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刊文章:“梅德韦杰夫主义”成形

[2008年11月30日]作者认为,入主克里姆林宫半年以来, 梅德韦杰夫 已形成了一套雄心勃勃的战略:对内弥合俄罗斯分裂的社会;对外恢复俄罗斯的全球地位。他对内令人惊异地崇尚自由,对外则表现得比 普京 更好斗

[ 美国 《新闻周刊》12月1日(提前出版)一期文章]题: 梅德韦杰夫 主义副题:他想建立一个新的安全集团和天然气输出国组织,并把莫斯科建成一个金融中心(作者 欧文·马修斯安娜·涅姆佐娃)

梅德韦杰夫究竟想要什么?在入主克里姆林宫的半年中,这位俄罗斯总统发出的信号如此混乱,使西方决策人士和外交人士深感困惑。在国内外一次又一次的演讲中,梅德韦杰夫坚决表示要终结俄罗斯的腐败文化;使俄罗斯经济多样化,而不仅仅依靠石油天然气行业;将俄罗斯融入全球经济;推行法制;确保言论自由。他曾说,俄罗斯应该成为一个普通民众“更积极参与政治生活”的国家。但与此同时,他又指责华盛顿扰乱了全球金融秩序;指责 美国 挑起了俄罗斯今年8月与格鲁吉亚的战争;宣称俄罗斯对邻国拥有“特殊利益”;建议对全球“结构”进行大规模整修,让俄罗斯在全球事务中拥有更大的发言权。

本月早些时候,在他的首次国情咨文中,他对自由价值观表达了比他的前任普京更高的热情。普京的顾问谢尔盖·卡拉加诺夫称,梅德韦杰夫的这一讲话是“俄罗斯历史上最自由化的总统讲话”。但他却比 普京 表现得更加好斗,直接用部署导弹来威胁西方。结果是,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梅德韦杰夫展示了自己的极端日程:对内令人惊异地自由,对外日益好斗。

梅德韦杰夫主义演变成了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其中包含了对内弥合俄罗斯分裂的社会、对外恢复俄罗斯全球地位的内容。从最广泛的角度看,该主义是一个重整全球安全和金融结构的计划。梅德韦杰夫相信,实现该计划的一个途径是,通过军事威胁和以俄罗斯巨大的油气储备作为杠杆,用俄罗斯的影响力取代美国在欧洲的部分影响力。首先,他想让美国和欧洲不再搅和俄罗斯近邻的事务,并且希望通过将上海合作组织建成一个类似北约的集团来重新平衡全球外交。其他的目标还包括,把莫斯科建设成一个全球金融中心,创建一个新的石油输出国组织形式的“天然气输出国组织”,在这个新组织中,俄罗斯处于领导地位。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出产国。

梅德韦杰夫的勃勃雄心显然演变自普京长期以来要在国内外重振俄罗斯昔日辉煌的计划。不过,梅德韦杰夫和普京之间存在明显差异。普京只在需要的时候使用民主和自由主义语言。而梅德韦杰夫则采用了一种更开放、更现代的方式。梅德韦杰夫经常上网,上个星期他说,他每天都要浏览反对派网站,这使得他“想起来工作、工作、工作”。他还到咖啡馆、餐馆与顾客就物价上涨和腐败等问题进行交谈。更具影响力的是,他还发出了有关经济、地方民主和自由言论的自由信息,他这样做不是因为这些东西受人欢迎,而是因为他相信,要使俄罗斯正常运转,必须在上牢牢实行政治控制,在下推行某种公开社会,使官员值得信赖,生意更加自由。因此,当他在国会推动通过一项法案,将总统任期从4年延长到6年时,他还保证使俄罗斯垂死的议会民主恢复活力。他还提拔和保护了一系列主张保护股东权益、坚决反对国有化的经济自由派人物。

也许最重要的是,梅德韦杰夫对俄罗斯面临的问题十分清醒,而且敢于谈论它们。

在普京洽下,得益于俄罗斯经济的生命线——原 油价 格的不断上涨,俄罗斯经济以年均7%的速度增长。但普京似乎对使俄罗斯经济多样化和打击腐败缺乏真正的兴趣。相比之下,梅德韦杰夫的一个特点就是,对俄罗斯腐败的司法和官僚体系进行了不留情面的批评。梅德韦杰夫批评官僚控制媒体,干扰选举——这听起来有点奇怪,因为他本人便得益于国家对这两者的控制。

在外交关系方面,梅德韦杰夫一直小心避免显得没有普京强硬。普京谈到了“多极世界”。但当俄罗斯坦克开进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时,是梅德韦杰夫把国际法捏在俄罗斯的手中。格鲁吉亚战争后,梅德韦杰夫更进一步称,国际外交的基本法则应该承认,俄罗斯对那些肯定不欢迎北约干预的俄罗斯周边及其他国家拥有“特殊利益”。他说,应该承认俄罗斯与周边国家“历史和文化上的联系”——这是在清楚地重申苏联时期的莫斯科势力范围原则。俄罗斯政治研究所所长谢尔盖·马尔科夫说:“我们不是试图重建苏联,但俄罗斯作为一个伟大的帝国,应该被一群朋友所环绕。”(上)


[2008年12月01日]作者认为,梅德韦杰夫制定了宏伟的战略目标,但没有提出任何具体措施。梅德韦杰夫主义不太可能经受住俄罗斯经济滑坡的考验

(续昨)不过,远远不清楚的是,梅德韦杰夫的这些宏伟战略目标中能否有一项成为现实。由于对西方充满憎恨和不信任,在梅德韦杰夫努力实现他的经济目标时,他没有多少榜样可以参考。因此他便转向了一种几乎是苏联模式的决策战略:宣布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然后似乎相信这一切将能通过下达命令得以实现,而不必经过艰难、常常十分麻烦的工作来实现。总之,梅德韦杰夫谈到了一个很好的战略,但没有提出任何具体措施。

在外交政策方面,当原油价格从高位跌落三分之二时,梅德韦杰夫现在处于一种奇特的地位:他刚担任总统时的勃勃雄心不再适用于俄罗斯地位曰益不稳定的现实。在过去半年中莫斯科股指下跌了65%,卢布在两个月中贬值25%。世界银行估计,卢布在2009年将进一步贬值15%。但在欧盟金融会议于10月份举行时,梅德韦杰夫还在谈论“把莫斯科建设成一个强大的金融中心,使卢布成为全球主要地区的储备货币之一”。在 油价 处于150美元一桶的高位时,这一说法也许还有点意义,但现在却让人觉得有点可笑。至于成为金融中心的问题,梅德韦杰夫能够现实地希望实现的最好状况,也就是有更多的俄罗斯股票在莫斯科交易,而不是在伦敦和纽约,以及俄罗斯资本回流进俄罗斯银行,而不是逃往国外。今年9月以来,俄罗斯资本便在以每周30亿至70亿美元的惊人速度流向国外。但即使这两个目标也很难实现。莫斯科证券交易所每当指数出现动荡时便停止交易,有时甚至连续停止几天的做法很难让投资者放心。

梅德韦杰夫计划推行的与 伊朗 和卡塔尔组建“天然气输出国组织”的想法,在理论上可以阻止欧洲试图通过使供应国多样化来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做法。但这一点现在看来越来越不太可能实现。即使是石油输出国组织也难以阻止原油价格下跌,而天然气交易常常提前几十年就签订了供应合同,这使得实行价格控制更为困难。而且,西方现在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少。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分析家皮埃尔·诺埃尔说,俄罗斯在欧盟天然气进口份额中所占的比例已经比1980年减少了约一半,只占到40%,因为欧洲已经用从阿尔及利亚和尼日利亚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取代部分天然气进口。目前俄罗斯天然气只占欧盟能源供应的约6.5%,而且这一比例还在进一步下滑。

西方现在已经开始理解到梅德韦杰夫的恫吓十分空洞。对于他发出的刺耳的导弹威胁,与其说欧洲人被吓到了,不如说被弄糊涂了。梅德韦杰夫在国情咨文中说,他将在加里宁格勒部署“伊斯坎德尔”导弹,以对抗美国在波兰和捷克拟议种的导弹防御和雷达基地。但据军事分析家帕维尔·费尔根豪尔观察,在格鲁吉亚战争中,俄罗斯使用的“伊斯坎德尔”导弹准确性不足,这些导弹将难以有效对付布什政府提出的导弹防御体系发射的导弹。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分析家斯坦尼斯拉夫·别尔科夫斯基说,这一细节毫不重要,因为梅德韦杰夫的计划是,要通过引起欧洲对导弹防御系统可能惹恼俄罗斯感到担心,来“离间欧洲人和美国人”。

他说,在这个意义上,梅德韦杰夫的威胁是一个经典的苏联谈判策略:“制造一个麻烦,然后用去掉这个麻烦来换取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当然,也不能完全忽视俄罗斯,把它当成纸老虎来羞辱和对待。在油价下跌和经济不景气的时代,梅德韦杰夫很快便会想对俄罗斯经济进行控制:控制价格、威胁商人、引导资本流动等。他也许还想重复在格鲁吉亚的军事冒险,以将公众舆论从恶化的国内局势上转移开去(也许就克里米亚问题与乌克兰发生混战)。做这两件事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梅德韦杰夫主义不太可能经受住俄罗斯经济滑坡的考验。但至少他表现得似乎真的相信“自由比不自由好”,而且他在比此前任何一个俄罗斯领导人都更努力地使该国融人全球经济。如果他能在打击俄罗斯贪婪而腐败的官僚和健全法制这样的细节上取得成功,那么俄罗斯将运转得更灵活,变得更富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