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终结日 终结日,终结日。

玄烨号航母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28.html[/size][/URL] 终结日,终结日。 舒梁跑的时候没有回头,他知道秦芳一直在追他,舒梁也基本上估计到了,童明所提起的那个就要来了的人,就应该是秦芳。怎么,难道是秦芳导演了整场恐怖大戏吗,她就算是那个攒眼睛的小女孩,难道就真的有如此深切的怨气吗。 秦芳在身后的鸣叫声搅扰的舒梁心烦意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28.html




终结日,终结日。


舒梁跑的时候没有回头,他知道秦芳一直在追他,舒梁也基本上估计到了,童明所提起的那个就要来了的人,就应该是秦芳。怎么,难道是秦芳导演了整场恐怖大戏吗,她就算是那个攒眼睛的小女孩,难道就真的有如此深切的怨气吗。

秦芳在身后的鸣叫声搅扰的舒梁心烦意乱的。

舒梁心里想的只有殷月了,他已经飞奔进了楼门口,上楼的时候他三步并作一步的跨越了上去。秦芳也在追逐着,她感觉上是恼羞成怒似的。

。。。。。。


童明在把政委和刘庆推过去之后,他就没有打算跟着也穿过镜子了,他要等等看,来的人是谁。

脚步声近了,刺耳的鸣叫声也近了!

402房间的大门,被猛然的推开了,舒梁跑了进来!

。。。。。。

舒梁没有看到童明,他直接回身把门锁的紧紧的,即使这样对于无瞳怪人来说是无济于事的,舒梁也觉得多少会有一些心理安慰。

当舒梁听到了卫生间传出了玻璃破碎的声音的时候,转身也看到了童明站在卫生间门口。

“童明?”舒梁有些吃惊。

“舒梁,我估计到了,就是你!”童明说话的表情很坦然,明显他是应看到了那面镜子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已经粉碎了,可是这似乎并没有对童明有什么影响。

“童明,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枉死地狱啊!”

“你能过来,我也能过来。”

“我没有过来,我刚才走进卫生间的时候,再从那里面出来,你和殷月就不见了。”

“是啊,你是走进了卫生间,而我和殷月也走进卫生间了,可是那里面也没有你,于是我就穿过了镜子来到了这一边。”

“那殷月呢?”

“殷月没有过来,还在那一边,她在人间。”

舒梁似乎放了一下心,但是紧接着又一次紧张起来。

“那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们快回去啊,秦芳就在后面!”

“回去?”童明苦笑了一下,叫舒梁走到卫生间里看看。

舒梁走了过去,走过去之前,他又特意听了听门外,怎么没有声音了呢?

破碎的镜子碎片也同样布满了这一边,也只剩下一小块儿悬在镜子框上了。

“镜子碎了?怎么回事?”舒梁问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碎了。”童明耸耸肩说道。

“我们怎么回去啊?”

“不知道!”

“还得走枉死林吗?”

“可是我不认识路啊!”童明也很无奈。

舒梁走到那一小块儿悬在镜子框上的镜子面前,向对面看着,忽然,舒梁惊喜的看到了政委、刘庆、老殷,还有殷月都挤在另一侧,他们似乎都在叫喊着什么。

“他们都在那边啊!都在啊!”舒梁兴奋的叫道。

“是啊!他们都在!可是我们回不去了!”

“不会,不会,我们一定有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童明和舒梁的耳畔传来了一个声音。

“不会,不会,你们没有办法了!”秦芳!

这好似秦芳的声音,回音似的响彻整间屋子里。

童明和舒梁立刻警觉起来。

“你在哪?出来!”舒梁喊道。

“你想见到我是吗?”秦芳的声音现在听上去很恐怖。

“你出来!”

“好!”

忽然,秦芳就像大变活人似的,突然出现在舒梁与童明之间,镜子的另一侧同样可以看到她!镜子的另一侧立刻像炸了窝似的,他们拼命的喊着,但是就是听不到。

“舒梁!你还想逃走吗?”

“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大不了再让我死一遍?!”

“哈哈哈哈!何止啊!我得让他们看着你死!”

秦芳的恐怖大脸瞬间就张大了嘴,好像要把舒梁一口吞掉。

。。。。。。


镜子的另一侧。

殷月看到了舒梁,她大声的喊着:

“舒梁!你快回来啊!”

政委他们也都各自喊着各自的,这一侧的卫生间里变得嘈杂无比。

当秦芳突然出现在对面的时候,殷月简直就要崩溃了,她感觉到了那一侧的恐怖和危险,她甚至觉得舒梁这一次又是在劫难逃了。

殷月伸出了手,去触摸镜子,镜子上出现了水波纹,这时候又是可以穿过的了,但是镜子面太小了。殷月的手却伸了过去。

。。。。。。


舒梁无法躲闪了,他似乎要等着秦芳将他消灭掉了。可是,此时,童明突然把秦芳拦腰抱住,拼命的把她往卫生间外面拉着。

“舒梁,你快离开这里啊!”童明拼命的拖拽着秦芳,同时也在嘶喊着。

“不行!要走一起走!”

秦芳被童明拽出了卫生间,舒梁刚想跟着出去,却看到了镜子里伸出了殷月的手,他为难了,一边是殷月的手,一边是童明在拼命,但是舒梁最终还是选择了殷月,他一把抓住了殷月伸过来的手,紧紧的握着。虽然没有任何体温传来,但是舒梁同样能够感觉到殷月的温暖。他真的不想撒开。

“殷月,别离开我!”舒梁也耐心的用口形传递着自己要说的话。

“舒梁,我不走!”殷月泪流满面的样子着实令舒梁心酸。

忽然,卫生间外面传来一声童明的叫声。

“啊~~~!舒梁,你。。。。。。”

舒梁扭头去看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股凉气袭来。舒梁想通过镜子看,可是看不到,镜子里只有殷月和政委他们更加惊恐的表情。殷月的口形告诉他:

“身后有人!秦芳!”

舒梁一侧头,秦芳就在自己的身后,再一低头,脖子上有一把剪刀,已经张开了锋利的刀口。

“嘿嘿嘿嘿嘿!你还能逃跑吗?”秦芳的声音。

舒梁一直没有撒开殷月的手,殷月也似乎在使劲想把舒梁拽过去,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舒梁愤恨的问着。

“不为什么!就是因为我要攒你们的眼睛!”

“你的怨气如此深吗?”

“舒梁,我告诉你,再告诉你一遍,噬魂岛的人,全都会是这样的下场,一个也跑不了。”

“我也再告诉你一遍,你是厉鬼,你是罗刹!那些无辜的人如果都落得这样的下场,你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没有无辜的人,只要是人就会有罪!男人有男人的罪,男人都是想占有!女人也有女人的罪,女人都是想诱惑别人!根本就没有无辜的人!”

“你简直是胡说八道!那么多无辜的人已经死在这件事上了!”

“所以啊,再多几个也无所谓啊!哈哈哈哈哈!”秦芳的笑声充满了邪恶!

镜子的另一侧,殷月一直在使劲的抓着舒梁,此时的殷月倒是没有流泪了,面对着如此的恐怖,殷月觉得应该给予舒梁的鼓励就是勇敢的面对。政委等人目睹着这一切,似乎是意料之中,但也是想象之外,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只有这么看着了。

“十天前,我是怎么死的?”舒梁问道。此时的舒梁也同样不再恐惧和慌张了,更多的是从容了。

“十天前吗?你不记得了?这几次了,你都是这样死的!”

“那我今天最后一次告诉你,我不再会这样死了,因为我知道了我要说的是什么了!”

“。。。。。。?”秦芳掐住舒梁脖子的手稍微有点儿松了,秦芳也好像有一些疑惑。

“你说什么?”秦芳问道。

“我知道我欠下的是一句什么话了!你不敢让我说了吗?”

“你没有机会说了!我的手只要稍微一用劲你就再也说不出来了!哈哈哈哈!”

“你错了,这句话并不费力!”

秦芳不再说话了,卫生间里的灯忽明忽暗的,这似乎与秦芳的心情有关。舒梁仍然紧紧的握着殷月的手,他向下看到了洗手台上的碎玻璃中有一个金黄色的金属圈,手指头粗细的圆环,这是镜子上起固定作用的螺母外的金属圈。舒梁用右手继续握着殷月的手,左手去捡起了那个金属圈,拿在手里看着。

秦芳也在看着舒梁的一举一动,手中的剪刀没有松开,仍然在舒梁的脖子上。

舒梁拿着金属圈,慢慢的拿起来,他看着镜子对面的殷月,说道:

“殷月,我欠下了我们一句话,不论是谁对谁错,我们已经不可能在世为人了。。。。。。。”

另一侧,不知道是因为殷月看不懂舒梁的口形呢,还是她觉得舒梁说得不对,殷月拼命的在摇头。

舒梁用更慢的动作表达着,继续表达着。

“可是我可以在枉死地狱的奈何桥等着你。。。。。。”

殷月再也坚持不住了,她落泪了,此时的舒梁,眼中只有殷月了,镜子对面的政委、刘庆和老殷,甚至连自己身后的秦芳还有那把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剪刀也都看不到了。镜子里只剩下殷月了!

“我门应该。。。。。。”舒梁没有说完!

殷月的眼神中瞬间充满了极度的悲愤和怒火!

舒梁的脖子上流淌下来了鲜血,暗红色的。剪刀在舒梁的脖子上,那锋利的刀口已经合上了。秦芳在舒梁的身后紧紧的贴着,露出了狡黠、邪恶、还有些满足的笑容。

刀口一点点的字啊舒梁的脖子上割破着皮肤,即使是枉死地狱的鬼魂,舒梁此刻也感觉到了疼痛。殷月在另一侧看着,她即无奈又伤心,可是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舒梁的手仍然举着,他强忍着疼痛,用最后一点儿力气,把那个金属圈带到了殷月的无名指上,殷月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她收到了,她收到了来自于舒梁的感受。

在舒梁闭上眼之前,最后看了殷月一下,嘴唇微启,说出了一句话:

“殷月,我们结婚吧。。。。。。”

“唰!”

这是剪刀合并的声音。一股更灿烂的血花从舒梁的脖子上绽放了!

。。。。。。






待后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