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崛起 第二部 黑夜流星 第七节 杨昭式的幽默

楚啻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


寒冰第二天早上刚刚起床,门已经被拍得“啪啪”直响,听到这粗鲁直接的拍门声,寒冰立即知道是那个从来不看门铃在什么地方的家伙已经来了。

打开门,果然是杨昭那个身材高大的活宝,一进来就把寒冰撞得直往后退:“你小子,怎么一个人提前跑到德国了,跟我们连招呼都不打。”

寒冰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说话间,又看见凌云也走了进来。凌云说:“我们昨天晚上就到了,调整了一下时差,今天我们要去那家生产豹式坦克的公司参观,军长说让你也一块去,咱们带的翻译不是搞军事的,你懂德语,给大家当一下翻译。”

“好,一会和你们一起去。”

过了三十分钟,由王锋少将带队的中国访问团的一部分乘坐几辆小轿车出发了,寒冰、杨昭和凌云在一辆车上。

“对了,杨昭,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正瞪大了眼睛看车外风景的杨昭一点反应也没有,嘴里不断地咕隆着:“这德国鬼子的首都和咱们北京就是不一样……满街的鸟文,我一句也看不懂。”

寒冰给了他一拳,再问了一遍。

“去试验场,坦克试验场。”杨昭说。

“我是问在什么地方?具体地理位置。”

“啊……”杨昭恍然大悟:“早说嘛,柏林坦克试验场,当然在柏林了。”

“废话!我当然知道在柏林。”

“那你还问?!”杨昭颇有些不满地说。然后又转身探着脑袋去看窗外的景色。

寒冰只得把胳膊抱在胸前,往车座上一躺:“典型的中国贫苦农民形象。”

“你说谁呢?”杨昭转过身来:“我爷爷那会划成分的时候,我们家是富农。”

“富农?”寒冰嘲笑他:“富农的后代就是你这模样?我一看就知道你们家是属于原始社会打不着鸟兽给头领打洗脚水、在奴隶社会当奴隶、在封建社会遭地主剥削的农奴家族。没事不要老是这么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样子,很影响军容的知道不知道?”

“胡说!”杨昭争辩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家族在原始社会打不着鸟?你怎么知道我们家族在奴隶社会当奴隶?告诉你,根据我的系统分析,我们家族在封建时代已经是资本家了,因为我们家跨越时代地发展,所以才被地主阶级挤垮了,所以才成为农民。但是,我的前辈在沦为农民的境况下仍然为我们遗留了大量的贵族传统。”

“吹牛都不入门。”凌云在前面说:“什么封建时代的资本家?三岁小孩都知道你在瞎扯。要是你也能成什么贵族,我早成皇帝了。”

杨昭眼睛一鼓:“士可杀不可辱!我什么地方不像贵族了?”

寒冰说:“就看你现在乘车的动作,我就知道你从来没有乘坐过装甲车和公共汽车以外的交通工具。”

“胡说!”杨昭认真地说:“我们家有四辆车!”

“四辆?”

“自行车不是车吗?”杨昭理直气壮。“俺媳妇在家养了两条牛,牛车不也是车吗?”

凌云和寒冰都无语了。

轿车车队转了几个弯,进了一栋大楼的车库。

“不是说去试验场吗?这是哪里?”寒冰自言自语了一句。

本来是不指望有人回答的,但是有问必答的杨昭立即回答:“这是一栋大楼的车库。”

“我知道。”

“知道还问?”

寒冰差点一脚把杨昭踢出去:“我是想问这个大楼是做什么的?”

“当然是办公楼了,这么大,难道是宿舍楼啊?”

寒冰彻底没折了:“是谁把这二愣子带来的?”

凌云忙做个“我不认识这个人”的手势。

很快,车停下了,两个德国士兵帮助打开了车门。

寒冰第一个走下车去。杨昭忙跟着出来,但却“哎哟”叫了一声,寒冰转过头来一看,杨昭把头撞上车顶了。

“活该。”寒冰嘲笑。

杨昭痛得直揉头:“妈的,咱们坦克里也没这么挤啊,早知道该戴着坦克帽了。”

“丢人啊。”寒冰这才转过身去。然后才发现一位德国少尉走了过来对他说:“寒上校吗?菲特尔上校在楼上等您。”

“好的,我马上去见他。”寒冰用流利的德语和他对话。

杨昭跟了过来:“你刚才说什么鸟语呢?”

寒冰哼了一声:“军事情报部的机密,你是陆军军官,不能告诉你。”

“怎么这么没良心?”杨昭喋喋不休地说:“你小子也是陆军军官,虽然现在是在帮情报部做事,陆军起码也是你娘家。这就是你对待娘家人的态度吗?”

寒冰和凌云一边往电梯那里走,随口说道:“儿大不由娘。懒得和你这粗人说话。”

寒冰说得太快,杨昭没有听清楚:“你说什么?”寒冰便停了一步,转身对杨昭说:“你娘要是看到你这个二愣子,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杨昭莫名其妙:“关我娘什么事?”抬起头,寒冰早进电梯了。“喂,等我。”杨昭忙喊一句,几步撞进电梯,后脚险些让电梯门卡住。

电梯缓缓上升,一会门打开了,一行人走进一间环境幽雅的会议室。

会议室里人还不少,寒冰扫了一眼,菲特尔上校和他的下属们都在。欧阳文彬也来了,正在一边沙发上打着瞌睡,显然是昨天晚上又加班工作了。寒冰对情报部的工作不是很懂,弄不明白为什么欧阳老是要和国内联系,但是寒冰也从来不去问。

旁边房间突然走出一位漂亮的女性,直接走到寒冰面前:“寒上校,欢迎您。”

寒冰一怔,这不是昨天见到的霍普纳小姐吗?于是问道:“霍普纳小姐,您好。怎么您在这里?”

“这里是我的公司啊。”霍普纳小姐微笑着。

菲特尔上校解释说:“霍普纳小姐的公司还有一处研究所,储存了我们案件中涉及到的资料,我们考虑,与其新设立一个研究所,不如加强这个真正的研究所的保安力量。”

“原来是这样。”寒冰说:“可是小姐,这样您的公司有可能受到凶手的破坏。您会受到不小的经济损失。”

“这没有什么。”霍普纳说,“身为德国公民,这是我应尽的职责。”

霍普纳小姐的脸色严肃正经,显然不是在说场面话,寒冰也为德国人的国家意识感到钦佩。

欧阳文彬打着呵欠凑了过来:“研究所的事情看来德国方面已经安排好了,反正现在你也算是没事做了,不如我放你一天假期,你去休息吧,有了事情我马上通知你,记得随叫随到。”

暂时转换镜头。杨昭进了会议室之后寒冰就离开了,于是杨昭就一个人晕头转向,胡里胡涂乱走,老是撞人,一名中国访问团的工作人员忙把他拉住。

杨昭看见寒冰在这边,忙撞了过来,和寒冰打招呼:“你们在聊天啊?”

菲特尔上校和善地笑了笑,对杨昭说了句:“您好,中校。”

杨昭茫然:“这鸟人说什么?”

身边一位翻译忙将菲特尔上校的话翻译成中文。

杨昭忙也做出有风度的样子:“您好您好。”然后问寒冰:“这德国鬼子是谁?”

寒冰看见杨昭的德行直觉得头疼,但又不好在这个场合说什么,只好介绍说:“这是菲特尔上校,德国军事安全部门的。”然后又介绍杨昭。

作为礼貌,菲特尔上校也介绍了一下自己的下属。杨昭便一个一个同他们握手。

作为侦探的波卡里原本是不受菲特尔上校节制的,最近的案件也弄得他十分头疼,杨昭夸张的动作看在严谨古板的德国人眼中,波卡里对杨昭十分看不顺眼。因此在杨昭要和他握手时故意把手放回衣兜里。

杨昭呵呵傻笑着,像是根本没有发现波卡里的神态。以一个十分笨拙的姿势把波卡里的手从兜里拉出来,然后用那只粗大的农民手掌握了上去。

波卡里的手骨差点被捏碎。疼得直冒冷汗。

杨昭嘻嘻一笑,收回了手煞有介事地昂首阔步走开了;波卡里在边上痛得冷汗都冒出来了,但是当着这么多人面,又不敢发作,神色尴尬之及。

这个“杨昭式的幽默”弄得大家差点一阵哄笑,但是考虑到当事人的心情,都只好忍着偷笑。

为了避免尴尬,寒冰忙岔开话题:“上校,您安排好研究所的保卫了?”

“放心吧。我们在新的研究所内设置了150名保安人员,分3组日夜不停地巡逻,有60多台监控设备。而研究所内原来的科研人员已经转移,全部换成了安全部门的特工。而且化装为科学家的特工与外围的保安可以及时联系。”

“我相信德国人的办事效率,只希望凶手会上当。”

“您可以安心休息,一有消息,我们会马上通知您的。”

霍普纳小姐走过来说:“上校,我可以同您聊一会吗?”

“好的。”反正自己已经得到欧阳的批假了。

霍普纳小姐便对在场的其他人微笑了一下,便挽着寒冰的胳膊出去了。

杨昭这个不识趣的家伙正想跟着出去,被欧阳一把拉了回来:“你这个中国贫苦农民的后代,没事别跟着乱跑。”

杨昭一怔:“怎么你也说我是贫农?”转头又望了一眼寒冰和霍普纳小姐的背影,说:“这个德国美女要是使用资产阶级手段拉拢腐蚀寒冰怎么办?他要是立场不坚定怎么办?”

欧阳莫名其妙地看了杨昭半天,看得杨昭心里直发毛,半晌,欧阳才问凌云:“这二愣子是谁带来的?”

“我不认识他。”凌云肯定地说。

霍普纳小姐和寒冰从电梯下楼,在门外的一辆豪华小轿车开了过来,霍普纳小姐便请寒冰一起上车。

“这是要去哪里?”

“您的朋友一会也是要去我们公司的试验场,我们只是先走一步,一边随便走走,顺便带您参观一下我的公司好吗?”

“当然。”寒冰便不再多问。

车停下的时候,寒冰十分诧异:这里虽然厂房高耸,但是却很安静。厂房里传出的噪音不大,而且这里绿树成荫环境优美,根本不象军火工厂。

霍普纳小姐象是明白寒冰的意思,笑了笑,向他解释:这里虽然是郊区,但是政府对噪音的控制仍是很严格的。”

寒冰笑了笑:“看样子,德国很重视环境。”

“是啊。”霍普纳小姐笑了笑:“走吧,进去看看?”

“工人这么少。”看见工厂里的机械手和为数不多的工人,寒冰不由十分惊叹。

“我们公司基本上已经计算机化。哦,请往这边走。无论设计、绘图、生产、试验,基本上是计算机完成。”

“令人惊叹。”寒冰说:“真可惜不是我们国家的工厂。”

霍普纳小姐微笑着说:“这个不是重点,上校,我可以问您几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

“您将在德国停留多久?”

寒冰一怔:“霍普纳小姐,您问这个是为什么?”

“您可以称呼我德丽丝,别称呼我‘小姐’。”

“呃,那么好吧。德丽丝,您为什么会对我的……安排感兴趣?”

德丽丝狡黠一笑:“我是商人,当然对商业上的事情感兴趣了。”

“商业上的?”

“您是参加过实战的军官,关于武器的选购方面相信您的国家会非常考虑您的意见。”

寒冰笑了:“可是您并不了解中国,有时候我的意见并不重要,我们的国家——在有些事情的的处理上和德国不一样。”

“没有关系,总有一天您的意见会被您的国家所重视的。我相信。就算现在不是,我也愿意和您交个朋友。”

“谢谢您的祝愿。”寒冰说:“也许哪一天我成为将军,我的意见真的会被国家考虑。”

“我相信会有那一天。”德丽丝认真的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