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两张脸

e网 收藏 3 31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一刻,普京政府寻求方法以解决其与日本在千岛群岛领土归属问题上长达60年之久的争执,以及在对石油富豪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作出判决后对恢复投资者的信心施展迷人攻势。下一刻,当检察官说欲将更多的寡头权贵带上被告席时,普京却阻止将俄罗斯驻军从莫尔达瓦(Moldova)分离主义者的Transdniester地区撤军。普京俄罗斯的分裂个性最近公开表现出来。


普京借该时机重复他的政治祷文:“俄罗斯正在发展自己的民主”。与此同时他却拒绝了波罗的海国家的要求。它们要俄罗斯交代它在二战前夕与希特勒达成交易让他入侵这些国家的内幕。


俄罗斯人的困惑


这种奇怪组合的出现,看来是策划来调和不可调解的矛盾:带着俄罗斯专制统治的历史,渴望着民主。


但是,正如任何混乱一样,它只是使到所有俄罗斯人对他们自己以及他们的国家感到无比困惑。奇怪的是,普京看来和其他人一样也被这种混乱所困惑。


有时候,普京确实将自己看作一个要使俄罗斯“现代化”的人,寻求将俄罗斯扎根在西方世界。而有时候,他却和史达林一样,相信俄罗斯政权需要铁腕手段––也就是他所称的“法律的独裁”(dictatorship of law)。正如霍多尔科夫斯基被判有罪这一事件所显示的那样,问题在于独裁往往击败法律。


纵观历史,试图使俄罗斯现代化的尝试即使看来十分真实的时候––诸如史大林的工业化或耶尔辛的市场改革,最终只是“波将金村庄”(Potemkin village)式门面的事情,因为俄罗斯社会无法改变得足够快,也没有足够的耐心来完成改革。


因此,当上世纪90年代耶尔辛的美国式民主化无法即刻带来“有序的”的资本主义时,继任的普京强行恢复了国家“秩序”,仿佛一个稳定的政治或经济体系所需要结合带着东正教和母亲俄罗斯形象的苏联历史。


事实上,普京的个人风格是要做俄罗斯人民的全能者。通过将苏联历史和沙皇历史以及一部分耶尔辛时代的民主残片糅合在一起,普京似乎认为他能够调和俄罗斯历史中的极端作为。然而,这种极端如今似乎挤掉了对现代化的向往。


高油价现在看来是唯一能让普京继续玩改革把戏的条件。十九世纪的沙皇亚历山大三世曾说:“俄罗斯只有两个真正的同盟––它的陆军和海军。”石油就是普京的陆军和海军,使他得以树立并维持一个强大而且也是国际主义者的国家形象。

亚历山大三世的足迹


亚历山大的话在莫斯科和圣彼德堡的民族主义者那里颇受欢迎。在亲帝国主义俄罗斯电影《西伯利亚的理发师》中,奥斯卡获奖导演尼基塔•米哈尔科夫(Nikita Mikhalkov)用亚历山大三世的加冕典礼作为象征俄罗斯鼎盛的场景,吸引俄罗斯领导人追随着亚历山大三世的足迹。基塔•米哈尔科夫的父亲正是史达林时代的国歌创作者,那首歌最近被普京恢复了。


在独裁统治俄罗斯帝国期间,亚历山大三世这位意志坚定的君主成功地带来了稳定和繁荣,使资本主义得以在俄罗斯生根发芽。他努力加强并现代化俄罗斯的军队力量,同时也避免武力冲突。他被称为“农民的沙皇”,尽管他无法容忍任何与他想法相左的意见。


普京将挽救俄罗斯于土崩瓦解和分裂主义的改革视如亚历山大的改革。但是,模仿专制的旧模范来塑造一个21世纪的国家,这样的做法究竟有多前瞻呢?


史大林是另外一个他珍惜的角色范例。在这里,普京也同样试图两面讨好,称Koba为暴君以安抚波罗的海领导人受伤的情感,然而又马上修饰说,史达林决不是希特勒。我们真的能够将这两个人的罪行做程度上的比较吗?


尽管他坚持与世界领导人站在一起,并将自己描绘成一位使俄罗斯现代化者,普京一如他的前辈们,事实上是一个坚信只有独裁统治才能保护他的国家免于土崩瓦解威胁的统治者。但是,普京为了达到他的目标而采取模仿和使用象征性的符号和陈旧的观念,再也不符今日的现况或俄罗斯当今的能力。


先前,俄罗斯的西方使命就是纯粹的“波将金村庄”。现在俄罗斯属性本身看来缺乏安全的基础,因为它只是一个被抛弃了的国家的空壳符号。正如一个技术蹩脚的司机开车,一个忽左忽右却永不前进的国家也定会撞毁的。


文章来源:Project Syndicate, 2005. 文章原题:The Two Faces of Vladimir Putin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