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崛起 第二部 黑夜流星 第十节 安娜的到来

楚啻 收藏 1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


寒冰回到宾馆时,天色已经很晚了。

今天算是倒霉的一天,试验场上一帮家伙乱放枪,差点就打着自己;驾驶坦克去追却一无所获,让军长给训了一顿;研究所的事情也是偷机不成蚀把米……

那个凶手的安排可以说是相当出色了,先是让同伙在试验场捣乱,然后自己去“研究所”行凶,用了手“声东击西”。不过,研究所公开才多长点时间?上午才把‘研究所’安排好,下午就遭袭击,看来对手一定有一个严密的情报系统。但是既然他没有发现是陷阱,那么似乎可以说明这个情报系统并没有渗透到德国情报部门的核心。

寒冰一边想着,人已经到了宾馆的门口。

坐电梯上了五楼,推开门,寒冰就躺在床上懒得动弹了。

“呤……”门铃很不顾及寒冰心情地响了。

寒冰很不情愿地翻身起来,懒洋洋地去开门。

“德丽丝?”寒冰拉开门,不由怔了一下:“这么晚了,你……”

“我……”德丽丝微笑一下:“我来看看你啊。”

“你不是说今天下午的事情吧?”寒冰忽然想起来开走的是德丽丝公司的坦克,脸色一阵尴尬:“德丽丝,今天的事情太仓促了,因此没有想到太多,给你制造的麻烦……”

“我不是来问罪的。”德丽丝微笑着说:“善后的事情,我已经吩咐人处理好了,关于新闻界,不会把这件事情弄的很大。”

寒冰不由一阵惊讶,但是考虑到这件事情可能具有外交上的问题,又担心地问:“你们公司,还有你不会因此惹上麻烦吧?”

看到寒冰首先考虑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德丽丝的公司和她本身,德丽丝也不禁有些莫名的感动:“放心吧,其实安全局也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的。”

寒冰送了口气,然后真诚地说:“谢谢你了,德丽丝。”

德丽丝忽然调皮地望着他,问:“就是一声谢谢吗?”

“我……”寒冰又有些尴尬了。有时候女人的性情真是难以琢磨。寒冰心想。

两个人又是一段长时间的互相注视。四周是非常配合这一情景的静寂。

有时候女人的性情真是难以琢磨。寒冰心想。这个眼前的企业家、科学家平时非常老练和成熟,丝毫感觉不到她的年纪还只有20多岁,但是偶尔露出的小女儿姿态又弄得寒冰非常疑惑,虽然平时在分析战场形势的时候总能保证清醒的头脑,但是为什么一旦遇上这位女士,就总觉得脑细胞不够用了呢?

正在寂静难熬而其实当事人却浑然未觉的时候,“哐”一声,门被撞开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连珠炮似的响开了:“哎呀,伦敦的天气真不好,好端端的起大雾,差点就让我误了飞机,柏林的绿化真的不错,北京应该好好学学。没想到吧,我中午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其实已经到伦敦了,你说我是不是……”

声音噶然而止。

德丽丝转过脸去,是一个黄头发白皮肤蓝眼睛大约二十岁的少女,身上穿着白色连衣裙,适中的身材,配上合身的裙子,很是靓丽。从她的服饰打扮还有神态气质,应该是美国人,但是刚才她说的确是流利的汉语,德丽丝不懂汉语,自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不过看见她手上还提着行李,显然是刚刚下了飞机,两只水汪汪的蓝眼睛怔怔地盯着他们俩。

“安娜?你怎么来了?打电话的时候你不是说你在阿拉斯加吗?”寒冰奇道。

“我在伦敦!”安娜不满地嘟着嘴:“你们两个在作什么?”

“什么做什么?”寒冰不理解。

“你们两个,一男一女,这么晚了,在这里做什么?”安娜说。

寒冰这才发现自己和德丽丝的距离太近了些,忙退后几步:“我什么也没干啊。”

“胡说。”安娜把行李放下,说道:“现在是晚上11点,整个房间只有你们两个人,你却说什么也没干?”

寒冰一怔,忙给她搬大道理:“是这样的,孔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

“什么?”汉语虽然说的很熟练但是却对古文缺乏了解的安娜瞪大了眼:“你想对她非礼?”

“不是不是,”寒冰连忙解释:“我是说像我这种坐怀不乱的人……”

“什么?你还想她坐你的怀?你造反了!”安娜更加怒不可遏,劈头就把手里的行李朝寒冰砸了过来,寒冰慌忙接住行李。

安娜又把另一包行李丢过来,但是刚举起来包就散了,里面苹果、橘子各种水果和几个玩具熊散了一地。安娜就干脆拣起水果朝寒冰砸去。寒冰被砸得满屋子乱窜,不得已,蹲到了床边上暂避。

大概是听到了吵闹声,欧阳文彬不合适宜地钻了进来:“哟,这里在耍猴呢?”

“不要你管,让开!”几个苹果紧跟着就砸在欧阳的鼻子上。

欧阳文彬慌忙逃命去了。

寒冰忙从床边上探出头了喊:“欧阳,搬救兵,找人救我。”

话音未落,一个鸭梨把寒冰的头又砸了回去。

德丽丝站在边上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显得十分尴尬。

这时,杨昭愣头愣脑地跑了过来:“欧阳,你说哪耍猴啊?”

“啪!”一个苹果就砸在了脸上,杨昭一退,又一只脚踩上了一只橘子,“咣当”一声就摔了个四脚朝天。杨昭好歹也是学过武术的,忙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顺手拾起一个凶器——苹果,叫嚣道:“是谁?”

话音未落,安娜的一顿“苹果雨”已经落到头上了。

杨昭这才看清楚行凶的是谁,气势立刻下去了,手里的“凶器”一丢,抱头鼠窜。

为了不让安娜再行凶,寒冰趁她对付杨昭的时候溜了出来,然后施开刚入伍那会学的擒拿手,三下两下反剪住安娜的胳膊。

安娜用高跟鞋狠狠踩了寒冰一下。

“哎呀……”寒冰痛得脸都绿了,忙松开手坐在地上揉脚。

安娜还是觉得不解气,拿起一只苹果又要砸,寒冰慌忙一翻白眼,直接就倒了下去,安娜反而被吓了一跳。

安娜忙去探寒冰的鼻息,寒冰便拼命憋住呼吸,一时憋得满脸通红。

安娜还以为他真出了什么事,一时着急得哭了出来。

寒冰却忍不住笑出声来。

安娜这才发现上当,给了他肚子一拳,寒冰痛得连舌头都吐出来老长。

这边的吵闹终于惊动了一位领导(其实是欧阳文彬故意引来的)。这位领导正是现任17集团军军长,访问团副团长王锋少将。这位50岁的陆军少将戴着高度近视眼镜走了进来。

“寒冰,这么晚了,你这里怎么还闹烘烘的?像什么样子嘛!”

“呼啦”一下,老将军的帽子就被什么打飞了,露出并不富裕的头顶。

寒冰看见遇袭的人的身份,吓了一跳,忙从地上爬起来立正敬礼。

安娜从寒冰的表现也立即发现自己闯祸了,慌忙跑过去:“呀,老将军,怎么是您?对不起啊……”忙帮老将军把帽子拣起来:“老将军是个好人,您一定不会怪我的,是不是?”说着露出一脸调皮样。

王锋将军“呵呵”笑了,刮了一下安娜的鼻子:“你这个惹祸精啊,早知道是你在这里,我们早就躲起来了。现在都是二十岁的大姑娘了,怎么还是这么调皮啊?”

“嫁不出去我去当修女,或者去中国当和尚。”

跟在将军后面的欧阳一阵爆笑。将军也不禁莞尔。

寒冰这时才注意到不懂中文的德丽丝很尴尬地站在旁边,忙走过去:“德丽丝,时间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吧。”

德丽丝拎着自己的皮包,点点头,向周围的人微笑了下,往门口走去。

“等等等等。”安娜忙追了上来,这会说的是英语,德丽丝停住了脚步。

“小姐,您是谁?”

“我叫德丽丝·霍普娜。”

“哦……”安娜一脸崇拜:“年轻美丽的女企业家,军火公司的总裁霍普娜小姐?”

德丽丝一脸莫名其妙:“是……吧。”

“天哪!”安娜转过身来,一脸气愤:“寒冰,你太无耻了,居然非礼一位身份高贵的小姐,你的行为简直不可理喻、卑鄙无耻,你的存在简直是侮辱地球人类……”

寒冰还没能适应安娜的态度变换这么快速,当场愣了。

德丽丝不懂汉语,也只能愣愣地看着安娜手舞足蹈。

老将军也是莫名其妙,说:“寒冰有这么坏吗?”

“他自己承认了的,他刚才说什么‘非礼’啊‘不听’啊的……”安娜控诉。

学识渊博的老将军立即明白了:“安娜,我看是你误会了。‘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出自孔子的名言。孔子啊,名丘,字仲尼,是春秋时期的大教育家、思想家,也是一位哲学家,‘非礼勿视’这句话呢,是指人的德行修养,这个‘非礼’不是现在说的‘非礼’,‘非礼勿视’呢也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这个现代人说‘非礼’有‘不礼貌’的意思,但是古代人说的这个‘非礼’呢……”

老将军这才发现大家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欧阳文彬还在旁边搞怪地发出“嗡嗡”的声音模仿苍蝇飞行的声音。

老将军瞪了欧阳一眼,有些尴尬地说:“好了好了,现在时间不早了,熄灯睡觉。”

德丽丝微微点点头,走了出去,寒冰紧跟着送她出去。

然后老将军也出去了,欧阳也出去了。

杨昭被安娜砸了几下,还有些不服气,临走冲安娜挥了挥群头示威。安娜冲他做个鬼脸,又高高举起手里的苹果。杨昭慌忙夺门而逃,差点把欧阳文彬撞翻了。

寒冰送走德丽丝回到宾馆时,安娜还坐在沙发上等他。

“这么晚了,还在这干什么,回你的房间去。”寒冰说。

安娜打个呵欠说:“我没定房间。”

“没房间?”寒冰质问说:“你搞什么鬼?”

安娜说:“这间宾馆是用来招待你们这些访问团的,他们不给我开房间,所以只有说你这里了。”

“那我呢?”

安娜说:“那我就不管了,你睡地上也可以,睡沙发也可以,要不去睡浴缸?今年世界上流行水床。”

“你想得美。”寒冰说:“你不知道和一个男人睡在一个房间不安全吗?”

“为什么?”安娜已经很不客气地扔掉外衣躺在床上去了:“你自己说什么‘非礼勿视’的。你要是动了非礼的念头,不看我就没有问题。”

寒冰哭笑不得:“有这么解释‘非礼勿视’的吗?”

“不用你管。”安娜眼皮都合上了。

寒冰也毫不客气地把床上的被子拖走了。

“你干什么?”安娜质问。

寒冰也打起呵欠:“我睡沙发,被子归我了。反正你睡在床上,被子的问题自己解决,你拿衣服当被子也可以,拿枕头当被子也可以,睡浴缸我也不反对,反正现在流行水床。不说了,睡了。”

“哼!”安娜只得抱着枕头睡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