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八路军又爪?一样的弄!

那个石头 收藏 3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size][/URL] 第二十七章 八路军又爪?一样的弄! 陈大将很郁闷,他没有想他派人去那红风寨带话,要红风寨当家的下山来和自己见见面、说说话,也不知道那带话的没有说清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见面的要求被拒绝了,而且令他很没有面子的是那个带话的战士被剥光了衣服,光着屁股回来的。那个战士现在就在他身边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第二十七章 八路军又爪?一样的弄!

陈大将很郁闷,他没有想他派人去那红风寨带话,要红风寨当家的下山来和自己见见面、说说话,也不知道那带话的没有说清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见面的要求被拒绝了,而且令他很没有面子的是那个带话的战士被剥光了衣服,光着屁股回来的。那个战士现在就在他身边哆嗦着。

“他们老大咋说的啊?”陈大将把桌子上的桌布扔了过去,光着个屁股,有什么好看的啊。

“那红风寨的老大说的,不和政府军打交道,不管是中央军、阎老西还是马家军,他们都没有怕个,还会怕了个十八集团军不成?”那战士哆嗦着把话说完,“带过去的信连看都没有看就撕了。”

“啥,老子的信都不看?!”陈大将火了,一拳砸在桌面上。

“那老大扯得很!他说有本事就发兵去打。见面干什么啊,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他们红风寨是兵来将挡,接下来就是了!”说了这么句,然后又小声地补充道:“他还说反围剿他们都冲出来过,什么真章没有见识过啊?!”

“耶?反围剿,反啥子围剿啊?”陈大将好奇地追问,那个战士不知道了,摇了摇头:“他没有说了,就叫手下把我的衣服给剥光了。然后就把我赶出来了!首长、首长您可要给我做主哦!”

“反围剿?该不是红军的几次反围剿吧,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山上的土匪不就该是红军的游击队伍了?这个地方从哪里冒出来的红军游击队啊?”大将不再理会那个战士,转身自己走出门去。

“这个事情看来有点意思了,要不要再派个人过去,说明我们也是红军啊,不能自己人不认自己人啊!”他决定了,马上就再派个人去,这次他一定得派个灵醒点的人了。

“把那个孔连长给我叫过来,就说我有任务要交代他去完成。”他吩咐着身边的警卫员。这个孔连长还不错,原来市住西安的警卫连长,人也蛮机灵的啊!就派他去,应该比刚才那个木头蛋子要强些!

。。。。。

“怕个铲铲!咋,豹子你怕了!球哦,没个卵子胆量!”二锤正在训人,训哪个豹子。刚才豹子建议他派个人下山去和八路军解释解释,不要误会了。最好是以后能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各干各的。

“啥求鸡鸡的八路军,还不是那狗日的蒋光头的兵!老子见得多了!啥刘湘啊、杨森 、邓猴子啊,都是狗日的一样的!你不把他们收拾痛了,他们就会支牙咧嘴的来咬你娃!”

“那邓猴子的部队不也是叫什么什么二十几集团军来的?这个十八集团军还排在他之前,也可能就是蒋光头贴心豆瓣吧!你说我说的对不?”二锤的想象能力还是不错的,单从字面上来看,那十八肯定是排在二十之前,既然二十以后的都不是好东西 ,那十八还能好的到哪里去?这个推论还真他妈的绝了!

“那老大的意思是。。。”豹子也佩服了二锤的推断,那这样看来,就没有必要跟对方唧唧歪歪的了。

“我的意思啊,简单!”二锤把手一挥:“日本人老子要搞,不能让他们太嚣张,国军、晋绥军、保安团也要整,马家军又咋,那八路军又爪,老子们一样地弄!”(爪:四川方言:怎么了的意思)

“老子不信邪,难道比起那个马家军来,还要难对付?!才不球信呢!大不了,老子带弟兄们投红军去!走,豹子,跟老子练兵去,练出个支队长讲的特种部队,还怕个求!惹毛了,老子也安个名字,就叫红军第1特种军!骇死他们个狗日的!”

后来这个名字还真给他安上了,还真的叫红军第一特种军,在战场没有少给日本人和国军添堵。。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

不过这个时候,日本矶谷廉介师团长阁下正在犯愁。他犯愁的是该怎么样把自己的部队从包围圈里突围出去呢?该怎么样去面对那越来越近的支那人的喊杀声。

矶谷廉介,堂堂的大日本帝国第10师团师团长,那可是跟那坂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是大学同期同学的人物哦。曾任过日本陆军省军务局长,日本驻中国公使馆副武官,是个日军中的「支那通」。

3月,师团长阁下自己亲自指挥着那第10师团气势汹汹地逼近了徐州,那藤县 的川军不是很快就被自己的勇士门消灭了吗,“支那军队,不堪一击! 你王铭章,够硬,还不是被我砍得光光,落了个全师覆灭?!”

眼看着就要把那徐州变成自己的囊中之物,成为自己晋升为大将的一个重要的显赫无敌的战功,可是,该死的中国军队,居然死死地把自己的部队拖在台儿庄那个屁点大的地方。问题是那个守卫台儿庄的孙连仲部,不过是冯玉祥西北军旧部,要枪没有象样的几支破枪,要炮没有,居然就和大日本的勇士在庄内反复缠斗,打不死透样的,象吃了枪药样的!这个还是那些愚蠢的胆小的低贱的支那人吗,怎么看上去就和大日本的勇士一样那么勇敢了呢?

还有那台儿庄的房子,也不知道那些低贱的支那人是怎么想的,居然就用整条整条的大石条来修房子!他们也不怕地震来了被砸死?害得我的炮兵为了一个石头房子也要浪费几十发炮弹!

这个倒也罢了,连那个又笨又蠢还怕死得整个大日本军界都知道的汤EB军团长,居然这回也敢带着他的部队来象皇军发起了总攻!害得我第10师团的后路被断,进退不得啊!这个家伙难道转性了?不怕死了?!

该咋办呢?濑谷支队力战不支,炸掉不易搬动的物资,已经在向峄县溃逃了,这个怕死的家伙,怎么就不能再坚持一会,等自己的师团部和他回合了再撤退吗?我要去陆军部申诉他,要把他送到军事法庭去!一定要的!不过也得等我自己突围以后才行了啊!

还有那个什么所谓的帝国钢军的第五师团,他们不是吹嘘第五师团比我的10师团战斗力要强几倍吗?怎么就突破不了支那军的防线啊!那一定是坂垣征四郎那个家伙怕死了,他是被支那人的八路军打怕了的!他不是帝国的优秀军人,这样的时候还要见死不救,我也要去申述!要到陆军部去把他以前的丑事都抖落出来!

坦克呢?我的坦克呢?我是堂堂的重机械化师团啊,可是现在我的坦克在哪里啊,战车又跑到哪里去了?油料呢怎么会也没有了?!

支那人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了,都能听得到他们在喊叫活捉矶谷廉介了。我怎么能让他们活捉呢?怎么能成为林清不四那样的胆小鬼呢?不能,我绝对不能被支那人活捉了,那样会让我的武士家族蒙羞的!!我要用那武士的光荣传统,把我自己送进天皇陛下的怀抱去!

我的川子,我的爱妻,还有那二郎,你们都还好吗?我不能再见到你们了。也许,也许我就不应该来这个地方。。。。。

可是,为什么我的手没有了力气了呢?连拿战刀的力气都没有了?还有,怎么天是红色的?周围的一切都变成红色的了?

这个就是矶谷廉介师团长最后的感觉----他被一颗子弹击中了,打在他那个象个子弹头样的头上。他的军帽也被子弹带飞出去了,整个人往后一仰,安静地躺下了,躺在了这块本就不应该来的地方!

1938年4月7日,日本第10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中将和他的第10师团一起(除濑谷支队一千多人突围跑到峄县外)在台儿庄被中国军队包围被全部消灭。矶谷廉介中将身中五枪,当场毙命。这个是和历史上又一个不一样的事情发生了。

。。。。。。

四月份的武汉,天气就很热了,不愧是火炉啊。才跟着张主席下火车的刘江看着满大街欢呼的人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楞楞地看着。

“号外!号外!敌酋矶谷廉介在台儿庄毙命!国军大捷!军委会发电嘉奖!。。。。”一个报童扯着嗓子,大声呼喊着,又一群人围了上去,争买着那报童已经不多的报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