後,就不要在营区内走动,愈阴暗的地方愈不要逗留,特别是本营浴室及营区周围,不得已时要两三人一起同行;当时我还问老兵为什么?老兵只是说不要问为什么?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

我马上回到连队,找了四五个身强力壮的弟兄,在连集合场等著;然后跟连长报告这件事,连长顿时紧张起来了,“马上带我去,并多带一些弟兄。”我回到自己睡的小寝室,悄悄拿了一串佛珠及一本金刚经。这佛珠跟金刚经是我一个月前的一次演习时,在山中的一座佛寺,因为口渴跟一位老住持要水时,该老住持送给我的,并告诉我将来会遇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时,会帮得上忙的;并要求把佛珠挂在房间最高处,每天早晚要念金刚经及焚净香。当时半信半疑,但是想想老住持说的应该有道理,不然他不会无缘无故送这两样东西;回到连上也照话做,直到现在从无间断。

我和连长及五个弟兄到达浴室时,只听见两光还在交谈著;突然间两光冲出浴室,赤裸者身子对著我们一群人大声尖叫,“把他抓住”连长下令,七人一同伸手去抓两光,我则乘机将佛珠套在他脖子上,两光顿时跪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两手抓向脖子似乎要把佛珠扯掉,我大声地念着金刚经,两光再一次的大声尖叫後就昏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七个人没有人敢去碰他;这时营长已经在旁边了,在地上检了一根竹子去碰触两光,确定他昏过去後就下命令把他扶到医务所去,“这件事情谁也不准说出去,就当作甚是也没发生过一样。”

事後,我私底下问两光当天的整个经过情形,两光说当他到达浴室时,一切都还不错,正当在洗头时,进来了一位二等兵,也是跟他一样要洗澡,问他哪个单位,他说他是别连的留守人员;

两个人就开始聊天,一点也不觉的有什么异样,突然间就昏过去了,醒来时人已躺在医务所的床上。发生这件事情以後,营长下令晚上超过十二点後,除了上下哨的卫兵外,谁也不得在营区内走动;想不到它因此而找上营长,这有时间以后再说了。

我要讲这故事的时候,是非常的沈重,我是当事者,可是我没有看到。

那是我在当新兵的时候,在站哨兵,我是新兵,带班的是老兵,那时候我是站凌晨1点到3点。记得当时是在2点多,就打了个小盹,新兵嘛,又要做事,又要站卫兵,很辛苦的,那时候————唉,苦啊!!!!!!!!!站啊!站的,突然睡著了,突然听见那个老兵尖叫起来,然后听到自行车的声音,喀啦!喀啦!老兵在前面看到它骑过来,看得很清楚的,就叫:“胖子!胖子!你看!你看!”我说:“什么事情呀?”眼睛揉了一下,老兵说:“啊!你在给我睡觉哦?”我问:“什么事情?”他说:“你看,那自行车没人骑,从我面前骑过去了!”当时他非常害怕,我再揉揉眼睛看,可是那时候脚踏车已经经过老兵旁边很远了。不过我看到了骑脚踏车的后面,我的确有看到骑脚踏车过去,不过没注意有没有人?当时老兵就楞了,楞到他退伍、吓到他退伍。

第二天早上,我们排长要我们跑五千米,跑回来之后,我们新兵要去打饭菜,我到厨房打饭菜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一辆破旧的脚踏车,就在厨房旁边的小巷子里,那车头是向外面的,因为昨晚看到的是车尾巴,我就绕到后面看,结果,真的就是那一辆,而且已经非常旧了,都生锈了,轮胎也破了,根本就不能骑了,很奇怪,脚踏车不可能有摇控呀,无从解释。

我就问里面那些打饭菜的老兵,他们说:“这车没人骑的,你要你就拿去修理呀!两三年前,有一位排长很喜欢骑这个,经常去绕营区啦,那时候也会去城里,去逛、买东西什么的!可是他出了车祸,死了!”

我想,“他”可能怀念以前的生活,所以常回来在营区转一转吧。

想想都寒!!!!!!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