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小龟十三的日记

那个石头 收藏 1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URL] 第二十八章 小龟十三的日记 今天是我们“进入”支那首都南京的第145个日子。我是在司令部值班。今天真是好漫长的啊! 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在办公室里来回地转着圈子,他是在锻炼身体!一定是的!要不是在锻炼身体,怎回走得来年汗水都走出来了呢?南京的五月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第二十八章 小龟十三的日记

今天是我们“进入”支那首都南京的第145个日子。我是在司令部值班。今天真是好漫长的啊!

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在办公室里来回地转着圈子,他是在锻炼身体!一定是的!要不是在锻炼身体,怎回走得来年汗水都走出来了呢?南京的五月份的早上也没有可能那么热啊,你看,司令官阁下以前都是很注重军容的,今天都热得连军服上的扣子都没有扣上,就那么敞开着,还露出了胸口上的胸毛来了的啊!

旁边那个参谋长也是奇怪,他好象很冷样的,把军服的扣子扣得严严实实的,而且好象还在哆嗦着。该不是在打摆子吧?!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就赶忙走开了,还是回到我自己的岗位上,这段时间司令官的脾气不好,已经有三个大佐被他勒令向天皇陛下切腹谢罪了!有一个我们还是老乡,他是巴善间的人。切腹的时候,他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喊叫着,让我都感到好害怕的!不过藤圆大佐说,那是胆小的表现,不配做大日本的军人。

我其实也不是害怕,从上海到南京,我带着中队和支那人交战了十多次,每次我都取得了最后的胜利的啊。在战场上,我从来没有过那样的恐惧和无助感。

这个鬼地方,就是邪门!自从我们大日本皇军打进来以后,就一直是不安身,听说闹鬼呢!其实也不是闹鬼,是那些支那人,他们躲藏在那些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有时候还化装成皇军战士,专门偷袭落单的士兵。

哎!这个城市还一个支那人都看不到,来往的都是我们日本人。日本皇军、日本浪人、日本女人,如果可能的话,也许昨天晚上看到的那几个老鼠没准也是跟着陆战队从日本来的!本来还有些大阪过来的商人想在城里开商行的,结果头天来,第二天就走了,说是回上海去了!也是的哈,在这里开商行,除了我们日本人,谁来买卖啊?

西城区那边好大的一片,快占了南京的五分之一的大小了,我们都不敢一个人过去,那边就象是个鬼城样的,阴风阵阵。有一次,我带着一个大队去搜查,大百天的,都感到阴森。还有个士兵,踢了一间房子的大门,就被机关带着的炸弹给炸死了。

小元君四天前阵亡了,他的灵物是那个濑谷支队的大岛君带回来的。小元君是为了保护他的师团长不被支那人的冷枪手打中而阵亡的,听说是在那个叫做徐州的地方。那边的支那军队很多,有上百万人。他们的师团长阵亡了,那这个师团的名字也要改了啊!这是我们大日本军队的地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总感觉以后这样的事情还要不断地发生。

司令官下了命令,所有的人都不允许谈论徐州的战事。据说,那个死里逃生的濑谷阁下和他的部下都要被送到赤尾岛驻扎,不能回日本的。

支那好大啊!好美丽的地方啊,在司令部的岗楼上我能看到城外的山和河流。开春了,这里的山也绿了,比家乡的春天要来得早点。可惜的是,看不到在田地里劳作的人群。太安静了!

在过两天,我就要领命带着我的大队向安庆那边去了。听说那边有支那军第51师在防守,这个部队我们打过交道,在上海边上的罗店地区。那支支那部队很难对付,连重藤支队长阁下都在那里阵亡了的。这次,我们不止到能不能给他报了仇,也不知道那边的支那部队多不多?!

愿天皇陛下的文治武功永照八荒!愿方子和儿子小郎能平按无事!也愿我能够胜利凯旋!

以后几天要行军做战了,可能就没有时间来写日记了。今天就多写了点吧。外面又传来了爆炸声,也不知道是我们的人遇到了机关炸弹还是那些支那人又出来偷袭了?

。。。。。。。。。。

八路军住武汉办事处的负责人是个戴眼镜的书生,文质彬彬的。在火车站他带着十来个八路军战士,接住了张主席,恭恭敬敬欢迎张主席到长江局来视察工作,然后把人请进了他们开来的小车中,一溜烟奔八路军办事处去了,留下那几个大汉瞠目结舌地发着塄。

到了办事处,刘江被人请出了接待他们的会议室,留下那个人和张主席两个人在房间里面谈话。估计也是在劝说张主席吧。

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给刘江弄来了些吃的,让他先吃点东西,坐了那么长时间的火车,还真是没有好好的吃过饭了。

刚要吃,门口就传来了一阵喧哗,象是有人在冲击办事处,被值班的岗哨挡住了。跟着,一个保卫跑了进来,直接就进了会议室,他是去汇报情况去了。刘江不管那么多,把饭碗端起自己先吃了再说,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冲击办事处的人居然就是他的那个结拜兄长刘远天!

办事处的秦书记走了出来,把刘江叫上一起奔大门去,刘江疑惑地放饭碗,他不知道怎么又有什么事情和自己有关联了!

大门口,保卫人员正和一帮穿戴整齐的全副武装的国军对峙着,那国军清一色的德国冲锋枪,把枪口对对准了办事处的保卫,看情形是一触即发啊!紧张得一个干部不停地抹着满头的大汗。

一个国军的少将军官站在队伍里,手里拽着根马鞭,正在大声喊叫着:“奶奶的,这里讲不讲道理啊,老子是来看兄弟的,不是来对火的,凭什么不让老子进门啊?!”

听那声音,好象是在哪里听到过的,有些熟悉,而且哪个家伙的相貌海象也是在哪里见过一样。“给你们说过的,要找人得先登记,通知以后才能见面!凭什么你们就不听,硬要往里买内闯啊?!”一个八路军战士也不示弱,把手中的步枪枪口抬了抬,对准了那个军官。

“都住手,把枪放下!”秦书记大声喊叫了一下,他这么文质彬彬的,声音也不大,在乱哄哄的人群中一点效果都没有!

刘江伸手把盒子枪摸了出来,往天上就是三枪,枪声很清脆,很震耳。顿时场面安静下来。几个国军立马爬在地上,把枪一架,做出准备射击的样子。

“都不要闹腾了,象什么话啊,先把枪收起来!”秦书记向那个八路军战士训示了几句,侧身看了看对方,那国军军官把手一挥,手下人也把枪收了。

“我是八路军武汉办事处的负责人秦XX,有什么事情,请讲!”秦书记走到那个军官面前,刘江跟紧两步,窜过去保护着他。

“兄弟我是国民革命军第101旅少将旅长刘远天,我要拜见我的兄弟刘小江,为什么不让我见?”那狗日的也太嚣张了吧,这个地方,犯得着把你那什么少将的牌子拿出来显摆吗?101旅旅长,好大个官吗?求哦!刘江没有留意仔细听,只觉得那狗日的太扯了!就你这个扯吊样,会让你见人才怪了!

“哦,你就是那个刘旅长啊!不知道你和那刘小江同志是什么关系啊?‘秦书记还是不紧不慢地询问着。

“什么关系,说来你也不懂,俺们旅长是他的兄长!”一个军官接过话去,“听说他到了武汉,专程来看望他的!”

“啥?刘远天?那个103团的刘团长?那个被我救了的国军军官?我的拜把子兄长?”刘江楞住了,“求哦,怎么就没有认出来是他个老吊啊?要早知道是他个狗日的,刚才就该给他一枪,叫他狗日的跑这里来丢人现眼的!

“你。。你是那个103团的刘团长?刘远天?天刘大哥?”刘江有些激动了,日哦,还是结拜兄弟好啊,知道字到武汉来了,马上就巴巴地过来看自己。

“你,你是那个刘小江,红军刘支队长?操哦,我怎么就没有认出来啊!”那军官也认出刘江来 。

也难怪,当时和刘江在一起的时候,刘江是一头的乱发,比那神农架的野人的毛发还要长,还要乱,而且是一身的希奇古怪的打扮,戴着个回回的瓜皮帽,穿着羊皮褂子,脚上是一双从马家军那里弄到手的长靴,古怪得不的了。

“兄弟哦,想死老哥哥我了哦!”那刘旅长上来就是个熊抱,狗日的力气不小,把个刘江抱着双脚离地转了几圈才放手。

“来啊,都过来,都来参见老子的救命恩人,刘小江刘支队长!”他一声令下,一帮国军军官涌了过来,什么久仰大名啊,什么佩服啊,什么少年英杰啊之类的奉承话铺天盖地就甩了过来,炸得刘江一楞一楞的。

不过发愣的不止刘江一个人,那秦书记和一帮八路军战士保卫人员也被眼前的场面给忽悠住了。“这个刘小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怎么会有个做旅长的GMD拜兄呢?他是怎么成了这个人的救命恩人的呢?”

石头说,嘿嘿,要知道啊,那就到原文小说网来,更多的更新等着你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