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亮的日子 第一卷 动物法则 第二十章 大战前夜

金满马甲 收藏 2 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94.html[/size][/URL] 蔡老六住院的半年,黄国明很寂寞,单靠他自己一帮人还不敢去和冷军硬碰硬。此时余建国势力正在崛起,一来二去,黄国明和余建国成了朋友。一天的酒席上,黄国明向余建国介绍了太子,市里某领导的儿子。那时候太子的父亲还不是政法委书记,可对心计深沉的余建国来说,黄国明此举无疑是肉包子打狗。黄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94.html


蔡老六住院的半年,黄国明很寂寞,单靠他自己一帮人还不敢去和冷军硬碰硬。此时余建国势力正在崛起,一来二去,黄国明和余建国成了朋友。一天的酒席上,黄国明向余建国介绍了太子,市里某领导的儿子。那时候太子的父亲还不是政法委书记,可对心计深沉的余建国来说,黄国明此举无疑是肉包子打狗。黄国明后来每想起当初的炫耀之举就痛心疾首。


“建国,来!来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太子。”扯着余建国手的黄国明附在余建国耳边低语:“这是某某市领导的儿子。”

太子比余建国他们小几岁,高中毕业后也不愿工作,每天吃喝玩乐,尽显纨绔子弟本色,江湖人送诨号“太子”。

“太子,这是我兄弟余建国。”黄国明向太子介绍。


太子扫一眼余建国,其貌不扬,带着点土气。太子微微点个头算打过了招呼,转头继续和身边的女人说话调笑。余建国上来敬酒,太子的嘴唇在酒杯里蜻蜓点水,余建国仰脖连喝三杯。之后太子就没正眼瞧过余建国,余建国闷头喝酒。酒过三巡,余建国喝得有点高,两眼泛红,脖子上青筋直跳。

“太子哥,我再敬你一杯。”余建国两脚发飘,提个酒瓶上去给太子倒酒。

太子把酒杯倒扣,说一句:“不喝了。”

余建国砰一声将酒瓶砸在桌沿,半截犬牙交错的酒瓶紧紧握在手里。黄国明和十三刀在边上看得一惊,心想这货不会连太子也要干吧?扑上去要拉余建国。


余建国一挥手,碎酒瓶插进了自己大腿,血滋滋地往外喷。酒桌上的女人齐声尖叫,太子吓得小脸煞白。

“太子哥!我是个粗人,别的我也帮不上,哪天有用的着的地方,你言语一声,刀山火海,我余建国皱下眉头就是个阉货!”这样的镜头余建国也许在哪部电影里看过,江湖豪杰表白心迹一般都这样。太子没有因为这件事看得起余建国,却知道了这厮是个狠角色。一个对自己下手都能如此凶狠的人,对别人又会怎么样。


余建国有点郁闷,筹口带出来的人好几个进了看守所,虽然他们咬牙扛了,余建国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十三刀看余建国苦着张大饼脸,一天抽了三包烟,就拖着他去滑冰场。余建国不会滑冰,试过几次都摔得不轻,可滑冰场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女人,余建国看着他们就会忘记烦恼。


南方说的滑冰其实是滑水泥地。余建国、十三刀俩人靠在滑冰场一个角落抽烟,两双滚轴冰鞋也没穿,丢在脚边。人们绕着冰场丝拉丝拉地转圈,发出的声音连贯悦耳。

“看!太子。”十三刀推推余建国。

太子牵着一个年轻漂亮女孩的手,在冰场里上下翻飞,滑得像只大花蝴蝶。正滑,反滑,跳圈,女孩尖叫不断,太子得意洋洋。

“妈的,这些卵人眼睛都长脑门上,咱高攀不起。”余建国对太子的冷淡耿耿于怀。


那年头,对太子这样喜欢出风头的,以“白菜”称之。女人太漂亮,太子太“白菜”,草根流氓们那时候还和上层社会脱节,不认识太子是有来头的“白菜”。俩个小流氓故意和太子撞在一起,太子四仰八叉地滑出去很远。

“操你妈!你眼瞎了!”太子躺地上破口大骂,还没完全爬起来,被一巴掌又给抽趴了。一群小流氓呼地围了上去,为首俩人是李元霸和麻蛋。李元霸原来也是十三太保之一,大太保和二太保被冷军几个割断手筋后一伙人就散了,李元霸现在和麻蛋混在一起。麻蛋原来跟谭斌,谭斌被赵德民一枪打死后麻蛋没了组织,慢慢和李元霸走到了一块。这座滑冰场是他们天天混的地方。


十三刀见太子挨揍,眼一瞪就要上去,被余建国一把抓住。

“操,不帮忙啊?”十三刀心想你余建国这么想巴结太子,这个机会不是正好。

“再看看。”余建国竖起衣领,拉着十三刀远离灯光。


太子哪吃过这样的亏,躺地上把冰鞋解了,爬起来抡着冰鞋就往李元霸脑袋上凿。人没凿到,太子又被砸趴了。女孩在边上哭,太子抱着头躺地上被狂踢。看看打的差不多了,李元霸呼哨一声,众流氓作鸟兽散。


余建国和十三刀一路尾随太子到医院,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余建国上楼往急诊室走。十三刀想跟上去,余建国喊他在下边等。

“太子哥,怎么了?”余建国假装惊讶地看着满头纱布的太子问。

“操他妈!被几个小流氓打了!”太子认出是余建国:“你怎么在这?”

“我帮个小兄弟取点药。谁他妈胆这么肥,连您都敢打,看清是谁了吗?”

“喊不上名,都在滑冰场混,见着肯定认识。”

“走,找他们去!”


李元霸、麻蛋是在住的地方被堵住的。余建国带着人在滑冰场没有找到他们,抓住个小流氓抽了几巴掌,问出了他们住哪。李元霸一看家门口影影绰绰十几条人影,头上包着纱布的太子在人堆里很扎眼。李元霸转头没跑出多远,被余建国几个蹬着自行车撵上,一砖拍翻。七八辆自行车把李元霸、麻蛋围在中间,余建国、十三刀跳下车,一人手里攥块砖头,冲上去劈头两下。李元霸、麻蛋软在地上不动,再动还得挨砖头。余建国把粘着血的砖头递给太子,太子没接,他怕把人给拍死,上去踢了几脚气也消了。


一群人找个夜摊喝酒,这回是太子敬余建国酒。

“建国,谢谢了。”太子说得很真挚。

“这种小事不值一提,来!喝酒!”余建国尽量让自己显得豪迈。

太子觉得余建国讲义气,够朋友。余建国没有提捞人的事,十三刀后来问他怎么不托太子捞人,余建国说:“人情就象储钱罐,才装几个铜板你就往外掏,真要急用的时候罐子还是空的。”十三刀听得似懂非懂。


李元霸、麻蛋第二天纠集了一伙人,到处找余建国。当时余建国和十三刀坐在河边一个摊子上吃炒田螺。河风习习,天边一片火烧云将对岸的田野染红。几瓶啤酒下肚,余建国豪气干云。

“十三刀你说,人活着是为个啥?”

“操,我没想过,你什么时候成知识分子了?”

“人活着就得轰轰烈烈,要让别人抬着头看你!看的起你!”

“我没你想的那么多,像现在这样,有吃有喝,我觉得挺好。”

余建国鄙夷地看一眼十三刀,一个酒嗝没打上来,李元霸的一个酒瓶在他头上砸得四散飞溅。十三刀一脚踢翻桌子,拖着余建国夺路而逃,耳边砖头呼啸,李元霸一伙人在后急追。转过了一个街角,余建国看见冷军、骆子建、张杰迎着他晃晃悠悠地走,冷军肩上还背把吉他。

“军哥!有人打我!”还没跑到冷军跟前,余建国老远就开始喊。

“妈的,怎么是这货,管他个屁。”张杰停下来说,他对余建国没有什么好感。

“还是帮下,他是黑皮的兄弟,火车站的事也算帮过咱们。”冷军抽出砍刀,现在冷军三人几乎刀不离身。


三人迎着余建国跑来的方向冲了过去,余建国、十三刀一个急刹,从路边摸起两块断砖跟着冷军往回冲。李元霸那伙人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是冷军!”一伙追人的人转头就逃。

“他们追你干啥?”冷军问。

“昨天打了他们。”余建国答。

“他们跟谁玩的?”冷军问。

“原来是跟大太保和谭斌的,现在自己玩,和蔡老六比较熟。”十三刀说。

“操!打了别人赔点钱,谁他妈让你打了白打。”张杰在边上骂骂咧咧。

“我和蔡老六有过节,你找别人去说说看,得空喊上黑皮,一起喝酒。”冷军让两支中华给余建国、十三刀,和骆子建、张杰继续往前走。


冷军三个是去找钟饶红,张杰一直赖着钟饶红给他介绍女朋友。钟饶红今天约好俩个女同学,让冷军带骆子建、张杰一起出去玩。冷军养伤无聊,又不能练刀,钟饶红给他弄来一把吉它几本教材,冷军摸了几天就玩熟了。张杰觉得冷军弹吉它的样子特别那什么,那什么拿现在的话说就是小资。张杰跟着冷军学了段时间也能弹几个和弦,就是难听了点。今天张杰特意要求冷军把吉他带上,想冒充文学青年。


钟饶红约的女同学一个文静秀丽,一个丰满外向,六个人到河道岔口冲积出来的一片沙洲野炊。织毛衣的钢针穿好肉串在火堆上吱吱地烤,张杰殷勤地烤肉,递给丰满的那个女孩,张杰喜欢有肉感的女人。那时候的张杰长得不讨厌,甚至还有几分帅,不一会俩人便眉来眼去。文静的那个女孩偷偷看骆子建,骆子建太帅了,十几年后,她在电视里看见古天乐,她觉得古天乐如果不笑的话,和当时的骆子建非常像。女孩递给骆子建一串肉,骆子建吃了,再递过来一串,又吃了,可他不说话,也不看女孩。骆子建眼神空茫地望着河水东流,青春的岁月就这样逝去,当然骆子建没有去想这些酸溜溜的问题,他只是偶尔觉得迷惘。


张杰和丰满女孩坐到一大从红柳后边,开始是低声的话语,女孩吃吃地笑,后来就是悉悉嗦嗦解衣服的声音,女孩哼哼着。钟饶红拖着冷军离开火堆,脱掉鞋坐河滩上,鱼在水里啄着脚丫,钟饶红又喊又笑。


“你不说话吗?”文静女孩看一眼唇角紧绷的骆子建,火光在他脸上勾勒出鲜明的线条。她喜欢这个英俊内向的大男孩,这个人使人觉得危险,却又象块磁石。可她不想主动表示,这样会显得很轻浮。现在只要骆子建伸出手来,她会毫不犹豫地靠进他怀里。

“我喜欢听人说话。”骆子建又开始盯着火堆发呆。很多人觉得骆子建是个很怪的人,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对他说什么他都漫不经心,可一旦有危险的讯号,骆子建的注意力会非常的集中,能在最短的时间里作出反应。

“我叫夏晓岚,你呢?”

“骆子建。”

“他们说你很能打。”

“这些事你不该知道。”


俩人默然无语,河滩上传来吉它的声音,冷军低吟浅唱——我来唱一首歌/古老的那首歌/我轻轻的唱/你慢慢的和/是否你还记得/过去的梦想/那充满希望/灿烂的岁月/你我为了理想/历经了艰苦/我们曾经哭泣/也曾共同欢笑/但愿你会记得/永远地记著/我们曾经拥有/闪亮的日子……

钟饶红托着下巴,望着面孔瘦削的冷军,这时候的冷军温柔深情。

也许每个人的内心都有几种自己,我们也许永远只会看见其中的一面。

那夜明月皓白似雪,弦挂在半天。


与冷军分手后,余建国去找了黄国明。黄国明已经听说余建国是为了太子打的李元霸,他心里很不舒服。现在太子和余建国成了自己人,他成了外人,他已经开始后悔介绍太子给余建国认识。


蔡老六已经出院,黄国明领着余建国去找蔡老六的时候,蔡老六正拿面镜子来回照头上的疤。蔡老六的光头,就象一个拍碎的葫芦又重新被拼合在一起,疤痕累累。

“老六,别照了,头发长了就看不出。”蔡老六出院后搬回了自己家,黄国明躺进沙发里,把腿搁上茶几。蔡老六住院期间黄国明去看过几次。

“余建国,现在和十三刀打得挺响。”黄国明指指余建国。

“六哥!”余建国上去敬烟。

蔡老六放下镜子接烟,看一眼余建国,蔡老六住院的时候听好几个混混提起这个名字。澡堂那次蔡老六就没正眼看余建国,可蔡老六觉得和余建国似曾相识。


“前几天余建国打了李元霸,人没什么事,老六你帮他说和说和。”

“拿什么打的?”

“砖头。”

“拍了几下?”

“三下。”余建国回答。

“一下三百,回头我给他。”


余建国心里说:“操你妈,砍人一刀才赔三百,老子那天怎么没弄死你!”但余建国脸上还是挂着笑,从兜里点出一千块钱递给蔡老六:“那谢谢六哥了,还一百块你买几盒烟。”蔡老六没接,意味深长地看着余建国,余建国把钱放在茶几上。

“那六哥你忙,我就先走了。”余建国被蔡老六看得心里发毛,一遍遍地回想那天夜里有没有被他看见。


余建国走后蔡老六阴沉着脸,靠在沙发上仰头思索。他看见余建国就觉得很讨厌,总感觉在哪里认识,可他一下想不起来。

“老六,动你的人有线索了没?按我说吧,还是报案。”黄国明说。

“报个屁,回头公安问我丢什么了,我怎么说?”蔡老六很清楚他是被黑吃黑了。动他的人很精明,没让他看见身形样子,也没有拿走首饰。他只迷迷糊糊地听见几句对话,当时脑子被砖头拍成了一锅粥,具体说什么他没听清。如果首饰被带走,只要敢出手,蔡老六就有办法找出是谁,可对方没拿。


“余建国什么来路?”蔡老六还在努力回忆。

“筹口的,和十三刀坐牢时认识,这半年打出了点名气。”

“妈的,我怎么见着他就想打。”

“操!别说你想打,我都想抽他,这小子不怎么地道。”黄国明想起太子的事心里就泛堵。

“怎么?”

“我介绍太子给这王八蛋认识,被爬墙了,现在倒没我什么事。”

“他打李元霸就是帮太子,这孙子脑浆子挺足。”黄国明抽口烟接一句。

“等等……”蔡老六示意黄国明别说话,他模糊记起那天晚上听见的声音和余建国的很像。


黄国明疑惑地看着闷声不响的蔡老六抽完一根烟:“老六,怎么了?”

“操他妈!就是他!”蔡老六跳起来一脚踢爆墙角的一堆空酒瓶,牙齿咬得咯咯响,攥着拳头在屋里转圈。

“是谁啊?”黄国明看蔡老六情绪激动,搞不清怎么回事。

“拿砖拍我脑袋,抢走老子钱的就是刚才那王八蛋!”蔡老六已经开始找刀了。

“不会吧?”黄国明虽然觉得余建国不是什么好鸟,但还是不大敢相信余建国这么毒。

“不会你妈!老子现在就去把他剁碎了喂狗!不去就赶紧滚!”蔡老六怒了。

“老六你别急,如果真是这孙子干的,我要不帮你我就不是人养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