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 第九章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


我杀了杜老三,就是捅翻了一个蚂蜂窝。

土城炸了锅。鬼子和特务队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把许传标的宅院围得水泄不通。许传标的宅院也炸了锅,那些伪军在里面窜来窜去。

我趁乱把一个伪军弄进了一间放杂物的小房间里,把他打晕,换上了他的衣服。我混在乱糟糟的伪军里面,企图逃走,但我发现那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我插翅难逃。我得想办法躲起来,如果鬼子的大队冲进来,我就无处可藏了,哪里是最安全的地方呢?

我灵机一动,突然大声说了一句:“二姨太房间里出事了——”

几个伪军往许后院跑,我跟在了后面。他们到了二姨太房间门口,有人就说:“二太太,你没事吧?”

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谁在外面瞎嚷嚷?”

门开了,走出来的是许传标,他说:“出什么事情了,出什么事情了?”

一个伪军说:“报告团长,杜老三在迎春院被人杀了,他的手下说凶手进俺们这里来了,大门外杜老三的手下要进来搜,王团副带人在那里和他们理论呢!”

许传标“啊”了一声,然后提着枪说:“走,跟我到大门口看看!”

我偷偷的留了下来,看他们走前院去了,就弄开了二姨太的房门,摸了进去。这个二姨太真不简单,外面已经闹得天翻地覆了,她还脸朝里面侧着身在安睡,房间里还点着灯。

我进入房间,她竟然也没有发现。

我站在二姨太的房间里,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那是脂粉的香味和烟草味以及女人的体味混杂在一起的味道。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这样的味道,在迎春院里也没有。我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迷幻的感觉,但那种感觉一刹那间就消失了。我现在考虑的是如何逃命!这个房间里哪里是我的藏身之地,钻到二姨太的床底下去?不行,如果他们带人进来搜,用手电往床底下一照,我就会被发现,乱枪就会朝我开火,子弹就会往我身上钻。无论如何,我还是认为二姨太的房间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鬼子已经进入后院了,我听到了鬼子哇啦哇啦的叫声。

我突然急中生智,钻进了二姨太的被窝。我可以那么说,那是我一生中钻过的最暖和最柔软的被窝。我钻进被窝里碰到了二姨太,二姨太仿佛从睡梦中醒来,她翻过身,一只柔嫩的手放在了我的胸膛上,轻轻地摸了摸,突然惊坐起来:“你是谁?”

我的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低声说:“不要说话,说话就让你死!”

她的眼神十分惊恐。

这时,房间外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二姨太轻声说:“你躲在俺被窝里也不是个事呀,如果他们进来,会发现的。”

我也低声说:“你的房间鬼子也敢进来!”

二姨太说:“怎么不敢!你以为许传标是什么好汉,他是个孬种,日本鬼子就是他的爹!”

门外面传来鬼子哇啦哇啦的声音,一个人用中国话说:“许团长,太君里进二姨太的房间里搜查!”

许传标说:“我刚刚从里面出来,里面就二姨太一个人,凶手不可能藏在里面的,我们还是到别的地方搜吧!”

那人又对鬼子哇啦哇啦地说着什么。

二姨太说:“要坏事!”

说着,她下了床,钻到了床底下,很快地,她从床底下伸出头:“快下来!”

我有些迟疑。

二姨太急坏了:“你赶紧下来,否则就来不急了,俺不会害你的,俺也恨日本鬼子!”

听了她的话,我钻进了床底下。

我没有想到床底下有一个洞。

二姨太说:“快下去!来不及了,许传标在里面顶不住了,鬼子就要进来了!”

我不管那么多了,朝那黑漆漆的洞口跳了下去,我落在了一堆柔软的麦草上,闻到了干麦草的香味。洞口合上了,我听见床吱吱嘎嘎的声音,那一定是二姨太重新回到床上慌乱中发出的声音。

不一会儿,门被鬼子踢开了。

二姨太平静而又娇柔的声音:“传标呀,发生什么事情了呀,三更半夜的,带那么多人进来?”

许传标忿忿地说:“你们看,你们看,这房间里有别人吗?要是杀手进来了,二姨太还能安好地说话?”

杂乱的脚步声在房间里响起。

二姨太惊叫着说:“俺还没有穿衣服呢,你们怎么掀我的被子,难道俺被窝里藏着人不成!俺也不怕羞了,俺自己掀!你们看明白了吧?看明白了吧,人呢?你们要的人呢?许传标,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自己的老婆被人欺负了你也不管!你算什么男人呀!”

许传标在二姨太脸上掴了一记耳光,骂道:“贱人,俺让你胡说八道!”

二姨太顿时呼天抢地起来:“俺的命好苦呀,俺的命好苦呀,从前在戏班里遭人欺凌,没想到嫁了人,自家的男人还带着外人来欺负俺,羞辱俺,俺不活了哇——”

鬼子哇啦哇啦地叫了一通。

翻译官对许传标说:“走吧,到别的房间里搜,太君说,千万不能让凶手跑咯!”

脚步声杂乱地离开了房间。

我倒在麦草上,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