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旅友被困贺兰山 消防网友大营救[组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救援人员集结出发。 宁夏日报记者 沙志鸿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受伤网友坚持20小时,心力憔悴。宁夏日报通讯员 贺兰踏雪 摄


宁夏日报讯 (记者 高莉 实习生 李云飞)11月30日21时许,4名登山爱好者被困贺兰山岩画沟口附近深山,其中年纪最大的登山者腿骨折。经过银川市消防部门与宁夏网友的紧急救援,昨天中午被困登山者成功获救。预计12月2日中午,被困登山者和搜救队员才能返回地面。


据介绍,骨折者名叫唐民运,是内蒙古阿左旗人,今年50岁。11月30日他们6人一同登山。下午下山时,在贺兰山岩画沟口向西约10余公里处,唐民运腿部骨折,同队登山者无法施救,队友安排两人下山求助。4名被困人员均为男性,除唐民运之外,其余三人都是石嘴山人。


危险的消息


2008年11月30日深夜,一个电话揪起了我区户外运动爱好者的心:一个由网络召集、多地区户外爱好者组成的团队在山中遇险,其中阿拉善远足俱乐部的老腿(网名)在贺兰口岩画景区内12公里处发生冰坡滑坠,右腿严重受伤无法行动。同行的银川地区网友舒马赫步行近9个小时出山求援,声称事发地点除3名石嘴山地区山友陪护之外,因山路难行,网友们两天的行程后,体力透支极大,自救难度几乎为零。


随即,一场营救落难山友的大行动就此展开。银川地区山友给“119”打出了第一个求援电话,消防指挥部立即调动正在兴庆区上前城高桥5队参与执行火警任务的特勤大队紧急出发。由于银川地区山友贺兰踏雪、落滢、大唐游虾等人对贺兰口地形熟悉,且已经推断出事发地理位置,具有一定的救援能力,因此决定参与救援。他们用了不到20分钟,各自带好户外救援装备集结在一起,其中有登山绳、医用担架、药品食品、灯具、保暖服装等,并立即驾车出发,途中不断与特勤战士联系,会合后一路赶往贺兰口。


深夜,骤起狂风,气温剧降,贺兰口狂风肆虐、飞沙走石。在岩画管理处的值班室里,由银川市消防支队指挥长范立刚、特勤大队大队长宋彦彪、特勤中队队长周浩组成的指挥部召集相关单位、人员紧急磋商: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营救遇险山友,保住他的伤腿。但严峻的现实也摆在参战单位的面前:时间跨度大、食品饮用水短缺、气温低、路途远。虽然参战人员是消防特勤大队各战斗单元的佼佼者,且请战心思迫切,但面对复杂地形和气候条件,要想顺利营救难度非常大。


战士们刚刚从火场下来,除了笨重的作战服之外,没有携带轻便的保暖衣物,景区服务机构下班又无办法采购饮食物资,且大山深处没有手机信号,对讲系统也因为山形阻挡无法有效通联。随着气温下降,人们越来越担心伤者的生命安全。此时,范立刚、宋彦彪在取得上级领导的同意后,决定先派出第一支救援队前往摸底、找人。暗黑的院子里,由8名消防队员、2名山友、2名向导组成的救援队很快列队出发,走向黑乎乎的大山深处。


艰难的跋涉


参与救援的宁夏网网友落滢这样说:12月1日零点50分,9名消防队员和我们共计13人出发了。天气非常恶劣,山谷中的大风吹得我不断歪倒,漫天都是卷起的沙粒,在灯光的映照下,像雪花一样飞舞,打在脸上火辣辣疼。能见度非常差,路况更差,不是在乱石坡上艰难跋涉就是在桌子样大的石头上跳跃。微弱的灯光像萤火虫一样在黑暗中闪动,根本无法仔细辨认路况,大家深一脚浅一脚地凭感觉走,不停歇地赶路。因为寒冷,走一会就汗流浃背,稍微停下脚步却又寒冷刺骨。我们用了5个小时,赶到了离事发地点不到3公里的杨家塘。此时,天依旧黑暗一片。基于前面艰难复杂的路况,原计划连夜下山是根本不可能的,大家决定在杨家塘就地休整,等天亮了再去营救伤者。


的确,此时的贺兰山腹地,天地依旧一片黑暗。饥寒交迫的战士们体力严重透支,只能稍事休整,篝火点起来后,由于缺水,战士们只能围在火堆烤着冻的硬邦邦的馒头充饥。为了尽快摸清伤者的情况,宁夏网友贺兰踏雪、落滢和护林员小赵决定先行一步,没有想到的是,黑夜里,即使对路线了如指掌的护林员都无法清晰辨认道路,3名队员只能在绵延的大石头上爬上爬下,踩着没膝的积雪艰难前进。由于没有食物补充,贺兰踏雪越走越慢,还一度出现恶心、头晕等症状,最后开始呕吐。即使这样,救援队员们仍然没有放弃对伤者的搜寻。12月1日清晨6点,东边的天空渐渐发白,当救援队员的头灯光渐渐微弱,苦苦挣扎之际,忽然遇到了陪同伤者的两名山友,他们终于找到了伤者。


绝地大营救


没有走过山路的人可能不知道,贺兰山腹地的12公里是怎样的一段路,那里不仅怪石林立,而且海拔从1300米逐渐升到2600多米,1000多米的海拔落差要经过巨石阵、乱石滩、陡坎、冰坡,正常人每前进一步都会给脚掌和膝盖带来沉重的撞击,时间一长,人的行走系统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第一梯队的战士们因为新老交替,年仅20多岁的小伙子们也没有在深山腹地作战的经验,再加上体能因为低温和长时行军已经彻底消耗殆尽,如果没有后勤给养,很难将伤者送出深山。形势迫切,为此,坐镇大本营的范立刚派出了第二批给养队员。记者作为第二批携带给养的队员也参与负重,虽是白天,但复杂的路况还是很快将同行战士的脚掌磨破,背负着沉重的饮食物资,每前进一步异常艰苦,汗水阴湿了衣服,大家只有一个目的,尽快让饿了一整夜的救援队员吃上饭。在走了近6公里之后,记者将背包交给同行战士,放弃了给养运送返回发稿,看着渐行渐远的战士们,记者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千。


记者了解到,救援队员是从各战斗单位挑选出来的精兵强将,在没有称手装备的条件下,能急行军一整夜,的确非常艰苦。他们利用多功能救援担架,将伤者固定捆绑之后,走上了漫漫返程路。具备参与户外救援经历的人都知道,几个人抬着一个100多斤的重物,在坎坷、崎岖的山路上行走,比单兵前进困难近百倍。但仅有8个人的第一梯队,就是这样轮换着艰难走在回程的路上,截至记者发稿时,第一梯队与给养队是否会合、他们走了多少回程路,都因为通信不畅而无法获知


截至目前,除了进山的12名消防队员外,一批一批的宁夏网友、车友和山友们,正陆续抵达指挥部增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