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被遗忘的硝烟 第一卷 第十七章 激战

oursenser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62.html[/size][/URL] 第十七章 激战 楚向禹看着公路上面的这群被瞬间打得七零八落的南朝鲜士兵残缺的尸体,被彻底的震撼了,这是来到朝鲜后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惨烈的战斗! 当张胜强一枪爆掉一条车轮的时候,楚向禹的脑中是紧张的兴奋,而当两名跳下车下意识的开始抵抗的南朝鲜士兵被战士大个一梭子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62.html


第十七章 激战


楚向禹看着公路上面的这群被瞬间打得七零八落的南朝鲜士兵残缺的尸体,被彻底的震撼了,这是来到朝鲜后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惨烈的战斗!


当张胜强一枪爆掉一条车轮的时候,楚向禹的脑中是紧张的兴奋,而当两名跳下车下意识的开始抵抗的南朝鲜士兵被战士大个一梭子打成四节的时候,满目硝烟中的血肉横溅让楚向禹的大脑呈现出一片空白,停顿住了所有的思考!甚至都没有觉察到自己还一枪未发。


“开枪啊!发什么鸟呆!”张胜强“哗啦”一声推掉了弹壳,抽空子对楚向禹喊了一声。


枪声、嘶叫声、喊杀声充斥着耳畔的楚向禹冷不丁战栗了一下,梗起脖子猛地喝了一声,“杀!”无意识下,食指扣动了扳机,打出在这块陌生的土地上的第一枪,“呯!”一股硝烟的呛味直冲鼻孔,但射出的子弹却不知飞向了何方。


“瞄上了打!新兵蛋子!”楚向禹身体另一侧的一名从一排抽过来的卫生员呵斥了一声。


对!瞄准!楚向禹深吸了一口气,机械的退弹壳,上膛,当刚想再次击发,便迎面扑来了一串子弹,激起的尘土结结实实的呛到了楚向禹的脸上,像是被铁扫帚扫上了一样,顿时火辣辣的生疼起来~~


这是车明允指挥着还有抵抗能力的士兵开始还击了,虽然第一波的攻击已失去接近一半的有生力量,但不愧是一名获得过战功勋章的排长,不一会的时间便从劈头盖脸的打击中清醒了过来,当然,同时也发现了公路右侧小山坡上伏击自己部队的敌人只是一支小部队,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能是几十名被打散了北朝鲜人民军。


顿时,武器装备对比的悬殊立现!赵子亮这边的士兵除去大个的轻机枪和自己的大八粒外,其他人都是使用的需要打一枪拉一下枪栓的三八式和中正式,而南朝鲜士兵使用的可都是能连发的m1步枪(大八粒)和M1921式汤姆逊冲锋枪,另外还有几挺机枪,虽然他们此时处于地势上的劣势,但还击的火力上还是压过了赵子亮这边的中国部队。


“手榴弹!”赵子亮赤红了眼,暴喝了一声,顺手把一枚呲呲冒着白烟的手榴弹甩了出去,砸到了一辆汽车的车头上,“轰”的一声,一名倚车还击的南朝鲜士兵被炸飞了胳膊,嘶叫的缩在了地上。


战士们都急了,没想到这群南朝鲜士兵如此的顽固,纷纷扔出了第二波的手榴弹,甚至一名战士直起身扔出的,但转眼胸口上便腾起了一团血雾,被打倒了在山坡上。


“退到沟里!呼叫增援!”车明允也急眼了,随着几十颗手榴弹的轰鸣炸开,仅自己视线中便又有好几名南朝鲜士兵惨叫着倒下,此时的地上东倒西歪的残缺肢体比比皆是。


赵子亮借着手榴弹炸开的烟雾,“唰”的从腰下拔出了刺刀,冲战士们喊道:“上刺刀冲下去!”他心里也明白,等南朝鲜士兵一旦退到路旁的山沟中,仅靠火力的对射,自己这方是赚不到任何便宜的。


“杀!”三排长辛召雷第一个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站了起来,随即喊道,“不怕死的弟兄们跟我冲啊!”话落便已冲下了山坡。战士们受到了刺激,嚎叫着跟着辛召雷也恶狠狠的扑了上去~~程亮的刺刀在如血的残阳映射下,闪过了一片带着冰冷的杀气。


当然,楚向禹也身在其中,紧紧的抓着手中上了刺刀的步枪,同样受到了战士们杀气的感染,此刻脑中的想法也只剩下了一个,就是把刺刀捅入随便一名南朝鲜士兵的胸膛~~


一场白刃战便在满是硝烟的公路上展开了!饿虎扑食的中国志愿军战士和被打的狼狈不堪的南朝鲜士兵的对决~~


“啊!”一名刚起身后退来不及反应的南朝鲜士兵被辛召雷一刺刀挑开了脖子,手中的枪立时便松了,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鲜血四溅的喉咙,但随即便被辛召雷一枪托砸翻在地。


但身边的另一名战士却不太顺利,刺过去的刺刀被对面的一名大个南朝鲜士兵持枪“啪”的一声拨开了,由于惯性,这名战士猛向前一蹿,大个南朝鲜士兵的枪托便挥了过来。


辛召雷急忙上前解救,刺刀挥过去一挡!同时这名战士也稳住了脚步,转身对这大个南朝鲜士兵便是一刺刀,直刺腰部,南朝鲜士兵吃痛惨叫一声,身体条件反射般回撤,却正巧撞到了满是弹孔的车门上,再转身便晚了,辛召雷的刺刀已经划到了他的咽喉之处,一股碜凉闪过,“噗”的一声,满口鲜血喷射到了辛召雷的胸前~~


楚向禹扑上公路迎头对上的是一名仓惶转身的南朝鲜士兵,手里抓着一把冲锋枪,爆炸的硝烟刚被风吹开,便冲过来一张扭曲的陌生人的脸,这名南朝鲜士兵顿时便呆了,但由不得他发愣,楚向禹的刺刀嚯的已刺入了他的胸膛!“啊~~”惨叫声响起,南朝鲜士兵竟抓住了楚向禹的枪口!


楚向禹拔刺刀,却拔不动了,情急中,一脚踩了过去,刺刀拔出,脚下便躺下了捂着胸口扭动的南朝鲜士兵。


“翁基克基么拉!”


楚向禹一愣,发现身边汽车头后面竟然还有一名南朝鲜士兵,却已经跪着把步枪举到了头顶。


“翁基克基么拉!翁基克基么拉!”这名南朝鲜士兵惊恐的看着楚向禹大声喊着。


什么意思?投降?楚向禹脑中纳闷,只感觉这句话有些耳熟,却因高度的紧张忘却了什么意思。


“愣什么!宰了!”恍惚中,耳边响起了战士大个的声音,楚向禹嚯的清醒,随即便是身后一声清晰的惨叫。


许多带着温热的液体溅到了楚向禹的脖颈后面,楚向禹回过头,地上已躺下了一名胸膛插着一把刺刀,正在扭动的南朝鲜士兵!身边甩落一杆上着刺刀的步枪,是大个救了自己!


楚向禹感激的看了大个一眼,而此时大个机枪的枪托却挥到了这名投降的南朝鲜士兵的头上,可惜这名南朝鲜士兵的钢盔早就掉了,“嘭”的被砸的颅骨迸裂,白花花的脑浆溅了一车轮,身体歪斜的倒了下去。


“他刚才喊得投降!我记起来了!”楚向禹脑中一个激灵,对大个说道。


但大个没有理会他,端着机枪便对正仓惶向对面山坡逃跑的两名南朝鲜士兵打了个点射,其中的一名士兵中弹一头栽倒,尸体顺着山坡翻滚而下,另一名士兵却回身也扫了一个点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