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刀连长尖刀兵 第三章军人荣誉 1

whq197988 收藏 8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14.html[/size][/URL] 赫顺正面红耳赤情绪激动异常。 “你先冷静冷静,我刚才在外面听到你说好像什么钱?” “我冷静,我刚才够冷静了,可是你看他那熊样,能气死人,连长正好你来了,这事你处理吧?” “三排长,你先消消火。” 赵军立目光转向靠墙角站立的上等兵,只见他泪水汪汪面色苍白,一条条手指印郝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14.html


赫顺正面红耳赤情绪激动异常。

“你先冷静冷静,我刚才在外面听到你说好像什么钱?”

“我冷静,我刚才够冷静了,可是你看他那熊样,能气死人,连长正好你来了,这事你处理吧?”

“三排长,你先消消火。”

赵军立目光转向靠墙角站立的上等兵,只见他泪水汪汪面色苍白,一条条手指印郝然映在脸颊,身上更是湿碌碌还满是鞋印;

“金正绪,你自己说,这是怎么回事?”

“---------”

金正绪脑袋垂到胸前默不作声。

“连长你看看,他这一出多气人,我怎么好言相劝他就是不说话,搭拉个脑袋怎么问就是不吱声也不抬头。”

“三排长,你先消消火,金正绪他平时表现不是挺好吗?”

“是啊,今个白天干劲还老足了,团长说让报受奖人员,我还打算报他呢,可是,真能把人气死,晚上他确干了这种事情。”

“你先别激动,他到底做了什么?”

“他拿了武昌盛五千元钱?”

“什么?”

赵军立失声叫道,眼含怒愤和惊诧盯住金正绪,但只是一瞬间又恢复正常,将目光又转向赫顺正;

“确定是他拿的吗?”

“有人看见他将一沓钱揣兜里了,而且更可气的是他还留了一张纸条说这钱先借用用,虽然没属名但那字迹一看就是他的。”

赵军立转过目光又盯在金正绪脸上,水房里一片寂静。

“三排长,你把武昌盛和看见他拿钱的那个战士叫来,尽量别惊动别人,去我办公室。”

“是。”

“金正绪,你跟我来。”

赫顺正回班叫人,赵军立头前走,金正绪在后面低头跟着,两人向赵军立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赵军立、赫顺正、武昌盛、金正绪还有一个下士刘成天。

“武昌盛,你手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现金?”

“连长,不瞒您说,这钱是我准备用来转志愿兵的,但是现在用不着了,今晚就让我拿了出来,打算明天寄回家的,可是他----”

武昌盛声音陡然提高,手指金正绪,两眼喷出怒火;

“好了,你先冷静,这钱不会没有的,你先回去吧,安心睡觉,连队会很好给你解决这事的。”

临出门武昌盛狠狠的瞪了一眼金正绪,而金正绪从始至终都一脸死灰将脑袋藏在胸前。

“刘成天,把你看到的情况说一遍。”

“连长,当时还有五分钟熄灯,班里人都在水房里洗漱,我回班时就他一个人在班级,我看见他把一沓钱揣兜里转身就出去了,当时我还和他开玩笑问他什么时候有了那么多钱,但他没理我,急匆匆就走了,等武班长回来后我才知道他丢钱,那钱肯定就是让他拿去了。”

“嗯”

赵军立沉呤了一会儿;

“刘成天,你也回去吧。”

“是”

刘成天刚站起身;

“军立啊,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多人进进出出来回折腾。”

李瑞江披着外衣推门走了进来。

“你先回去吧。”

赵军立冲刘成天挥了一下手,转向李瑞江;

“指导员,你先坐。”

“怎么回事啊?”

李瑞江拉了把椅子坐下。

“他拿了武昌盛五千元钱。”

“什么,偷钱,金正绪你胆子也太大了吧,竟敢偷钱?”

刚坐下的李瑞江一下弹站起来,手指点着金正绪横眉厉喝。

“指导员,你先冷静一下,这事具体情况还不了解,我们不能武断下结论。”

“什么武断呢,他偷钱就是不对,金正绪,你告诉我,你偷钱干什么?”

“--------”

“金正绪,你装哑巴呢,连长指导员都问你听不见呢,不会说句话啊。”赫顺正喝骂。

“好了好了,你俩都先冷静冷静。”

将李瑞江、赫顺正都按回到椅子上;

“你们也别急,咱们做工作不能急躁,更不能一棒子把人打死,我看金正绪平时工作表现很不错,而且要求上进,他这么做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或是家里有什么情况急需用钱,才犯了这个错误,咱们都冷静冷静,事情总会有前因后果,知错能改还是好同志,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

赵军立的这些话既是对李瑞江和赫顺正说的也是对金正绪说的,李瑞江、赫顺正激愤的情绪有了些许平静,金正绪面上也有了一丝动容。

“你坐吧。”

将金正绪也安扶到椅子上,赵军立坐到他对面;

“虽然你一时犯了错误,但我认为你的主流还是好的,咱们就当是拉拉家常,你放松一点,没关系,我说过关起门来我们就是亲兄弟,既然是一家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相信我,有什么困难你说出来,连队有我,有大家,有你这么多战友,如果我们一个连队的力量不够,还可以向团里申请帮助,无论多大的困难,咱们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三百万军人,一定可以解决的。”

“--------”

“我看你今天表现相当突出,平时工作干得也挺好,你们排长还要给你申请受奖,你的前途是光明的,你的未来是美好的,你还年轻,不要因为一时的困难而误了一生的幸福,今天你犯的错误还是可以挽救的。”

“-------”

“你想想,五千元不是小数目,武昌盛丢了这五千元他是什么心情,换拉思考一下,假如是你丢了五千元钱你会怎么样,人都是有感情的,我相信你也一样,金正绪,五千元钱能解决你的燃眉之急吗,我想肯定不能,但他却能毁了你一生,两相比较一下,孰重孰轻你思量思量。”

赵军立不重言语,室内陷入沉寂,金正绪已是泪如雨下,情绪十分激动,但他还是没有开口说话,两手放在膝盖上狠劲的扣动着。

足足静了五分钟,李瑞江脸现不耐烦想要说话,赵军立伸手扯了一下他;

“金正绪,不要着急,你慢慢思量,我们陪着你,请你相信我们,虽然你现在落水了,但我们都在伸手等着拉你,你只要把手伸出来,握住我们的手,我们马上会救你上岸的。”

“连长,我-----”

金正绪终于开口,但他欲言又止。

“说吧,把你的遇到的困难说出来,我们一定能帮你解决,你要相信集体的力量是无尽的,我们这个部队会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

“连长,我我,我把钱藏在外边大厕所里了。”

“现在钱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遇到了什么困难。”

“我我-----”

金正绪脸憋得通红,但还是犹豫不决的样子;

“连长,我先去把钱取回来吧,别丢了。”

赫顺正站了起来。

“行,你去吧,金正绪,你带你排长去把钱取回来,然后回来把你的困难和我们说出来,连队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赫顺正带着金正绪走出房间;

“军立,难得你有这耐心,要是我上去就是一通拳脚,我就不信他不说。”

“指导员,威信不是打出来的,你没看到他脸上的巴掌印,身上的脚印吗,刚才我要是晚到一会儿,三排长能把他打残。”

李瑞江一阵沉默。

“哎,你说他能为什么偷钱呢?”

忍不住李瑞江又开口。

“这个我也不好说,不过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一会回来咱们问问就知道了。”

“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你说呢?”

“按照你的思维,那肯定是从轻处理,但又要敲山震虎起到管理教育和震摄作用。”

“呵呵,指导员,我发现你越来越上道了。”

“哎,我不说了吗,不让你叫我指导员,私底下你就叫我名字,你看我不也这么叫你吗。”

“好好,瑞江啊,咱们身为管理者,特别是你做为政治指导员,那可是政治思想工作的指导核心,一定要掌握以纪律惩治为辅,以治病救人为主的原则,这样我们才能让这个连队进步,让战士们成长起来。”

“你放心吧,军立,虽然现在我的思想境界和你还没法比,但这几天在你的熏陶和感染下我也在不断进步,现在我也想通了,做人是应该光明磊落,否则心里真不踏实。”

“瑞江,你能这么想我真的很高兴。”

“说起来这要谢谢你,你没有一棒子把我打死,那天你要是把我报到团里,我也就只有打背包回乡了。”

“还是那句话,人非圣贤,我们都一样,都有犯错误的时候,将心比心,在别人犯错误的时候,我们尽力去帮助他引导他,而不要落井下石,这才是做为管理者的真缔。”

“是啊----”

李瑞江刚开口,突然,“咚咚咚”一阵急促的上楼声传来,随之“咣当”一声,房门被撞开;

“连长,不好了,金正绪跑了。”

赫顺正闯进来气喘嘘嘘大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