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胜雪 第一章 (一)

王二蛋 收藏 1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size][/URL] “最高指示!知识青年要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最高指示!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武汉市树人中学的大铁皮喇叭里这一向都在不知疲倦地广播着这些由伟大领袖发出的“最高指示”,不用说,学校里又有一批学生混完了在这里的时光,要各奔东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


“最高指示!知识青年要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最高指示!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武汉市树人中学的大铁皮喇叭里这一向都在不知疲倦地广播着这些由伟大领袖发出的“最高指示”,不用说,学校里又有一批学生混完了在这里的时光,要各奔东西了。


“郑澜!郑澜!你别走那么快嘛,等等我。”


这个叫郑澜的女生听到有人在叫她,站住了。趁着她停下来的这个机会,我们可以仔细地看一下这位姑娘,她梳着两条大辫子,穿着一件时下最常见的青蓝色外衣,领口处露出里面的白底碎花衬衫,很普通的装束。但是,她白晰的皮肤,匀称的身材,精致的五官都在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姑娘。


叫她的是张帅红,和郑澜关系最亲密的同学和朋友。等张帅红跑近来之后,郑澜向她微微一笑:“叫那么大声干什么?好象我是个聋子一样。”


“我不是看你走那么老远了,怕声音小了你听不见嘛。”张帅红接着又很神秘地对郑澜说道:“澜澜,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


“你算了啰!哪次你的那些什么‘秘密’不是还没等我说出去,你早就自己告诉这个告诉那个了。”


“我这回是认真的!”张帅红急得直跺脚:“这次是真的不能乱说的,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好了好了,你快说吧,到底有什么天大的秘密?是不是我们的张帅红同学看上了哪位年轻的革命小将,准备和他建立亲密的革命战友关系?”郑澜见张帅红真的急了,连忙开个玩笑来缓和气氛。


“去你的!”张帅红的脸霎时间涨得通红:“你要再乱说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理你了!”


“好了好了,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别当真,你快把你的那个大秘密告诉我吧。”


张帅红警觉地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人注意她们两个之后,才把嘴凑到郑澜的耳朵边上说:“告诉你,我可能马上就要去当兵了!”


“当兵?!”郑澜一脸疑惑地望着她:“我们这一届去当兵的同学名单昨天已经公布了,里面没有你的名字啊?”


“嘘……你小声点。”张帅红连忙把食指竖到唇边示意郑澜别这么大声说话:“走学校这边当然八辈子也轮不到我,我是由我们街道革委会推荐上去的,我爸爸帮我去跑的指标,只不过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所以你千万别乱说。除了你之外,我可是真的一个人都没告诉。”


“那可真的是要恭喜你了。”郑澜由衷地说。这种年月,当兵对于年青人来讲可是最理想的一条出路。


“澜澜,你呢?就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


郑澜叹了口气,苦笑了一下:“我还能够有什么别的打算,只能够去广阔天地炼红心了。”郑澜的母亲是武汉同济医学院的一名教授,已经被打成了“反革命学术权威”,她的父亲就更不要说了,解放前是一名国民党军队的小军官,随部队起义投诚过来的,以前在武汉市政府任个小官员,现在则已经成了“潜伏在人民内部的国民党特务”,都关监狱里一两年了。象郑澜这样的身份,今后的安排是没有选择余地的。


张帅红自知触动了郑澜的伤心事,知趣地闭上了嘴巴,两个人便这样默不做声地慢慢往前走。


不知不觉地,两个已经走到了同济医学院的大门口,郑澜已经到家了。郑澜这时才开口说话:“到我家里去坐坐怎么样?未来的女军人。”


“今天我就不去了,我爸爸要我这阵子早点回家随时等消息。”


“那好吧,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目送着张帅红的背影渐渐远了,郑澜又苦笑了一下,转身往自己的家里走去。


郑澜的家就在同济医学院里面,一栋两层的集体宿舍,这栋不大的建筑物里面挤了10多户人家,很多还是声蜚海外、国际知名的医学界老教授,郑澜的家在二楼。


穿过几乎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大字报的楼道,郑澜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推开家门,郑澜就看见自己的妈妈,同济医学院的药学教授罗新正躺在床上,满头大汗,一脸痛苦的表情。


“妈妈,你这是怎么了?”郑澜冲到床边,焦急地问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今天上午去学校礼堂站了一会儿,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又犯了,刚吃了去痛片,等下就会好的。”


“去礼堂站一会儿”是很隐晦的说法,实际上就是被拉去批斗了。


“他们又不是不知道你有这个老毛病,还这样对你,这帮没人性的家伙!”郑澜一边关切地用手绢擦去母亲额头上的汗珠,一边低声地咒骂了一句。


罗新爱怜地望着自己的女儿,不知道是因为去痛片开始起作用了还是女儿给她带来了安慰,她现在已经觉得没那么痛了。


罗新示意郑澜扶自己起来:“澜澜,妈现在已经好多了,扶妈起来,妈去做饭去。”


郑澜连忙阻止了母亲的行动,按住罗新的肩膀不让她起床:“妈,您这毛病需要多休息,您现在还是躺着吧,我来做饭。”


听着楼道里传来的叮叮当当的做饭的声音,罗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懂事的乖女儿啊,小小年纪就知道体贴人了,看来今后可以少操很多心了,如果老郑还在家里也会很开心的。真不知道老郑在牢里怎么样了,两年了,想和他见个面都不让……


老郑,郑澜的父亲郑孝根,现在他正在接受市革委会的审讯,两年来,这样的场面经历过不少了,作为一个上过战场的老战士,他还真不把这种所谓的审讯放在眼里,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和那些人对着干,因为他从进来的那天起,就抱着一个信念,无论如何要活着从这里走出去,和自己那知书达理的妻子和乖巧懂事的女儿团聚。他相信,这一切总会过去的,自己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着拨云见日的那一天。


只不过,今天的审讯和往日相比却有所不同,地点没变,审讯人却变了。审讯他的是一个老熟人,他昔日在武汉市政府的一个同事,韩武。


韩武当年在市政府是一个老好人,性格和他的名字一点也搭不上边,任劳任怨却又与世无争,很多时候只是默默地做他的本职工作,事情做完了也从不去评功摆好,很多时候人们几乎忘记了在市政府还有一个这样的人存在。他基本不和别人争论,更不在背后去议论人家的长短,所以,他没有一个对头,但也几乎没有一个贴心朋友。


这种看似有他不多无他不少的人在这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中却奇迹般地保全下来了,当市政府被市革命委员会取而代之的时候,那一批老干部一个个打倒的打倒、坐牢的坐牢、下放的下放,只有他居然还牢牢地保住了在革委会的一个职务,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职务还有所升迁,现在已经是武汉市革委会的一名副主任了。


望着当年的老同事,郑孝根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这就是命运啊。


例行公事般的审讯又开始了,一切又变得和以前仿佛没什么两样,除了一点,也许是性格使然,韩武的态度比以往的审讯人员要显得和蔼一些,当然,这也只是相对而言。


当审讯快结束的时候,韩武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郑孝根,你对组织有什么要求没有,为了能够让你更好地改造你的思想,组织还是可以在原则范围内为你提供帮助的。”


郑孝根一愣,这话什么意思?他不禁抬头向韩武望去,在韩武那一双看似威严的眼睛里他依稀看到了一种久违了的东西。


郑孝根心头一暖,又把头低了下去,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个人对组织上没有任何额外的要求,组织对我的帮助已经很大了,我非常感激。”其实他的内心何尝不想大声吼出来:你们所有强加在我身上的罪名都是冤枉的!我要求立即放我出去!但是他知道,他不能这么说。韩武能够在这样的场合下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冒着很大的风险了,他不能让韩武也受到牵连。而且他这番话也已经非常隐蔽地说出了他的要求,“我个人对组织上没有任何额外的要求”的言外之意就是说要拜托韩武帮忙照顾一下他的家人,就看韩武能不能理会到其中的深意了。


韩武点了点头:“对你的认罪态度组织还是比较满意的,你在这里一定要好好改造,组织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但也不会放弃任何一名能够改造好的同志,你要相信组织!”最后四个字韩武稍微加重了一下语气。然后便挥挥手让监狱里的干警把郑孝根带回了监房。


这一夜,郑孝根彻夜无眠,一直在玩味韩武的最后那番话,相信组织,真的可以相信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