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代课老师24年未转正,被告知下岗后猝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郭海菊的小女儿独自做作业。而往常妈妈会坐在女儿身边批改作业。




亚心网iyaxin.com讯 (文/图 本网记者 徐娜) 郭海菊的家,在新疆额玛勒郭楞乡6队,行政名称是恰尔格阿吉尔干西村。




在这个人口仅300多人的小村,郭海菊任教的中心校恰尔格阿吉尔干西村教学点承担着本村和邻村孩子小学阶段的义务教育工作。村里不少人告诉亚心网记者,他们不仅是郭老师的学生,他们的孩子也是郭老师的学生。




郭海菊给村民留下的最深印象是,平时从不和人脸红的郭老师,竟然当着众人把校长打了。




郭海菊死前一个多月,中心校校长巴特那生专程从乡里赶来通知她,以后不用来代课了,学校派了新老师。“那天,郭老师和校长吵起来,我们都过去劝,郭老师后来抬手扇了校长一耳光。”村里的前村支书王长治说:“我们也觉得奇怪,郭老师是不是犯啥错了,咋学校说开除就开除呢?”




郭海菊的丈夫李昌秘告诉亚心网记者,郭海菊从1984年起就在甘肃老家当民办老师,1992年他们结婚后,郭海菊来到额玛勒郭楞乡乡继续担任代课老师。这16年,除了周末,她天天夹着教案去给村里的娃娃们上课。而且一直包班——语文、数学、音乐、美术、体育……都是她一个人教。




直到死前,郭海菊的工资每月拿400元,寒暑假没有工资。




“那天打了校长后,她回到家一直在哭。”李昌秘说:“她接受不了就这样回家。她一直等着转正呢。”




当时,45岁的郭海菊是中心校年龄最大、教龄最长的代课老师。按照国家政策,1984年之前的代课教师可以无条件转为公办教师,但郭海菊被漏掉了。郭海菊曾从甘肃漳县教育局调出了她当年的工作表、调令等,希望自己能被批准转为公办教师,但事情一直没有进展。




郭海菊专门去讨要的那张工资卡,在代课老师们的眼中有特殊的意义。郭海菊的妹妹郭小丽(也是代课教师)告诉亚心网记者,代课老师和学校没有任何聘书、合同,她们每学期拿上工资卡,才感觉代课的资格有了着落。




中心校校长巴特那生告诉亚心网记者,当时发放工资卡时,由于校内工资卡少、老师多,有两三名老师没有拿到工资卡,郭海菊是其中之一。




郭小丽告诉亚心网记者,4月17日当天,郭海菊忽然从6队赶到中心校,走进校长办公室,一见到校长就哭了起来,整个人颤抖得说不出话。她替姐姐问校长要工资卡,校长说,工资不少你一分钱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拿到工资卡呢?正说着,忽然,“咚”的一声,郭海菊突发脑溢血跌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我们把姐送到额敏县医院,抢救了30个小时,人还是没了。”郭小丽说。




郭海菊死后,她的追悼会是在家里开的,很多村民自发来到她家为她送行,中心校的代课教师们也都来了。




“代了20多年课,最后落得这个下场,我们几个女老师一进门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和郭海菊在一个教学点代课的唐建东说:“想想就让人心寒, 我们和人家公办教师干一样的活儿,但拿不上一样的钱,就是死了也无法享受一样的待遇。要是有一天,学校不要我了,或者我上课期间出个啥事,也是没办法。”




唐建东说:“20年前,校长找到家里,劝我来当代课老师的。当时那个村太远、太穷,没人愿意去当老师。我一直都想着,过几年就能转正,这一等就是20年。”




“除了语文、数学课要认真备课外,体育课,我们就让学生自由活动;美术课,让学生自己画画;最难的是音乐课,我们自己听广播,学儿童歌曲再教学生唱。”同样当了20年代课教师的陈连贺说:“自从当了老师,我一天到晚简直忙得不着家。好几次大家说去县上找找领导,问问代课老师到底有没有转正的希望,但一直没时间。”




唐建东说,尽管条件艰苦,但是站在讲台上,看着孩子们认真地学知识,她心里有种不说出的满足感。




“我刚当老师不久,有一次病了,连续两天没去上课。第三天到班里,学生们一下围过来,有的还抱着我直哭鼻子。”唐建东听说:“学生们是怕老师以后不来上课了。”




但是这些精神上的成就感并不能解决代课老师面对的现实窘迫。“在村里,谁家有代课教师,谁家准穷。”一个代课老师说:“种地也比代课挣钱多,就这样,这工作还不稳定,郭海菊就是例子。”




“一个月400元的工资太低了,还不如在饭馆端盘子挣的多。”一位代课老师说:“这些年,不少人嫌工资低走了,我们这些留下的就是在指望转正。”




唐建东说,郭海菊去世前一个月,自己接到校长通知不用再来上课后,她曾流着眼泪说:“我45岁了,老了,学校不需要我了。我是不是真该走了?可我心里咋就这么难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