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崛起 第二部 黑夜流星 第九节 声东击西

楚啻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size][/URL] “欧阳,你现在坐在装填手的位置上,这里是没用的,先检查下炮膛里有没有炮弹。” 可是车里噪音太大,欧阳根本还在和车上的颠簸做激烈斗争。 寒冰忙扭过头来,示意他戴上喉头受话器和坦克帽。 已经被颠的晕头的欧阳折腾了好一会在把帽子和受话器弄好。寒冰这才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但是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


“欧阳,你现在坐在装填手的位置上,这里是没用的,先检查下炮膛里有没有炮弹。”

可是车里噪音太大,欧阳根本还在和车上的颠簸做激烈斗争。

寒冰忙扭过头来,示意他戴上喉头受话器和坦克帽。

已经被颠的晕头的欧阳折腾了好一会在把帽子和受话器弄好。寒冰这才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但是欧阳却不知道怎么拉开炮膛。

“真是笨的可以。”寒冰骂完,一边继续开车追逐那两辆小轿车,一边给欧阳解释如何拉开炮膛。

“没有炮弹,是空的。”

“储弹舱里?”

“也没有。”

“机枪?”

“什么地方?”欧阳四处寻找。

“车顶上。”

欧阳忙打开舱门,出去看了看。

“没有。”

“没有枪还是没子弹?”

“有机枪,没子弹。”

“再找找看有没有弹匣?”

欧阳仔细找了找:“有。”然后将弹匣搬上去,套在车顶的机枪上。并试着转动机枪。

“机枪被什么卡住了,弹匣套不上去。”欧阳说,然后低头看了看,又骂道:“这子弹是7.62的,上面的机枪是12.7的,我说他妈怎么套不上去。”

“这是并列机枪的子弹。”寒冰说。

“并列机枪在哪?”

寒冰指示了位置之后,欧阳才费力地把弹匣套上去。

“这么颠簸,又是郊区,怎么保证机枪的命中率?”欧阳说。

“可以使用电脑。”寒冰说:“你到炮手位置上去,打开电脑。”

欧阳费力地爬到炮手坐上,打开电脑开关。

“哪个是控制机枪的?”欧阳随便按了按。

炮塔突然向右旋转起来,欧阳慌忙再按几个按钮,炮塔才停止转动。

迎面却停着一辆小汽车,因为坦克的炮塔正转向了右边,炮身伸得老长。一时间又不能转正,只听“轰”一声,小汽车的车顶被炮身打掉了。

“真是见鬼了。”寒冰直拍头。

欧阳也明白闯祸了,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

“用手动装置。”寒冰提醒。

欧阳忙去找手动装置,好一会才把炮塔转过来。

对方的两辆小轿车开的飞快,不时还向后面开枪。可是“豹”式坦克披挂着厚重的铁甲,连炮都很难打穿,何况是手枪子弹?权当是挠痒。

在公路上,小轿车以接近70公里的速度飞驰,因为路线并不是平直的,所以速度不能更快,而豹2坦克也正是以机动性见长,也没有被拉下去。

郊区的路不比市区,而且因为是试验场附近,路面状况并不好。小轿车底盘低,跑这种路面很吃亏,但是坦克却拥有宽大的履带,在高低不平的路面上,仍然能跑出高速。

欧阳在后面终于放弃了使用电脑的念头,直接架起并列机枪开火了。

“哒哒……”机枪吼叫起来。

因为坦克的颠簸,机枪的命中率并不高,但这样也把两辆小车里的人吓个半死,马上就分开逃命了。

“跑?”寒冰冷笑一声,看见一辆小车正转上了一个90度的弯道,立即猛踩忧闷,换挡,坦克轰鸣着冲下路面,从一片草地直接冲过去。

1500马力的柴油机轰鸣着,钢销履带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坦克飞速地在轿车到来之前冲上了公路,拦住了轿车的去路。

轿车紧急刹车,车上的人弃车逃开。

寒冰毫不客气地开坦克迎面冲上去,给小轿车一个“狂吻”当即将轿车撞成铁饼。可能是撞破了油箱,汽油洒了满地。

接着一声炸响,轿车里的汽油被点着了,引起了大火,火焰甚至烧到了坦克上。寒冰的潜望镜里只有一片橘红色的火焰。

于是寒冰连忙换挡,倒车,坦克原地转了个圈,又去追另一辆车。

“轰”地一声响,坦克震动了一下,欧阳不小心又碰到头了。

“你怎么开车的。”欧阳文彬不满地说。

“不是驾驶问题。”寒冰说:“我们被反坦克火箭筒打中了。”寒冰毕竟是上过战场的,经验丰富。

“你到车长位置上去,这里让我来。”寒冰说:“用潜望镜看看外面的情况。”

欧阳猫着腰爬过去,打开电脑,按寒冰的指示进行观察。

“轰”。又一声,坦克又震动了一下,外面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

“怎么搞的?”欧阳又被撞了一下。

“应该是履带被打散了。”寒冰说。

“靠!”欧阳说了句粗话。坦克没了履带,还跑个屁啊。

“别着急。”寒冰从驾驶舱爬了过来,坐到炮手座位上,熟练地操纵电脑:“上弹匣。”

欧阳递过来一个弹匣,套在机枪上。

寒冰从炮长瞄准镜里看到,刚才火箭筒就是从跑掉的那辆车里发射的,镜中依稀看到他们在装填第三发火箭弹。

寒冰毫不客气地扣动了扳机。

一连串的子弹喷洒出去,小轿车的玻璃应声而碎,车壳、车门发出炒豆子一样的“当当”声,很快变成了筛子状。

车里的人当场有两个被击毙,其他人慌忙推开车门逃命。不知道是那颗子弹打中了小轿车的油箱,轿车“轰”地一下爆炸了,满是火焰的残片四处飞舞,然后又“当啷”摔在地上,散发着淡淡的余烟。

出了口恶气。但是两人轻松了没多久,欧阳文彬就意识到了问题:“我们必须离开,惹上警察,问题就麻烦了。”

寒冰这时才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在战场上。

“外面那群家伙不知道跑了没有。”欧阳说。

“管不了了。”寒冰说:“找武器,走人!”

寒冰在车里放行军背囊的地方找了找,就找到两把冲锋枪和4个弹匣。看来这两坦克应该是已经服役的坦克,也许是返厂维修或者什么,因此装备齐全。算是欧阳走运,一开始就跳上这辆车。

(*准确点说,在德国,武器管制还是很严格的,就算是试验场,也不可能找到装备齐全还携带了冲锋枪的坦克,虽然明知道这里不合理,但是为了小说需要……)

寒冰把冲锋枪丢给欧阳:“走!”

然后,翻开车顶的舱门,跳了出去。

欧阳也跟着跳了出来。

“砰!砰!”连续几枪追着他们俩人,子弹打在了坦克的装甲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寒冰和欧阳翻滚着躲到坦克的后面,举枪还击。

对方人数不多,但是火力很猛,打的寒冰和欧阳抬不起头。

远处已经隐隐传来警笛声。

对方的枪声减弱了许多,不久就没有声音了,显然是已经离开。

“被警察抓到我们就麻烦了,外交事件啊。”欧阳说:“咱们也得走。”

“我也想走?怎么走?抢劫一辆车?”寒冰说。

正在这时,一辆轿车开了过来,在他们身旁一个急刹车。

凌云的头从车里探了出来:“快上车。”

寒冰以登上装甲车的敏捷动作冲上了车。

欧阳也忙跳了进来。

凌云猛踩油门,轿车卷起一路烟尘。

转了几个弯,轿车上了高速公路。

“你们胆子太大了,开着坦克上大街。”凌云说。

“是我负责这件事,出了问题由我抗。”欧阳满不在乎。

“不是让谁负责的问题。”寒冰说:“一个人都没抓到,真可惜了。”

“还想抓人?”凌云简直不明白这个人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要是董楠杰那个家伙在就好了。”寒冰说。

董楠杰,寒冰、欧阳文彬和凌云都认识,陆军航空兵中尉,17集团军有名的武术高手,原本是特种兵,在侦察兵、航空兵、装甲兵几个兵种里都干过,抓人更是拿手把戏。

“要不我跟国内联系一下,把小董借调过来。”欧阳说。

“最好还能把特种兵带一个分过来,我怀疑我们的对手里有气功高手,我的看法是,对付气功,还是要用熟悉气功的人。德国人没见过气功,叫他们上会很吃亏。”寒冰说。

“今天的事情……”欧阳自言自语说,“也确实有点疯,但愿你可爱的军长不知道。”

“很可惜。”凌云说:“可爱的军长当时也在场。”

“什么?”寒冰听得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头撞上车顶,差点撞了个包,又连忙坐下来。

*

“你们是怎么搞的?开着坦克在大街上追人!简直是胡闹!这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简直是空前绝后!”

17集团军军长王锋少将已经痛斥他们两个小时了,居然音调不减,气势依然。欧阳的脊梁骨都酸了,寒冰也是呵欠连天。

“开着坦克闯进人家的国土,这叫侵犯别人的领土主权!”王少将仍是一脸威严。

寒冰打着呵欠说:“这话您已经说了6遍了,我也解释过了。再说了,我们开得是德国坦克,我们是发扬国际主义精神帮助德国对付恐怖分子。”

“那也不行!”少将说:“没有得到别人的允许,开走了别人的坦克,这不成了强盗了吗?”

“可是当时的情况是……”寒冰还想解释一下。

“当时的情况只有你们两个英雄能解决?德国安全局和德国警察就不能解决了?你们两个动过脑子没有?你们的行为,稍有不慎就会损害中国军队的形象!”

“铃……”电话铃不合适宜地响了。

少将板着脸拿起电话筒:“喂?”

对方说的是德语,少将听不懂,便把电话一伸:“寒冰,你来听。”

寒冰一边打呵欠,一边懒洋洋地接过电话。

“站好!像什么样子!”少将训斥了一句。

寒冰立即立正,一把抢过电话就扯着嗓子喊:“喂!我是寒冰,你是哪位?”

吓了电话那边的人一跳,好一阵才说:“我是菲特尔,我们的研究所被袭击了!”

寒冰一听,立即把电话一丢,连声招呼都不打,已经拉着欧阳,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真不象话!”少将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

寒冰和欧阳赶到研究所时,那里仍然是一片狼籍。

“这里14名保安被打死,死因和上次一样,要么是刺刀,要么是骨头碎裂。负责伪装成科学家的12名特工死亡10名,2人重伤,其他保安中,只有一人目击到过程,但是已经神志不清。”菲特尔上校向他们介绍情况。

“其他还有什么线索?凶手有多少?”寒冰问。

这时,身材高大的波卡里侦探走了过来,不过他脸上明显少了原来的狂妄,多了几分谦恭:“寒上校,我很佩服您的推断,凶手是一个人,不是一群人。”

寒冰的脸上没有丝毫得意,反而是一片凝重:“这个人下手狠毒,职业杀手也不过如此吧。”然后又问:“那个活着的保安状况如何?”

“已经完全崩溃了,神志不清,连说话也说不了了。”

“监视录象有没有?”

“损坏了一部分,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保留下来了。”菲特尔上校回答:“凶手只拿了一把刺刀,戴着防毒面具,看不到他的脸。”

“他的行动迅速,一连刺死20多人,而且许多人几乎都没来得及反抗。”波卡里补充了一句。

“我看看录象。”寒冰说。

“可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