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七卷 马来半岛 第三十五章节 天降伞兵(上)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在猛烈的空袭之中,菲律宾陆军也开始着他们的集结,尽管天空之中不断的有航空炸弹呼啸而下,但至少这些菲律宾人还是在勇敢的集结,虽然他们的努力并一定就是有什么作用。 朝阳已经跃然在天边了,通红通红的,就像是挂悬在云端之上的昊镜样,将暖暖的金色淡洒下来。然而地面上那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在猛烈的空袭之中,菲律宾陆军也开始着他们的集结,尽管天空之中不断的有航空炸弹呼啸而下,但至少这些菲律宾人还是在勇敢的集结,虽然他们的努力并一定就是有什么作用。

朝阳已经跃然在天边了,通红通红的,就像是挂悬在云端之上的昊镜样,将暖暖的金色淡洒下来。然而地面上那熊熊燃烧的烈焰却是冲天而起着,掩盖过了这轮红日的霞辉,拔地而起的烟柱飘荡垂立于天地之间,淡淡然的久久不能散出。

天空之中不时传来喷气战机飞掠而过时的轰鸣之声,偶尔的便有的一两声巨大的爆炸声,整个吕宋岛几乎都在燃烧着。机场、海港、政府机构、通讯枢纽,无一例外的都成了一片瓦砾。

而那座曾经是菲律宾的骄傲的阿拉米洛斯国家电厂更是被夷为了平地,到处都是瓦砾和倒塌的混凝土石块,大威力的精确制导炸弹足以将这座电厂炸得稀烂的了。曾经高耸着的烟囱此时却是倒塌在地,被炸成了数段,到处都是燃烧后的焦黑。空气中满是呛人的焦臭味。

成群的战斗轰炸机飞掠而过,带着如同死神笑声的爆鸣之声。从马尼拉到奎松,从三宝颜到宿务,凡是部署有军事力量的城市都无一例外的遭到了空袭,巨大的爆炸声一次又一次的响起,是那样的震彻天地,又是那样的令人心惊胆颤。

菲律宾总统安东尼奥-特里兰尼斯在空袭整整过去了5个小时的时候,方才在总统府地下室内发表了他自开战以来,首次的广播讲话。由于电视台、广播电台均是遭到了催毁,所以这次讲话的实质意义并没有多大。在讲话里,安东尼奥-特里兰尼斯号召菲律宾国民、菲律宾军队勇敢的站起身来,和邪恶的入侵者展开一场无畏者的抵抗,保卫自己的家园。

然而就在安东尼奥-特里兰尼斯发表他那热情慷慨的将话的时候,百余架大型运输机正从台湾岛上的各个空军基地起飞,越过巴士海峡,直扑菲律宾而来。

只有阵阵的嗡鸣之声,机舱内偶尔有人小声的谈笑着,一些有些紧张的伞兵则是在埋头抽着烟。第15空降军里有许多老兵都是参加过之前的对日战争的,什么样的大场面没见过?岐阜守御战够激烈吧,奶奶的,九死一生啊,那不照样是活下来了。菲律宾算个鸟啊。

看看那些第一次参加战争的新兵蛋子,操,菜鸟就是菜鸟啊,年轻人嫩了点,一些‘老油条’低声的嘀咕着。有人对着镜子在往自己脸上涂抹着伪装迷彩。

“刘大阳,你他妈的再抹下去,待会儿跳下去,不用开枪,准能把菲律宾人给吓死!”一个抱着95式突击步枪的老兵冲着自己对面的伞兵笑道。

“**,能够吓死那些王八犊子才算老子真本事呢!”这个叫刘大阳的伞兵摘下头盔,掸了掸自己那被染成迷彩色的板寸头。“我说大胡,你他妈别总说我,看看菜菜,都他妈吓得在啃指头了。你这做班长的怎么不关心下新同志呢!”

作为第一批空降的部队,第15空降军第45师第134团将首先占领位于大马尼拉市区北的奎松,这座城市不但是菲律宾最为重要的海港城市,而且还是吕宋岛上最为重要的南北枢纽。占领这座城市的军事价值和政治意义都是及其不同凡响的。

作为整个第15空降军最为骄傲的连队,第45师第134团8连就是大名鼎鼎的‘上甘岭特功八连’。如果说打过上甘岭是过去的老黄历的话,那么对日战争,这个英雄连队在岛根县的那场苦战便是整个第15空降军新的辉煌战绩。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骄傲的呢?

胡成都便是8连3排1班的班长,由于生得人高马大的,连里的战友们都亲热的喊他一声大胡。刘大阳这坏小子曾经不止一次的戏称到“要是大胡跳伞,非得用挂悬重装备的重型伞具”

“怎么着,菜菜,怕了?”胡成都扭过头来,对身边那年轻的伞兵问道。

这个叫菜菜的伞兵是去年年初的兵,刚刚完成了伞降作战的全部科目训练,下连来还没有几天,便是赶上了这样一次大规模的实战军事行动。奶奶的,想当年自己第一次跳的时候,不也怕得要死嘛。还有现在的排长,对日战争的时候他可也是个新兵。在岛根县的那场战斗中,要不是老连长照顾着他,恐怕他也早就牺牲在那片战场上了。谁都是从第一次的实战中走出来的,害怕又有什么关系呢。军人也是人,不是天生造就出来的战争机器。

菜菜本名是蔡蔡,很难想象一个大男孩子非得叫这个名字,听说他父母都姓蔡,所以也就叫了这样的名字。新兵下连的第一天,刘大阳还拿菜菜的名字开玩笑说“要是机枪手老汪找个同姓的老婆,还在还不得叫汪汪啊”。也就是这句玩笑,惹得菜菜第一次在连队里哭了鼻子。

刘大阳挨了排长储有春的一通死剋,回来的时候灰头土脸的,一连嘟囔了几天“怎么班里来了个鼻涕虫。”要不是伞兵天生就是抱成一团的,刘大阳这样天生大大咧咧的主儿,肯定不会喜欢和菜菜这样新兵蛋子做搭档。刘大阳是狙击手,菜菜是他的副手。

后来大家发现,菜菜似乎吃饭的时候有些挑食,肉类食物是很少吃,几乎就吃些素菜。刘大阳笑称是连里来了个减肥的小姑娘家家,菜菜也就因此得名成了菜菜。

“没害怕!”菜菜摇了摇头。可是胡成都还是看到他的手在颤抖。

“呵呵,没害怕最好了。要是怕了也没什么。”胡成都笑着对菜菜说道“谁他妈的没有第一次。我第一次伞降作战的时候,也是被吓得够呛,那时候,日本人的防空炮火就嗖嗖嗖的从地面上扫来,许多战友还没有落地就牺牲了。我是哭着流着眼泪完成了自己第一次伞降作战的。”胡成都笑着说到“要是谁说不怕,那简直就是扯淡!”

“班长也害怕过?”菜菜有些质疑道。

“那子弹从裤裆里横飞,炮弹从头顶上飞过,谁不怕?”胡成都笑看着身边这个稚气还未褪去的孩子“不过从你踏进军营的那天起,无论你的同龄人在干什么,他们在享受什么样的安宁生活,都已经与你无关里,因为在这里,没有什么年龄、资历的本质区别,大家都是军人。是军人就有使命感、责任感,所以所谓的‘害怕’也就没有了这个说法。”

菜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班长,我知道的。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叛徒、软骨头。”

胡成都点上一根烟,递给菜菜“来抽一根。”

“可是我从不抽烟!”菜菜摇摇头说道“我妈妈不许我抽烟的!”

“呵,好孩子啊。”对面的刘大阳笑道“菜菜,相信班长吧。抽一根就不觉得害怕了。”

“刘老兵,你第一次伞降作战的时候,害怕过吗?”菜菜接过胡成都手里的烟,刚抽了一口,便是呛得连声咳嗽,眼泪都下来了。惹得周围的一群空降兵们都笑了起来。

“笑什么,一边去。”不管什么时候胡成都都很照顾菜菜,因为在他眼里,菜菜毕竟还是个孩子。在没有经历过血雨腥风的洗礼之前,在他没有真正开枪打死一个敌人之前。他都没有能够完成一个所谓的‘战士’的角色转变。也许现在他可以被称之为是‘军人’,但却不能被称之为是‘战士’。就如同一支没有实战检验过的军队就不能被称之为是‘真正的军队’一样。没有参加过战斗,感受过枪林弹雨和死亡的军人就不能被称之为是战士。

“他啊,别说他。”胡成都瞥了眼刘大阳,嘲笑着说道“这个家伙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对日作战的时候,在琉球的那次战斗,也就是我们的第一次战斗。这家伙跟个疯子样,嚎叫着从天而降。奶奶的,我没见过这样疯狂的主儿。”胡成都点上一支烟,笑道“他就是那种天生来就该当兵打仗的主儿。最好的归宿也该在战场上。就跟那个巴顿样的。只不过人家是将军,而他,就如你叫喊他的称呼一样,刘老兵,啧啧!”

“呸呸,乌鸦嘴!”刘大阳连声呸到“老子我这是时运未到。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也他妈的成巴顿了,就跟咱们排长一样。奶奶的,多立下几个战功。”

“嗯,我等着!”胡成都笑道,对身边的菜菜说道“菜菜,看到排长没有。在岛根县的作战时,他跟你一样,也是很害怕。那时候,咱们军长,可是亲自鼓励他的呢。”

胡成都说着指着坐在机尾位置的排长-储有春说到“看到过排长脖子上挂得身份牌没有过啊。”看到菜菜点点头,胡成都低声说到“两块,一块是咱们排长,一块是咱们的老连长-赵有亮。当初李军长将还是新兵的排长托付给了赵连长,让他照顾好咱们排长。最后,老连长在那次战斗中牺牲了。而咱们排长也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因此屡立战功,被破格提拔成了排长。呵呵,所以说,你也要跟排长多学学。”

正说话间,机舱内传来了跳伞长的声音“还有两分钟进入菲律宾领空,做好准备。”

“做好准备,防止有防空炮火,飞机可能有些颠簸。” 胡成都说着掐灭了手里的烟,对身边的菜菜说到。“坐好了。别担心,咱们有空军战斗机护航呢。”

“妈的,老子最讨厌这段过程。”刘大阳嘀咕着说道“从此时开始,到跳伞的时候,是最危险的一段时间,搞不好咱们便都是机毁人亡。千万不要有防空火力。运输机这种大笨玩意儿,可是躲不开防空导弹的追杀的。”刘大阳小声的说到。

“好了,别整天的乌鸦嘴了。我们还快便要跳伞落地,踢那些菲律宾杂种的屁股了。”胡成都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