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记惊爆足坛赌球内幕 黑哨均被美女性交易收买

2野劲旅 收藏 2 712
导读:球员、俱乐部、黑手党对比赛的操纵屡见不鲜,那么裁判们在这些交易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呢?庄家们想控制一场比赛的时候,如果他们必须要与裁判谈判,那么他们会怎么做呢?他们是如何收买裁判的呢?《赌球:足球与有组织的犯罪》的作者迪克兰·希尔通过长期的暗访调查发现,性交易是控制裁判的一条捷径,黑哨表面上看似乎与赌球无关,但在女人的诱惑下,裁判接二连三的“失误”,庄家获利已是事实。 威尔士裁判霍华德·金对英格兰媒体说,他当裁判执法过44场欧洲比赛,其中在15场比赛前,都有女人在等着他。金说:“我从没有对这些女人说过不。

球员、俱乐部、黑手党对比赛的操纵屡见不鲜,那么裁判们在这些交易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呢?庄家们想控制一场比赛的时候,如果他们必须要与裁判谈判,那么他们会怎么做呢?他们是如何收买裁判的呢?《赌球:足球与有组织的犯罪》的作者迪克兰·希尔通过长期的暗访调查发现,性交易是控制裁判的一条捷径,黑哨表面上看似乎与赌球无关,但在女人的诱惑下,裁判接二连三的“失误”,庄家获利已是事实。


威尔士裁判霍华德·金对英格兰媒体说,他当裁判执法过44场欧洲比赛,其中在15场比赛前,都有女人在等着他。金说:“我从没有对这些女人说过不。”他指出的这些比赛在俄罗斯、德国、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和丹麦等地举行。甚至他在一场俄罗斯球队与挪威球队的比赛之前,向俄罗斯俱乐部的官员指定要求一名金发女郎。他说自己从未因此偏袒过某支球队,而这些球队对他的要求也全部满足。莫吉在担任尤文图斯经理之前是都灵俱乐部的官员,1991年都灵对雅典AEK之前,他为当值的主裁判提供了一名女人,并且让欧足联相信,这只是一名过于热情的女翻译。


“这都是真的,这已经是一项传统了,魅力的女人,金钱和电器,裁判想要什么,俱乐部就会送给他们什么,当然,送给裁判女人最流行。”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欧足联裁委会官员透露说。“现在欧洲的裁判们在进了酒店之后,往往会看着表说:‘女人应该在六点钟到!’这才是最糟糕的。”


现在有很多这样的事情,英格兰的顶级裁判埃勒雷现在是欧足联裁委会的主席,在这个委员会中曾经有一位成员对他说:“你只需要接受那些小的并且价格高昂的礼物。”在他的自传中他也写过一些例子,在一场欧洲比赛之前,罗马尼亚俱乐部的官员安排了一次“活动”,但是来自英格兰的裁判们有点怕出事,于是他们聚集在一个屋子里商量,而妖艳的女人们在屋外等着他们的“决定”。


最让人震惊的还是巴林透露的下列内容:在欧洲大赛前他们经常利用女人来收买裁判。巴林经常在巴黎雇佣一晚价格2000英镑的妓女来为裁判服务。他在法庭上说:“我对裁判说了这件事情之后,他们都乐意接受了。”“如果有三名裁判在那儿怎么办?”法官问。巴林回答说:“我们会准备三到四个女孩子,如果他们没有完全满意,这些女孩子会在那里逗留两个晚上,并接受一切变态的性要求。”巴林还举例说,皇马凡是在比赛前送给边裁价值1500到4000英镑的劳力士手表,最终皇马都赢得了比赛。


鲁菲南说法:裁判身边的“女翻译”很多


为了进一步追寻其中的秘密,我来到瑞士,拜访前国际足联的二号人物鲁菲南,他的办公室就在日内瓦红灯区的附近。2002年,他因为指责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多次利用国际足联为自己谋取利益而辞职。鲁菲南曾经是一名裁判,他说:“性作为一种手段,经常被运用在比赛操纵过程中,有的时候可能是一名女性的翻译,她进入房间,然后向裁判表示亲近。第二天早上,俱乐部的官员就会走到裁判面前对他说:‘如果你们不按照我们期望的那样做,我们就会让所有人知道你昨晚做了什么。’”。


鲁菲南说,他也曾经听说过裁判的行为,而且他本人也经常遇到类似的情况:“我还记得我曾经在马德里执法马德里竞技的一场比赛。我们被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带到了马德里中心的一家巨型购物中心,那是十点钟左右。俱乐部官员告诉我们:‘我们1点钟会到这里集合,你们想买什么,都算在俱乐部的账上。’我们三个瑞士人就一起去喝了三杯咖啡,可是想想如果是来自乌克兰或者其他的东欧国家裁判,事情肯定不会这么发展。”


鲁菲南还能回忆起另一场比赛,这家欧洲俱乐部是由一家电气公司赞助的,他说:“当我进入旅馆房间的时候,在床上有一整套的高级音响。上面还有一张纸条写着:我们只是想让您在这里看一下。东西会直接送到您的家里。”鲁菲南退还了这套音响,他告诉我亚洲和非洲的一些情况。我在亚洲遇到了一些裁判和官员,问起他们这方面的情况,一名过去是裁判的官员想起了在韩国一个夏季锦标赛上的“美好时光”,他说:“当时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乐趣,他们邀请顶尖的球队来,然后把女人送到我们的房间里,或者是女翻译。通常来看,这都是贿赂,但女人被送过来,没有人要求我们什么。可能有的国家就是这么好客。这只是友谊赛,是很难区分开贿赂和友好的界限的。”



波尔多16场欧战裁判都被收买


他的名字叫巴林,来自克罗地亚。他也作为一些欧洲顶尖俱乐部的代理人,服务的对象包括比利时的安德莱赫特和标准列日、德国的拜仁,以及前南斯拉夫的贝尔格莱德红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巴林为裁判和俱乐部的老板提供女人、礼物或者金钱,他建立的金钱网络跨越两个大陆,他的帐户设立在萨格勒布和维也纳。巴林很清楚如何去操控一场比赛。1995年7月11日,他在马赛法院的一个办公室里,为法国裁判皮埃尔·费利篷的假球案作证。


巴林承认,他在1981年开始参与操纵比赛。当时波尔多的主席是贝兹,贝兹看到自己最热爱的俱乐部在一场欧洲比赛中,因为一个有争议的点球失利,当值的裁判有被收买的嫌疑。在比赛之后,巴林找到了失望的贝兹并且说:“如果您想我们最后赢得比赛,那么我们就要像其他人那样,做一些事情。”贝兹回答说:“没有问题。”于是巴林开始为自己的俱乐部寻找“幸运”。用另一种话来说,巴林是在收买裁判。他送给他们毛皮大衣、劳力士手表、香水、昂贵的时装和圆珠笔。巴林也曾经为马赛工作过,当时这个俱乐部属于主席塔皮埃。巴林说,他们经常在比赛前与裁判在塔皮埃的游艇上会面:“我还能回忆起一次与裁判在塔皮埃的游艇Phocea上见面的情景。那名裁判称赞塔皮埃的手表非常漂亮,第二天早晨裁判就得到了同样的表作为礼物。我相信那是一个英国裁判,但是我不知道他是哪一场比赛的主裁判。“


当巴林为波尔多工作的时候,同时有两个帐户:一个是合法和公开的帐户,另外一个则是秘密的黑帐户,不能被法国的财务监管机构发现。为了能截留一部分钱用于这个黑帐户,他们利用了国籍转会。比如说,他们宣布一名球员的身价是700万法郎,但实际上的金额要低得多:350万法郎。然后他们将剩下的350万法郎存入了这个帐户,用这种方法,巴林在整个欧洲建立了多个帐户。他说,这些钱都被用来在当时波尔多参加的16场欧洲比赛中收买裁判。


成都商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