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凸击 第二章 两军对峙 1、中日剑道

菊月箫人 收藏 13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size][/URL] 1 小熊庄英少佐在追击中国军队时贸然进攻,被中国远征军隐蔽树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各种火力交叉扫射完全暴露在榕树底下的追击日军,等小熊庄英少佐刚反映过来拔出佐官刀准备抵抗时,榕树将底下已是鬼哭狼嚎之声不绝入耳,被击毙的日军横尸遍地,损失惨重。他又那曾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2.html


1

小熊庄英少佐在追击中国军队时贸然进攻,被中国远征军隐蔽树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各种火力交叉扫射完全暴露在榕树底下的追击日军,等小熊庄英少佐刚反映过来拔出佐官刀准备抵抗时,榕树将底下已是鬼哭狼嚎之声不绝入耳,被击毙的日军横尸遍地,损失惨重。他又那曾想到自己眼睛中弹,一命呜呼呢?主将已亡,余下的更是豕突狼奔,丢盔弃甲,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纷纷后撤。

自截断远征军后路以来,日军是节节逼近,如影随形。远征军怎么会在如此仓促的时间内能够隐蔽得无影无踪并且迅速组织起如此有力的抵抗呢?龟田正雄实在是不得要领。果真像刚村一宁所说的中国官兵火力的配备十分的精良,火箭筒,火焰喷射器,轻重机枪,冲锋枪,迫击炮……什么的都有?作战的兵力不下于两个营?

龟田正雄的指挥部就设在一线山梁谷底的一处溶洞之中,洞外的石壁光滑得像一块巨大的玻璃,笔直地竖在青色葱茏的密林里。

龟田正雄在刚临时选建的溶洞指挥所里焦急不安地来回踱着方步,左手紧紧攥着佩在腰间的军刀柄把,阴沉着那张上宽下窄的驴脸,一翘一翘的煤炭胡须上凝聚着浓浓的杀气,沾满泥土的靴子底下细小的碎石不时发出沙沙的声音,溶洞里岩壁上凝聚的水滴隔三差五地滴落在积水潭中,咚咚的声音时断时续,漫不经心地撞击在石壁上,然后声波又反射回来,使每一滴声音都显得那么悠远绵长。静水深流,洞外的细小水流浸洇在枯枝下多隐少现,顺着一线山梁向东逶迤而去,欲露还羞。

两次出击遭到重创这一严峻的现实让他不得不重新掂量掂量他眼前的对手。特别是在追击的过程中,中国远征军如鬼魅之影瞬息隐蔽榕树,反戈一击,致使己部伤亡惨重一战,他更是无法接受。但他嚣张狂妄之气焰并没有因此有所收敛,虽然遭受重创,但想到远征军立足未稳,而己部的夜间进攻几乎没有发生过,因此大胆决策,孤注一掷: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实行夜间偷袭。于是命令刚村一宁大队长率领其部摸到远征军阵地前,构筑工事。不料偷鸡不成蚀把米,远征军早有提防,游有志一声令下,远征军的勇士们猛扑上来——火力的强大是前所未有的——压得日军抬不起头来,刚村一宁大队长不得不命令撤退。

望着眼前败下阵来的诚惶诚恐的刚村一宁大队长,龟田正雄恼怒万分,可他并没有歇斯底里张牙舞爪的发泄自己的怒火,只是一味阴沉着那张驴脸,紧攥着军刀柄把,快慢有度的脚步底下不断传出枯树枝被踩断的嘎吱嘎吱的响声。

这响声此时此刻是那么清脆,异常响亮,就像只有他一个人走在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寂静无垠的雪地上。在白茫茫的积雪覆盖下,一切都不存在了,他看到的也仅仅是白茫茫的一片虚幻,他不断走着走着,仿佛一直要走向他能触摸到哪怕是冰山一角的真相时才肯罢休一样。

刚村一宁大队长滑稽的打着立正姿势。下身笔直,两掌贴腿,腰部微倾,低着头,一动不动,全身僵硬,仿佛一尊木偶,面部贴着面膜,脸色惨白,眼珠随着龟田正雄的身影滴溜溜地转动,只有看到他这时骨碌碌翻动的白眼仁儿,你才不会相信他是死的。

洞口的两个机枪手伏在乱石砌成的矮墙上,一动不动。

龟田正雄还在不厌其烦地来回走着。

他根据以往的作战经历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中国军队只有像戴安澜统率的最精锐的机械化第200师那样的部队,才能三个师对付一个日本师团,而一般装备的国军部队,六七个师也不一定抵得上日军一个师团的战斗力——可戴安澜怎么样?根据情报说,不是也被我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们消灭在茫茫林海,死无葬身之地吗?剩下的残兵败将不也是丢盔弃甲兵退滇西了吗?——如此计算,只有按差不多六比一的比例,两军才基本势均力敌。但从双方交火看来,自己的对手绝不是一般装备的国军部队,因此他认同了刚村一宁所说的中国官兵火力配备十分的精良这一情况。但是兵力呢?难道是自己兵力的三倍吗?自己所率领的乃是一个兵力数百的步兵大队!显然不可能!要是国军是自己兵力的三倍的话,再怎么也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全部隐身榕树,打小熊庄英一个措手不及。换句话说,小熊庄英少佐再怎么轻敌,再怎么愚蠢,也绝不会活生生地把自己的部队送到敌人的枪口之下成为他人砧上之肉,任人切割。龟田正雄经过一番缜密的推理,再一次坚定了自己最初的判断:自己面对的国军最多大不了一个营的兵力顶天了,充其量只不过只是国军反攻缅甸的先头部队的其中一小部罢了。

龟田正雄唰的一声抽出腰间的军刀,一道寒光映在刚村一宁惨白的脸上,他不由得一阵寒噤,下意识地“嗨”了一声。

一阵熹微的光芒涌进龟田正雄的心里,冰雪融化了,端倪初露,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漾过他那张驴脸,他取下白手套用左拇指轻轻地刮试着刀刃,意味深长地问:

“刚村君,你也是我大日本帝国的勇士,我倒是很想听听你对中国剑道与日本武士刀的评价,我以为日本的武士刀于中国剑道来说逊色不少,不知你意下何如?

刚村一宁大队长深知龟田正雄此番问话的含义,言外之意是为何自己两次出击不但没有重创中国军队,反被杀得过人仰马翻,丢盔弃甲。大佐的责怪之意显而易见,只是没有向上一次那样直截了当开门见山而已。这正是让刚村一宁拿捏不准、发怵的地方:

“大佐阁下,我自幼习武,虽不谙熟日本剑道,但我也略知一二,日本剑道有其悠久的历史。在日本历史上,日本古代的武士阶层他们以高超的剑道技术征服其他领主,获得统治地位, 所以,日本剑道从一开始就是以进攻的姿态出现的,其技术风格是凶 狠勇猛,以胆识和力量降人。大佐阁下,我决不会诋毁作为大日本帝国国技的日本剑道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哟西,看来刚村一宁少佐不愧是习武之人,”龟田正雄微微地晃了几下脑袋,“但据我所知中国剑术在春秋战国时期已经从两军交战的车、步战中得到发 挥。当时的阵战以兵法胜,也就是讲求战略上胜人,重斗智而轻斗勇。这种思想体现在剑法就是恃巧不恃力、斗智不斗勇,以弱胜强,机动灵活,用兵多诈,剑术多变。 而大和文化发展较晚,在日本中古时期——比中国剑道晚了上千年——才出现了武士文化 和禅宗思想。禅宗与佛教其 他宗派不同之处在它强调个人的修炼和守律。禅宗这样的新特性被日本武士文化所采纳。 所以,你所说的日本剑道从一开始就是以进攻的姿态出现的,其技术风格是凶 狠勇猛,以胆识和力量降人 ,这一点,毋庸置疑。但中国剑术的风格是闲云野鹤式的,潇洒飘逸,变化多端,随意性极大,而日本剑道则技术单调,古板,严格遵守若干固定程式。两者相比,孰优孰劣,不是一目了然吗?更何况中国剑道还有‘十年磨一剑’之说……”

“大佐阁下,中国剑法固然轻灵、飘逸,剑法多变,只不过是花花架子,只宜观赏,不宜实战。只有讲求快速、准确、势重力沉的日本剑法才更符合实战要求。格斗制胜是日本剑道发展的宗旨,学练剑道,可以锻炼身体,获得自卫防身本领,尤其是还能培养武士勇敢顽强的意志和对日本传统文化的理解,所以愚下认为,中国剑术远逊于日本剑道。”

刚村一宁似乎切脉一样拿准了龟田正雄的心思。是的,大佐故意这样说的目的无非想探知他的心思,并且在这块帷幕下还蛰伏着龟田正雄更大的意图,那就是深深地伤害他,刺激他,激起他所谓的民族自尊心,让他像发疯的猎狗一样呲牙咧齿,向自己所指的猎物凶猛的扑过去。

刚村一宁的嘴角像抹了油,更加滑唰了。

“大佐阁下,中国剑术的主导思想是以弱胜强,所以提倡以柔克刚,欲立于不 败之地而后求胜,不硬拚。这 种剑术思想根本不适于打大仗、对大阵的冲锋战场;而日本剑道,志在必胜必死,全力决斗,有敌无我,有我无敌,一旦强攻无效,决不一筹莫展,坐以待毙,而是一息尚存,战斗不止。这就是我大日本的武士道精神!”

“哟西!哟西!精彩之极!”龟田正雄戴好手套,眼睛死死盯住寒光四射的军刀,“刚村君,听你一席话,我顿感茅塞顿开,有醍醐灌顶之感,那依你之见——”龟田正雄话到嘴边,欲言又止,带着白手套的左手四指紧并,缓缓地来回擦拭着军刀,手指上像是系有两根线牵住了他的眼珠儿,眼光一会儿被拉向右边,一会儿被拉向左边。

刚村一宁受宠若惊,如弓拉弯的腰身不知不觉松弛开来,旋即全身收紧,公式化地的嗨了一声:

“谢谢大佐鼓励!愚下以为敌军已陷入我军重围,走投无路,但已占据了易守难攻的有利地形,困兽犹斗,我部两次进攻恰好迎其锋芒……”刚村一宁顿了一下,他意识到这不是在给自己找失败的托词吗?当即回转话锋,“大佐阁下,因我……指挥不力,致使皇军蒙羞,乃我一生奇辱……愚下原再领缨受命再度出击,以决死之勇气与支那军队一决死战,以此重振我大日本皇军雄风……”

龟田正雄把军刀唰的一下推进刀鞘。

“刚村君忠心可鉴,勇气可嘉!帝国有尔等忘身勇士奋战疆场,则帝国幸甚!大和民族幸甚!‘大东亚共荣圈’之宏伟蓝图,那愁不展,必定是指日可待!”龟田正雄扬起左手套,扯了扯套口,不紧不慢地说:但这一切决不仅仅是靠勇气和忠心就能实现的,还要靠智慧,智慧!懂吗?

“你训示的对,大佐阁下!”

“你说的剑道和对当前敌情的分析大致切中要害,但有一点你别忘了,那就是在进一步摸清敌人排兵布控的情况的同时,务必构筑坚固工事——阿男规秀大队长和铃木佐佐大队长带领所部已在谷底作这件事情了——死死掐住敌人的退路,以乆围来消磨敌军意志,并且在两军对峙之中寻找战机,重磅出击。你部的任务是再向山顶的榕树方向推进,在推进中寻找有利地形采用交通壕作业法构筑工事,如成,我后部再交替推进,步步为营,铁壁合围。我就不相信……”

龟田正雄的拳头在铺着作战地图上的石块上擂了擂,牙齿咬的啵啵响,左耳浸出的血液已干涸成剥了壳的皮蛋黄一般大小的乌黑乌黑的小太阳。

刚村一宁大队长猛然间弹直像大海虾一样弓曲着的身子,满脸严肃,一连嗨了几声,面部抽搐的肌肉放射出一阵阵阴凉阴凉的杀气。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